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乎 / 待分类 / 《红楼梦》随笔:薛蟠之呆与贾宝玉之痴竟...

分享

   

《红楼梦》随笔:薛蟠之呆与贾宝玉之痴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2020-09-14  写乎

推荐:

采用即有稿酬:《阅读悦读》作者奖励标准(2018第四版)和征稿选题

文/荷莲耦园夏友明

【作者简介】荷莲耦园夏友明,湖北人,曾任教于位于四川的西南科技大学,材料工程专业。青年时期对文学诗词略有喜爱,主要是自娱自乐。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红楼梦》中有两个人物,一个大红大紫,风流倜傥,器宇不凡;而另一个则臭名昭著,好色无知,性情奢侈。 可是他们同为表兄弟,同是超级官二代、富二代,而且在其它很多方面都有惊人的共同点,这就是贾宝玉和薛蟠。

(一)痴儿与呆霸王

贾宝玉是曹雪芹笔下的主角,是贾府上上下下的宠儿。在第五回,宝玉听毕演唱的《红楼梦》十二支曲,毫无感觉又觉无趣,也不让歌姬唱副曲了,警幻仙姑因叹:“痴儿竟尚未悟!”,宝玉因而得名"痴儿"。大概贾宝玉天生就是痴的,周岁生日抓周,贾宝玉既不喜欢文曲星的四宝,也不好武状元的家伙,却唯独抓了些女性的东西,把他老父贾政气了整整一辈子。宝玉对女性是崇拜的,为林黛玉制作唇膏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喜欢吃丫鬟小姐们的胭脂却是他的奢好,贾宝玉是痴的,痴到了极至,痴到了境界,痴到了疯癫。

《红楼梦》中的薛蟠,因幼年丧父,寡母又纵容溺爱,完完全全一个纨绔子弟,骄横跋扈,倚财仗势,然而却又极重义气,是所谓"血性中人"。 却又因为这薛蟠骄横自负,好色无知,又没有心机,被贾府之人称为"呆霸王"。

(薛蟠,薛宝钗,薛姨妈)

葫芦庙一案,讲出了人间的冷暖,道尽了世间的沧桑。薛蟠是有幸的,成为了这一回的主角之一;薛蟠是不幸的,遇上了卖甄士隐女儿英莲的人贩子。 好一个呆霸王,既不分青红皂白,也不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为了得到心宜的女子为妾,最终失手伤人致死,惹上了人命官司,实为呆之,呆的糊涂。

大概是对身边的女人有些灰厌倦了,大概玩弄男戏子是那时的一种时倘,薛蟠看上了唱戏的柳湘莲。 只因这柳湘莲原是帅哥一枚,极喜串戏,擅演生旦风月戏文,薛蟠因此以为他是个轻薄之人,不仅言语挑逗,又动手动脚。

柳湘莲十分反感,可是呆霸王又不知趣,继续公开纠缠,柳湘莲迫于无懒,假意与他约会将其骗至郊外,当柳湘莲在野外见到了欢天喜地的薛蟠时,心中的怨气,心头的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一顿拳脚更加污秽相加,狠狠地收拾了他一顿。 把先前所受的屈辱只管全部发泄了出来。可怜一向威风凛凛呆霸王,实为呆之,呆得狼狈。

贾宝玉挨了他老爹一顿狠打,几乎要了他的小命,惊动了贾府上上下下。当有人传言可能是薛蟠告的恶状,薛姨妈和宝钗也都相信了,所以不免要责备他几句的,呆霸王那里受得了这份冤枉,急的眼似铜铃一般,嚷着嚷着就要抄起家伙就要去找贾宝玉,吓得母女两人死抱住不放。且看呆霸王的这段活灵活现的表演,实为呆之,呆得率真。

薛蟠生日得了些长粉脆的鲜藕,大西瓜,新鲜的鲟鱼,和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都十分的稀罕,所以想和宝玉一起享受,用薛蟠的话"除我之外,惟有你还配吃"。

薛蟠歪点子上来了,他找来了宝玉的书童焙茗,让他去见贾宝玉,说老爷贾政传令,叫贾宝玉即刻到书房见他,吓得宝玉汗毛都竖起来了,忐忑不安,后来宝玉明白过来是薛蟠的恶作剧,拿他老爹之名哄骗他出来的,脸上不免有些不高兴。 薛蟠又连忙打恭作揖陪不是,还拍手笑说"改日你要哄我,也说我父亲。” 诸位看看我们的这位呆霸王,实为呆之,呆得荒唐。

秦可卿死后,贾珍准备倾其所有,把丧礼办的风风光光,要用上好的棺木,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薛蟠来吊丧,看见贾珍寻找好板,恰巧薛蟠的木店里有一副板,原本是忠义亲王老千岁要的,据说是作了棺材,可以万年不坏。 薛蟠二话不说,就叫抬来看看,解了贾珍燃眉之急。 如此呆霸王,实为呆之,呆得憨厚。

不愧为表兄弟,一对活宝贝,贾宝玉是痴的,痴得呆呆,薛幡是呆的,却呆得痴痴。

(二)手足情深

贾宝玉自幼就跟着姐姐贾元春一起由贾母带大,而且还是贾宝玉的启蒙老师,至三四岁时,贾元春已经教授了贾宝玉数千字好几本书在腹中了。即使在进宫以后,贾元春还专门就弟弟贾宝玉的教育问题做过“指示”。显然,姐弟两人的感情是很深的。

贾迎春出嫁,宝玉在二姐的轩窗下踱步,表现出了那种依恋和不舍;因为倜伥和伤感,还写出了十分动情的诗作。

大观园起诗社的时候,贾探春生病,宝玉亲自探视,并送上新鲜的荔枝,还有颜真卿的真迹供探春消遣,足见兄妹感情融洽。

薛蟠对妹妹薛宝钗也是兄妹情深。虽然书中描写薛蟠的篇幅有限,但有两件事,足以可见薛蟠对妹妹真是宠爱有加。薛蟠从江南回来,带了两个夹板夹的大棕箱。一箱是给母亲薛姨妈的,都是绸缎绫锦洋货等家常应用之物。另一箱是给妹妹带的,薛蟠亲自来开,全是宝钗喜欢的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外加江南各地传统稀奇小玩意儿。这大概应该是书中唯一的一次有哥哥给小妹送礼物的记录,也充分表现了薛蟠对妹妹的浓浓的情感。

另一件事则是贾宝玉因流言被暴打,有人说是薛蟠惹的祸,薛蟠觉得冤枉和委屈。又因当天喝了些酒,一气之下对妹妹说了一通呆呆的混帐话,宝钗伤心的哭了一夜。第二天,薛蟠连忙跑去见了妹妹,又是解释,又是求饶;对着宝钗左一个揖赔礼,右一个揖道歉,居不知薛蟠向来为人骄横跋扈,仗势欺人,可是在妹妹面前这样的滑稽,这样的温顺,这样的真诚,早把局外的读者感动死了,宝钗更是开心地笑了。

所以当宝钗见到薛蟠的泥捏小像时,宝钗只是细细看了一看泥像,又看看他哥哥,忍不住笑起来了。 正是眼前的这个人,虽然有些呆,似乎有些傻,名声还很恶,然而是自已的哥哥,就一切都是好的了,这大概就叫做天伦之乐吧。

亲情是美好的,虽然都是亲情,在宝玉这边(除了与贾环情况特殊外),总的来说更多的是得到关爱的,而在薛蟠这边,我们的呆霜王应该毫无悬念地可以堪称模范兄长。

(三)一人一条人命案

贾宝玉闲来无趣,跑到王夫人的房间里找丫头金钏儿玩,金钏儿闭着睁眼有些困,摆手叫宝玉出去,宝玉见了有些恋恋不舍的,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一丸出来,向金钏儿嘴里一送,金钏儿也不睁眼,宝玉又拉着金钏儿的手,说些十分肉麻的话,继续挑逗金钏儿。金钏儿实在没有办法,将宝玉一推,只说了一句:“你忙什么?‘金簪儿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

没想到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大骂金钏儿下作小娼妇儿! 而此时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跑了。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吓呆在那里。王夫人恼怒难消,任凭金钏儿百般哀求,硬是把金钏儿撵出了贾府。金钏儿无端含羞受辱,走投无路投井自尽。金钏儿的这条人命,虽然王夫人是始作俑者,算在贾宝玉头上也却是事出有因的。

(金钏)

晴雯是贾宝玉的贴身丫鬟,长得如林黛玉般的标致,深得宝玉的宠爱,为了逗晴雯开心,宝玉拿新扇子让她撕。在晴雯生前他们彼此交换了自己的贴身袄子。晴雯死后,宝玉又几次三番的幻见晴雯,几次三番言语中提到晴雯,而为晴雯做悼词更是感人之至,这些都能说明宝玉对晴雯是情也浓意也浓,并且这种情感又远远超过对金钏儿的。也正是基于这种情感,让王夫人觉得"好好的宝玉”“被这蹄子勾引坏了”。

晴雯的话"我虽生得比别人好些,并没有私情勾引你,怎么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最终王夫人把已经生病的晴雯无情地撵出了贾府。离开贾府的晴雯,就这样在屈辱中悲惨地结束了生命,而最为讽刺的是恰恰是这个狐狸精,却是带着干净的身体离开了人间。情雯的死,虽然制造者是王夫人,然而贾宝玉怎能说不是间接的加害人!

(金钏和晴雯)

相比之下,薛蟠的人命案来得更直接了当,也更符合呆霸王的个性。一桩命案是震惊广大读界的葫芦庙拐卖案,甄士隐的女儿英莲长大后,被拐子卖给当地小康人家冯渊为妻,约定三日后迎亲成婚,此时薛蟠进京,遇见了拐子重卖英莲,又“见英莲生得不俗”,于是动了心念,亦买下了英莲,偏偏这冯渊小子不依,可怜冯渊真的逢冤了,遇到的是有钱有势,横行霸道的薛蟠,在小厮的的一顿挙脚之下,“打了个稀烂”的冯渊片刻丢了小命。

薛蟠离家南行贸易,行前先至太平县邀友人吴良作伴,适遇旧友蒋玉函返京过此,遂同蒋至李家铺吃饭喝酒。酒保张三因好奇而多次瞟眼蒋玉函,引起薛蟠不满。张三那里知道这蒋玉函曾是王爷的男庞,还和贾宝玉交换信物,两人关系亲密,蒋玉菡还是呆霸王薛蟠心中的同志伴侣。

次日薛蟠又在该铺请吴良喝酒,因嫌酒劣叫张三掉换,张三又搪塞怠慢,薛蟠本就对张三怒气未消,举起酒碗便要向张三砸去,岂料这张三又是个半吊子(湖北方言),有几分象水浒传中的泼皮无赖牛二,竟然偏偏把脑壳伸过去叫砸,可惜他今天撞到了呆霸王,结果头破血涌,顿时毙命。

两个表兄弟是如此的相通,看似两棕完全不同的命案,而命案的起因却同为一个"情"字。 薛蟠的人命案离不开一个"情"字,与贾宝玉不同的是,薛蟠所杀的对象不是他所钟情的美少女英莲、也不是他所爱慕的美男子蒋玉涵,他杀的是他的情敌冯渊、杀的是轻薄他的爱人的泼皮张三。贾宝玉对金钏儿和晴雯是有情的,是疼爱的,情固然是美好的,然而在无形之中,又会伤了对方,甚至要了所关爱之人的性命。

我突然意识到命案是悲剧的,而因为"多情"伤了所疼爱人的命案,却又是悲剧中的悲剧。我又突然想到《苔丝》里的这样一段情节,纨绔少爷亚雷克剪下一朵玫瑰花,正要往苔丝的胸前插,苔丝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亚雷克就把花别到她的帽子上,讨好地说:“象玫瑰花那样娇美!” 不巧花枝上的刺扎痛了苔丝,亚雷克又说 “漂亮是要付出代价的。”

是的,玫瑰花是美丽的,然而花上有刺,稍不小心却会伤人;多情是多么的甜美,然而这美好的背后 恰似一把无形的屠刀,常常却又伤了身边亲近之人的性命!

(四)爱恋林黛玉

毫无疑问,贾宝玉是深深爱恋着林黛玉的,言语上宝玉嘴上离不了妹妹长妹妹短,行为上又千依百顺,自己拥有的最好的东西,一定是要留给林黛玉的,而黛玉送给他的东西(香袋),宝玉也又是象宝贝一样藏在内衣深处的。一般读者都觉得林黛玉动不动就掉眼泪,又爱使小性子,诸不知那眼泪却是有个缘分,只是对贾宝玉流的,那使的小性子也只是对有情人才使的。

而林黛玉那仙女般的美丽,那无与伦比的才情,更加那飘逸清纯的率真,在贾宝玉的心目中有着不可取代地位。 正如宝玉所言"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就连聪明过人的薛宝钗,也总难以在他俩人之中插足半步。然而苍天有时却是特顽皮,作弄凡人有时又很无情,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结局,没有人们期待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够体会得到他们生死绝望的悲痛,然而所有的人却都替这对恋人感到遗憾,心酸和同情。

薛蟠也是"爱"着林黛玉的。在《红楼梦》二十五回中,赵姨娘请马道婆把凤姐和宝玉整翻了,搞得整个贾府是鸡飞狗跳,薛蟠也跑过来凑热闹,刚巧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曹雪芹此处的酥倒二字,用在薛蟠身上可谓神准而又恰到好处,堪称绝妙。

在薛蟠的字典里,所谓的"爱",其实只是薛蟠对肉欲的满足和对美色占有的。 所以"酥倒"正是薛蟠对林黛玉的迷恋、对黛玉一见倾心的生理反应,是他身体语言和心灵"爱慕"的最高的表达。

很多人认为薛蟠追求林黛玉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薛蟠却是自我感觉良好,第五十七回的这个片段,就能反映一些线索,黛玉生病卧床,薛姨妈和宝钗母女不巧先后来看望,就说起了玩笑话。黛玉要认薛姨妈做干妈,宝钗先是很隐晦地提到她哥哥 让黛玉细想去,后来干脆说白了,笑道:“真个妈妈明日和老太太求了,聘作媳妇,岂不比外头寻的好?”

书中的意思再清楚也不过了,薛蟠是个直性子,因为已经酥倒了,又不能像一般民女可以去强抢强买,所以在家便央求母亲薛姨妈作主,宝钗自然也就知道了她呆霸王哥哥的心思,只是薛姨妈深知自家儿子的混浑德行,深知贾母是何等的宠爱黛玉,深知宝黛的亲密关系,加之薛姨妈又有几分心疼黛玉,所以才有那句"我也断不肯给他(薛蟠)。”,宝钗心里当然也是明白的,所以才故意借此说笑。

薛蟠是“爱慕"于林黛玉的,虽然只是一厢情愿,但是薛蟠却是努力地去付诸行动的,他恳求薛姨妈为他作主,也可能还求妹妹宝钗从旁帮忙,这就很难得的了。

贾宝玉是爱慕于林黛玉的,两个人不仅青梅竹马,而且情投意合、心心相印。 可惜贾宝玉毫无作为,他既没有恳求贾母作主,也没有央求王夫人成全,最终错失良缘,实在是自酿悲剧,又让多少人感到挽惜。

红楼梦不愧为文学巨著,在围绕贯穿以贾宝玉等为主角的精彩剧情外,甚至连薛蟠这样的配角也都苦心铺承。贾宝玉和薛蟠真的有太多的相似,甚至于两表兄弟的结局也都几乎同出一辙,贾宝玉穿上了大红袈裟,把痴丢了个净光,终于做出了自已的决断,走进了庙宇高堂;而薛蟠则穿上了官制囚服,把呆留给了咋天,青天替他做了个了断,把他送进了深深的大牢。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