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方滨兴院士办研究生班:挑选的学生不必来自名校,但要有这4个优点……

 我的梦想登名山 2020-09-12

数字经济越发达,网络安全压力越大,只因依赖数字网络体系的行业更多。如果黑客入侵供电系统,全城可能停电。如果黑客操纵核电厂的传感器,生命便会受到放射性物质的危害……所以建设强有力的网络安全队伍,已成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

2013年,中国权威网络安全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因健康原因辞去北邮校长职务,但他一直放不下教育。带着为国家培养网络安全人才的心愿,方滨兴三年前带领团队创建了广州大学网络空间先进技术研究院并创办了研究生创新班“方滨兴班”(简称“方班”)。当院士来到“双非”(非985和非211高校)办学,报考者就会面临两难选择,如果成为“院士门生”,最后拿的就是“双非”的学位。现实中更多人在乎后者。所以在外界看来,方班的生源不太理想。

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

方滨兴不把生源看得特别重要,在看他看来,学生如宝石,那么“直接收集已经发光的宝石不值得炫耀,教师的责任就应该让宝石去掉粗糙的外皮,展示夺目的光彩。”方滨兴想在“方班”上亲身兑现多年未实现的教育理念。这场教育探索正努力让研究生教育回归“重视教育质量”的轨道。专注的学术态度、理论实践的紧密结合乃至亲密无间的师生关系,都在方班一一体现。

比基础更重要的是自信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在IJCAI-19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对抗算法竞赛无目标攻击任务线上赛、首届DataCon大数据安全分析比赛、2020微软“创新杯”广东省区域赛决赛等多个国际国内大赛上,方班学生均获冠军。他们是网络与空间安全领域的一匹“黑马”。

广州大学方班LOOM团队荣获首届DataCon大数据安全分析比赛冠军

网络安全是门注重攻防对抗的实践型学科,比赛成绩就是硬实力的体现。

方滨兴在朋友圈从不掩饰对学生们的喜爱。“太爱这群孩子了,真想把他们留在身边。一群不曾被发现,事实上却很出色的研究生。985、211都不重要,成绩才是金标准!”

耀眼的成绩让方班有了知名度,方班的生源正在变好,但还没有“特别好”。很多报考的学生崇拜方滨兴,却在意广州大学的“双非”身份。所以方班有很好的“调剂生源”,但第一志愿报考者还是以“双非”生源为主,而广州大学要优先保证第一志愿。

在国际国内大赛上和双一流高校的对手PK,方班学生不落下风还更显出色,这充分证明了“双非”学生同样很优秀,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人工智能安全团队获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对抗算法竞赛无目标攻击任务总决赛第一名

“DataCon比赛决赛答辩时,我发现985高校的选手在答辩会时特别紧张,而我们作为双非学校的选手答辩时,却可以对评委的提问对答如流。”学生杨航锋说,这种自信来自平时的训练。

据杨航锋介绍,方班课程是以实际项目来驱动,交流和互动的分量更重。比如在课程中,老师会把实际项目中的问题拆分成若干个小课题,学生可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题。每周学生以小组形式上台展示,授课老师们会在台下聆听。在展示结束后,其他学生会提出疑问,展示组需要给出解答,老师们最后给指导和建议。

每个月举办三次“学术研讨厅”是方班的大事。在研讨厅中,学生提出学术观点,其他学生对此提出疑问和批判。被“围攻”的学生需要捍卫自己的观点。他们在攻防之间提升“思辨”能力。

方班学生在学术研讨厅提出自己的观点

方滨兴和老师们会在研讨厅听取学生们的科研报告,并给出详细的指导意见。学生们非常珍惜向院士作报告的机会,每一次都做足准备。“方院士常在研讨厅教导我们要怀有自信,敢于质疑权威。”杨航峰说。

培养学生自信心是这场教育探索的核心。在方滨兴看来,创新如同走进无人区,不能左顾右盼,即便看不见了也要往前走。研讨厅的目的是培养自信,学生应该大胆提出自己的观点,并坚信自己走在无人区。“认为这么做好,就去这么做。只要有了这种信心,不管你的基础是弱是强,一定能做出成绩来。”方滨兴说。

学生们有种“被重视”的压力

不在乎基础的强弱,这个价值观在方班招生时就得到充分体现。报考方班没有专业限制,所以这里的学生不仅有来自计算机、信息安全专业,还有的来自机械、工商管理等其他专业。他们选择来此的理由都是网络安全的“热爱”。

方滨兴特别看重学生中对某个专业领域的进取心和悟性,哪怕基础知识不够也没关系。方班设有夏令营,在入学前就会给学生补短。

方班的集训夏令营

在将学生领进门的过程中,方班教师将“教学过程游戏化”,学生需要一道道关卡才能达到最终目标。游戏传授了一些基本知识,也更增加了学生对网络安全的兴趣。

尊重学生的兴趣与特长,这对当今研究生教育尤为重要。当今很多学生读研并非出于学术理想,而是当作就业跳板。研究缺乏内在动力,对学术和专业认同感不高,这在研究生群体中绝非个例。

为了进一步挖掘学生的潜能和爱好,方班给了学生不同一般的话语权。广州大学网络空间先进技术研究院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物联网、信息计算、大数据等热点领域均有涉猎,而方班采用了“后选导师制”,即研究生进入“方班”的第一学期不需马上选导师,而是充分参与到各个研究项目中,第二学期再结合自己的兴趣来选导师。

方滨兴尽可能拿出了所有资源来支持方班的教学。他是中国网络空间安全人才教育论坛的理事长。论坛的成员单位都是国内顶尖的高校和企业,这些资源都开放给方班。诸多学术大咖和企业的技术专家们也常来此做学术报告和学术交流,这给学生了解前沿的技术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窗口。

方滨兴也是深圳鹏城实验室网络安全方向的责任院士,方班学生也有机会进入鹏城实验室实习(带薪)或者参加培训。

方班学生在深圳鹏城实验室交流学习

鹏城实验室的三大科学装置之一鹏城网络靶场是由方滨兴领衔。网络靶场能够为网络产品提供动态测试环境:放在靶场上的产品便会接受各类网络攻击。在受攻击的过程中,产品信息安全系统不断接受考验并不断升级。

因为“不懂攻击就不懂防守”,方班也有很多传授攻击的课程。学生就曾在靶场上“攻打”网上广交会的真实系统。这是一种实验性的攻击,相当于把门撬开,但是不进屋破坏。学生们发现了很多系统安全问题,系统也因此得以改进。方班的学生认为,获得这样的实践机会极其难得,也深感幸运。

方班学生何陆潇涵说,当自己作为第一届学生招进来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方班,但是现在她感恩自己能来到这里学习。“我们感受到压力,那是一种被重视的压力。”她说。

师生就像朋友一样

“老师,会还开不开了。每次都放鸽子!”“每次都被安排好多工作,忙不过来呀!”这样诙谐的对话,是方班师生交流的常态。

学生数月难见导师,师生关系如同老板与员工……这都是当今研究生教育当中出现的怪相。但这在方班都不会出现。

方滨兴倡导老师们像对待“朋友的孩子”一样对待学生,并坚信“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负责任的老师”。方班的老师投入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学生,这里的师生也可以成为朋友。

作为方班班主任,鲁辉会逐一找班上的学生谈话,了解他们学习和生活上的困难。“老师要把学生的事当成自己的事,”鲁辉说,要让学生认可方班,并在班级里找到归属感。

老师关心学生,学生自然会产生认同感,并把方班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把方班当成了家。学生们曾经自制了一部方班电影,电影的制作调动了全班人。学生也会在周末和老师一起踢足球、打篮球,团建也会请老师来吃饭聊天。

“待人以诚”是方滨兴的人生格言,也是方班的班训,这一点已经充分体现在老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之间的相处中。

方滨兴珍藏着方班全体同学寄来的教师节贺卡,上面用代码的格式传递着“一日师长,一期缘分、一世恩情”的感恩之心。方滨兴说,这是爱的收获。

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

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

记者:中国网络安全人才缺口很大,背后原因是什么?

方滨兴:网络安全是个伴生技术,也就说技术在先,安全在后。有云计算,就有云安全;有物联网,就有物联网安全。我们目前培养人才也是先培养物联网人才、人工智能人才。然后再培养网络安全人才。

网络安全天生就是这些领域技术的子集,如果有100个技术人才,就需要有15个网络安全人才。但过去网络安全不太受关注,所以我们基本培养的都是领域人才。比如全国恐怕都有上千个学校有计算机专业,但搞网络安全的不多。我们现在的解决方法是通过后期培养,将领域人才通过教育培训切入到网络安全。

单独学网络安全,就像单独学习外语,会有种单一的感觉,也会面临很多压力。因为现在技术发展很快,安全又是伴生技术。如果单独学网络安全的学生毕业了,新技术也来了。而他却不懂新技术,他学的安全知识也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在研究生期间切入网络安全领域更好些。当然本科也需要有安全意识,我们也应该让更多技术领域的人具有安全意识,这样效果会更好。

记者:您为什么选择广州大学来办学?很多报考者会顾虑“广州大学”双非身份,这客观上会影响生源。

方滨兴:第一个原因,是在双非高校办学可体现教学方法的重要性,而在985、211学校,教学方法显示不出来。

生源不太好,教育方法就能展示魅力。如果培养的学生提高很快,进步空间很大,这对我们办教育的人来说,特别有成就感。

要是在生源好的学校去办学,很难说明是你培养好还是生源好。因为有的孩子素质非常好,你教不教他,基本上都能够往上走。所以有时像生源好的学校,老师跟学生交互的就不太多,基本上就是压担子压任务,然后靠他们自己学。

第二,双非高校会有更多改革的空间,会更加认可新的教育方式。如果在985、211高校,调整空间没有那么大。所以有时强者容易输不起,弱者输得起就愿意改革,改革迫切性更高。从这个角度,广州大学特别适合做这种教育试验,只要不突破教育部的规定,学校给予特别宽泛的自由。

记者:你们也会筛选学生,不过一些来自985、211高校的学生也可能无法入围。但你们也会选择一些怪才偏才,甚至不是相关专业的学生。请问筛选的标准是什么?

方滨兴:我们选阳光、乐观、肯吃苦、自信的孩子,不太看重基础知识。如果学生告诉我们“会什么”,我们就要考察他是不是真的会、真的懂。如果这个学生觉得自己懂,其实不是真的会懂,那就不太好。事实上有学生考试能得高分,但是他并不是真的懂。

如果有学生认为知道某个领域的知识,但知道得很清楚很明白,我们觉得这是可选的人才。不管他是什么专业的,但他对这个领域有悟性,能够讲清楚就好。特别不可取的情况是,知道特别多,但是什么也说不清楚,这样就是背书背出来的,没有理解透。

搞网络安全的,对基础的要求不像量子物理那样高。只要能在一个基础上去讨论安全问题,哪怕现学这个技术都来得及。

记者:方班作为一个研究生班,有自己的班徽,这并不多见。您觉方班的孩子应该具备什么样的价值观?

方班的班徽

方滨兴:要有一个协同团结的心态。我们搞班徽,也是让他们形成共同价值观,因为网络安全靠单打独斗肯定不行,最后要靠集体力量。有了班徽,他们要对的起集体荣誉,要为荣誉而付出,为荣誉而战。他们经常也出去打比赛,成绩也都不错,展示了自己的能力。

记者:方班的学生已经在国际国内大赛上多次夺魁,显示了实力。方班的教育模式有很多的创新之处和经验,想请您总结一下?

方滨兴:第一是以培养学生自信心为核心。除密码这一领域外,网络安全是伴生技术,缺少核心技术理论。但是宿主技术比如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是有核心技术理论的。

网络安全因为缺少这种理论,所以安全的感觉很重要。如果没有自信,就不可能有这种感觉。因为一种技术出现,他的设计者已经解决了很多安全问题。网络安全从业者一定更敏锐地发现没人留意过的问题,所以自信很重要。

一个人对某个事物的理解、酷爱和创新,一定有自信心在支撑。很难想象一个人对一件事毫无自信,他还能创新。没有自信,就意味着什么事都等着别人给答案。所以我们搞研讨厅就是为了培养学生自信。

第二,教师和学生尽量多的接触。在家庭,子女是在和家长交互中成长。在学校,学生是在和老师交互中成长。要是不交互,学生自己在家学,学校没有办下去的意义。所以方班老师比较投入。

在985、211高校,老师在学生身上投放的精力就不容易多,因为其他事特别多。但如果老师不对学生投入,学生的成长的增量就不会太大,我坚持认为,老师投入的精力和学生的增量是一个成正比的关系。像清华这样的名校,学生本身就好,老师不投入学生也成长。但广大的学生如果不投入精力,增量就找不到了。

教育部倡导教授必须给本科生上课,这就是倡导投入,让师生有多的交互。否则高校教授们都在搞科研,高校就跟研究院差不多了。我认同教育部这种做法,教师要和学生有一个比较密集的接触。

第三,我们给学生很多话语权。学生有很多选择的资源,因为学习来自兴趣的驱动力是最大的,不能是被迫的学习。所以方班学生的选择面比较宽,学生可以提一些建议,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我认为这三点也是其他学校很难做到的三点。其实要真都做到了,大家都能提高。

记者:您在广州大学的实践,是否也在为中国网络安全教育行业探索一种模式?

方滨兴:我没有想那么大,我过去当过校长,提出过很多理念。校长理念的兑现者是具体的老师,老师不一定认可或者理解校长的理念,理念就不能按照所期望的去兑现。我现在不当校长,就特别想亲自兑现我的理念,方班就是一种尝试,我要去证明这个理念是合理合适的。所以我会投入时间去做这件事情。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龙锟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杨耀烨
部分图片来自广州大学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苏琬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