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乎 / 待分类 / 金庸用最凄美的爱情,将“流氓”杨逍反转...

分享

   

金庸用最凄美的爱情,将“流氓”杨逍反转为痴汉

2020-09-14  写乎


    作者:画笔小仙(陆艺)

    晓月芙蓉随风去,尚曰不悔为君归。

    倪匡先生曾说“金庸笔下最凄美的的爱情故事第一是丁典与凌霜华,其次就是杨逍与纪晓芙。”在我看来丁、凌之情确是绝顶,但我觉得杨、纪二人的爱情更相虐相杀,凄美绝伦,直令人刻骨铭心。

    (一)守住爱情的底线

    先说说纪晓芙。陈大在《量子江湖》里,取了三个人名字来命名峨眉剑法,分别是灭绝、芷若和纪晓芙,晓芙地位可见一斑。

    纪晓芙虽然在倚天中出场不多,但每次都是高亮置顶,尤其在感情方面,简直就是标杆型的。如果说无忌是随波逐流的落叶,赵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芷若是贪婪生长的蔓藤,小昭是不求回报的尘土,那么晓芙就是巍然挺立的高山。

    纪晓芙的前半生与芷若非常像,入门较晚、天资奇高,迅速从峨眉女人堆里生存下来并脱颖而出,成为峨眉第二代领导人的种子选手。而且她还和武林另一巨头武当派的二代半领导殷梨亭订了亲,可以预见的人生内,有幸福来敲门。

    然而,让人这么顺顺当当发展下去的是主旋律,中间出现小三狐狸精勾引殷六侠的是国产言情剧,纪晓芙得癌症的是韩国偶像剧,殷梨亭与多年失散的母亲灭绝相认然后婆媳大战是国产苦情戏……总之,小说就像巧克力,不翻到下一页,你永远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于是,杨逍这颗巧克力出现了。

    平心而论,殷梨亭更加适合纪晓芙,门当户对,性格互补。以殷梨亭后面表现看,一定是坚持月底工资全上交,老婆指示当最高,从不沾花惹小草,脏活累活我全包理念的新世纪五好男人。但是,历史证明,这样的好男人路线是永远干不过浪子路线的……

    杨逍,大帅锅一枚,泡妞高手,武功高强,风度翩翩,位高权重,事业有成,纪晓芙这种年轻姑娘就被他盯上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殷六侠这种闷闷的好男人要被秒杀。果然,不出人意料的,杨逍各种流氓手段(包括推倒……)让纪姑姑飞蛾扑火一般喜欢上他了。

    到这里,纪晓芙在感情方面还是个普通人,甚至因为她抽风爱上杨逍的原因,还是个我不甚喜欢的普通人。不过,很快,她就跳出模板做出惊人之举。

    首先,她虽然爱上杨逍,依然借机逃出光明顶。

    大赞!我喜欢你,不代表你可以奴役监禁我,我喜欢你,也不代表你之前流氓手段可以被原谅。爱谁,这是天赋的权利,哪怕不选择殷梨亭这个最合适的而抽风式选择杨逍,都无可指摘。但是要像纪晓芙一样,滥情的主人,不滥情的奴隶!逃下光明顶,意味着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也不可能再找到一个温暖的怀抱,甚至可能无法再与相爱的人再相见。(杨逍这混账确实也没去找过纪晓芙)不过她依然毅然决然的走了,因为维护独立人格,底线神圣不可侵犯。

    其次,在灭绝面前,她拒绝加害杨逍。

    再次大赞!这是人性光辉的再次闪耀,光芒甚至超越了赵敏的我偏要勉强。当时摆在纪晓芙面前无非几条路:一是答应灭绝,然后去做掉杨逍,成为峨眉掌门人!周芷若就是这么干的。二是答应灭绝,假装去做掉杨逍,成为光明左使夫人!换赵敏估计铁定这么干。三是拒绝灭绝,被拍死,成为死人……无论是选择爱情或选择事业,都可以在前两者里面选,绝大部分人都会这么选。

    所以我们是绝大部分人,而纪晓芙是纪晓芙!相比于周芷若毫无顾忌的选择抛弃爱情和赵敏义无反顾的抛弃家国责任,纪晓芙的做法更加令人肃然起敬。她选择逃避,但这种逃避不是怯懦,反而是勇敢。这个女人,在一直柔弱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刚强决绝的心。可以说,自从碰上杨逍,纪晓芙一生开始大转折,变得颠沛流离,甘尽苦来。但纪晓芙一定是幸福的,她给女儿起名杨不悔是有标志性的象征意义。无论如何,她不会悔恨当初,她可以问心无愧!

    守住底线,哪怕以生命为代价!灭绝不懂她,杨逍也不懂她,纪晓芙宁愿死也不会加害爱人。但这并不代表她像赵敏一样为爱情抛弃一切,如果杨逍带着明教入侵峨眉,纪晓芙一定也会长剑出鞘,青锋所向,誓死守护峨眉的。守住爱情底线,更要守住人生的底线,当然这很困难。

    生活不是电影小说,总有那么多诱惑、那么多威胁、那么多困难,我们不得不一次次向现实低头,进行各种妥协。可是一旦拿底线做交换,人生就会失去方向,一时的前进导致整盘的失败。一切外在你拥有的,风云变幻世事无常,都可以被夺去;然若心中有了信念,就无论如何风吹雨打,内心都能宁静幸福。

    (二)“霸道”总裁硬上弓

    晓芙已随风逝去,独留杨逍长戚戚。

    杨逍,本是魔教光明左使,天生与峨眉派掌门后继人纪晓芙是死对头,更与名门正派的殷梨亭无法相比,最终却惹得纪晓芙生死不悔,难道真应了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来看看杨逍是怎样让一心向道的晓芙倾心,而晓芙又是怎样把无敌“流氓”反转为天下第一“痴汉”的。

    首先,杨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有颠倒众生的傲娇资本,下到8岁少女,上到80岁老太太,风靡万千女性,号称“万人迷”毫不夸张。

    我高中时的好闺蜜,就疯狂迷恋杨逍:“第一次看是13岁,情窦初开,被杨逍电得不成样子。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晓芙的定力真是没的说,要我,早就放下一切跟逍哥走了。”

    “杨逍吹着竹叶流泪的场面是那样让我心痛,永远也忘不了。长大后再看,当不悔带来纪晓芙死讯时,不悔二字又包含了多少生死契阔……杨逍在坐忘峰吹着竹叶流泪,一晃已经两鬓斑白……那个场面无论是十几年前少年的我,还是如今的我都永远不会忘怀……一生只爱一人,杨逍那羁狂的表面下却是一生不悔的情感。这,才是真男儿。”

    其次,杨逍懂女人有情调,只有他能真正让晓芙快乐,只有他才能带给晓芙幸福。

    比如那一夜,杨逍一脚踢开窗户,邀请晓芙与他一同赏星星,晓芙骂他无耻,他却对着漫天繁星,悠悠地念起了《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然后温柔的说,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会躺在我身边,陪我一起看星星。

    再后来,晓芙的固执让他恼火,于是他霸道地说,能做我杨逍的妻子,是你今生最大的荣幸,这世间,只有我杨逍才能带给你幸福。

    霸气中带着温柔,这样的男子,天下间有几个女子能够不为所动?偏偏晓芙毫不领情,更确切的说,是假装不领情。真是个固执的小女子!看来灭绝老贼尼的影响还真是不容小瞧。

    杨逍救下晓芙时,他气她欺骗自己的感情,将不肯就范的晓芙重重摔在地上,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不可以欺骗我,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嫁人,就只能嫁我杨逍一个人!

    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口气,若换做是我,早已点头答应,又怎忍心多看一眼他霸道底下的不甘与心痛呢!

    终于到了那个晚上,晓芙让他早点休息,他说,想到明天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我又怎么睡得着。他要晓芙答应他,如果有一天,当你跟殷梨亭不再快乐的时候,一定要来坐忘峰找我。晓芙使劲摇头,心虚的说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从一而终。

    杨逍气极,不解的问她,难道不快乐也要从一而终?

    晓芙不语。

    杨逍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扳住她的肩膀,说,丫头,我们现在还来得及!我们一起到山上隐居,好不好?我会一辈子宠你,我会让你成为世间上最幸福的妻子!

    可叹那纪晓芙到这个时候想的还是武当峨嵋的颜面问题,实在迂腐透顶。杨逍突然发了狂似的上前抓住她,口口声声道,我不要你走!我不要你一错再错!我不要你后悔一辈子!你是我的人,我不能让人抢走你,你是我的人!

    然后镜头开始变得模糊,他就在那个山洞里,用强迫的方式得到了她。

    晓芙决定离开,她笑着让杨逍去买桂花糕,那一笑,如芙蓉初绽,使人沉醉,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此后二人再无相见,一个天上,一个人间。

    (三)无敌“流氓”反转为天下第一“痴汉”

    最后,杨逍重情义,看似放荡不羁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最真挚最深情的心。

    细想起来,其实这两个人从来没有真真正正的呆在一起过,也没有半点的贴心,只是一个躲藏,一个追逐,到头来还是情深缘浅,一无所有。如果那个时候杨逍可以多一下心眼,他是决计不会跑出去的,只可惜晓芙的那一笑让他忘了一切,让他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只是幸福来得太快,去的更快。

    当他手捧桂花糕回到客栈时,只剩下一封书函,一句对不起,还有杨逍以后一辈子的后悔与伤心。

    八年后,不悔遇到父亲杨逍,当杨不悔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杨逍仰天长啸,悲痛不已,他从来都不知道纪晓芙是如此想的,他以为她一定很恨他,他以为她一定会抱憾终生,他以为……可是他错了,他得到的答案居然是“不悔”!是的,他痛彻心扉,他无可奈何……毕竟,是他辜负了她!让她一个人在暗夜的船上漂泊,最终凄惨的凋零……

    遗憾,若说他二人的爱情真有遗憾的话,那是属于杨逍的。

    不悔,这是纪晓芙用生命倾注的字眼,此生,她真的不悔!

    今生缘,来生续。念一句,诉君郎。妾身归去,芳心天鉴……

    当杨逍听到纪晓芙死讯的时候,仰天长啸,只震得四下里木叶簌簌乱落,良久方绝,说道:“不悔,不悔。好!晓芙,我虽强逼于你,你却没懊悔。”

    “你的抗拒你的泪,像利箭般将我摧毁,你从不曾亲口对我说,这段情你竟无悔。”
    纪晓芙啊纪晓芙,你何其有幸,人虽死了,却还留下一个日日夜夜为你催心肝的人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守着这坐忘峰,把那落叶吹遍。

    那天不悔到竹林中叫正在吹叶子的老爹回家吃饭,她一把夺下树叶,说,爹,你醒醒吧,娘已经死了,她不会回来了。

    杨逍却冷静的看着不悔,坚定的说道,不,你娘她没有死,她只是躲着不肯出来见我。

    脸上没有丝毫别的表情,却看的人忍不住鼻子一酸,杨逍啊杨逍,晓芙已经死了,你该比谁都清楚啊,何苦自欺欺人!

    莫非说,多情之人一旦动情,难道真比常人更加痴心?

    凝眸处,又添一处新愁。

    【作者简介】陆艺,湖北荆州人,武汉大学新闻系硕士研究生,曾在挪威奥斯陆大学留学。从事记者编辑工作多年,曾在《荆州日报》《今日湖北》《学习月刊》等报刊媒体发表上百万字的新闻、通讯、散文等各类作品,参与编写《女生安全宝典》等书籍。现在湖北省级事业单位担任办公室文案工作。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