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喜的空间 / 天地理化生技军 / 腾讯新闻

分享

   

腾讯新闻

2020-09-12  安喜的空间
图片
自新冠疫情暴发第一天起,人们就为消灭病毒绞尽脑汁,遗憾的是,病毒仍在全球肆虐,有效的办法捉襟见肘,而新冠疫苗,被赋予了攻克病毒的终极使命。腾讯新闻联合腾讯医典推出《新冠疫苗科普系列》,和大家聊聊新冠疫苗那些事儿。
划重点:
  • 1

    目前,人们几乎形成了共识:很难如2003年抗击SARS疫情那样毕其功于一役了,新冠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已成为不可否认的现实。

  • 2

    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进展可谓是如今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根据WHO总结,截至 2020年9月3日,一共有142个疫苗在临床前阶段,9个疫苗进入3期临床试验,国产疫苗占4个,尚没有任何一款疫苗被批准上市。

  • 3

    3期临床试验是疫苗研发阶段的关键性试验,是疫苗效果的确证阶段,这个阶段的试验,目的是通过观察人体接种疫苗后的反应,搞清这3个关键问题:疫苗是安全的吗?在人体中是有效的吗?人体的收益与风险相比哪个更大?

  • 4

    本文作者注射的这种疫苗,前期顺利地完成了临床I期和临床II期试验,初步验证了安全性。接种疫苗给身体带来伤害的概率是很低很低的。他认为,通过前期的临床II期试验,100%受试者体内都产生了新冠病毒中和性抗体,所以效果肯定是有的,只是不确切,总比不接种要好。

  • 5

    接种完疫苗后,作者开车回家途中感觉到恶心,心里发虚,头脑和手足的反应不如平常灵敏。停车休息了一会儿,喝了半瓶水,开车回家,此后,再没有任何不适的感受,睡眠、饮食一如往常。

  • 6

    报告的全身不良反应中,国药集团的疫苗以发热最常见,科兴生物的以乏力最常见,其他的还有咳嗽、腹泻、头疼、恶心和呕吐、非接种部位的瘙痒和肌肉疼痛、急性过敏反应、皮肤和黏膜异常、食欲缺乏。目前来看,短期不良反应是很轻且可接受的,长期不良事件还需要等待3期试验结果。

7月中旬,一位朋友打来电话,说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研制出来了,正在试验接种阶段,你愿不愿意做一个志愿者,7月底去接种?
于是,新冠疫苗上市前,我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接种志愿者,也用心地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6月12日,我出京去山西一个县城,参加一位好朋友的母亲葬礼。
那个县在新冠疫情期间无一人感染,目之所及,当地几乎没人戴口罩。我戴着口罩走在街上,走进旅店,显得很是另类。
这是我自疫情暴发以来第一次去外地,那心情大约类似鸟儿出笼。可等我再回到北京时,因新发地市场暴发了聚集性疫情,多人感染,北京的防控局势陡然紧张。前些日子渐渐松动的管理措施又恢复到最严峻时的状态。
我家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刚刚收到下周一开学的通知。可一看这架势,我对妻子说,看来娃这学期去学校已不可能了,得暑假接着寒假,过一个漫长的假期了。
——后来果然如我所料。
图片
经过这一段反复,我和朋友在网上讨论新冠疫情时,几乎形成了共识:很难如2003年抗击SARS疫情那样毕其功于一役了,新冠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已成为不可否认的现实
生活、工作还得继续,或许只能等待疫苗出来,成为对付新冠的终极武器。
7月中旬,一位朋友打来电话,说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研制出来了,正在试验接种阶段,你愿不愿意做一个志愿者,7月底去接种?
我没有立即做出决定,对他说容我考虑一下。
放下电话,我做过片刻的思索,还和妻子商量了几句。
最后回电话给那位朋友,说我愿意做志愿者,接受疫苗接种。
图片
我的理由不外乎这几点:
1. 国药集团的科研实力强大,而且在万众关注的情形下,前期顺利地完成了临床I期和临床II期试验,初步验证了安全性。所以这个疫苗的安全性应该没什么问题。也就是说,接种疫苗给身体带来伤害的概率是很低很低的。
2. 作为非专业人士,我无法判断其有效性。
事实上,处在初期试接种阶段,疫苗注入人体后,究竟效果如何,还需要观察,专家现在也很难做出肯定的回答。
但我相信通过前期的临床II期试验,100%受试者体内都产生了新冠病毒中和性抗体,所以效果肯定是有的,只是不确切,总比不接种要好。
图片
3.总得需要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作为一位一直在关注疫情、并写过多篇文章予以评论的媒体人,做一个志愿者也是在尽一份社会责任。
只要仍然像以前那样,注重个人的防控措施,勤洗手,戴口罩,尽量少聚集,即使疫苗效果不大,至少不会增加被感染的风险
7月24日上午10点,我开车到北四环惠新东桥东南角的富盛大厦2座。
测体温、查验健康码后,上到了5楼会议室,碰到了一个熟人也来接种。
登记个人信息后,我被注射了第1剂疫苗。
然后坐到边上的椅子上,和许久未见的熟人聊天,很快就过了一小时,几乎没有不舒适感。
和朋友挥手道别,我便到地下停车场开车回家。
此后的几天,滴酒未沾,身体未觉得有任何异常。
8月21日,按要求我来到接种第1剂的会议室,接种了第2剂。
图片
(完成新冠疫苗接种的志愿接种证明。来源:作者供图)
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管理严格得多,需要下载他们的小程序,注册、登录,填写我的信息。等我接种完第2剂后,小程序自动生成了“疫苗接种证书”。
这回没碰到熟人,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半个小时,再去测试了一回体温。
体温正常,我便下到负3层停车场开车回家。
不知道是因为疲劳还是心理原因,或者疫苗真的产生了一些不适反应。我在开车出停车场时,一层接一层往上盘旋,觉得头晕目眩。
等车上了四环路,仍然如此。
感觉到恶心,心里发虚,头脑和手足的反应不如平常灵敏,我想,这是不是有点近似“酒驾”呀?
为了保险起见,驾车出了主路,拐到辅路边一片空地上停下,喝了半瓶水,歇息了一刻钟。觉得恢复正常了,我再驾车开回了家。
此后,我再没有任何不适的感受,睡眠、饮食一如往常。
图片
一些朋友知道我志愿接种疫苗后,纷纷问我感受,有人说:“你还真有胆量,甘愿自己当‘小白鼠’!”
我的回答仍然重复我决定接种时的那三点理由,我想对中国和国药集团的专家,应该有起码的信任,安全性不会有什么问题。
人类在历史的长河里,传染病如影相随。
在人类医疗不发达、科技不昌明的时期,许多传染病如麻风、麻疹、霍乱、鼠疫、西班牙流感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
人类在与种种传染病较量的过程中,推动了科技和医学的进步。
新冠作为一种新型的传染病,今天人类对它的认识也许还不是那么透彻,如何应对还在不断摸索和调适。
但我相信,人类最终能找到战胜新冠病毒的方法,包括研制出效果很好的疫苗。
图片
(新冠疫苗宣传易拉宝。来源:作者供图)
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进展可谓是如今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根据WHO总结,截至 2020年9月3日,一共有142个疫苗在临床前阶段,9个疫苗进入3期临床试验,国产疫苗占4个,尚没有任何一款疫苗被批准上市[1]。
3期临床试验是疫苗研发阶段的关键性试验,是疫苗效果的确证阶段,这个阶段的试验,目的是通过观察人体接种疫苗后的反应,搞清这3个关键问题:
疫苗是安全的吗?
在人体中是有效的吗?
人体的收益与风险相比哪个更大?
参加3期临床试验风险是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新冠疫苗接种志愿者将自己称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但是在层层的筛选中已经把危险降到了最低,也就是说是相对比较安全的。
那么到目前为止,疫苗的副作用与安全性有哪些证据呢?
一、关于疗效
在前期的动物试验中,疫苗都保护了恒河猴免于新冠病毒的感染[2-3]。
目前没有任何一款疫苗完成了3期临床试验,即受试者通过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并未实际地去接受病毒感染的挑战。
所以尽管灭活疫苗刺激人体产生了高滴度的中和性抗体,但是否能保护个体免受新冠病毒感染仍是未知的,现在尚不能在这方面下结论。
虽然新冠病毒在不断突变中,但并未对疫苗研发造成影响,研究显示[4-6],我们使用的武汉早期流行的病毒株,足以覆盖现有的诸多变异后的新冠病毒。
二、关于安全性
根据目前研究,国内新冠疫苗——国药集团和科兴生物的疫苗都未发现3级不良反应(即严重不良反应),已发生的程度较轻,多可自行恢复。
接种疫苗的不良反应分为局部性的和全身性的:
报告的局部不良反应中,以疼痛最常见,还有发红、肿胀、瘙痒、皮疹、硬结等。
报告的全身不良反应中,国药集团的疫苗以发热最常见,科兴生物的以乏力最常见,其他的还有咳嗽、腹泻、头疼、恶心和呕吐、非接种部位的瘙痒和肌肉疼痛、急性过敏反应、皮肤和黏膜异常、食欲缺乏。
目前来看,短期不良反应是很轻且可接受的,长期不良事件还需要等待3期试验结果。
最近曝出来的牛津大学疫苗因为不良反应叫停,和文章中的疫苗技术路线完全不同,前者是基因工程疫苗,采用的是一种人从未感染过的黑猩猩腺病毒作为载体,属于新技术;后者是成熟的灭活病毒疫苗,是成熟的老技术。并无太大关联性,因此这里不做深入讨论。
正如文中所说,新冠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已成为不可否认的现实,生活、工作还得继续,或许只能等待疫苗出来,成为对付新冠的终极武器。
传染病在全球的蔓延,就像一片大草原上多处着火了,疫苗就像喷水壶,你拿着许多个喷水壶去灭火。
慢慢地,到处都洒过水了,火就慢慢小了,最后只剩下零星几处的小火或者火星。
一段时间之后,小火星也逐渐熄灭了,疫情也就彻底被战胜了!
我们期盼着疫苗上市、口罩摘下的那一天,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冠疫苗志愿者是在为全人类志愿接种。
特约作者:
十年砍柴 |文史作家
阿源老师 |第三军医大学内科学硕士
审稿专家:
罗天明| 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博士后
参考文献
[1]WHO. Draft landscape of COVID-19 candidate vaccines.
https://www.who.int/publications/m/item/draft-landscape-of-covid-19-candidate-vaccines
[2]Xia S, Duan K, Zhang Y, et al. Effect of an Inactivated Vaccine Against SARS-CoV-2 on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utcomes: Interim Analysis of 2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J]JAMA. 2020:e2015543.
[3]Zhang YJ, Zeng G, Pan HX, et al. Immunogenicity and Safety of a SARS-CoV-2 Inactivated Vaccine in Healthy Adults Aged 18-59 years: Report of the Randomized, Double-blind, a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2 Clinical Trial.[J] medrxiv. 2020 Aug 10.
[4]Zhao WM, Song SH, Chen ML, et al.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resource.[J] Yi Chuan. 2020;42(2):212–221.
[5]Kai Kupferschmidt. The pandemic virus is slowly mutating. But is it getting more dangerous?[EB/OL] sciencemag.org. 2020.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7/pandemic-virus-slowly-mutating-it-getting-more-dangerous
[6]Dearlove B, Lewitus E, Bai H, et al. A SARS-CoV-2 vaccine candidate would likely match all currently circulating variants.[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20:202008281.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