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黄陂 / 待分类 / 一代人的记忆 | 黄陂的瓦房 穹顶之下的家

分享

   

一代人的记忆 | 黄陂的瓦房 穹顶之下的家

2020-09-13  印象黄陂

春节,归家……沿途尽是两三层的小洋楼,间或零星散布着矮旧的小瓦房,如今的黄陂农村,瓦房正逐步消失,有些年久无人居渐坍塌,有些翻宅新修小洋楼!我喜欢宽敞明亮,也喜欢墙白窗净,可这,依旧阻止不了我对乡村瓦房的偏爱。



老瓦房,是久远年代的回忆,是幼年朴素的守望,是曾经温馨的见证,是举家团圆的回眸……或许,我对黄陂老家瓦房的偏爱,承载太多的念母情结,凝聚太多的过往故事。


小时候,我们就住在这样的瓦房,细细算来,这房子得有28年历史了吧。房顶上的瓦片一面凸起一面凹陷,鱼鳞似的一字排开来,覆盖于灰色的屋顶之上。依旧记得当年盖瓦时,得把凸起的一面刷上白石灰;依旧记得,当年搭上长梯,几个人,自下而上,把瓦片一片片传到房顶,由师傅一片片盖上去。

岁月久了,瓦片漏了。逢雨时节,瓦屋内总得接上几个盆子,于是,那些透过瓦缝的雨滴就“滴答,滴答……”地滴到盆里。那些年,不觉得这声音有多动听,更多的可能还是烦,漏雨漏得烦,要知道,床上那块位置,也有可能“滴答,滴答……”,晴后,父亲便会爬上梯子,上到屋顶,找到漏雨的地方,重新把瓦片“捡”一下,这个行当,如今怕是没人做得了了。


湾里剩下的几栋老瓦房,有些比我年纪大。它们,就如同湾里一位位老人,静静守候,你走,或是你归,它就在那儿……它们,见证着时代的变迁,同时也见证着我们的成长。我以为,我的每次回归,它会与我诉说它的见闻,可,每次它都缄默不语,哪怕,我再渴望……

那出生、成长的老瓦房,最是容易勾起怀旧情结。成长点滴,随时都会在某个深夜,随同那老瓦房闯进思绪。一如已故的母亲,以及独居的父亲,还有那空荡的瓦房,时时入梦归心。

来源:掌上黄陂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