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股份 / 《朱元璋,扶... / 『汝州访古』——大峪辉泉保安寨的厚重历...

分享

   

『汝州访古』——大峪辉泉保安寨的厚重历史与魅力风景

2020-09-27  宝钢股份

『汝州访古』——大峪辉泉保安寨的厚重历史与魅力风景
贾顺卿、贾艳强/文
陈素贞/摄影
辉泉保安寨,位于汝州市区东北18公里许,大峪镇高岭村辉泉自然村南的山巅之上,是当地群众在解放前躲避匪患的坚固堡垒。辉泉保安寨所在地区是汝州母亲河—北汝河重要支流黄涧河和洗耳河的上源之一,王台辖区的摩天寨主峰经刘河沟东岭、盐池坡、双东窑东岭、高岭西坡西岭、二道岭、马场岭、辉泉东岭往南延伸,形成一蜿蜒分水岭,因地势较高,又叫高岭,高岭村便由此而得名。辉泉保安寨就修筑在这道高岭的最南端山顶处,海拔约800多米,每到雨季,保安寨东侧的洪水,流经上七里沟→中七里沟→下七里沟,在同丰窑与高岭东侧、李沟、马安驼、路泉流域水流交汇后,经火石沟→石板河→大泉沟→朱砂涧→刘窑→许台→槐树汇入安沟水库。 保安寨西侧的洪水则经辉泉西沟→剪花口→黑龙潭与辉泉北沟→八池沟→高岭西侧流域水流交汇后,经木兰沟→赵楼→袁窑→范庄→寨湾→朱沟→黄岭汇入马庙水库。


保安寨在辉泉村南边的制高点上,凭险而筑,南临百米深的双层石崖,形成天然屏障;北是上窄下宽的梯形陡坡,有蜿蜓曲折的小路连接山下村庄;东是一凹形山体,与向东延展的山岭相连;西是一绝壁,下方向里凹进20余米,百余平方的地面,下大雨也淋不着,村民称它为大石窑,传说是南蛮子采挖金矿石后形成的。再往下延伸,与康庙岭相连,在下山崖的路口,旧时有一座古庙叫康王庙,庙前的古道是辉泉周边村庄下山的交通要道,经郭坪、安窑、土道河、潘庄可到达米庙镇及汝州市区。保安寨筑在双层石崖顶端,四周是用石块砌的坚固寨墙,中有大小不一的青石窑洞组成,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具有重要的军事价值。山寨目前保存完好,寨墙约8米高,东西长约70米,南北宽约45米,大致呈椭圆形,地势南高北低,占地面积约有5亩多,寨墙上设有女儿墙,留有警戒观察用的瞭望口和射击用的垛口。


保安寨南端靠近石崖处的高地上修有数孔较大石窑,并有套间,为修寨大户所居。寨内北面,依托寨墙修筑一排11孔稍小的窑洞,为避难群众所居,东南部也有部分石窑相对,形成一个小巷,东侧有石窑两孔,旁边有石砌阶梯通上寨墙。全寨共计有石窑洞35孔,目前保存较为完整的有28孔,可容纳数百余人居住。寨子东北角有一石拱寨门,高约2.5米,宽约1.8米,榆木寨门厚约6寸,门上方有二层炮楼一座。保安寨内没有水源,日常用水全靠当时所居各户在山下辉泉山泉取水,人担驴驮上山,装入盛水的盆盆罐罐内,以备生活所需,同时寨内有一个人工开凿的石槽,用以喂养驴马。


清朝末年,国运日衰,民生凋敝,社会动乱,土匪猖獗,动荡的局势让人感到朝不保夕,人人自危。民国元年(1912年),辉泉村士绅贾中金首倡筑寨保民事宜,并捐地3亩,赵永样捐地2亩,用以筑寨基础。高岭村的辉泉、八池沟,雷泉村火石岭,米庙镇潘庄村、一五张村等地部分村民热烈响应。众人同心协力,利用农闲时间,每天出勤60余人,带着铁钎、铁锤、铁楔、铁撬、铁链、木杠等简单工具来到山寨选址处,挖石筑寨。一部分人就地取材,挖山破石,垒砌寨墙。另外一部分人在寨北山脚下采挖青石,靠数人合力,肩抬背扛,把100多公斤到500多公斤不等的青石块运送到600米开外的山顶,修筑石窑洞和寨门。这些先辈们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早上天不亮就赶到工地忙碌,中午啃干粮喝凉水,稍事休息就又开始劳作。他们靠不屈不挠向命运抗争的坚强意志,历时3年余,共出工4万多个,动用土石方1.2万多立方米,硬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十分原始的工具,筑成这座屹立在山峰之巅的坚固石堡。


民国十四年(1925年),村民们感怀修筑保安寨的艰辛和山寨修成后的生活安定,在寨内镌刻石碑一块,上书“流芳百代”等字样,并详细记载了石寨修筑的起因、过程、捐款人名单和数额,以纪念人们修筑山寨的功绩,供后人瞻养和缅怀。


抗日战争时期,皮定均、徐子荣支队大峪根据地曾把保安寨作为前方哨所之一,据险扼守,民兵在此执勤站岗,抗战部队也经常从此下山作战,保安寨见证了那段艰苦难忘的烽火岁月,为临汝、登封地区抗击日寇做出了应有贡献。解放后,国泰民安,人们安居乐业,保安寨上居住的人们都陆续回到村子里,寨子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和避难的作用。20世纪60年代后期,村民养殖的羊由生产队派专人放牧,目的是给生产队造肥,解决那时缺少化肥的困难,为了减轻往南坡顶耕地送粪的劳苦,队长让羊把式把羊圈在寨上放养。1970年至1975年,高岭大队林业队的20多位造林专业人员,也曾吃住在山寨上。保安寨上夏天比较凉快,比山下的温度低,特别是南侧的没有后墙的窑洞,空气对流,形成通风洞,中午在里边睡觉,还要盖个东西,不然就会着凉以至于感冒。


辉泉保安寨至今已历时百年余,仍巍然耸立在高岭村辉泉南坡山顶,见证了这片大地的百年沧桑巨变。早晨,朝霞普照山寨,阳光与山石相映成趣;傍晚,夕阳的余辉从山寨慢慢退去,一切都逐渐沉寂平静。平日里山寨已没有往昔人欢畜叫的热闹景象,唯有寨东山腰里那棵500多年的老皂角树,依然枝繁叶茂,生机勃发,郁郁葱葱。


天气晴朗时,站在山寨南窑顶向南远眺,汝州城的轮廓清晰可见;东望,官顶山峰峦叠峰,满目清翠;西看,石榴嘴山寨相峙而立;向北俯瞰,辉泉、高岭、赵楼、同丰、王台、棉花等村由近及远,依山就势,错落有致,盘山公路曲曲弯弯,道道梯田层层叠叠。白天,老人们在树萌下唠嗑,大人们在田地里劳作,小孩们尽情地玩耍,牛羊在山坡上吃草;傍晚,人们回家,牛羊进圈,晚霞飘扬着余辉,山间升起了袅袅炊烟,一派祥和安逸的山村美景。


如今,保安寨已成了游客、摄影人爬山观景的好去处,节假日,游客蜂拥而至,他们或登寨瞭望,或以山寨作背景合影留念,尽享四时美景而流连忘返。寨东山腰里那棵老皂角树,也成了游客们照相的背景树,并留下“神树”福佑平安的美丽传说。据传,汝州城东一户人家娶儿媳妇时,儿媳从镜子里看到一棵树,客人和主家都非常惊奇,经辨认就是这根老皂角树。喜事过后,这家老掌柜带着新郎和新娘到大皂角树下烧香叩头,祈福保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