王南得 / 南得原创图书馆 / 为何出现月经贫困?散装卫生巾并不羞耻,...

分享

   

为何出现月经贫困?散装卫生巾并不羞耻,人生悲苦都是自己扛

2020-09-03  王南得

    没有一个女人想要成为女穷人,她们买不起、不敢买,甚至是省着不去买,都不是因为这些女人有多懒惰。

    相反的,在一些情况下,她们贫穷,用“散装卫生巾”的网购截图,勾勒出人生的悲苦与无奈。

    1、不是无能

    仅仅因为她是女人,所以“散装卫生巾”轻而易举地将其贫穷和月经,进行对比,可是在我看来,这两样,哪个都不可耻。

    近期,“散装卫生巾”的网购截图,生生挖了一把女性的眼泪。

    底层女性的贫困生活状况,和“不就是一杯奶茶钱有啥买不起”经济条件优渥的女性,形成强烈的反比。

    不同经济条件下女性的消费观构成冲突,似乎在加剧我们的贫富认知隔阂。

    因为缺乏了解,所以不太感兴趣,甚至不去了解,因为那是“她们”的事。

    微博热门话题“散装卫生巾”掀起月经贫困讨论,也可以说,是一次进步。

    长久以来,“月经贫困的认知矛盾”本身困扰着许多人。就此,许多相关议题不断发散延伸。这一次,卫生巾和月经作为女性群体专属的生理名词,继续被大规模地关注和谈论过。

    例如消除月经的禁忌文化,讨论卫生巾的生产成本、降低卫生巾商品税的可能性、以及是否应该免费发放卫生巾而更好地扶持女性公共健康等讨论。

    卫生巾和月经作为女性群体专属的生理名词,似乎从未被如此大规模地关注和谈论过。

    时过境迁,科学技术和女性地位都已经进步不少。但今年“卫生巾”作为舆论关键词出现了两次:

    一次是抗疫时期作为女性防疫物资的稀缺被提及;

    一次是最近热议的“散装卫生巾”话题。

    所以,作为全球一半人口具有的最正常不过的生理现象——月经,被放在公众视线之时,时不时会和性别歧视有些挑战。

    2、“公开的禁忌”?

    然而我们看到,在过去父权制视野下,女性的“特殊生理需求”会有着各类激烈交锋的意见。

    比如,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月事革命》里有一段对话:

    “女性为什么会有月经,流血的原因是什么?”

    一位年长女性回答:“这是只有神才知道的事情,流出来的都是坏血。”

    小男孩们说:“我听说过,这是一种病,受影响的大部分是女性。”

    直到现在,在印度,月经仍旧被认为是一种禁忌。来月经的女性不能去寺庙,也不能向任何神祷告。

    有数据称,全国只有36%的成年女性有条件使用卫生巾,2.3亿女性经历着月经贫困。

    卫生巾价格高昂,不是每个家庭可以负担,所以很多妇女都只能用棉布条,树叶、草木灰甚至牛粪,这也增加了感染和患病风险。

    没办法,月经话题突破女性个人生活的私域,这种基于男女生理差异、求于社会平等的尝试,可能也是前辈们一点一滴的努力。

    然而进入了社会资源如何更公平、更公正地被分配的公共讨论,也是一个大项,毕竟看见社会问题是前提,有效解决又是另一回事。

    3、不安全的生理期

    “月经贫困”最常见的现象包括:无法在生理期获得充分、安全、可靠的接垫经血的物资。

    简言之,就是买不起一些好卫生巾、或者是优质卫生巾的价格实在是太惊人。不过,从我们国内的数据看,似乎没有人是买不起卫生巾的。

    中国在2015年就实现了100%的卫生巾市场占有率。

    券商行业研究还表示,不仅人人都买得起,而且大家越买越贵、越买越多。

    某证券的一份研报称,卫生巾行业低端品牌的占比正在降低,高端品牌致力于消费升级。

    也就是说,我们的人均消费量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还在继续攀升,但是这个数据不是全球的状况。

    4、到底是谁买不起优质卫生巾?

    尽管庞大的基数群体都是被“平均”掩盖,活跃的市场经济中,底层女性也被迫隐身,不难看出,还是有许多人的需求被一笔带过。

    严格意义上讲,城乡差异明显,也让我们看到一些妇女在使用卫生巾的消费水平。

    有数据显示,受教育程度越高,卫生巾的使用率越高。另外,未婚女性高于已婚女性。晚婚晚育的女性使用卫生巾的比例更高。

    因此,单身群体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只是关键还是要看“年收入越高”。

    所以,综合看,边远山区、少数民族、低教育经历、低收入等女性群体就成为了卫生用品公益项目的被捐助者。

    5、为何出现月经贫困?

    始终觉得,对一个群体的歧视,是危险的。对月经的歧视,如果不是月经本身,那么可能就是导致贫困的原因。这里面的缘由太多,比如“约束女性生育”。

    从劳动岗位的需求看,“月经假”、“产假”被视作是转移到企业的用人成本,所以,女性愈发受到用人单位的歧视。

    随着社会继续打破对月经的禁忌文化,月经贫困被识别,也在不断提升。

    在奶茶爱好者“这有啥买不起”的惊咂中,我们要回到一个这样的社会现实:就是有许多人是买不起好的卫生巾,她们使用的还是经血接垫方式(比如,由草木灰和破布片做成的骑马带、月事带等)。

    这些事情离我们并不久远,也在教导我们正确认识女性并不是因为懒惰或者无能带来月经贫困。

    在当下,一片卫生巾以舆论沸腾的方式,重新引起公众的关注,某种程度上说是件好事。

    可是,多少也带着讽刺。卫生巾似乎也会带出一些边边角角的探讨,比如女性生育、性等。

    和过去相比,之前的便民店的卫生巾销量却几乎没有改变,品种也没有增加。

    这样也可以看得出,在不敢直说自己需求的时候,尤其是在很多贫困地区,仅有的一点经济开销只能花在必要的开支上,这些女孩们的卫生巾开销一再被压缩,有些女生甚至到大学才敢买包装的卫生巾。

    众所周知,要在短期内解决性别带来的不平等,几乎不可能。

    客观说,对月经与使用卫生巾等事宜,无论人类发展多少个世纪,它们都只和女性健康有关,甚至仅和一个人的生存有关。

    到现在,女性生理现象在公共“耻感”消淡不少,但仍然有根深蒂固的尴尬感。除了主观意识,还有家庭钱袋子的出入安排还需要更多倾斜在这些女孩子们身上。

    散装卫生巾的讨论,向我们呈现当代女性的内部差异,更把“月经贫困”的难言之隐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这不是小题大做,而是为了“女性脱贫”的大课题。

    不管困难多大,仍期待着彻底消除月经贫困的那一天。

    (注:图片来自网络,谢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