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知多少 / 旅行城市 / 世界10大毒品“弥漫”国家,最后一个国家...

分享

   

世界10大毒品“弥漫”国家,最后一个国家很“漂亮”,但也泛滥?

2020-09-19  旅行知多少

世界10大毒品“弥漫”国家,最后一个国家很“漂亮”,但也泛滥?

10,美国

image/20200917/7ae35dc94b83582739c0b0584df43ec5.jpeg

    2002年,美国吸毒者占全美人口的8.2%,比晚清高6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每12个美国人就有1人吸毒。(保守数据)如今的美国,以占世界4.6%的三亿人口,每年像吸尘器一样吸掉全世界60%的毒品,妥妥的“嗑药王国”。美国毒品之所以如此泛滥,最根本的原因是老百姓对毒品过于宽容,大家都觉得吸毒是一种自由,政府也无权干涉,实际上政府不会处罚吸毒分子,只会制裁毒贩,明星们在吸,华尔街的精英们在吸,社会各界都在吸,只要把毒品戒了竞选总统都可以。

9,缅甸

image/20200917/c3613e7667007d8456723aac6f5955db.jpeg

    从2020年3月至4月在东北掸邦展开为期两个月的肃毒大行动。他们在偏远地区突击了一个毒品生产基地,所破获的毒品和制作原料规模远远超出预料,包括近2亿粒甲基苯丙胺(冰毒),500多公斤结晶甲基苯丙胺,300公斤海洛因,近3750升的液态甲基芬太尼(可用于制作芬太尼等合成阿片类药物),以及35.5吨和16.3万升用于制造毒品的化学品。

8,伊朗

image/20200917/a3226be22c8e0f5a55067faa69d37c9f.jpeg

    从管控上来讲,伊朗政府还是比较严格的。贩毒和吸毒的罪名非常严重,比多数国家的刑罚都重。正因为在法律和行政层面对毒品问题的重视,从官员到民众在反毒问题的立场上也是比较坚定的。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有利益总会有人冒险从事毒品相关的犯罪。从事这种行业者,不少可能是集团化犯罪者,有可能是与国外勾结的不法商人,毒品的流通渠道基本上都是边境走私,而毒品贸易的资金的可能流向要么犯罪集团或某些边境反政府势力,要么是暗地发财的不法商人等。

7,泰国

image/20200917/cdbeeef99575e5e292b407b0915830a9.jpeg

    在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泰国26日在大城府举行集中销毁毒品活动,总重25.3吨的毒品将被分批销毁。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当天,泰国副总理兼公共卫生部长阿努廷主持了泰国第50次集中销毁毒品活动。阿努廷表示,毒品不仅对人们的健康产生巨大危害,还对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等造成不良影响。

6,越南

image/20200917/6094dd1a7eae0d5d9e3429a0c1051066.jpeg

    南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它既是毒品生产国,又是金三角毒品流 向国际市场的过境国、中转站,同时国内毒品消费市场日趋扩大,也是毒品消费国。而这又 是由越南所处的国际国内环境所决定的。1、罂粟种植难以禁绝。越北山区的贫穷落后是罂 粟种植难以禁绝的主要原因。2、毒品类型多样化、精制化。越南毒品现在已发展到鸦片、 海洛因和大麻并存。传统毒品下降,精制毒品呈上升趋势。3、毒品来源和流向多元化、国 际化,越南已成为东南亚一个新的毒品集散地和中转站。4、毒品消费市场扩大,且向低龄 化发展。与吸毒伴生的抢劫、凶杀、赌博、走私、艾滋病、卖淫嫖娼等社会问题日趋严重

5,巴西

image/20200917/2510cefcce0950a6e8990cf145ebf7d4.jpeg

    巴西,大学生抽大麻的挺多的,有时课间中午,就能见到有学生找个学校的安静角落抽一根,自己陶醉会儿。说“毒品泛滥”也没那么夸张,他们认为抽根大麻香烟是年轻叛逆的一部分,就跟中国中学生偷这厕所抽根烟差不多,无伤大雅。巴西贫民窟一般都是黑社会贩毒集体控制的,警察管不了,所以在巴西,想买到毒品比较容易。

4,阿富汗

image/20200917/42fbc5dae5c415264bdaa6ab005ca728.jpeg

    作为全球最大的鸦片生产地,阿富汗的鸦片产量稳步增加对全球的鸦片种植造成直接影响。UNODC在年度世界毒品报告中指出,如今全球的鸦片种植面积已逾31万公顷,创下上世纪30年代末期以来的新高。据估计,全球目前的鸦片产量在两年间翻番,从2012年的3700吨飙升至2014年的7554吨。阿富汗所产的鸦片占全球总产量的85%。

3,墨西哥

image/20200917/21f725315bebaee64d0ec2015d4f1591.jpeg

    墨西哥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约合7万人民币),看起来是不低的,但贫富分化严重,贫民窟和豪宅并立,因此形成了一个人数众多且处在贫困状态的社会底层阶级,对这些人而言,政府没有为他们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而在一些地方,贩毒集团取代了政府,为当地提供就业机会,通过投资教育和医疗等方式回报当地百姓,实际治理了一些社区,发挥了准政府的功能。因此,很多人在内心深处并没有那么讨厌毒枭,而是将之当成衣食父母,乐于为其把风报信。民心的游离,是墨西哥扫毒的最大难题。

2,老挝

image/20200917/ecbebc0af19ea2761cf4a591abbe20f4.jpeg

    老挝国家毒品控制与监督委员会今年年初表示,被称作“疯药”或“亚霸”的安非他明类毒品的走私和吸食在老挝正呈增长态势。老挝公安部和毒品监控部门本周联合行动,在乌多姆赛省孟赛县抓获8名贩毒嫌疑人,包括2名泰国人和6名老挝人,总计缉获236.4万片安非他明、6.3公斤鸦片、126.8公斤不明粉末、1公斤大麻和其他制毒器材。警方还缴获6支枪、4辆汽车、3辆摩托车以及大量现金。

1,荷兰

image/20200917/3343a5ba7cce57292f8e4857b2c12aec.jpeg

    谁说毒品合法的啊,刚到荷兰的时候我们这些国际学生就有一个关于毒品的讲座,买卖硬毒品是违法的,但是如果你带的是自用的量没问题。软毒品,例如大麻,理论上也是违法的,只是默认可以在某些特定地点(coffee shop)卖。荷兰还有些民间组织可以帮你检测毒品,比如如果你非要试一下摇头丸,他们可以帮你检测你买的的到底成分对不对,会不会有其他东西掺在里面什么的。说实话,吸毒的人哪儿都有,我并不觉得在荷兰吸毒的比其他地方多…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