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红楼梦 /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

分享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2020-09-08  快乐老年4...

上一篇我们说,第七回我们没有读完,因为后面还有一个大问题没有说清,就是醉了酒的焦大,口中所骂的“养小叔子的”究竟是谁?

(焦大醉骂)

这一篇我们就接着读第七回的下半回:

风起于青萍之末

曹雪芹的文字,往往在不经意之间就写出重大的事件,很多重大的事件最开始只是以一些不起眼的细节来体现:

1、凤姐是经常包揽词讼

第七回下半回,紧接上半回,周瑞家的女婿冷子兴(就是在一开始给贾雨村演说荣国府的那位古董商他之所以能将荣国府演说的那样仔细,大半是因为他的岳母一家周瑞家是荣国府王夫人的陪房。),因为买卖古董与人打起官司。

平常人家,惹上官司是何等的着急,但是在周瑞家的这里,她是——

周瑞家的仗着主子的势利,把这些事也不放在心上,晚间只求求凤姐儿便完了。

为什么呢?因为荣府王夫人、凤姐之前已经处理过更大的事件(薛蟠打死人命的葫芦案只是其中之一),这种小小的官司,在凤姐手里,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儿。其实,荣府最终败家的直接导火索正是凤姐包揽词讼。

2、甄家很可能已有危机?

甄家原本就与贾家相互关联(就算不说他背后影射的东西),所以凤姐到了晚间去找王夫人,会轻轻提了这么一句:“今儿甄家送了来的东西我已收了”,却并没有说送来的是什么东西,紧接着又说“咱们送他的,趁着他家有年下进鲜的船去,一并都交给他们带了去”。显然,甄家送的东西可能不是普通东西,是不是在转移财产呢?不好说。

因为接下来并没有展开说,谈的是另一件“临安伯老太太千秋的礼”。这也不是闲笔,两件事足够大,凤姐才回王夫人,日间千头万绪的各种小事,凤姐不知处理了多少,在荣府,凤姐是真正的“日理万机”。

3、凤姐协理宁府已有先声

宁府贾珍的夫人尤氏请凤姐过府去玩,一见面,凤姐就是一大通玩笑话:

你们请我来做什么?有什么好东西孝敬就献上来,我还有事呢。

虽是玩笑,却已显露出他的“辣子”味道。当尤氏说秦钟会笑话凤姐时,凤姐笑道:“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竟叫小孩子笑话我不成?”当贾蓉上前打圆场岔话时,凤姐直接怒了

凤姐啐道:“他是哪吒,我也要见一见。别放你娘的屁了。再不带去,看我给你一顿好嘴巴子!”

凤姐的自负、狂放,显露在日常的点滴之中,宁府日后的协理,顺理成章,因为尤氏不是强硬派(她虽然是正经的诰命,但却没有凤姐一样强大的娘家,当然也可能是有不是贾珍原配的原因)。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尤氏的影视形象)

4、强将手下无弱兵——平儿

送宫花时,平儿妥妥地处理了四朵宫花,我们说平儿能力很强,其实,这里见秦钟,又写了一笔:

早有凤姐的丫鬟、媳妇们见凤姐初会秦钟,并未备得表礼来,遂忙过那边去告诉平儿。平儿素知凤姐与秦氏厚密,虽是小后生家,亦不可太俭。遂自作了主意:拿了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交付与来人送过去。……

凤姐犹笑说“太简薄”等话,是客套话,这份礼够厚重:一匹就是十丈,尺头指绸缎衣料,此外还有两个小金锞(读kè)子,一个小金锞子大约也在一两左右。

问题是,送多少礼,送什么礼,要够份量不失体面,又不能太重坏了分寸,这个主意要平儿自己来拿,能恰如其分地拿捏出送礼的厚俭,这是平儿的本事,就是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如果不是平儿这等聪明能干,她在凤姐手下能待得住吗?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凤姐与平儿的影视形象)

宝玉秦钟照镜子

宝玉和秦钟,两个少年,曹雪芹是特意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的,甚至还要借凤姐之口说宝玉“比下去了”。而宝玉一见秦钟,就想着自己如能生在寒儒薄宦之家;秦钟一见宝玉,就觉得“贫富”二字限人。

显然,宝玉是富贵的秦钟,秦钟是贫贱的宝玉。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对看,如照镜子,自然,也由此使宝玉和秦钟这样的典型人物有了代表性,每个层次的少年之中,都有宝玉、秦钟这样人品的人存在。

让两个人互相交好,互相羡慕,并且有后来的共塾读书,人物的普遍性大增。

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是谁?

焦大这个人物安排得巧妙,因为宁府里有太多的脏事儿需要有个人揭出来,最合适的人就是焦大这样的——

尤氏叹道:“你难道不知这焦大的?连太爷都不理他的,你珍哥哥也不理他。只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喝马溺。……”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焦大的影视形象)

也只有这样的“远古忠仆”,才能讲后面的话,才敢讲后面的话,才敢在贾蓉上前摆主子款儿的时候,骂出了经典的一段:

焦大益发连贾珍都说了出来,乱嚷乱叫:“我要到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这文字很清楚,“爬灰”的就是秦可卿,因为贾珍是她的公公,再没有这么明确了。可是,“养小叔子的”是谁呢?这实在不确定,要分析一下:

“养小叔子”,“小叔子”指丈夫的弟弟,养小叔子当指女子与丈夫的弟弟通奸。这个女子是谁呢?

用排除法,先算上一辈的:

凤姐?有影子可说她与贾蓉不清楚,但就算他们有染,也不是养小叔子,因为贾蓉是凤姐的侄子,何况凤姐也不是宁府的女子;当然,脂评里说:“宝兄在内”,那么焦大的骂,只不过算是捎带上了凤姐与宝玉。

尤氏?不可能,因为宁府之内,贾珍没有同辈的男性,尤氏也就没有“小叔子”,到荣府去,贾琏虽然好色,却不至于穿墙过院惹这个霉头,荣府足够他“猎艳”不停了,宝玉吗?更不可能,前两回,宝玉刚刚成熟,远不至于这么脏;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贾琏的影视形象)

算晚一辈的:

秦可卿?最让人怀疑的是她与宝玉,但就算他们有染,也不是养小叔子,因为宝玉是可卿的叔叔;

那就只好算贾蓉的同辈,只有贾蔷、贾菌。因为贾芸、贾芹在荣府;贾菌不可能,因为贾菌相对年纪小(学堂里打架,扔个书匣子还人小力单扔不远),又与贾兰交好,属于人小志气大的儿童,何况他跟秦可卿交集不大;

贾蔷,有可能!第九回,这样介绍贾蔷:

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贾蔷的影视形象)

与贾蓉交好,并且生得风流俊俏,那至少他有机会与秦可卿相好,曹雪芹的文字不止这么简单,贾蔷的出场,是因为金荣闹学堂,秦钟受了欺负,贾蔷忍不住出头,想想,这出头难道仅仅是因为他跟贾蓉交好?

更何况,贾蔷此时已经被赶出了宁府,为什么呢,原文是:

贾珍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立门户过活去了(这才有了后来的戏班总管的差事,龄官画蔷等故事)。

贾珍风闻的口声,除了他的“娈童”嫌疑,或者贾蓉的“男风”嫌疑,怕可能也有可卿的原因?

找不到其他答案(只是浅层次找不到其他答案,往深了挖,或许贾珍与贾蔷的母亲也不清不楚吧),就暂且只能认为秦可卿在养小叔子吧,这个小叔子,就是贾蓉的堂弟贾蔷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口里“养小叔子”的到底是谁?

(秦可卿的影视形象)

想想让人窝心,龄官对贾蔷一片痴心,但贾蔷实际上好不到哪儿去,他帮着凤姐捉贾瑞,在学堂里怂恿茗烟打架……坏事也干了不老少。

不过,这样算来,秦可卿之死,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可能是焦大扔出来的骂声。

(【跟着布丁读红楼】之45,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