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类 /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月神不只嫦娥姐姐,还...

分享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月神不只嫦娥姐姐,还有矮瘦丑男和暴躁大妈

2020-09-25  浩然文史

    中秋赏月,是先民们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馈赠。无论是嫦娥奔月,还是吴刚伐桂,都是我们对月亮的美好想象。世界各地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但都不约而同地对月神进行崇拜,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各地对月神的想象竟千差万别。

    一、原始人类对日、月形象的理解

    对月亮的关注最早追溯到人类社会的部落联盟时期。当时的人类正从地球上最寒冷的冰期中走出,沿着河流、湖泊或森林的方向往世界各处迁徙。远古时代没有照明工具,人类与自然界的互动需要依靠自然光的照耀,太阳、月亮和繁星于是成了为人类提供热能和光亮的明灯。

    对月亮的崇拜不同于太阳,太阳在人类的生活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庄稼要依靠太阳获取能量,人类也要依赖日光享受温暖。尤为重要的是,在任何地方生活的人,都要遵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规律。人类对太阳的了解,显然要比对月亮的了解更清晰,太阳的形象也多是阳刚、健康和向上的。

    遵循自然规则的原始人类

    月亮对人类而言则是另一个话题。每当月色降临,原始人类就要躲避进山洞或岩屋中去。月亮伴随着夜色而来,而黑漆漆的夜不便于人类活动。因此,人们对月亮的想象则添加了多种多样的可能。在进入文明社会之后,人们继承了源自部落时代的文化遗产,更多地将对月亮的想象文字化、形象化起来。于是,世界各地对月亮形象风格迥异的记载便流传到了今天。

    二、中国:美丽瘦削的朦胧女子

    我国的中秋节习俗,据说最早溯源于我国古代的天象崇拜,是敬月习俗的原始遗痕。我国对于月神的最早记载,见于《山海经》“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一文。帝俊是商代卜辞中出现的高祖,是我国古代东方部落传说中共言之上帝。上帝造月,为族人带来了夜晚的光亮。按照这则神话的思路,月既由胎生,也应当具有人形。这说明早在商周时期开始,我国的先民就将月亮视为神子,并且是具有独立个性和样貌的新神。

    卡通形象:帝俊与羲和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民间对月神形象的塑造也逐渐出现了“物形”。《子虚赋》中对月的描写是“纤阿为御”。“纤阿”是古时的山名,月亮与纤阿山还有一段凄美的传说。话说古代有一女子登上纤阿山,在山头向上天祷告,而后一跃而入月。月亮便从象征圆满的圆形变作“御”形。这个“御”,是古代的一种形扁的战车。这段神话听起来像是某种“自我献祭”的仪式,参与仪式和完成仪式者就是一位女子。

    月既需要有阴柔之美的女性作为祭品,其本身的“物形”也更显娇柔。从圆润而转入阴柔,这是古人对月的知识产生积累的后果。月不仅象征着圆满,而且还可以代表某种凄美的“缺憾”,而有“缺憾”并不代表美的缺失,月亮反而因为“阴晴圆缺”的月相变化而增添了动态的美感,古人对月的审美遂告完整。

    绝美的广寒宫仙子

    三、古玛雅:暴躁易怒的老妪

    与国人对月的感情相似,古玛雅文化同样认为月亮是天神(至高神)的亲眷。天神伊察姆纳是玛雅人崇拜的最高神灵,他的力量很大,能够控制自然节气的变化和日月星辰的交替。他的妻子是月神伊希切尔,是一位能够控制大地潮汐和植物生长的女人。玛雅人认为,宇宙一共有13重天象和9层伏地。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分别有一棵包围世界的“宇宙树”,每一棵宇宙树上分别住着掌管“大水罐”的神灵“恰客”。

    玛雅人

    月神伊希切尔是一位善妒的女神,她也代表了玛雅人对月的认识。天神伊察母纳对月神疼爱有加,并把掌管海洋和土地的权柄赐给了她。传说中,这对眷侣还拥有一模一样的长相和同样强大的能力,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并维持整个宇宙的秩序。可伊希切尔却没有担负起这个责任。

    无论天神是愤怒或是开怀,无论世界是狂风骤雨还是艳阳高照,月神从未根据这样或那样的变动将地面上的环境调和成适宜生存的状态。久而久之,地上就出现了洪水、暴雨、旱灾和饥馑。终于有一天,支撑着“大水罐”的四位恰客苦不堪言,他们禀报天神,要求他惩戒月神,并及时为宇宙树提供适宜的生长环境。

    玛雅神话中的神祇

    可是,沉浸于自我世界的月神伊希切尔反倒迁怒于恰客。为了表示愤怒,她反手将其中一座水罐打碎。滔天洪水顿时沿着残破的罐体奔流而下,眼看就要将整个世界淹没。愤怒的天神连忙施展法力,在危急关头拯救了世界。而月神伊希切尔也因此丧失了统治大地的权力。她最终被贬为掌控月亮的神灵,也失去了使她迷失不已的年轻与美貌,成了一个暴躁的大妈,并被限制终身不得踏出神界。

    四、古印度:丑陋小矮人

    印度神话中的月神是一位男性,并且也是一名“负罪者”。由此可见,世界各族都将月亮看作是某种“缺憾”和“遗憾”的代表,这很可能是因为月亮与太阳的光辉形象形成强烈的反差有关。

    月神苏摩的名称来源于早期婆罗门教仪式中的一种致幻饮料。苏摩酒酿制于一种至今未明的植物或真菌的汁液,其主要作用是引起饮用者的幻觉和激情,通常由一些负责舞蹈和歌唱的祭司享用。在同为雅利安人文明的伊朗拜火教中,也出现过一种类似功能的饮料“豪麻”。在神话传说里,众神最爱聚众豪饮苏摩汁,以期增强他们的神力。

    在《梨俱吠陀》中,苏摩的形象变得拟人化。其中有大量的诗句和颂歌是写诗人单独献给苏摩神的,其数量仅次于因陀罗和阿耆尼。印度人相信,是梵天大神使月神苏摩成了星月、祭祀、植物和誓约的主宰者。苏摩的能力上达天庭,下至人间,其权力非一般神祇所能比拟。全能的苏摩在神界饱享盛誉,而他自己却因此变得骄傲起来。

    印度人心中,在黑夜中闪耀的月光代表着魅惑

    苏摩在众神的赞美下逐渐失去了应有的德行,他开始抢占他人的妻子,刻意抵触神界的规条。苏摩曾斗胆抢走了祭主美丽的妻子陀罗,他们的孩子今后将成为水星的主宰。他还强娶了达刹27位美丽的女儿,她们分别代表了月空中27个星座的主神。就这样,任性的苏摩得罪了以因陀罗为首的一部分神祇。他也在嬉戏玩乐中荒废了自己的职责,并引起神界诸王的强烈不满。

    达刹形象

    苏摩由于受到了达刹的诅咒,变得越来越矮小消瘦,失去了往日的荣光。大地和动物也随着他的日渐萎缩而变得憔悴不堪。高傲的苏摩在痛苦中沉思悔过,他哀求得到达刹的原谅,在圣河萨罗斯法底中清洗了自己的一部分罪孽,重新获得恢复容颜的机会。但诅咒的能力实在太强,苏摩每月只剩下一半的时间“逐渐丰满”,而在另一半时间中仍然会恢复瘦小和虚弱。

    月神形象

    文史君说

    无论西东,人们对月的印象总是带有些凄美婉转的色彩。对月的认识是劳动人民从大自然的规律中总结、提炼出的宝贵经验,这说明古人已经察觉到月亮的圆缺是一种客观变化。和灿烂耀眼的太阳不同,月亮出现在黑夜之中,隐没在日出之时,月的到来宣告了黑暗,而太阳的将升则昭示了黎明。其实,我国古人并没有将月亮视为太阳的对立面,而是客观辩证地将月的存在视为正常。正所谓阴阳相合、以化乾坤,我国古人的智慧就在于能够不偏不倚地看待问题,而不是把一些自然现象过分极端化。这种超群绝伦的视野,恐怕是世所罕见的。

    参考文献

    熊飞:《中国古代的月崇拜及相关节俗文化》,《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96年第6期。

    李柽杨:《同神异性与象义背逆:对东西方月神性别的文化思考》,《湖南科技大学学报》2010年第1期。

    (作者:浩然文史·瓷国垃圾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