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是而之焉 / 杂文 / 深度调研|金种子酒简史:还有多少时间可以...

分享

   

深度调研|金种子酒简史: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踌躇?

2020-09-17  由是而之焉

安徽人的财富视角

安徽财经观察原创评论,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

“企业发展总会经历低谷期,与其他酒企相比我们并没有先天优势,但是我们仍然创造过奇迹,我认为我们的团队依然是最优秀最敬业的,我们一定会走出低谷。”

在去年12月的一次临时股东会上,金种子酒(600199)董事长宁中伟用她不紧不慢地语气回答安徽财经观察(公众号:anhuifinance)的提问,这既是给到场的中小股东信心,也是给公司管理层打气。

金种子酒厂区内景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2017年带来的挫败感可能更严重。根据3月17日发布的年度财报,金种子营收又下滑10.14%,净利润只有819万,而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实际上是亏损了250万。

这个成绩放在白酒行业强势复苏的背景下,显得非常不和谐,在股吧和交易所互动区,投资者也是嘘声一片。

可以想象公司管理层背负的压力。

从当年的白酒业黑马,到现在丧师失地坐困愁城,金种子酒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他们将何去何从?

用脚投票

“安徽财经观察”参加的那次股东会要通过一项非公开发行预案,这也是公司上市20多年来第二次再融资,在公司业绩萎靡,股价持续下跌中,投资者也希望公司能给大家弄个大利好。

但结果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根据发行预案,此次定增计划向不超10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1.11亿股,募资不超6.96亿元,三个募投项目分别是:

一、优质基酒技术改造及配套工程项目;

二、营销体系建设项目;

三、金种子酒文化中心项目。

公司在发行预案中认为,这三个项目分别聚焦生产、营销和品牌,从而全面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另外通过定增引入优秀经销商,进一步强化金种子酒在全国营销网络的市场推广能力。

与以往定增不同的是,金种子酒这次定增对象有一部分是安徽省外的经销商,公司试图以利益捆绑的方式来开拓省外市场。

虽然第一大股东金种子集团持股比例只有32%,但由于公司其他股权异常分散,中小投资者投票率很低,所以这个预案通过并没有什么悬念。

但是实际的投票结果还是让公司捏了一把汗,有大量中小投资者用投票来表明了对这次定增的质疑。

根据现场统计,此次参与表决的股份总数为1.8245亿股,占总股本比例32.83%,这也意味着持有2073万股的二股东中央汇金很可能没有参与表决,因为除了大股东外,参与表决的只有419万股,也间接说明了中小投资者对这次定增的冷淡。

而在参与表决的中小投资者中,赞成票竟然只有28.83%,反对比例高达71.05%,直接表明了大部分小股东对这次定增并不看好。

在定增预案表决之前,投资者已经开始用脚投票。11月23日,金种子酒公布定增预案并复牌,三个交易日股价就狂泻16%,此后又一度跌到6.42元,创下近8年以来新低。

这是金种子酒上市以来的第二次非公开发行,但是与前一次的热情追捧相比,这一回机构投资者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金种子酒厂灌装中心外景

近两年白酒行业因强势复苏而重新变得炙手可热,但是我们很难找到关于金种子的卖方报告。

事实上,金种子酒已经早已脱离了机构的视线,在前十大股东中,除了大股东和中央汇金外,只有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分级基金和嘉实新机遇混合基金两家公募机构,前者属于指数基金,属被动配置,只有嘉实基金属于主动配置,持有345万股,但相对于嘉实基金这种大盘基金来说,估计也是撒点胡椒面。

我们不知道,这个结果是否在公司管理层的预料之中。或许他们满怀重振当年雄风的情怀,只是红颜薄命。或许他们对这次定增的效果也并无把握,只是不愿表达。

金种子简史

金种子地处皖北大平原,这里的水土除了种庄稼之外,尤其特别酿酒,当地有谚:阜阳麻雀都能喝三两。

阜阳市区和县城各种酒厂林立,成为地区支柱产业之一,叫得上口的品牌少说也有十几个,并且还飞出了两个金凤凰,一个是古井贡酒,另一个就是金种子。几十年来,这对同城德比相爱相杀,既是兄弟企业互相扶持,又是竞争对手在市场上刺刀见红。

很多新股民可能不知道,金种子酒公司名称原来叫“金牛实业”,他们在1998年8月就被安排上市。之所以说是“安排”,是因为当时IPO是有指标计划的,并不是谁想上就能上,也不是想不上就不上。

公司名称之所以叫“金牛实业”,是因为当时公司的主营业务并不是白酒,而是做“黄牛”生意,这个“黄牛”不是投机倒把,是真的黄牛产品,如黄牛养殖、牛皮革等等。

金种子酒窖车间

据“安徽财经观察”了解,为了顺利上市,集团当时设立了安徽金牛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将旗下 “金种子”、“种子”、“醉三秋”等高端白酒,以及黄牛产业(黄牛养殖、饲料、皮革加工)等优质资产注入该公司,而一些低端白酒、塑胶等不良资产则划拨给了安徽种子酒总厂、阜阳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等国有企业。

不过从当时的数据看,金牛实业的白酒业务营收规模是最大的,但奇怪的是,金牛实业当时却被划到农牧行业上市,并非酿酒行业。

表一:金种子上市当年的业务构成和营收规模

金种子酒厂前身是阜阳县酒厂,早在1949年就已建厂。而古井所在的亳州当时还是亳县,古井直到1958年才正式建厂,据说当时金种子还抽调了30多个技术骨干去支援。所以,虽然古井现在如日中天,金种子家道中落,但在金种子的心里总还是有点优越感。

1996年,古井贡酒率先上市,不到两年,金种子酒也在上交所上市,成为阜阳地区白酒姐妹花。一个地区出现两家白酒上市公司,这在全国都绝无仅有。

2000年,亳州正式划出阜阳,单独成立地级市。从此金种子和古井两姐妹“血脉”骤断,阜阳也就只剩下金种子一家上市公司独苗。

目前只有安徽省一家上市公司的地级市分别是阜阳、亳州、池州、宿州。

曾经辉煌

回想那个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金种子虽然并非龙凤,但在那些年里还是顺风顺水,甚至还有过一段风光无限的历史。

从品牌方面,金种子目前同时拥有“金种子”、“醉三秋”两个中国驰名商标,和中华老字号商标“颍州佳酿”,这三个品牌在皖北市场都如雷贯耳,在国内外各种评比中获奖无数,颍州佳酿在当地一直被誉为“小茅台”,曾统治当地低端白酒市场数十年。

金种子虽然偏居皖北,但是经过20年的打拼,一度还是具备冲击全国性品牌的实力的。

表二:金种子酒上市以来业绩表现

以金种子酒上市以来业绩来看,从1998年到2007年是金种子酒上市后的第一个十年,公司营收从5.48亿增长到7.88亿,增长34%;但净利润却从0.63亿下滑到0.26亿元,这个十年公司业绩波动较大,盈利不稳定,甚至还有两年巨亏。

这个时期之所以业绩不稳定,主要问题是当时公司主营业务不清晰,历史包袱较重,传统农牧产品业务盈利能力较差。所以金种子开始了第一次重大战略调整。

金种子酒厂储酒库区

2005年,金牛实业以股改为契机,将黄牛产业等低效资产全部剥离出上市公司,全力发展白酒、制药等效益好的业务。同年,公司推出了新品“柔和金种子”,谁也没想到这款产品会震动整个白酒业。

2006年8月26日,“金牛实业”正式更名为“金种子酒业”,正式从农业板块进入白酒板块。

金种子酒的辉煌期出现在第二个十年,特别是2009年到2012年间,金种子酒达到了历史巅峰时期,公司营收从2008年的6.62亿暴增至2012年的22.94亿,翻了将近4倍;净利润从0.24亿增至5.61亿,翻了几十倍。

而创造这个辉煌的大功臣就是前面所提到的“柔和金种子”,在2012年,仅柔和金种子一年销量就过亿瓶,创造了白酒行业的奇迹。

让我们回顾下2012年金种子酒巅峰时期的国内上市酒企竞争格局。

表三:2012年白酒上市公司业绩情况

在2008年,金种子酒营收排第十一位,净利润远在第十三位。而到2012年金种子酒营收排名不变,净利润则跃升至第八位,成为白酒行业一匹黑马。

当年金种子酒也成了各大券商的重点调研对象,我们从WIND数据库查询到,在短短的一年内,公开的券商研报就有38份之多,占到近六年内研报总和的63%,这说明当时几乎没有券商公开看空金种子酒。

一个成功的战略规划就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前途,公司管理层也很清楚,柔和系列的成功既有战略定位准确的原因,也有运气的成分,谁也不知道这个产品的生命周期有多长,所以他们必须未雨绸缪,继续完善产品线。

首先,从2010年开始,金种子开始策划推出新单品“徽蕴·金种子”6年、10年和20年系列,试图进入200元以上中高端市场,与原有的百元级“地蕴醉三秋”中端产品进行双品牌运作。

其次,还是2010年,金种子酒推出了上市以来第一次再融资,定向增发募集5.39亿元,发行价为7.54元,募投项目包括优质基酒酿造技术项目、优质酒恒温窖藏技改项目、营销与物流网络建设项目和技术研发及品控中心建设项目。

那次增发也吸引了大批公私募机构捧场,广发基金一举拿下超过一半的增发份额,江苏瑞华投资、雅戈尔投资、上海安正投资等私募机构也集体入局。

而在彼时,金种子酒的股东表里明星云集,泽熙三期、泽熙瑞金1号、泽熙二期、平安人寿等各路私募大佬纷纷入驻,公司股价从2010年初突破历史高点,走出了整整一年的慢牛行情,一颗白马新星似乎正在冉冉升起。

但当时的盛况没有持续多久,金种子酒就重新陷入漫长的“熊市”。

十年一梦

在2012年达到历史顶峰之后,无论是公司管理层还是投资者,都远远低估了白酒市场竞争的惨烈。

其中对公司战略和经营影响最大的就是限制三公消费的禁令以及塑化剂风波,白酒行业特别是高端白酒业遭到沉重打击。

从2013年开始,金种子酒的业绩急转直下。从表二和表四可以看到,金种子酒营收到2017年前三季度只剩下个位数,净利润从数亿滑落至百万级别,金种子从历史巅峰又重新回到12年前的起点,甚至主营业务重新出现亏损。

表四:金种子酒2007-2017年营收及增长率

表五:金种子酒2007-2017净利润及增长率

行业旺季是企业发展的重大机遇,在其他大部分酒企强势复苏连续多年两位数增长的情况,金种子却跑输了整个大市。到2017年,金种子酒在上市酒企的地位已重回垫底,其中营收位居倒数第三,净利润位居倒数第二。

表六:2017年前三季度上市白酒企业业绩排名

更严峻的是金种子的资金状况。

白酒业普遍都是高毛利,现金流充沛,但是经过近5年的惨淡经营,金种子已经是骨瘦如柴。

截至2017年末每股现金流为-0.4471元;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2年的33.42%降至2017年末的12.74%;公司存货周转率从2012年的2.76降至2017年末的1.14。

以上几项数据表明,金种子酒公司收款能力和溢价能力大幅下降,主营业务已经到入不敷出的局面。

在这种困难情况下,金种子还是做了很多努力,管理层也期望用一系列战略调整来翻盘。

2013年,金种子将老产品进行升级,推出金柔和、红柔和系列,但定位仍然在百元以下低端市场。

同年,金种子酒变更此前非公开发行的募投项目,将投资不到5000万的“优质酒恒温窖藏技改项目”提前终止实施,剩余资金全部补充流动资金,其目的在降低高端产品的比例,继续发力中低端市场。

2016年7月,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出资1000万元建立大金健康酒业有限公司,将健康酒作为核心战略产品,并推出和泰苦荞酒。

2017年12月推出第二次再融资,具体内容如前所述,而此次再融资对象已经不再有机构捧场,除了大股东金种子集团外,还有部分省外核心经销商。

过去的10年,金种子酒经历了一轮过山车式的发展,从寂寂无闻,到业内黑马,现在又重新回到原点,时耶命耶?

战略检讨

作为一个局外分析者,我们无法切身体会公司管理层的这20年里的心路历程,关于金种子酒存在的问题,媒体和行业分析人士讨论得很多,这里我们在从宏观上梳理一下金种子酒这10年来的得失,并对公司第三个十年做下预测。

我们认为,金种子酒在战略上的问题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公司对市场趋势严重误判。中央八项规定和限制三公消费的政策对所有酒企的决策都造成很大影响,回归大众消费成了那几年整个行业的共识,特别是一线酒企阵营纷纷调降高端酒比例,纷纷进入中低端市场,严重挤压了二三线以下酒企的生存空间,金种子也被裹挟其中。

在金种子的年度报告中,多次提到限制三公消费的负面影响,但事实上,金种子酒本身就是主打中低端市场,限制三公消费的不但不是利空,而是利好。从某种程度上说,2010年到2012年的高增长正是搭上了限制三公消费的东风。

但最大的问题是金种子猜对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金种子定制酒库

当时金种子自认为赌对了方向,所以果断压缩高端酒项目,把注意力继续放在中低端市场,而事后证明这是重大误判,低端市场没有发展空间,中高端市场才是消费升级的大趋势。

此后,金种子酒被迫再度调头,开发了一些中高端产品如“中国力量”等,但是无论从品牌策划、定价策略等方面都已经被对手甩得太远了。

其次,国企改革步伐迟缓。金种子酒虽然是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也只有32%,但是管理体制依然是老国企方式,不少员工依然是国企编制,身份未能转换,薪酬待遇未能市场化,比如金种子董事长宁中伟在2012年业绩最好的时候年薪也只有区区38万,总经理张向阳只有30万;2016年两人年薪分别为30.67万和33.91万,而同省的口子窖董事长2016年年薪达到160.7万,迎驾贡酒为52.81万。

从高管持股看,金种子酒董监高中持有公司股份的只有宁中伟一人,也只有2.08万股,仅算是象征性持股。而口子窖董监高成员有9人持股,持股量最少也有436万股,市值超过2亿,董事长徐进持股超过1亿股,市值超过51亿!

陈旧的国有体制,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经营战略和资本运作,难以激发管理团队的积极性。

由于公司待遇低,人才流失严重,甚至连宁中伟都被称为安徽酒企“黄埔校长”。

“以前说我们是阜阳唯一一家上市公司,大家感觉还有点自豪。现在如果还这么说,就是自卑了。”一位金种子员工跟“安徽财经观察”吐槽。诚然,搞了这么多年还是唯一一家,还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政府主管部门不该感到羞愧吗?这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

国企改革缓慢的原因很复杂,公司内部利益难以平衡,推进成本巨大。但是作为一家20年的老牌上市公司,金种子本应借助上市地位进行一番大作为,但是现在却每况愈下,当地政府主管部门无疑要负主要责任,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宁愿不发展也不愿改革”的心态!

金种子酒灌装车间流水线

第三,公司产品策略摇摆不定。这个也是外界质疑最多的地方,从2013年业绩下滑以来,我们无法梳理出金种子酒的重点在哪里,也无法理解公司的产品主线聚焦点在哪,只有不断更换的slogen和高炮广告牌。

金种子酒品类众多

金种子酒虽然旗下子品牌和品类虽然多,但是长期处于多而不强,内部同质化严重,其百元以下产品品类过多,公司资源无法聚焦。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原有白酒业务举步维艰的情况下,又跨界进入健康酒市场,虽然公司对外称苦荞酒是重点战略品种,但是私下又说并不会在苦荞酒上投入过多资源,而只是试着做做。

2017年推出的和泰苦荞酒

在产品上多头并进,我们或许可以认为金种子在不断试错,但时间成本太过高昂。未来到底是全面开花,还是单点突破?公司似乎还没有考虑成熟。

第四,公司区域市场开发上出现迷失。这次再融资的重点项目就是建设省外营销网络,但是外界普遍质疑,作为一家区域酒企,根据地市场尚且难以自守,况且金种子酒这几年的财力早已捉襟见肘,为何要把有限的资源投入省外陌生的市场呢?

事实上,安徽省内竞争固然惨烈,但是省外市场也早已不是蓝海,无论是江苏、山东还是河南,都已经是虎狼成群强手如云。

公司管理层对此的解释是,省外与省内的发展并不矛盾,开拓省外市场并不意味着舍弃本地市场。这个解释看起来没毛病,但实则有很大漏洞,因为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基本盘,特别是酒企区域性更强,如果连基本盘都无法自保,试图转向外线,有多少胜算?

路在何方

诚然金种子现在沦落至此,但是正所谓否极泰来,公司还是有一些积极因素值得我们期待。

首先,公司体制改革已到不改不行。作为阜阳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现在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截至今年3月19日,金种子市值仅剩39亿,在白酒行业居倒数第二,仅高于皇台酒业。2017年是扣非净利润亏损,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未来全面亏损也是大概率事件,再不改革,阜阳连这颗独苗也可能保不住,届时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公司管理层如何对得起数万公司员工?所以公司的困境倒逼改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金种子酒厂最老的酒窖池遗址

其次,金种子董事长宁中伟已经临近退休,作为一位白酒行业不多的女将,宁中伟在金种子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也创造过巨大成就,从感情上来说,她肯定会带领公司全力以赴,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圆满句号。

第三,金种子酒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最关键的是公司产品品质优良,丝毫不输于其他酒企,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优势。这是一个品牌长久繁荣的基础,只要经营得当,就一定有机会重拾繁荣。

金种子酒厂拥有水井深达数十米,保证酒水的质量

第四,公司未来有资本运作的空间。多年前曾经盛传复兴有意入股,说明公司品牌价值和上市地位还是有吸引力的。如果公司能尽快完成体制改革,引入战略投资的可能性很大,一旦有新资本介入,通过收编整合当地其他酒企,做大做强是有可行性的。

尾声

安徽四家上市酒企曾被誉为白酒四朵金花,而金种子则曾经稳坐第四把交椅,然而现如今不光省内地位不保,省外巨头也纷纷涌入,金种子酒在错失当年战略机遇期之后,能否重新找到自己的方向?留给金种子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从2018年开始,金种子酒将迎来公司上市以来的第三个10年,一晃眼间,金种子身边已经千帆竞过,当年的后进生都已羽翼丰满,从国资监管部门到公司管理层,都必须要真正拿出改革的勇气来,因为留给金种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注:本文原始数据均来源于东财Choice,如有出入请联系本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