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摘 / 待分类 / 💖精品|只缘身在此山中|武 斌

分享

   

【原】💖精品|只缘身在此山中|武 斌

2020-09-09  å½“代文摘

作 者:武  æ–Œï¼ˆå±± 西)

我是坐火车到大庸的。

一路上连绵的群山,让我依旧置身在武陵源的怀抱中。我和同行者是坐着维修铁路道德机车慕名来到大庸的,因为这里就是张家界,我心仪已久的旅游天堂。

这个到大庸的顺风车是很高档的。火车包括一个机头和一节车厢,全部是崭新的,像也是刚来到这里的。车厢是放维修铁路的工具的,机头是司机和工人坐的,我们也被安排在机头坐下,够威风的!也是机缘巧合,我们的工作就在这一天完,正愁没有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就赶上在这里维修铁路,我们是勘察铁路地基的,说来还是同行,几句话大家就谈妥了,稍我们去大庸。告别我们一个月工作的慈利县下的这个小站,告别一直提供给我们住宿和吃饭的健谈李大爷,告别别我们深深误解的那位姓大哥,告别没有手机信号的工地。一个月前,我们从成都辗转来到这里,来到澧水边上的这个小火车站。当告别的时候还有些不舍,若不是张家界让我神魂颠倒,若不是思家心切,我还犹豫再住上一晚。

顺风车就这样把我们带到了大庸,也就是张家界。这里称大庸,是因为这里在先秦时是庸国,是早于春秋时的楚国先强大起来的国家,他们的都城称为上庸,居于秦、巴和楚国之间。他们是最早饮茶的先民,也有着为人称道的军事国家,“惟庸人善战,秦楚不敌也”。但到了后来,公元前611年,被楚庄王韬光养晦所灭。楚与秦、巴三国联军大举破庸,庸都方城四面楚歌,遂为三国所灭。实现了“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壮志。此后四百年间,这里是两大强国秦楚的战场,两国的国旗在这里不断的变换。庸国的先民在灭国后就不断迁徙,他们有的远去,他们的迁徙路线没有更多的选择,只有沿着武陵山脉过峡江,进入到清江、酉水、澧水流域,而这些区域,正是现在土家族的主要分布地。有的就留在了当地。但无论如何,经过岁月的洗礼,他们都和当地的民众融为一体,现在已经分不清了。庸国留给我们只有名字关联的记忆,庸溪、施溶溪、大庸滩、大庸坪、大庸口、庸水、武陵江……这是一个悲壮的背井离乡,一次民族大融合!久远的庸国只有用大庸来代替。

从大庸变为张家界更是历史的玩笑,是富有传奇色彩的,那还得从汉留侯张良说起。这里原来叫青岩山,一个普通不过的名字。汉高祖刘邦在统一天下之后,滥杀为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功臣人人感到危险,张良就是其中之一。他记起了韩信临死前说的话:“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必须为自己找一条后路,远离刘邦的中央集团。可哪里去?在自己的封地,不能久安;在秦岭和巴山中,虎狼成群,并不是自己理想安身之地,到江南最好,可那是刘邦腹地,自己还是受到他的监视;去西北,匈奴骚扰,不能安生;最后还是选中了大庸这块地方,荆楚历来是流放者和归隐者的天堂。屈原来过这里,“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就是这里,就是大庸。张良来到了天门山,来到了青石岩,隐居下来,潜心修行,并留下了一脉张氏子孙。青山绿水留住了张良,也是他得意善终。后人根究他种的银杏树为界,把他生活在这里称为“张家界”。

其实,不管是这里被称为“大庸”,还是“张家界”,这里历来都是隐居者的天堂。

这里山高林密,这里交通不便,这里的人们善良朴实……这里位于桑植、慈利和大庸之间,澧水发源于此,洋洋洒洒流进了洞庭湖。修行和隐居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他们不知疲倦,不顾寂寞,只是纵情于山水。这里成了避秦遗世的武陵仙境,隐逸文化成了大庸文化的特质。直到现在,一直吸引着许多留恋山水人士来这里闲情逸致地隐居。我来到这里,也是追求自己的隐逸生活吗?大学毕业到单位,单位却很不景气,于是自己离开单位打工,才有机会来到这里,才能看到这样的美景。

在大庸隐居的人可谓很多。第一个来这里隐居修行的是庸人同宗同族的赤松子,他是道家开山式的人物。他淡泊人世,隐居深山,修炼长生之道,是我国辟山养生法的首创。他采百花为食,极山林之乐,逍遥于大庸的大山中,可以说是中国道家一脉的开创者,也开创了我国隐逸文化的先河。传说鬼谷子也隐居在大庸。到汉代,张良也隐居在这里,才有了张家界的名字。到了晋代,陶渊明也把桃花源的和谐圣境给了武陵源。当然,也有许多没有名气的人隐居在这里,淹没在历史的清风中,默默无闻成就了真正的完美的隐逸。我没有隐逸的打算,因为我还要为自己的家庭负责。但既然来到了这里,也算是沾了隐士光,算是一名无名的隐士。大庸就是靠隐士托起了庸国文化的隐逸风骨。

在三国时代,公元263年,天门山洞门大开,俨然如门,才得到当时政府的重视。吴景帝认为是吉祥的事情,就把这里改为天门郡,意为老天都眷顾的地方。

但是,它依旧“养在深闺无人识”。没有泰山的盛名,得到历代皇帝祭山。没有庐山和黄山被历代名人岁推崇。这里没有竹林七贤的豪情畅饮,这里没有唐宋八大家的足迹,这里没有明清小说家选定的场景,云蒸霞蔚的描述没有从这里为我们所理解。这就是张家界的不幸,也是我们的不幸。

还是回到现实中的大庸,现实中的张家界。沉睡了两千年土地,只为隐士们所欣赏,为我们世人所认识到,为世界所惊叹。200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地质公园。地质公园包容了砂石山峰林、方山台寨、天桥石门、障谷、沟壑、岩溶峡谷、岩溶洞穴、泉水瀑布、溪流湖泊和沉积、构造、地层剖面、石生物化石等丰富多彩的地质遗迹。其千姿百态,变幻莫测的地貌景观,包存了没有被扰动的原始自然状态的生态环境与生态系统。

这里是大自然的迷宫,这里是中国画的原本,这里是原始和壮观的完美结合!

现在,突兀在我们面前的美景,让我们目不暇接。等天子山,看壮观的天门洞,晚上八九点钟,在天子山月亮垭看到的圆月是红色的,就像早晨初升的太阳,血红血红,发出红色的光环。把周围的大山照得通红,蔚为壮观。登黄石寨,凌空纵览,不禁心生惊叹。在神堂湾,湾内深不见底,神秘莫测。更让人惊奇的是,只要人走进湾边,耳畔会隐隐约约响起锣鼓的声音,甚至人喊马嘶的声音,就如同千军万马在鏖战。在金鞭溪,溪水弯弯曲曲自西向东,满目青翠,流水潺潺。鸟语声声,清爽怡人,有阵阵的清香芬芳,让我们细细品味。尤其在秋季,光怪陆离,你的影子一变二,由二变三,人动影动,任由你前进或后退,始终有三个影子伴随着你。攀鹞子寨,险要得连鹞子也不能飞过。钻进黄龙洞,别有洞天。洞体共分四层,洞中有洞,洞中有山,洞中有河。这样一趟,也要两三天的时间。

张家界的火爆就这样很突然。这里曾经很贫穷,这里曾经是土匪出没的地方,周围各县都不待见,成了“三不管”的地方。可沉寂就这样被突然打破,你来了,我也来了,韩国人来了,日本人来了,欧美的人来了。就为了看这里的一草一木,就为了看这里的原始和壮观,就为了听这里小鸟的叫声。从此,这里火爆的一发不可收拾,我都被慕名来到了这里。几亿年的沉淀,几千年的磨练,才能呈现给我们眼前的壮观。

张家界是经过的板块运动和强烈的碰撞才形成的。翻开地图,西南隆起的云贵高原,东面是沉降的洞庭湖。一边是青藏高原余脉,一边是稳坐的扬子板块,一边是隆起的拉扯,一边是沉降的牵挂。反正自己是在样子板块的西缘,受到西边的拉扯不够强烈,受到东边的挂念不太猛烈,要保持自己的特色。于是索性独自发展,把样子板块聚集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自己独自向陡峭发展。于是,山边的拔地而起,奇峰林立,有的鹤立鸡群;河流边的纵情奔放,由西向东猛力切割,让峡谷更深。真是个性独立,桀骜不驯!那瞬间的疯狂和独立,形成了张家界的沟沟壑壑,但随即就是亿年的寂寞,千万年的孤独,形成千峰独立,千里秀水,洋洋洒洒,自然而行,自然而为。有了溶洞的点缀,有了红色砂岩的掩映,有了瀑布的悬挂,有了温泉的加热,有了森林的覆盖,有了寺庙的护佑,有了隐居者的坚守,于是我们的张家界开始碰撞别的地方的壮观。

看了这样的惊叹,我们已经是累的走不动了。我们的导游小张是本地人,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古庸人的后代,因为他对这里充满了无限的热爱,给我们讲解字里行间充满了激情。我曾经几次想打断他的话,问下自己疑问的问题,都被他无意间忽略了。同行还有两位老人,几乎在我们的等待中到达一个个景点。我们没有责怪他们,这是张家界给他们吸引力,让他们执着自己旅游张家界的选择。弟弟金龙在中途已经口吐酸水了,因为中途我们没有找到吃饭的地方,更何况全是爬坡上坎的,能不累吗?但他依然被这里的美景所吸引,虽然我多次劝说他我们张家界已经看可许多地方,可以回去了。我们就是这样坚持看完了张家界,看完了这个神秘的世界。

一路上看到许多的韩国人,听不同他们在说什么,叽里咕噜的。俨然我们是两个天地的人,只是我们在张家界产生了交集。好在这里的路标和解说牌有韩文,不然我在怀疑他们是否能真正读懂张家界。无论如何,他们一批一批来,一批一批去。中国的景点是最吸引他们的,可能是文化差异不太大,并且还是传承了中国的古文化。三三两两从我身边经过,谈笑风生,丝毫没有忌惮我们的存在。文化是互通的,审美是一致的。这时,我想张家界也应该感谢这些外国人,至少他们了解了张家界。我们在这里擦肩而过,是我们的缘分。那是遥远的问候,遥远的文化问候。我也见到一个日本的青年,默默前行,没有一句话。这是美景的共赏,我们缘在此山中。

我就是这样没有漫无目的,只要到达一个地方,只有有点时间,只要有吸引我的地方,我会毫不犹豫前去。这次也是一样的,来到张家界市,我就毫不犹豫选择来欣赏这里的风景。虽然我购买的房子还等着我去筹款,虽然家里的人盼望我的归来。

在神堂湾,我慢慢走,细细看。不想漏看任何一个让我惊讶地方,虽然深不可测,虽然悬崖峭壁。我的眼睛所能及的是一个个峭立的陡峰,一棵棵覆盖了神堂湾的树木。白云缠绕着山峰,我们似乎在云端观看,似乎在山顶观看。白云、绿树和红色砂岩山柱是湾里最主要构成部分。我不知道它到底有多深,到底隐藏了大自然的多少秘密,地质的构造运动创造了这样的神奇。有时霞光万丈,瑞气煦煦;有时阴风森森,雾雨绵绵,让人心生胆寒。这是一个岩溶深陷谷地,有人说沟底存在强大的磁场,让人在下面迷失方向。在神堂湾附近燃起一堆篝火,上面的白烟就向沟内飘去。如果溪流平直,烟就平直;如果溪流转角,烟也跟着转弯。我想烟的转向与磁场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下面存在强大的磁场我并不苟同。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之处,让你总琢磨不透。但我喜欢听那沟底的锣鼓声,那马嘶人鸣的声音,那千军万马的声音。但我并没有听清,虽然我仔细地听。也许杨家五女仔在这里打了胜仗,早就班师回朝了。或是向王天子的冤魂早已消散殆尽。

晚上我们就住在神堂湾附近的一个宾馆里,虽然已经是四月了,但山里的晚上还是凉凉的。我们没有离开房子,由于电视也没有好的节目,我们很早就睡了,为明天养精蓄锐。

次日,本来是想买点这里的山货,可想这里属于景区,东西肯定偏贵了。看到土家人忙碌在田野里,收获那一点希望。现在来这里的游客多了,一定会影响他们的生活。当一个景区被太多的游客涉足,那也是对旅游资源的破坏。我们曾在九寨做过调查,对于游客是有一定限制的。到目前,这里还是原生态的,没有被钢筋水泥所破坏。这是我觉得庆幸的地方。

这里“山奇、水奇、云奇、石奇、动物奇和动物奇”六奇于一体,我们都是在细细地品读,细细地看,这是自然赋予张家界的神奇。偶尔,导游小张说一些建筑师当年的土匪留下的,也就是他们的驻地。当年他们为了能有口饭吃,依然走进了山里。不管人们所痛恨,不管父母的劝阻。而现在,我沿途碰到了许多的土家女子,他们向我们强行兜售商品,或是和我们合影。商品卖价很高,让我们无法承受。合影前世笑嘻嘻的,满脸的和善。可等你照完了,就一定让你拿钱了。游览美丽的心情此刻消失殆尽了,只有后悔当初那点沾“色”的冲动,可人谁不爱美呢?算了,还得赶路,同伴还在旁边等着,只有心有怨气把钱拿给那个土家姑娘,愤愤离开。难道他们在重复她们土匪前辈的行为,继承一种强势的心理。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还好,我是一个对此见怪不怪的人了,所以我从不会上当的。我喜欢照片没有人对风景的玷污,只有纯粹反映自然的照片,所以不需要麻烦我们的土家姑娘了。

只缘身在此山中。我看着那浪漫的山花,努力向我们炫耀着,似乎它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他们从第四纪冰川期盛开到现在,已经向太阳进行多年的孤独对话,今天面对欣赏它的人,能不自豪吗?那是森林植被的组成部分,那是溪流水源的源头,那是呵护张家界的精灵。我深深感谢一代繁衍在这里的山野小草,你装扮了这里,你和这里的大山一起走过寂寞和辉煌。我真想采摘一片树叶,保留在我喜爱的书里,像一张精美的书签。但在这里,我不敢采摘,那是这片土地绿色的组成部分。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还感到“只缘身在此山中”,共守这份宁静。我一直认为,我是张家界的隐居者,虽然我生活在熙熙攘攘的城市。

我心驰向往!

2017年4月2日写于成都家中

2017年4月23日修改

简介

作者

武 斌,1971年9月出生,男,汉族,山西临猗人,1996年毕业于成都理工大学,地球物理高级工程师,理学博士。2007年开始业余写作,2008年陆续在《地质勘查导报》、《中国国土资源报》、《大地文学》等发表散文、诗歌、小说近百篇。2013年出版了散文集《地质人在旅途》,2014年出版散文集《乡土乡音》,2016年出版散文集《成都拾遗》。有作品在“书香国土·智慧人生——山东煤田地质杯首届国土资源系统读书大赛”中荣获优秀奖,并入选《书香·人生》。

注:本文为作者原创作品,其他平台转载请与主编联系。

©2017 

©2017 åŽŸåˆ›ä½œå“ æŽˆæƒå‘布(公众号转载须授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è¯„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