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养花趣味之我谈

 简心素文 2020-09-27

养花趣味之我谈

又是一年……

今天又手痒了,去花市逛逛,一路上说不买不买,只是看看,过过眼瘾,这不还是买了两个大的、四颗小的多肉。回到家,二闺女一开门,一看我两手提的都是,一边接过来,一边埋怨:

“妈,你又买花了,我爹回来你俩又开始了……”

管他呢,我就买,就这么点爱好,难道都满足不了?    

唉,说起养花,想想我也的确有点过分。一次我俩为此口战,孩他爹说:“你数数家里多少盆了,四五十盆了,还往家里买,家里快成花市,你也快成卖花的了……”也难怪孩他爹责怪,从村里到城里,从住小院到住楼房,一直家里都摆满了大盆小罐的各色的花。  

要说起来,我家几辈人都爱养花。

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我的爷爷爱养花。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名贵的花,我家老院子里的几盆月季、仙人掌、绣球,是我童年的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一抹青绿。早晨起来,爷爷总是在花前莳弄花。爷爷自己用薄铁板自造了一个喷壶,至今我的脑海里还清楚地记着它的模样:盛水的部位是一个圆柱形,上半部有一个小长方形注水口,注水口两端焊了弧形的把手,然后圆柱的上表面汇聚成一个很细的管子,管子顶部焊接了一个类似现在浴室的花洒模样的盘子,布满了洒水孔。注满水,然后花洒朝下,水喷成雾状倾泻下来,滋润着每棵花。     

受爷爷的熏陶,爸爸叔叔还有几个姑姑都很爱养花,我耳熏目染也爱上了养花。爸爸在世时,虽然晚年腿脚不利索了,但也还是从这家揪个小苗,从那家掐个枝叉,回来花盆里一栽,很快就成活了。我们过节回到家里,尤其是我,看着哪盆好,总是看啊看啊,爱不释手。等我走时,爸爸总会说:“小闺女子,把那盆花搬走吧。”老爸是真懂我啊!我听了那一个高兴劲儿,真比拿走点好吃的要舒服得多。记得爸爸养了一盆玉树,养得很好,株形圆圆的,叶片又厚又绿,我很喜欢,爸爸又让我搬回来了;养了两年,长大了很多,可就一次浇水多了,玉树烂根了,没几天就挂了,我为此心疼了好久。    

说起养花的经历,还有一“奇葩”插曲,说来听听就知道可笑与否。

那是大女儿七岁时,国家照顾生二胎,我办了二胎准生证,盼孙子心切的婆婆也开始想尽各种办法让我生男孩;那个年代,那个岁数,没文化的婆婆很是信奉神灵,烧香许愿,甚至一次回来郑重其事告诉我,去有名的堂口套娃娃了,说能套一个男孩。

结婚到婆家,我喜欢养花的爱好也一直保持着。在学校教书时,有几个爱养花的同事,整天你淘了一盆花掰一个嫩芽给我,我的花插了一个枝活了再送给她。一来二去,我家的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盆,我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莳弄我的花花。摘摘黄叶子,剪剪长歪的枝叉,松松板结的盆土,转转花盆让它光照均匀,最后哪个土干了旱了再浇浇水。若是哪盆花开花了,更会仔细地在花前端详半天。

直到有一天,一直盼孙子的婆婆终于忍不住了,再次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喜欢养花天天看花的人生闺女的几率很大,不许再如此。天哪!这哪来的如此荒唐的逻辑和道理,我为此哭笑不得。重任在肩,好长时间我都不敢在家里种花,婆婆不在家时我才抓紧时间打理打理。可是老天没开眼,那年的七月,我还是没如婆婆心愿,生下了七斤多重的二丫头。后来婆婆再也不提不让我养花了,但看到别人家抱着的男孩,总是流露着那种极度羡慕的目光。五年后,我冒着生命危险历经种种曲折如愿生下了全家期盼的儿子(此段经历也是跌宕起伏丰富多彩)。      

记得有人说过,人生有三养――养眼养脑养心,养花可以说三者全占,那么最好的养生便是“沾花惹草”了。但是我的喜欢,谈不上养生,也谈不上“爱莲说”般花草喻人,更谈不上“梅兰竹菊”四君子般明心志。我的喜欢是从爷爷那代起爱花的朴实自然,是爸爸的有心馈赠,是我不能丢弃的养花之闲乐。从记忆中宽阔舒适的大院子,到居于城镇的狭小的阳台,在城市喧嚣的繁忙中,在生活的重压下,我的喜欢是能亲近自然的一丝愉悦。

李渔说过,“弄花一年,看花十日”。养花,每日得记挂着,熟悉它的习性,注意每天的天气,一时疏忽,便前功尽弃。人有心,花草也有灵,莳弄花草时,我们一刻的用心观察,一刻的尽心养护,一刻的倾心欣赏,都让爱在花开的一刹那落地生根!    

春花秋实,夏绚冬藏,花如人生,起伏曲折无常。以平常心养花,以平常心生活,便是最好的乐趣!    

自己喜欢的日子,就是最好的日子;自己喜欢做的事,就是最好的事。心中有爱,百花盛开!

写于2020年4月。

作者:王香爱

◆王香爱回家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