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涵读书 / 待分类 / 林黛玉为何称刘姥姥是母蝗虫?因为刘姥姥...

分享

   

林黛玉为何称刘姥姥是母蝗虫?因为刘姥姥吃了一样不能吃的东西

2020-09-24  小涵读书

林黛玉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子,但是她身上也有瑕疵,除了爱使小性子之外,她口口声声称刘姥姥是母蝗虫就是最大的诟病。

  


红楼梦第四十二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母两宴大观园,在酒席宴上,刘姥姥开不敢当畅饮,大碗喝酒,大碗吃肉,两三天内把自己从未吃的都吃了个遍。不仅如此还一边吃一边要,真如蝗虫一样。

她离开后,贾母让贾惜春着手画一副大观园的画,为此惜春向大家告假。在谈论如何画画时,林黛玉给刘姥姥起了母蝗虫的绰号。原文如下:

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说着大家都笑起来。

随后在探讨都画什么时,林黛玉说道:“人物还容易,但草虫不能上。”李纨不解时,林黛玉笑道:“别的草虫不画罢了,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众人听了,又都笑起来。林黛玉一面笑的两手捧着胸口,一面说道:“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做《携蝗大嚼图》。”众人听了,越发哄然大笑,前仰后合。

林黛玉为何三番两次说刘姥姥是母蝗虫呢?

薛宝钗对此解释过,这其实是一种诙谐的称呼。原文如下:

“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她想的倒也快。”

薛宝钗说的对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林黛玉仍旧有嘲讽刘姥姥的嫌疑。

刘姥姥绝对算是一个善良之人。她一进荣国府,两手空空从王熙凤手里拿到20两银子之后,心里感激涕零;第二次再进荣国府,把庄稼地里最新鲜的瓜果背了两袋进贾府;第三次贾府败落之后,刘姥姥不顾危险,将巧姐救出烟花巷,成为王熙凤的恩人。林黛玉嘲讽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人,确实不应该。

但事实上,薛宝钗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林黛玉最初并没有把刘姥姥比作母蝗虫,而是把她比作了牛。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贾母请刘姥姥吃完饭后,大家到了藕香榭,一边喝酒一边赏乐,刘姥姥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听了音乐后忍不住手舞足蹈。贾宝玉见到她的样子很好笑,就向林黛玉说道:“你瞧刘姥姥的样子。”林黛玉笑道:“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众姐妹听完都笑了。

林黛玉将刘姥姥比作牛是比较贴切的,刘姥姥一生与土地打交道,如同牛一样勤劳相实。

那么,林黛玉为何会在背后又改了称呼呢?原因在刘姥姥说的的一番话里。

酒席宴上,王熙凤捉弄刘姥姥,想让大杯子给她灌酒出洋相。刘姥姥戏称自己喝酒要用大杯,王熙凤让人去取屋里十个竹根套杯,鸳鸯拦住说出贾母那里有黄杨根整抠的十个大套杯。拿来之后,套杯一连十个挨次大小分下来,大的足似个小盆子,最小的也有普通的杯子两个大,上面雕刻着山水树木人物,还有草字以及图印。

喝完酒后,鸳鸯笑问杯子是什么木头做的,刘姥姥笑道:“怨不得姑娘不认得,你们在这金门绣户的,如何认得木头!我们成日家和树林子作街坊,困了枕着他睡,乏了靠着他坐,荒年间饿了还吃他,眼睛里天天见他,耳朵里天天听他,口儿里天天讲他,所以好歹真假,我是认得的。”

当然刘姥姥最终还是认错了。但是在她的一番理论中,我们知道,刘姥姥荒年的时候竟然吃过木头。众所周知,蝗虫平时吃庄稼,饿的时候确实是吃木头的。林黛玉后来称刘姥姥是母蝗虫,应该是对这一事件的形象描述,所以林黛玉的这一说法,其实是一种悲悯。

事实上也是如此。作者在对刘姥姥的称呼上,也用了母蝗虫这一称呼,红楼梦第四十一回的回目中用了“怡红院劫遇母蝗虫”的说法。

  


所以林黛玉称呼刘姥姥是母蝗虫不是嘲讽,而是悲悯。

声明:本文资料重点引自《乾隆庚辰四阅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胡适藏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蒙古王府本石头记》《郑振铎藏本》【文/小涵读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