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磨盘州人 / 待分类 / 江山社稷,左膀右臂(下)

分享

   

江山社稷,左膀右臂(下)

2020-09-11  古磨盘州人

劳动人民文化宫的核心建筑就是太庙。太庙的墙外有一个景点就是若干的古柏,尤其是南北门口,朱棣亲手种植的柏树依然健壮地活着,其实,到太庙来的人,有几个人有心事去研究古柏呢?

太庙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说,那是因为有位开国元帅的孙女在这里举办大婚的典礼,随后,很多年轻男女都选择在太庙拍婚纱照。其实,太庙哪是欢庆的地方呢?

太庙是中国现存最完整的、规模最宏大的皇家祭祖建筑群 ,是古代最重要的宗庙建筑,堪称"天下第一庙"。这里是古代皇帝祭祀先祖的地方,相当于八宝山革命公墓,不知道有谁愿意在八宝山公墓里举办婚礼呢?

太庙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太庙在三重宫墙的包围之下,劳动人民文化宫的墙为外墙,随后经过一道琉璃门,就看见了正前方的戟门,戟门前前有七座汉白玉石桥,称为玉带桥。桥南两侧为神厨和神库,桥北东西各有六角琉璃井亭一座。

之所以叫戟门,那是因为门前有八排戟架子,每个架子上分别摆放15支戟,总共摆放120支。

过了戟门就到了太庙的核心区域——三大殿。三大殿从南往北排列分别是享殿、寝殿和祧庙。三大殿的东西边分别有对应的配殿。

先说三大殿的第一间享殿,这是一座双层庑殿顶黄琉璃瓦的建筑,脊兽有9个,从这个规制看,这座大殿仅次于紫禁城的太和殿,这里是皇帝祭祀祖先的地方。每到祭祀日,太监宫女就会将后面两殿供奉的祖先牌位请到享殿来,皇帝集中进行祭祀。

享殿的东配殿,里面常年供奉着皇帝本家功高盖世的王爷,如清代的东配殿,供奉的是多尔衮、多铎、允祥等,西配殿里面供奉着非皇姓的功臣,如鄂尔泰、张廷玉、僧格林沁等。

三大殿中间的殿叫寝殿,这是非常关键的地方,这里供奉七位(或九位)皇帝或皇帝祖先的牌位,这七位先皇帝其实是有讲究的,即从上一任开始往前数七代,七代中祖皇帝是必须位居正中,祖皇帝就是开国皇帝,超过一代就将祖以下的宗替换掉。

替换掉的皇帝牌位有专有名词叫“入祧”,即将他的牌位移到后面的祧庙中,这么一说,估计大家就清楚了,三大殿的最后一座叫祧庙,就是摆放不在寝殿的皇帝家先祖牌位的大殿。比如嘉靖三十五年,嘉靖皇帝将明代第四位皇帝明仁宗的牌位放到了祧庙中,目的是为了给自己死后,在寝殿里留一个牌位。

说到这儿,估计很多人还是不清楚三大殿的关系,在此我就拿明朝的嘉靖皇帝举例吧,帮助大家理解太庙的功能。

明朝皇帝中,除了朱元璋、朱棣比较有意思,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皇帝就是明世宗朱厚熜,即大名鼎鼎的嘉靖皇帝。

嘉靖皇帝的皇位是“天上掉下来”的,继位不久他就搞了一个“大礼议事件”,将推荐自己当皇帝的首辅杨廷和逼出朝廷,并赢得了与文官集团斗争的胜利。他的父亲原本是兴献王,可他硬是给他的父亲朱祐杬争了一个庙号叫明睿宗(具体过程可参加拙著《理说明朝》)。

什么叫庙号呢?就是皇帝去世后,后人给皇帝的尊号——盖棺定论。庙号差不多就是给皇帝一辈子下的最后结论,通常意义上来说,一个皇帝一辈子只有一个庙号。可嘉靖皇帝为了让他的父亲的灵位能进太庙,可是费尽了心思。

他分成了三步走的策略:第一步是将朱棣的庙号从明太宗改为明成祖。说明一下,皇帝的庙号分两种,一种叫祖,一种叫宗,叫祖的基本属于奠定江山且开疆拓土的,通常情况下,只有开国皇帝能享受祖的尊号,其他的皇帝差不多都是宗。第二步将原明朝的七庙制改成了九庙制,即寝殿中供奉9位皇帝的牌位。第三步就是将明睿宗的牌位妥妥地放进太庙,因为位子够了。

嘉靖皇帝为什么要分三步走呢?道理很简单,假如不改朱棣的庙号,按照七庙制,后入太庙的就要将先前进庙的挤走到祧庙中,朱棣当时的庙号是太宗,按照后进先出的规则,朱元璋叫祖,理所当然地在寝庙的中间供着,假如朱棣被尊为祖,他的牌位也理所当然地供在寝庙,然后再扩充2个位子,这样,他爹进去后正好是九个,将来自己百年之后,第一个挤掉的是朱棣,这是嘉靖皇帝不敢的,所以,他将朱棣改封为祖,他死后,挤掉的就是后面的仁宗皇帝,他感觉这样的安排,文官们估计不会有太多说法。毕竟朱棣跟其他皇帝不一样,这是他们这一支开天辟地的人。嘉靖三十五年,皇帝将仁宗朱高炽先入祧了,为的是给自己腾出一个位子,仁宗人祧庙后,寝殿里只有八个牌位。

嘉靖改庙号,最难过的估计就是朱棣了,朱棣死后的庙号是明太宗,这个庙号设计有讲究,因为朱元璋叫明太祖,朱棣叫明太宗,这两个庙号连在一起,自然就把建文皇帝给略掉了,好像朱棣接朱元璋是天经地义的。嘉靖将他的庙号改成成祖,无形之中揭开了朱棣造反的历史,这是朱棣一直想掩盖的。历史就是历史,真的不容易被涂抹。

说朱棣躺着中枪,你觉得是否恰当呢?

明朝灭亡后,清朝人在阜成门建了一座历代帝王庙,将明朝的皇帝牌位都请到了那儿,清朝灭亡后,估计清朝皇帝的牌位也被请到了历代帝王庙中,以至于现在,我们很多人都不知道太庙究竟是干什么的,至于历代帝王庙,那就更不知道了。

劳动人民文化宫,我也就在里面买过特价的图书,这是我以前关于太庙的全部记忆。劳动人民文化宫和中山公园在过去是“左庙右社”的结构,建国后都“还给”了人民,这原本是好事,可惜在交接的过程中没有说清楚,以至于出现了文化上的断层,这是现代人感觉最遗憾的事吧。

朱晔(古磨盘州人)

安徽望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2008年开始文学创作,已出版著作6部,累计出版200万字

已出版作品

历史散文(3部):《理说明朝》、《理说宋朝(北宋篇)》、《理说宋朝(南宋篇)》

旅行随笔(1部):《一车一世界》

长篇小说(2部)《最后一个磨盘州人》、《银圈子》

期刊发表作品若干:散见于《文艺报》《厦门文学》《中外文摘》《金融时报》《安庆日报》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