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客人 / 待分类 / 往事|晒稻草

分享

   

往事|晒稻草

2020-10-01  品茗客人

  1978年深秋,进入大学读书,许多的中外名歌开禁,能在各种演唱会上演唱了。

  一首加拿大的名歌《晒稻草》,给我的印象极深。

  我惊讶,外国人也翻晒稻草。这之前,我一直认为只有我们相对贫穷的苏北人才会在冬天里晒稻草;二是,惊讶外国人的晒稻草还晒得那么浪漫,成了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过程,而我们苏北人晒稻草是很现实艰难生活。

  深秋,水稻收割了。

  家在乡下的姨母就会让她的儿子,我的表哥们得用进城来办事的机会,摇船给我家送来两样好东西:一小口袋刚刚打出来的新米——籼米,我们称为“小米”的,让我们尝新鲜的;另一样,则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着的过冬的宝贝——稻草,专门用心加工准备的。

  这是相当干净的稻草。送来之前已经晒得很干了。

  那个时候,不仅是钞票紧张,粮、油、棉的计划也是特别紧张的。没人值得把好好的棉花胎子铺在床上让孩子们压过来、滚过去的。可是床上不铺点儿保暖的,小孩子们又会觉得太冷。

  在床上铺一层稻草,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母亲们肯定是要把这些稻草先堆在屋子里,有好太阳的时候抱出来晒个天把两天的。这才会把稻草分铺放在三张床上。

  铺稻草的那天,最激动的孩子们。我们知道,这个晚上,我们将会有软软的、暖暖的被窝了。

  床板上铺一层厚厚的稻草。条件好些的人家,可能会用一条旧得不能再旧的棉胎压在稻草上面,再拿一条床单铺上。

  当年我和我大哥睡的那个睡柜上,是直接铺了稻草,再往稻草上铺一条床单的。

  晚上,拱下被窝的时候,先是闻到床单下面浓浓的草香味,之后又能感受到被子上被晒得暖暖的太阳的味道。

  那个晚上,不在床铺上多打几个滚,总觉得有些个不舒服,为的就是能感受一下盼望一年的这种松软感觉。我总觉得,那种松软,一点儿也不比在射阳浴室里要花上一角八分钱才能睡得上去的那张“沙发椅子”的松软差到哪块去。

  有一年,拱进了才铺上稻草的被窝,怎么就麻木起来了,念起来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听得来的歌。

  “铺稻草,盖稻草,一觉睡到早饭好……

  在我铺边上做着针线的妈妈,随手拿起了那根竹尺,举得高高的,要打过来。我吓得赶紧将整个的人埋进了被窝。

  后来,才晓得,那是一出老淮戏里要饭花子唱的。这也是大人们认为最没出息的唱词。这也是我在进入大学后,第一次听到那首《晒稻草》印象深刻的原因呢。

  铺在床铺上的稻草,睡得时间稍长,就会板结,不暖和,要隔三岔五地抱出去,到太阳底下晒晒。

  那个时候,条件好些子的人家,家中还会多备些稻草。一是为了及时地替换床上铺的,防止小孩子夜里尿床把稻草弄潮了,好有个替换;二是一旦来了亲戚了,需要打个地铺,就多弄些稻草铺在地上,不至于让客人受冻。

  说到地铺,中小学时期,有“农忙假”,到乡下去学农劳动,晚上,就睡在铺着稻草的地铺上,虽然,有自己带的被子盖着,可每天天亮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人是脱离了自己的被窝,钻在了那厚厚的一层稻草里——那还真的是“铺稻草,盖稻草”了呢。

  来年开春,天暖和了,铺着稻草嫌热了,就该把稻草全撤下来了。

  还要再晒一晒,堆起来。有用处呢。

  一是那个时候家家户户会养几只小鸡,鸡窝里,也用得着稻草;二是烧小炭炉子的日子里,一旦炭炉子熄掉了,要重新生起来,也用得着草做个引子,有时候,家里的稻草用完了,还会到邻居家去讨要一把草来呢。

  没想到,也就是三四十年的工夫,曾经是宝的稻草竟然成了废物,要在水稻收割之后一把火烧掉,或是直接抛到大河小沟里去呢。

  再回头来想一想,当年,虽然穷,倒也是享受着生态文明的好日子呢——铺的稻草里不会有甲醛之类的化学物质吧。用过之后的稻草还在重复着使用,多环保啊。

 相关文章:

往事|冒盐硝

往事|拱被窝

大雪节气,闲话冬月

小镇的记忆碎片105|冬月里腌大咸菜

  小镇的记忆碎片总目录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