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人雅士必备美器

 悠悠岁月ab8vni 2020-09-18

  研习君语 

画桌,是古代文人雅士研磨挥毫必不可少的书房重器,是古人用于艺术目的的家具,古人格外注重其设计制作,以显示其高雅的鉴赏力。作为文人雅士必备之美器,它展现的是无言之美,极具灵性,它是文人心中的名山胜景。

中国古典家具历史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蕴意十足的几、案、桌都是文人贴心的知己,既是生活用具,又是他们心灵的艺术之载。

明 仇英《梧竹草堂图》,束腰马蹄腿画桌

明 黄花梨四面平霸王枨画桌

画桌,是古代文人雅士研磨挥毫必不可少的书房重器,是古人用于艺术目的的家具,古人格外注重其设计制作,以显示其高雅的鉴赏力。

挥袖提笔,泼墨江山,于画桌之上抒写情意,画桌仿佛是一个载体,可以抒发失意,可以抒发美好,中国文人自古博古好雅,写意之物备受推崇,至今,画桌仍是蕴意十足!

挥袖提笔,泼墨江山

对古代文人来说,家中最重要的家具,除了床,再就是画桌、书桌了吧。文人们对桌子的要求可不低,外形要雅、做工要精、高度最好还是私人订制的……

因而高品质的画桌、书桌是存世的古典家具中数量最少、品位最高,且最具文人气质的。

明 黄花梨双圈卡子花大画桌

明清家具研习社藏

精炼合理,实用美观

在中国古典家具种类中,很少像画桌那样从多种角度方向加以欣赏和利用,从桌面到四腿,几乎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人们的眼中。

明 黄花梨画桌

专业的画桌在宋代就已经出现了。它的体积不大而便于移动,结构科学、合理而坚固耐用,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和其它桌具并在一起使用。

此时期,以皇帝宋徽宗赵佶为代表的文人墨客,出现了像苏轼、朱熹、张择端、李唐、马远、夏圭、刘松年、赵孟等等这样的名家。

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精工习写、龙飞凤舞的传世名画和墨宝,想必一定是在赏心悦目的画桌画案上完成的。琴、棋、书、画、笔、墨、纸、砚都必须通过画桌来传情达意。

我们现在可以从南宋册页《秋窗读易图》、南宋刘松年《四景山水图》中,看到宋代文人对书案画桌是如此的讲究在自己营造的气氛里。

南宋册页《秋窗读易图》

画桌为挥毫泼墨之用,较之一般桌案在宽度、长度方面都有所增加,如此展卷布纸才不嫌局促。

明末清初 黄花梨四面平马蹄足大画桌

作画挥毫,往往要起立,桌面以下越宽敞越好,所以画桌没有抽屉。

明末清初 黄花梨四面平马蹄足大画桌

大师级别的人物挥毫泼墨起来,绝对是“速度既快,姿势也帅”,坐着慢慢描摹是不行的。

手握画笔、扎稳马步、屏气凝神、一气呵成才能显示出名家风范,画桌的高度一般根据主人的身高量身定制,一般到人的胯骨为宜,所以古代的文人喜欢站立创作,不论写字还是画画,总归是站着比较有劲嘛。

晚明 黄花梨裹腿高罗锅枨大画桌

明代的工艺较宋代有所改进,使画桌在保持自身原有的功能以外,还具有了极高的艺术价值与审美情趣。

基本造型分为无束腰和有束腰两种,腿有弯腿、直腿或其他的多种样式。在造型上多与方桌、条桌相同,同样有直枨加卡子花、嗾牙头、攒牙子、喷面、高束腰等多种造法。

晚明 黄花梨裹腿高罗锅枨大画桌

清 黄花梨四面平画桌


清 黄花梨云纹托角牙霸王枨画桌

在明代由于很多文人儒者参与了家具的设计,尤其像书房中的桌、椅式每天必用之物,不可随意凡俗。不管出仕官场的儒者,还是隐居深院的文人,对画桌如同个性的张扬,看桌如看人。

清早期 紫檀无束腰直枨嵌矮老画桌

画桌和一般的八仙桌、条桌不同,“它”是士大夫读书人“量体裁衣”精心定做的。因此在数量上不可能像八仙桌、条桌那样平民化的普及。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画桌,大多数是明式清做,真正明代明做的大画桌,凤毛麟角。

明 黄花梨双圈卡子花大画桌

清代的画桌工艺有别于宋、明,却具有自己的独特风格。

清 紫檀高束腰云龙纹大画桌

颐和园藏

清 紫檀嵌珐琅面西洋卷草纹束腰外翻马蹄腿画桌

颐和园藏

清 紫檀雕云龙纹长方桌

上海博物馆藏

材美而坚,工朴而妍

在所有的画桌材质中,最受文人钟爱的便是黄花梨和紫檀了。从外观看,黄花梨画桌简洁明亮;紫檀画桌厚实、沉稳,颇具光泽度,外加材料珍贵、价格高昂,不仅为画家们所喜爱,也被大官贵人们所追捧,以显示其高雅的鉴赏力。

  明晚期 黄花梨四面平大画桌  



  清 黄花梨无束腰圆裹圆小画桌

  清 黄花梨嵌乌木画桌


  清雍正  紫檀万方安和锦地拼面画桌



  清康熙 紫檀高束腰雕螭龙纹大画桌


位置有定,陈设有度

明沈春译在《长物志序》中讲:

“室庐有制,贵其爽而倩,古而洁也;花木,水石,禽鱼,有经,贵其秀而远,宜而趣也;书画有目,贵其奇而逸,隽而永也,几案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

不难看出,明人对花木、家具在室内环境中的布局,都有精辟的体味和要求。

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

明 紫檀无束腰裹腿罗锅枨画桌

书房是读书人的最爱,明代文人对书斋的重视异乎寻常,对于书斋的位置以及陈设器物等都有着严格的要求,而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画桌。

上海博物馆

明 紫檀无束腰裹腿罗锅枨画桌

《长物志》作者文震亨认为,画桌应:

“设于室中左偏东向,不可迫近窗槛,以逼风月。”

画桌的使用,不要靠近窗户,避免风吹日晒。一般把纵端靠窗放,不但光线明亮,适宜书画阅读,亦便对面有人牵提纸绢。倘对面设座,亦便两人同时就桌案工作。

画桌的一般摆法是在室内居中放,四周或设凳椅,或空无一物。

费城艺术博物馆

明 黄花梨四面平霸王枨画桌

文人的书房画室,其实意不在书和画,而更在于它的环境,在画桌上写诗、画画、品赏古玩,窗外有水、有竹,斋中有几有案,案桌上有笔、墨、纸、砚、四书五经,榻几上一张七弦琴,便是理想隐居文人的世外桃源。

明 黄花梨四面平霸王枨画桌

这就是中国文人为何更喜欢独处,书房画室便是家中经营完全属于自己的天地,可以浪漫遐想。

画桌,作为文人雅士必备之美器,展现的是无言之美,极具灵性,它是文人心中的名山胜景。

交易担保 明清家具研习社 明 黄花梨双圈卡子花大画桌 小程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