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娱 / 待分类 / 文化导向与纪实原创,“抄袭成风”的国产...

分享

   

文化导向与纪实原创,“抄袭成风”的国产综艺正走在反思之路上

2020-09-17  话娱

经历过上半年选秀节目的集体狂欢与暑期档情感真人秀的狂轰滥炸,国产综艺似乎在这渐凉的秋日迎来了它的冷静期。

陆续出现的《奇遇人生》、《一本好书》等高分慢综艺,被不少观众评为综艺节目中的清流

以《奇遇人生》为例,截止发稿日,在豆瓣已有16734人参与评价,评分为9.1。这两个数字已超过绝大多数国内热门综艺,与此同时,质感”、温度疗愈成为了豆瓣网友讨论这档节目的关键词。

但豆瓣上如此之高的热度却与不温不火的播放量形成了悖论,《奇遇人生》仍然只是这个角斗场上的新手。

模式化节目扎堆,旅行真人秀如何在内容上创新?


在此之前,各大电视平台推出不少旅行观察类真人秀:前有湖南卫视的《花儿与少年》、浙江卫视《我们十七岁》、东方卫视的《花样姐姐》、《旅途的花样》,后有近期话题性颇高的《妻子的浪漫旅行》,一波接一波,层出不穷。

开阔的户外景色、放松自洽的氛围、明星放下光环后的一举一动……相比起竞技类综艺节目,旅行综艺更具娱乐感。与此同时,旅行综艺所自带的话题性也间歇盘踞在微博热搜榜前几名,成为观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这类旅行真人秀也在一遍遍使用着同一个套路:集体出行,故意设置障碍,刻意剪辑,硬凹人设,用节目里外的撕X带火一类明星……意图用所谓的真实挑起观众的注意力。但这种高度相似的节目设定,亦真亦假的友情,似乎逐渐考验着观众的耐心。

在《奇遇人生》之前,腾讯视频推出了素人旅行纪实《我们的侣行》一、二两季,记录了探险家张昕宇、梁红驾驶国产飞机挑战环球飞行的过程,两季累计播放量分别为3.6亿、2.0亿,豆瓣评分为9.08.8分,但评价人数非常少,叫好却不叫座。

也许是看准了纪实综艺带来的良好口碑,在此基础上,明星纪实真人秀《奇遇人生》作为腾讯出品的第二档旅行综艺应运而生。

无台本设计的《奇遇人生》以开放式、无预设的走向,非游戏任务情节的设定与嘉宾真情实感的流露,让观众感受到“纪实综艺”的力度与价值。

阿雅与小S前往非洲赞比亚野象孤儿院担任志愿者,节目过程中竟亲眼目睹一头成年大象被盗取象牙;阿雅与歌手毛不易前往台湾,跟随治疗师用音乐治疗老人与残障人士,开展义演筹备善款;科罗拉多州狂暴的龙卷风和极其险峻的印尼查亚峰,成为春夏和窦骁各自的对手。节目记录了他们与对手之间从试探、磨合到最终相互成就的心理过程。

《奇遇人生》每一期的主题都与嘉宾的性格、爱好、经历息息相关。这也是《奇遇人生》与竞技类、游戏类综艺最大的不同之处:即嘉宾自发融入节目。在这种圆梦式的氛围当中,摄影机能够捕捉到嘉宾最真实的情感反应,这也正是对当下明星人设化状态的一种颠覆。

此外,《奇遇人生》吸收了访谈类节目的特点:阿雅逐渐和嘉宾建立关系,充当翻译、调解人、倾听者、朋友等角色,在对话与相处中让他们敞开心扉,自然的状态让谈话呈现出更高的质量。在“追风之旅”那一期中,春夏深刻的自我剖析被当成文青宣言被大量网友截图、转发,结结实实圈了一波粉。

“思考世界所需而制作的东西,并不等同通用于世界。如果能够像这样注意自己内在的体验和感情,深入挖掘而达到某种普遍性,那就是最好的。”同为纪录片出身的导演是枝裕和对于作品中真情实感的挖掘也十分看重。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触碰观众情感软肋,引起个人与社会的反思,《奇遇人生》值得被细细玩味。

市场逐渐冷静,原创是对抄袭最好的反思

抄袭,无疑是国产综艺的痛点。

在功利心态的驱使之下,“拿来主义”在当今的综艺市场似乎更有效率,而旅行真人秀节目更甚。

10月初更有韩国媒体统计:中国抄袭韩国的综艺节目多达34个。

《花儿与少年》、《花样爷爷》、《花样姐姐》是“皮换肉不换”的韩国TVN“花样系列;《向往的生活》抄袭了《三时三餐》;TVN的《尹食堂》变成了《中餐厅》,JTBC的《孝利家民宿》成了《亲爱的客栈》;上半年颇为轰动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更是大量抄袭《Produce101》……更有网友戏称韩国一个罗英石PD养活了中国大半个综艺圈

捷径虽好走,但“抄袭”的帽子却难摘;另一边,来自影视剧市场、媒体平台、票务平台流量明星光环退化之势也给综艺市场作出了警告。

在此情境之下,主打原创、品质的《奇遇人生》被趋于理性的观众所关注也在情理之中。

《奇遇人生》是著名纪录片导演赵琦与主持人阿雅在纪录片与综艺这两种节目形式融合的可能性上,做出的探索与尝试。总导演赵琦曾在央视供职,获得过获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大奖和亚太电影奖等多个纪录片奖项,擅长挖掘社会题材;主摄影师孙少光是豆瓣评分9.3的纪录片《第三极》摄影指导;分集导演欧大明、赵青皆是纪录片创作者。作为此次节目的发起人兼制作人阿雅,转战内陆综艺之后,近几年逐渐将重心转向了写书和公益事业,《奇遇人生》对于40岁的她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沉淀。

这个纪实风格制作班底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研究纪录片的创新模式:赵琦与欧大明、孙少光曾推出了一套名为《奇遇》的VR旅行录片,用10个故事讲述人与地的交互。今年3月,又与穷游网合作推出303-5分钟的短视频,讲述旅途中的素人故事,这可以看做是《奇遇人生》的前身。

《奇遇人生》的背后正是制作团队的一次集体和拍。

受众有限、话题偏少,播放量在同类型中不具备优势

截止102618点,《奇遇人生》上线32天,前四期累计播放量达到1.9亿,#奇遇人生#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5亿。这个数字跟差不多同期上线的《我就是演员》、《恕我直言》还有一定的差距

截止102418点,《奇遇人生》上线30天,前四期累计播放量达到1.7亿,#奇遇人生#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4.7亿。这个数字跟差不多同期上线的《我就是演员》、《恕我直言》还有一定的差距。

在同类型当中,《奇遇人生》也没有追上上线15天、累计播放量2.9亿的《亲爱的·客栈》,想要达到上线66天达到16.3亿播放量的《妻子的浪漫旅行》也有一定的难度。

此外,《奇遇人生》在微博上的传播力度也较为一般,累计5.3亿话题阅读量仍远远达不到《妻子的浪漫旅行》与《亲爱的·客栈》的单个话题的阅读量。

( 以上数据来自骨朵传媒 )

以上种种现象,跟豆瓣1.6万人评价、9.2高分的现象确实不太符合。

节目监制邱越向媒体透露:“每次节目播出后,播放量与评论数会在深夜陡增。”似乎《奇遇人生》更多的受众是那些白天在钢筋水泥中奔走,夜晚需要获得安静和温暖的都市旅人

 “安静地呈现,有万钧之力”。旅行真人秀井喷之后,《奇遇人生》走的也许正是一条内省之路。

 

作者:银翼

责编:金宇、谭如谦

副主编:金宇

应聘简历发送邮箱2529607074@qq.com

转载、投稿、商务合作可扫我

微信号:huayu1905

 电话号码:13161891513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