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TheBund / 待分类 / 宋丹丹的女儿,首位斩获金狮奖的中国女导...

分享

   

宋丹丹的女儿,首位斩获金狮奖的中国女导演诞生!

2020-09-13  外滩TheBu...
记得把我设为星标哦,不然就看不到我了

第一位斩获金狮奖的华人女导演诞生了
她是来自中国的赵婷

第 77 届威尼斯电影节昨晚闭幕了,有两位出色的中国女性获奖。

导演许鞍华获得了终身成就奖,还有一匹同样瞩目的“黑马”,是今年 38 岁,在好莱坞已经小有名气的导演赵婷。

赵婷凭借作品《无依之地》获得了最佳影片金狮奖,成第一位斩获此奖项的中国女导演的另一个身份是演员宋丹丹的继女,但她从未以此光环营销宣传过自己。

这次获得金狮奖,让赵婷成为继侯孝贤、张艺谋、蔡明亮、李安、贾樟柯之后,第 6 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导演。

有美国媒体预测,赵婷有望成为首个角逐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亚裔女性导演。

威尼斯电影节是世界上第一个国际电影节,与我们熟知的戛纳电影节齐名。参选的影片大多注重艺术性,北野武、索菲娅·科波拉等一批优秀的艺术片导演都曾获奖。

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没有因为新冠疫情推迟或取消,本就已经十分不容易,而赵婷获此奖项,更是给予国内电影人们很大的希望和信心。

01

穿着T恤牛仔裤领奖

专注于小人物的故事


在颁奖礼上,赵婷和《无依之地》的女主角 Frances McDormand 因为疫情无法到场领奖,只能通过视频连线。

赵婷以极其放松的状态坐在片场的一辆房车旁,穿着T恤牛仔裤,披散着头发——在一旁的 McDormand 也如此。“非常感谢您让我们以这种奇怪的方式参加了颁奖礼。”McDormand 在视频里对现场观众说。

图片来自China Daily

Frances McDormand 之前曾经凭借《三块广告牌》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这次出演半纪实类型的《无依之地》,她饰演一位在 60 岁时因为失去工作和丈夫的女性,选择独自住在车里,走上“当代游牧民族”之路的故事。

赵婷获奖后的线上采访中,她表示自己前一天就已获知了获奖的消息,于是干脆就坐在片场的房车里,拍摄了这段极富日常感的领奖视频。

《无依之地》在颁奖礼上获得了意大利媒体场刊和国际场刊的评分第一名,在烂番茄也获得 100% 新鲜度。目前在 IMDb 上的评分是 7.7 分。“我希望我们的电影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当代游牧民的生存状态。”赵婷说道。

《洛杉矶时报》评论:这部电影结合了虚构与非虚构,体现了极高的导演技巧。《娱乐周刊》则说:赵婷成为了某些没遗忘的美国人的卓越记录者——原始的、不受约束的,处于边缘的人。

而很多观看了电影的业内人士,都惊叹于影片中展现的真实感——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这是一段被遗忘的历史。

“在中国和英国的城市长大,我一直被开放的道路深深吸引着。我发现这种想法是典型的美国式的——对地平线以外的东西的无尽探索。

我试图在这部电影中捕捉它的一瞥,因为我知道不可能向另一个人真正描述美国的道路。一个人必须自己去发现它。”赵婷这样解读自己的新片。

02

从小就有主见

不想标签自己


1982 年出生在北京的赵婷,从小就是个很有主见的人。

14 岁时,赵婷就独自飞往伦敦读中学,后来她又辗转去了美国继续高中学业,并且自己选择了离当时住处不远的洛杉矶高中,理由是之前在北京时,“当地最好的中学通常是以这个地方来命名的。”

赵婷最后在圣约克山女子大学就读,并获得了政治学学士学位,研究生时,她考上了纽约大学电影学院,Spike Lee 是她的老师之一。

赵婷是小品演员宋丹丹现任丈夫赵玉吉与前妻所生的女儿,父亲赵玉吉曾经是首钢集团的总经理、副董事长,如今经营着一家投资管理公司。

她一直十分低调,从未以“宋丹丹女儿”的身份去标签、营销自己。

在接受《好莱坞报道者》采访时,赵婷表示无论是原生父母还是后继的亲人,都对她的成长十分宽容,“我很感谢他们一直让我‘做自己’。”

同时,赵婷也并不想被贴上“星二代”的标签。

之前在在 2017 年的平遥国际影展上,她被问到这个问题时说:“我在国外认识很多家境显赫的朋友,他们都是自己很努力也很低调的。我觉得还是要走自己的路,不应该被这些标签所束缚,这些只会约束到你的创作和思路,是会分心的。”

在她前几次获奖时,宋丹丹都发微博祝贺她的成绩,还专程赶到平遥助阵,看得出是很为这个有出息的女儿感到自豪。

“一个中国女孩,在别人的强大领地上独自闯荡且获得如此成就,我太激动,太高兴了,必须和大家分享一下,今夜无眠!”宋丹丹激动地写道。

赵婷也坦言:“家人们给我了很大的空间与尊重,我觉得这对于中国的父母来说很不容易,他们给了我许多精神上的鼓励,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最可贵的。”

02

“安静的时间,

会让我思考更多。”


赵婷的处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于2015年在圣丹斯电影节和戛纳电影节首映,并且入围了戛纳的“导演双周”单元,这部将目光聚集在印第安人族群的电影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这部电影的拍摄十分曲折,在电影开拍前一天,剧组被投资方撤资,赵婷晚上回到家后发现家中失窃,一些值钱的东西包括拍摄用的硬盘全都不翼而飞,之前为电影筹备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

当时的演员和剧组人员都鼓励她继续拍摄,一些提供设备的组织也帮了她很多忙,在这个过程中,赵婷学到了很多东西。

2017 年,赵婷的第二部长片作品《骑士》再次入围戛纳电影节的“导演双周”单元,镜头同样对准的是西部牛仔这样曾经红极一时,又即将消失在时间长河中的小人物。

这部电影后来获得了最高奖“艺术电影奖”。次年在第33届美国电影独立精神奖中获得 4 项提名,最终让她获杰出女导演奖的邦妮奖。

赵婷在问到《哥哥教我唱的歌》的获奖感言时曾表达过自己对于拍电影的态度:“当每个人都想在纽约寻找点灵感时,我却想走出这座嘈杂的城市,去没人的地方,找到自己内心的声音。”

她在日常生活中同样是个拥有这般心境的人,现在她和男友住在加州的奥哈镇,与两只狗和鸡生活在乡下。“更多安静的时间,会让我拥有更好的思考。”赵婷说道。

赵婷执导的漫威新片《永恒族》也计划将于明年上映,她正在成为国际导演界的一匹黑马。

我们期待能够尽快在国内看到《无依之地》,也希望赵婷的导演之路一帆风顺。

文/菠萝狗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