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惠王上1.7(二)|《孟子》没有那么难

2020-09-10  欢丸妈妈陈霜   |  转藏
   


小朋友你好,欢迎来到欢丸妈妈,我是陈霜。

今天我们来读《孟子》梁惠王章句上第七章,这一章特别长,昨天我们已经通读过一遍原文。今天整个来翻译一下,同学们可以对照原文来看看。尤其是你昨天读不懂的地方,要特别注意一下。


▲孟子曰:长按图片,可转发至朋友圈

齐宣王问:“齐桓公、晋文公称霸的事,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孟子回答说:“孔子的学生没有人谈论齐桓公、晋文公的事情,所以后世没有流传下来,我也没有听说过。实在不得已,我来说说王道好吗?

宣王问:“具有什么样的德行,才能在天下实行王道呢?

孟子回答说:“安抚人民而在天下施行王道,就没有人能够阻挡了。

宣王问:“像我这样的人,可以安抚人民吗?

孟子说:“可以。

宣王问:“凭借什么知道我可以呢?

孟子说:“我听您的近臣胡龁说,您坐在大殿之上,有人牵着一头牛从大殿之下走过,您看见了,问:‘牛牵到哪里去?’那人回答说:’准备拿来祭钟。’您说:’放了它吧!我不忍心看到它恐惧发抖的样子,没有罪就要被杀掉。’那人问:’那么,废弃祭钟的仪式吗?’大王说:’怎么能废掉呢?用羊来代替吧!’——不知道有这件事吗?

宣王说:“有这回事。孟子说:“这样的善心,就足够在天下称王了。百姓都认为您是吝啬,我就知道您是于心不忍。

宣王说:“是的;是有这样的百姓。齐国虽然地方狭小,我怎么会吝啬一头牛呢?就是不忍心看到它恐惧发抖的样子,没有罪就要被杀掉,所以用羊来代替它。

孟子说:“您也不要觉得百姓认为您吝啬很奇怪。以小的代替大的,他们如何会理解呢?大王如果怜悯它没有罪就要被杀掉,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宣王笑着说:“这真的是什么想法呢?我不是吝啬钱财而用羊来代替。但是百姓说我吝啬也有他们的道理。

孟子说:“没有关系,这就是仁爱的表现,您看见了牛而没有看见羊。君子对待禽兽,看见它们活着的样子,就不忍心看到它们死去;听过他们哀叫的声音,就不忍心吃它们的肉。所以君子要远离厨房。

宣王高兴地说:“《诗经·小雅·巧言》篇中说:‘别人的想法,我可以猜测到。’说的就是您啊。我自己做了一件事,反过来考虑为什么那么做,还不明白我自己的想法。您的话让我心里深有感触。我这样的心情,为什么就和王道相符合呢?

孟子说:“有人对大王说:‘我的力气足够举起三千斤重的东西,但却不能举起一根羽毛;我的视力足够看清楚鸟兽在秋天刚长出来的细毛的末端一样的极为细微之物,却看不见一车柴草。’您同意他的话吗?

宣王说:“不同意。

孟子说:“现在,您的恩德已经可以施加于禽兽,而百姓却没有得到好处,这是为什么呢?所以,举不起来一根羽毛,是自己不愿意用力;看不见一车柴草,是自己不用眼睛去看;百姓得不到安抚,是自己不去施加恩惠。所以大王不能在天下称王,是您不去做,而不是做不到。

宣王问:“不去做与做不到的表现有什么不一样呢?

孟子回答说:“挟着泰山跨越渤海,对别人说:’我做不到。’这是真的做不到。替老人折下一根树枝,对别人说:’我做不到。’这是不去做,而不是做不到。所以大王不能在天下称王,不是挟着泰山跨越渤海这类事情;大王不能称王,是折根树枝这样的事情。

“敬爱自己家的老人,进而推及到别人家的老人;爱护自己家的孩子,进而推及到别人家的孩子。全天下都可以在您手掌上运行。《诗经·大雅·思齐》篇中说:‘先给自己的妻子做出榜样,进而推广到兄弟,进而推广到整个国家。’说的就是把这种善心推广到他人身上。因此,广施恩惠足以安定天下,不施恩惠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不能保护。古时候的贤君远远超过一般人,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善于推己及人而已。现在您的恩惠已经足够施加到禽兽身上,而百姓没有得到好处,这是为什么呢?

“用秤来称一称,就知道轻重;用尺子量一量,就知道长短。万物都是这样的,人心更是如此。请大王您权衡一下吧!

“难道动员全国的军队、让将士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和别的诸侯国家结怨,这样做您才会觉得开心吗?

齐宣王说:“不是,我怎么会以此为快呢?我只不过是想要实现自己的目标而已。

孟子说:“您最大的欲望是什么呢?

齐宣王笑而不语。

孟子说:“是美食不够吃吗?是好衣服不够穿吗?是五光十色的东西不够看吗?是美妙的音乐不够听吗?还是伺候您的人不够用呢?所有的这些,您都可以得到满足啊!大王难道是为了这些吗?

齐宣王说:“并不是为了这些。

孟子说:“那我就知道您想要什么了。您是想要扩张国土,想让秦国、楚国这样的大国都来朝贡,四方的少数民族也都服从于您,您是想做天下的霸主。可是您现在的做法,想要满足您的愿望,就好像是爬到树上去捉鱼一样,完全不可能达到目的。

宣王说:“有这么严重吗?

孟子说:“恐怕是更加严重呢。爬到树上去捉鱼,虽然捉不到,却没有什么后患。而用您现在的做法,想要满足您的愿望,尽心尽力去做,以后一定会带来祸患。

宣王说:“我可以听听这个道理吗?

孟子说:“小小的邹国与强大的楚国作战,大王认为谁会取胜?

宣王说:“楚人胜。

孟子说:所以小国本来就不能战胜大国,人数少本来就不能战胜人数多的,弱小的本来就不能战胜强大的。四海之内,占地面积方圆千里的有九个国君,齐国只是其中的一个。以一个国家制服八个国家,和邹国对抗楚国有什么不同呢?应该回到治国的根本上去。

“现在,大王发布政令,施行仁政,让全天下想当官的人都想要在您的朝中当官,想耕田的人都想在您的土地上耕种,想经商的人都想在您的市集上经营,旅客都在您的道路上行走,全天下痛恨他的君主的人都想到您面前控诉。若干可以这样,谁能够抵挡得住呢?

宣王说:“我头脑昏乱,没办法做到这样。希望您能辅佐我,明确地教导我。我虽然不聪明,愿意尝试一下。

孟子说:“没有固定产业而有坚定信念的人,只有知识分子可以做到。如果是普通老百姓,没有固定的产业就不会有坚定的信念。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就会胡作非为、为所欲为。等他们犯了罪,然后再加以惩罚,这是在陷害老百姓。哪里有仁爱之人做了君主而去陷害老百姓的事情呢?因此,贤明的君主规定人民的产业,一定让他们上足以侍奉父母,下足以养活妻儿,丰年能够吃饱,灾年不至于死亡;然后再引导他们向善,这样人民就容易听从了。

“现在规定人们民的产业,上不足以侍奉父母,下不足以养活妻儿;丰年也吃不饱,灾年就会饿死。这样每个人全力挽救自己的性命还来不及,哪有时间去学习礼仪呢?

“大王要实行仁政,何不返回到治国的根本上去呢:在五亩宅田种上桑树,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就可以穿上丝袄了。鸡狗猪等家畜,不要错过它们的繁殖期,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就可以吃上肉了。百余亩的田地,不要妨碍它的生产,八口人的家庭就可以吃饱了。用心办好学校教育,反复地强调孝顺长辈、善事兄长的道理,头发花白的老人就不会用肩背、用头顶地走在路上了。七十岁以上的老人穿丝吃肉,老百姓不挨饿不受冻,还不能称王于天下的,那是从来没有过的。

今天我们整篇翻译了孟子梁惠王上的第七章,不知道你昨天自己理解的怎么样嗯?明天我们再来讲解这一章的上半部分。

谢谢你的留言和转发,我们下次再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