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佳园 / 待分类 / 史海钩沉:荒野曾留晋根基——司马睿下邳...

分享

   

史海钩沉:荒野曾留晋根基——司马睿下邳屯兵至帝尊(崔学法)

2020-09-09  文化佳园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三国鼎立,争斗多年以后,司马氏集团短期统一中国为西晋。这时封建门阀的氏族政治达到顶峰并且走进死胡同。阶级之间、民族之间、种姓之间、士庶之间甚至皇族内部矛盾达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各种矛盾集中表现在西晋皇族内部。“封建统治阶级所有凶恶、险毒、猜忌、掠夺、虚伪、奢侈、酗酒、荒淫、贪污、吝啬、颓废、放荡等等龌龊行为,司马氏集团表现得特别集中而充分”,“司马氏集团只有一种极险恶的杀夺关系,就是见利必夺,以杀助夺,愈杀愈猛烈,一直杀到发动大混战”,“司马氏集团的全部残忍性集中表现在这个狂斗中,由此引起三百年的战乱和分裂,居住在黄河流域的汉族和非汉族人民无不遭受灾难,司马氏集团的罪恶是无穷无尽的。”(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然而在这个集团中却有一支独秀,这就是后来成为东晋开国皇帝、屯兵下邳的琅琊王司马睿。他远离战争,移镇江南,西晋灭亡后,他继承晋统,定都建邺(后改为建康,今南京市),为长江流域特别是江南的稳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司马睿,字景文,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人。司马懿曾孙,司马觐之子。东晋开国皇帝。庙号中宗,谥号元皇帝。 司马睿十五岁继承父爵为琅琊王(王国区域大体在今山东临沂县北部一带),在八王之乱中,诸王各怀异志,司马睿“沈(沉)敏有度量”非一般之人,认为自己并非帝室直系,故而恭俭退让,以“不争”而免祸。时人对他并未特别看重,只有侍中嵇绍异常推崇,对人说:“琅邪王毛骨非常,殆非人臣之相也。”
  东海王司马越在皇室内乱中脱颖而出,司马睿的封地琅琊国与司马越的封地东海国相邻,因此司马越对他另眼相看,拉拢有加,司马睿也借机成为司马越的党羽。被朝廷拜为员外散骑常侍,后迁左将军,至此司马睿成为东海王集团中的一名骨干。“八王之乱”中,司马睿跟随司马越奉白痴皇帝晋惠帝司马衷之命北讨成都王司马颖,荡阴之战败北,司马越逃回东海国,司马睿和皇帝百官均为司马颖所掳。他的亲叔叔司马繇因劝司马颖投降遇害,司马睿乘大雾弥漫之机逃出邺城。这时司马睿与司马越参军、世族豪门王导成为至交,二人“雅相器重,契同友执”,为“王与马共天下”的江东政权打下基石。 王导又是何许人也?如何就能辅佐司马睿日后临登大宝?王导,字茂弘,琅琊(今山东临沂)人。祖父王览为光禄大夫,父亲王裁是镇军司马,族兄是太尉王衍。琅琊王氏最终成为显赫的家族,成为高门大族、簪缨世家。王导少有风鉴,识量清远。年长之后,参东海王司马越军事。后辅佐司马睿渡江,在建邺(今南京)建立了东晋,历任三朝丞相。是一位老练的政治家。在天下将乱之际,司马睿听从王导兄弟的建议,在晋永兴二年(公元305年)司马越在东海国再度举兵,司马越任命司马睿为平东将军,司马睿借机请求任命王导做为自己的平东司马,司马越答应下来。然后远离洛阳,都督徐州诸军事,屯兵下邳。其实王导高瞻远瞩,这一举措使司马睿远离中原司马氏集团中的相互残杀,保存了实力,同时可以在这个地方招兵买马、积粮屯兵,发展自己的力量。邳州这个自古富饶的地方自汉末以来久经战乱,黄巾起义、军阀混战、曹操屠城,人口大量损耗和流失,再加上水患、瘟疫 “白骨遮原野,千里无鸡鸣”。司马睿至此驻兵屯粮,一大批文臣武将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东晋中兴名臣王导、王敦都曾在下邳砥砺壮志,以求腾飞。

永嘉元年(公元307年),局势极度恶化,王导向司马睿献计,说徐州是战乱之地,不如避开战乱向江东发展。司马睿听从他的计策,请求司马越允许他移镇建邺。司马越也有经营江南之心,他听从王衍的话,让王澄领荆州,王敦领青州,同时加司马睿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镇守建邺。有了下邳屯兵的基础,现在又发展江南,司马睿如愿以偿,随着晋廷一支中心力量司马睿移镇江东,北方流民掀起向江南迁徙的狂潮,江南民族大融合开始了,江东地区实力增强,各方矛盾也趋于尖锐。

建兴四年(公元316年),汉刘曜陷长安,俘愍帝司马邺,后杀害,西晋亡。次年三月,司马睿在建康即位,始建国,改元建武。司马睿于318 年即皇帝位,改元太兴 ,据有长江中下游以及淮河、珠江流域地区,史称东晋。而江东望族们对南渡的士族存有戒心,司马睿即位后,因为他在皇族中声望不够,势力单薄,本人才能也不高,所以得不到南北士族的支持,皇位不稳。但是,他重用了政治家王导,王导运用策略,使南方士族支持司马睿,王导又亲自到江南望族顾荣、贺循家里去,请他们出来做官,两人二话不说满口应承。“吴会风靡,百姓归心焉。自此以后,渐相崇奉,君臣之礼始定。”一边又吸收北方的名士做官,使北方南迁的士族也真心实意地拥护司马睿,从而稳定了东晋政权,维持了偏安局面。司马睿十分感激王导,任他为宰相,执掌朝政,让王导的堂兄王敦都督江、扬、荆、湘、交、广六州军事,握有重兵,控制军权。其它重要的官职,大多数也由王导家族担任。东晋王朝,实际上是王导和司马睿共同掌握的。司马睿在登基大典上,几次请王导和他一起坐上宝座,接受群臣拜贺,王导谢绝。时人曾流传说:“王与马,共天下。”王不能离开马,离开马,王将失去权势;同样马也不能离开王,离开王,马将无法立足。两人配合默契,结束了西晋末期的混乱局面。

东晋虽然偏安一隅,使南方汉族和各少数民族避免像北方各民族那样铁蹄践踏、无端杀戮的劫难,一直被南北汉族人奉为汉人政权的正统和延续,司马睿但始终没有北伐,收复中原,克复神州。其实他也是量力而为,江左原本实力弱小,大家小国,矛盾错综复杂,搞得不好,非但北伐无功,甚至会连累江东沦陷。正如范文澜在《中国通史简编》中所说那样:“长江流域建立汉族政权以后,有利于抵抗北方少数民族的侵入,经济和文化也逐渐发展。自东晋至陈亡约三百年间,南方经济上升,文化更是远远超过北方。这是东晋和南朝在历史上所起的积极作用,首先创造东晋政权的晋元帝和王导是有功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