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48533353 / 待分类 / 那个年轻时出轨不断的父亲,到了晚年子女...

分享

   

那个年轻时出轨不断的父亲,到了晚年子女们都不肯认他

2020-09-14  新用户485...

    与我一起做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阅读全文约需5分钟

    那个出轨不断的父亲
    晚年没有子女肯认他


    文/晏凌羊

     01 

    忽然想讲讲我一个小学语文老师的故事。

    小时候,我听大人们讲起他,几乎都是在将他的桃色新闻。

    在农村,这种八卦传得可远了,村妇们更是喜欢添油加醋把一场又一场奸情讲得绘声绘色。

    他是老师,吃的是“单位上的饭”,拿的是农民们艳羡的工资。他老婆则是农妇,又干不大起重体力农活,他就给老婆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卖部。春耕秋收等农忙季节,他也会放下教职工作,下田帮忙,把脏活累活都往自己身上揽。

    有时候,他会守在小卖部里卖东西。每逢有农村妇女去买,他从窗口递送东西和找的钱出来的时候,总会摸一把去买东西的妇女的手。久而久之,就没多少人愿意在他们家买,后来那个小卖部就没有再开了。

    也有人说,他曾把自己小姨子按倒在床上。小姨子大声尖叫,叫来了自己的姐姐,他才放开。

    还有人说,他曾经是我们小学的校长,但后来因为乱搞,被教育局发现有严重作风问题,所以撤了他的职,将他降格为普通教师。

    他是不是真那么好色、猥琐,我不得而知,但他和老婆感情不好却是事实。

    我上小学的时候,他们两夫妻已经有了三个孩子。教师家庭比我们这样的纯农民子弟,相对来说要优渥一些。

    他们家两个孩子都长得很好看,读书也厉害,我从小都把他们视为偶像。

    后来,他们家两个孩子陆续考上中专(那会儿中专比高中难考,就业也更有优势),突围到城市里生活去了。

    很多学生大概从长辈那里听说了他的风流韵事,加之平常对他也不满,就满街用粉笔写标语讽刺他作风不好,指名道姓的,内容确实很露骨。

    孩子们其实那时候根本都不理解也不知道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从大人那里听来,觉得这样子骂人最狠,所以就到处写。有些可能是我们班同学写的,有些则可能是隔壁班同学看着好玩,跟着写的。

    结果,在我上二年级那年,他真的搞了一场类似WG的肃清活动,鼓励孩子们互相告密、揭发。

    我们一个又一个被他单独叫去办公室问话、观察,最后他确定了五六个重点怀疑对象,让他们都跪讲台上,然后,当着全班人的面毒打。

    其中有一个男生,则被惩罚顶桌子。

    我们那会儿大概只有七八岁,把一张课桌顶起来确实是很累人的。

    连续好几天,我们每天按时上课、按时放学,但上课的主要内容就是看他们被打。

    我当时以为那个男生是因为性质特别恶劣,所以才会被这么区别对待,可我到现在才明白他的“深意”。

    那会儿,很多农村家庭的教育观念还是:如果我家孩子不听话,欢迎老师帮我教训,打几顿都没关系。

    其他跪讲台上被打的孩子,都是农民家的孩子,被打几下TA们的农民父母不会怎样。

    只有那个男生的亲戚也是本校的老师,他就寄住在那个老师家里。如果他挨打,身上必定有伤痕,回家肯定会被质问,所以对他最好的惩罚方式就是让他顶桌子。

    现在想来,我都有点后脊发凉。

    我被他单独叫去办公室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看到谁在村子里墙上乱写乱画关于他不好的标语?”

    我说:“没有。”

    他再追问:“真的没有?”

    我说:“真没有。”

    他说:“那你出去吧。”

    七八岁的年纪,我已经知道:不该出卖同学。

    之后,有一天上课,他先放班委们出去,拿着抹布去大街小巷擦掉那些写他不好的标语。剩下的同学坐在教室里,他坐在讲台上一个个盯着我们看,觉得谁没那么可疑就放谁出去找大部队去清洁标语。

    我当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明白他到底想干嘛,可现在回想起来,居然有些后怕,因为我算是最后被排除嫌疑的一批。

    如果当时,有人看不惯我、不喜欢我,然后诬告我一顿呢?那么,跪在讲台上挨打的人便可能是我。这得给我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

    作为语文老师,他有他独特的教学方法,我们班语文成绩一直甩另外一个班很远。但是,他追求的不是甩开另外一个班,而是要在全乡排第一。

    当时,我们小学的教师们按照所教班级学生的总成绩发绩效奖。临到考试的时候,他把差生和优生安排坐在一桌,然后亲手给我们剪裁、制作巴掌大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答案,让我们揣裤兜里作弊。

    在我整个求学生涯中,手把手教我们作弊的老师,就他一个。

    但是,又是他给了我早期的美育教育。

    他会音律,会写歌词、编曲、编舞,有些他写的歌曲还蛮好听的。我们班的文艺汇演,几乎都得靠他。在我心里,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他还养兰花,总能把兰花养得很好。我们每次去他家,他都带我们去赏花。小学时候,我们也组织春游,他每次都要求我们去山上带点土回来给他,他好用来养兰花。

    印象中,我这个老师讲课的水平还是可以的。由他出面去评选什么优秀和奖项,他也显得足够公正。


    我清晰地记得我跟同学吵架,一言不合就找来稀泥巴把对方的课桌糊成大蛋糕,最后又惧于老师的责骂,跑去老师家里打水,把对方的课桌冲洗干净。

    我去敲老师家门的时候,他们一家正在吃饭。

    他老婆给我开了门,温和地问我:怎么还没回家?

    我不敢说我和同学吵架的事情,只兀自走进他们家院子里,从水井里打了水来,再跑去教室里把同学的课桌冲洗干净。

    我的人生跟他有交集的就这么五年的时间,可我对他印象深刻的就这么些事。

    再后来,我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然后参加工作,跟老师的联系几乎就没有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听说这个老师离婚了。儿女们都长大,有了各自的工作甚至已经成家,师母终于无法忍受他在外面乱搞,毅然提出了离婚。他们把留在我们村里的房子卖掉,土地承包给别人耕种,办妥离婚手续后彻底离开了这个村庄。

    师母去了县城,跟子女们住一起,帮子女们带孩子,倒也过得怡然自得。

    而我这个老师呢,因为“作风不好”被儿女们恨上了。儿女们为自己有这样一个色心很重的爹而感到羞耻,不肯认他。他就自己在县城买了套小房子自己住。

    再后来,我听说他找了个年龄不到二十岁的老婆,又生了个儿子。村里人当时听到这个消息都觉得很震惊,因为当时他已经六十一岁。

    没过几年,我们听说他的嫩妻也跟他离婚了,没有人知道原因。他在县城的房产作为抚养费抵扣给了嫩妻,自己净身出户,靠退休工资维持生活。

    我上次我听到他的消息,是说他现在晃荡在L市,见到跳广场舞的大妈就上前跟人家搭讪,是经典的三段式:第一句是夸人家跳舞跳得好,第二句问大妈是不是单身,第三句是问人家是否愿意跟他一起过……

    我粗略算了下他的年龄,他应该快70岁了。

    有一天,我妈突然讲起他,只说他后来还是找到了一个搭伙过日子的人,儿女还是照例不认他。

    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有点同情起他来。

    在他的儿女小的时候,是他拿出自己几乎所有的工资供儿女们上学。那会儿还没有义务教育,孩子们的学费对每个农村家庭来说都不便宜。

    给三个孩子补功课的时候,他也真的是很卖力。在男教师中间,当爹能当到他这个份上的,实在不多。

    之后,又是他凭着自己的社会关系网,让三个孩子相继跳出了“农门”。小女儿考中专,身高有点不达标,他一个人跑了很多趟招生办,让孩子得以顺利入学。

    也就是说,其实三个孩子是站在他的肩膀上,才成的才。


    做父亲,我认为他是合格的。他只是“做丈夫”不及格,太过好色,对不起孩子们的妈妈。

    可是,因为他的作风问题,因为对妈妈的同情,因为流言蜚语,三个孩子却以他耻,成年后纷纷与他断绝关系,没有孝敬过他一分钱。

    三个孩子急切想斩断与他的联系,俨然他是一块臭不可闻的抹布。

    我一直主张,亲子关系是亲子关系,夫妻关系是夫妻关系。可是,在我们这个社会,很多母亲们和子女们是共生的……那么,这样的故事会发生,并不奇怪。

    师母离婚后,没有再婚。而离婚,对她而言是一场新生。她不用再伺候那个男人的衣食起居了,也不用再一直为他擦屁股,不用再为他的风流债生闷气。晚年,她和儿女们住在一起,听说气色越来越好。

    她的幸福晚年,也映衬出了他的落魄和孤独。

    她完成了一场漂亮的报复,虽然是以割裂孩子和前夫为代价。

    而他们的儿女们,似乎也乐见这样的结局。

    在我看来,三个孩子更加亲近母亲,可能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可能是因为母亲年轻时待他们还不错,也给他们灌输了不少“你们的爹是个混蛋”的思想;第二、可能是因为母亲老了以后,能帮他们带孩子、做家务,而那个被嫩妻骗光了全部的父亲,再无利用价值,还会令他们蒙羞;第三、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也许父亲也有做得很不到位的地方吧。


    这应该不算一个故事吧,只是我旁观到的一段人生。

    也许很多网友会说我三观不正,同情出轨者。

    不是,不是这样,出轨当然是不对的。

    我只是觉得,很多事情是可以”一码归一码”的。夫妻关系和亲子关系,可以分开讲。

    有时候,我也会感慨:人类的幼崽有时候是一种多么势利的动物啊。


    赌王有那么多孩子,但有几个敢指责赌王用情不专,有三妻四妾?他的子女们不敢鄙视他作风不正,就是因为他有钱、能给孩子们分钱。

    你穷,你没啥资源提供给孩子,加上道德水平又低,你的孩子才会指责你、看不起你。当子女们只揪着你的道德不放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

    我可能要戳破一个令很多人感到不舒服的幻想气泡:人都是势利的,家庭成员也不例外。

    韩国电视台曾经做过一档节目,让孩子们在“富有但忙碌的父母”和“贫穷但顾家的父母”之间选一个,几乎所有的孩子都选择了前者。

    类似的观点,我之前也写过。

    在孩子心目中,你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父亲、好母亲,你到底是不是能得到孩子们的敬重和孝顺,很多时候并不取决于你的道德水平有多高(比如是否婚内出轨),而只取决于你能给孩子带来多少利益(物质的、精神的)

    人本质上都是慕强的,孩子只是“人类”群体中的一种。

    如若你不确定自己晚年拥有很多的财富、资源,那么,就在年轻时候多播种一点善缘,对身边的人(比如老婆、孩子)好一点。

    让孩子们因你为傲,总比让孩子们以你为耻,要更好一些的。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这是最好的鼓励

     一点碎碎念 

    看到这个故事,大家也不必为我的成长历程感到震惊。

    在我的小学初中时代,这样的老师比比皆是。当时我记得我们还有一个校长,自己超爱抽烟、赌博和飙车(飙摩托车),但看到学生抽烟就往死里扇人家耳光,后来他年纪轻轻就出车祸死了。

    还有一些同学,上学期还好端端跟我在一起打闹,下学期就不见来上学了。一打听,才知道暑假去水库游泳然后淹死了,或者过年时候跟亲戚骑摩托车出去出车祸死了。

    有时候,我常常觉得我能从那种环境中突围出来可真不容易。

    ps:谢谢你的时间,我们相约明天见。

    关注「晏凌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