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物来了 / 极物人物 / “蹭”着吴亦凡的热度火了一把,现在的李...

分享

   

“蹭”着吴亦凡的热度火了一把,现在的李雪琴,活得有点不一样?

2020-09-23  极物来了

    一年多前,她“蹭”着吴亦凡的热度,一夜爆涨三百万粉丝。

    如今,她却靠着自己的实力,又狠狠地火了一把。

    《脱口秀大会》每次更新完,她都总会上一次热搜。

    她就是李雪琴。

    有人说,她是这一季里唯一能让人笑出眼泪的那个人。

    可她明明只是个半路出家、初次登台的脱口秀演员。

    李诞却称她天赋异禀,大张伟说她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

    更有人说,她已经是脱口秀界的“新一姐”。

    不过在我看来,她只是一个活得有点不一样的李雪琴。

    01

    她是一个很特别的脱口秀演员。

    别人讲脱口秀通常都是一板一眼的,你甚至能看出一些人在努力背稿的样子。

    李雪琴不是。

    在台上,她常常是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扶着话筒杆,然后以最放松的姿态,讲出最逗的段子。

    有人把这种状态叫做“半死不活”。

    她的开场很真实,真实到让人觉得她很“怂”。

    第一期的时候,她是第一次登台演出,手都要抖了,最终也确实被淘汰。

    但在开场她其实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我是一个网红,这是我第一次说脱口秀,所以你们不要对我有什么期待。”

    到了后来,她被导师复活,作为“最大黑马”,她也开始有了压力: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没想到吧,我还没有被淘汰。这一期选人PK一对一,赢了就能晋级。你们都没看见,那些人老想赢了,争着抢着要选我。搞得我压力特别大。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被这么多男人竞争过……”

    李雪琴最吸引人的一点,是她段子里所表现的那些苦中作乐的生活态度。

    她讲过与公司老板的相处:

    “有一次晚上,我老板,凌晨三点给我发微信,我没有回,他觉得,完了,李雪琴死了。”

    “然后吧,他大概给我打了又20个电话吧,终于在他决定报警之前,把我给打醒了”

    “一接电话,他跟我说了一句让我特别绝望的话:他说这大半夜的,你怎么还睡觉了呢。”

    观众笑声不断,有嘉宾却一语中的——“这不就是职场PUA么”。

    一天没回便以为死了,岂不是意味着三点被老板找还是经常发生的事?

    这在现实,也正是不少人的常态:996、007、手机24小时待命......

    她谈到北京地铁时,有人笑到落泪:

    “有些人还嘲笑我,说铁岭没有地铁……北京是有地铁的,破地铁有啥好自豪的啊?北京好有地铁,大环线上下班,左一圈右一圈,日复一日圈复一圈。”

    “宇宙都有尽头,北京地铁没有。”

    是啊,每天上下班车厢里的人头涌动,在河北、在外环六点起床花两个小时上班的人们,何时能在这座城市看到尽头呢?

    谁的生活里没有几分苦呢,总有迫不得已时,总有无力改变时。

    有人强颜欢笑,有人愁眉苦脸,李雪琴的段子却仿佛在说:

    苦闷可以被消解为段子。

    生活总是要继续。

    唯有苦中作乐,唯有一直前行。

    02

    李雪琴其实从来都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

    她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一个“土味网红”。

    当初,北大毕业、在纽约大学读研归来后,李雪琴没有去做学术,也没有进国企、外企。

    她决心去做短视频,而且是最“low”的那种“土味”视频。

    本人出镜,一句”大家好,我是李雪琴“,再加上几句无聊的台词、无聊的背景,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土味“视频。

    一开始,她的粉丝并不多。

    直到有一天,她路过了清华大学的校门,心血来潮地就想拍一条视频。

    视频的内容,是和一个人说,“这门真白”。

    那一瞬间,她脑海里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吴亦凡。

    于是,就有了那个视频:

    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视频内容称得上“够土够无聊”,可吴亦凡却出人意料地回应了她。

    一夜之间,她上了热搜第一,抖音涨了三百万粉丝,她也正式成了一名“土味网红”。

    与此同时,骂她的人也如期而至。

    “北大毕业的竟拍这么Low的视频?”“北大毕业纽约大学硕士,不去做学术科研,真是浪费资源!”......

    在这些人的眼中,她这叫堕落,叫疯了。

    但在她自己眼中,却截然不同:

    “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废物了吗?”她这样问。

    她说的“废物”,其实是一种状态,一种脱离旁人想象中的“精英”的状态。

    精英要时刻保持精致,精英要积极向上,精英要追求高大上的东西。

    可这世间本不止这一条路可以走。

    人嘛,也该有勇气活得跟别人不一样。

    况且,李雪琴也从来都不是一个爱把自己当一回事的人。

    有一次,有媒体打算拍摄她的真实生活,她便把摄制组带到了自己的家里。

    她让摄影师把镜头对准床上,然后瘫了上去,再告诉导演:其实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躺在床上。

    整个采访,李雪琴穿着拖鞋、睡衣,盘着腿坐在懒人沙发上便完成了。

    有一段话,很能代表她的心态:

    “生活中最朴实最平常的事情,他们总是要上升到一个价值上......我说有什么可上价值的呢?清华北大怎么地了呢,咋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啊?”

    北大高材生?网红?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也走了自己想走的路。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03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李雪琴还是个抑郁症患者。

    初中的时候,爸妈离婚,然后又各自再婚。

    李雪琴的妈妈,也变得像朱朝阳的妈妈一样,开始变得敏感、脆弱。

    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妈妈都有可能情绪爆发:

    李雪琴只是做完作业看会电视,妈妈便大发雷霆。

    李雪琴考试考砸了,妈妈知道后,竟然濒临崩溃。

    在这种阴郁环境下的李雪琴,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任打任骂、在外面哭完再回家、努力考第一......

    久而久之,一路走来的压力,竟让她在大学时患上了抑郁症。

    更不幸的是,当她决心去看心理咨询时,没想到却受到了伤害。

    心理中心的老师问她,“你大几呢”。

    李雪琴答道,“大四”。

    老师又问,“那能正常毕业不?”。

    李雪琴回答说,“能”。

    老师的下一句话直接让李雪琴崩溃了——“那你还抑郁什么呢?”

    原来,连心理中心的老师,也并不能帮助她。

    去年一月,她一次情绪崩溃时,甚至尝试了自杀。

    直到今天,她也还时常困在痛苦之中。

    一个活在痛苦中的人,会怎样走自己的人生?

    去年的一篇自述,她讲述了自己的选择:

    “知道了人为什么痛苦,才会知道痛苦的人怎么样有可能开心。”

    “我带给人的快乐那不可能是延续的......我只能满足你两分钟......但我可以先让你稍微放松放松,我觉得也算功德一件”。

    于是,她如常地在抖音分享那些“土味”视频。

    如今,她又去了《脱口秀大会》,逗了更多人开心。

    李雪琴还是选了一条别人难以想象的路。

    04

    为什么写李雪琴?

    因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我还记得李雪琴的抖音主页置顶的那个视频。

    那是她参加“行走的力量”时拍的——在海拔四千米的贡嘎山,野外徒步七天,每天要走十几公里的山路。

    因为身体不适,李雪琴想了好久要不要继续,最后还是想通了。

    “我们一直被教育说,别人行你就一定要行,但我现在觉得,别人行,我就是不行”。

    于是,她没有再试图跟上进度,而是慢悠悠地向前,“开开心心地走在最后面”。

    最后,她走完了全程。

    生活总是如此,有人走得快,有人走得慢,有人奔向远方,有人停在原地。

    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按照一种标准去生活。

    最重要的是,我们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希望有一天,你我也能像李雪琴一样: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参考资料:

    《李雪琴:我很痛苦,但我想让别人快乐》GQ报道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北大毕业留学生回国成网红 自曝有抑郁症》Aha视频


    写在最后:

    我是乔克。

    有时候我真的很感慨,这世间给人带来的枷锁,实在太多了。

    男人、女人,子女、父母,好的、坏的,美的、丑的......

    每一个身份和标签,都好像有一条既定的轨道。一旦脱轨,人们便会对你指指点点,把你当成异类。

    可人真的注定只能走一条路吗?

    我认为不是的。

    哪怕这条路风景极好,但我疲了倦了不喜欢了,我应该可以去尝试一下别的路。

    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走在不一样的道路上。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这才是生活本该有的样子。


    文字为极物原创,转载请说明。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