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渚清风 / 作文资料 / 我与仙人球

分享

   

我与仙人球

2020-09-22  江渚清风

我与仙人球

                                罗海韬

一开始,我老觉得仙人球长了个不开化的犟脑袋。

    我不喜欢它不思变通。它早就背井离乡了,也不懂得把那身尖刺换换。要在热带老家,一身硬刺,可以防止水分蒸发,可是现在是在北温带你知道不?满身金黄的刺耀武扬威煞是好看,远远望去仿佛笼罩着一身光环,可一碰那光环谁都得哇哇大叫。我也不是没试过给它开开小灶加点营养,谁知它那水桶腰快撑满了盆子,只剩周围薄薄一圈土,再被层层长刺一挡,哪里还施得进肥!偶尔盆里长了棵小杂草,我想帮它拔掉,却无奈疯长的金刺从四面八方挡住了手指的去路,稍稍靠近就会遭受攻击——这简直是敌我不分嘛!

    仙人球的犟脑袋使它沦为最不受我怜爱的植物,换盆,施肥,松土,都没他的份,就连浇水也很少轮到它——谁叫它耐旱呢!眼看文竹兰花们都被好生伺候着,它却只能天天在外头挨着风吹雨淋,照样秉性不改。常见的蟹爪兰,好歹与它是近亲,经过人类的嫁接改造,早就脱胎换骨,脑袋上像顶着一个假发套,不停地开花来讨好人类,像鹦鹉一样八面玲珑。而我的仙人球还是依然故我的丑小鸭 。我也期盼过它哪一天突然蜕变成白天鹅,开几朵鲜艳的花或生出一些小仙人球来,但它哪会在乎我这番心意?它永远不改原貌,只会一天天变大,水桶腰越长越粗。它从不希罕从我这儿多得到一点照顾,也不像其他花儿,稍一疏忽就蔫不拉叽的,它从不肯开出一点花头来博得我的宠爱,它心里大概也不怎么在意我宠不宠爱它,到哪里它的生存状态都跟在沙漠里一样。总之它活得很野,很独立,天性自负。这大概是脾气最古怪的花草之一,它被人养着,却根本不想让谁养活,归根结底还是靠自己一个人活着。要是把我养过的所有花草扔到外头去,我想除了它,大概统统都会完蛋。

我突然有些佩服它了。要是它是一个人,一定相当有想法,特立独行,也许还很桀骜不驯。

再养到后来,我发现仙人球虽“独”,心眼却不坏。它那个墨绿色的球体实际上相当柔软,否则也不能拿来做菜吃。整个球儿唯一可以碰的地方就是脑袋顶上,那里的刺才刚刚长出来,比较柔软,触感类似于一撮黄色绒毛。然而我一不留神手一歪,立即痛得跳起来,那是长在一旁的老刺向我示威:不许欺负孩子!随着仙人球慢慢长大,最底下的老刺逐渐脱落了,而新刺又源源不断地从顶上长出来,这样保护球体的就总是“青壮年力量”了。再说那些小杂草,仙人球每每自觉地用刺将它们保护起来:不就几棵小草么?我在沙漠里也挺下来了还怕它做甚?留下来也好作个伴啊!

你看,小小仙人球在我眼里也变得有人情味了。

普通的东西,其实只要对它倾注哪怕一点点感情,对它的看法也就会大不一样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