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黄岛 / 待分类 / 有声读物 | 捉鸟之乐

分享

   

有声读物 | 捉鸟之乐

2020-10-04  家在黄岛

_
_
_

_
_
_

黄 家

岛 在

点击上方 绿标 收听音频 

  鸟是人类的朋友,是森林的卫士,是害虫的天敌,护鸟爱鸟是当今人们的普遍共识。但在四五十年前,我的儿童时代还不是这样,捉鸟、食鸟还是很普遍的现象。

  我的老家西海岸新区灵珠山街道办事处的窝洛子村,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那时的鸟类品种和数量都非常多,受靠山吃山观念的影响,捉鸟改善生活的人很多,祖祖辈辈一直延续着捉鸟的传统。

  我的二哥人很勤快,头脑也灵活,是出名的捉鸟高手,我的捉鸟技艺都是跟他学的。二哥大我六岁,由于家庭成分关系,小学毕业后得不到上初中的机会,就到生产队从事农业劳动。二哥经常利用生产队中午休息时间,带着我到北山上夹鸟和网鸟,我从中学到了不少捉鸟技巧。

  回顾儿时的捉鸟经历,充满了开心和快乐。捉鸟的最大乐趣不在于吃上美味,而在于捉鸟的过程充满刺激。

  捉鸟的方法主要是用铁夹子夹、弹弓打、网具捕。

  用铁夹子夹鸟时,需要拴上诱饵。因此夹鸟之前首先要挖诱饵,我小时候用的诱饵主要有蝼蛄、瞎游闯(学名金龟子)、姜虫等。蝼蛄一般要到园边去挖,循着蝼蛄的叫声,蹑手蹑脚走到跟前,一般能看到地面上蝼蛄挖出的通道,这时用铁锹快速扎下去翻起泥土,蝼蛄会爬出来,迅速把它捡起放到盛有湿土的瓶子里;瞎游闯一般要到山坡上的槐树林里挖,这时的瞎游闯还没有出土,找对地方很容易挖到;姜虫要到野坡里的草皮底下挖,数量较多。

  每年的春分前后,飞到南方越冬的候鸟陆续回到北方,这时山草鸡如约而至来到老家北山的密林之中。在我捉的所有鸟类中,山草鸡个头较大,数量也较多,是我很喜欢捉的品种。捉山草鸡的方法是用铁夹子夹,跟二哥有无数次夹山草鸡的经历,每次都有收获。

  记忆深刻的一次夹山草鸡是我独自行动,有一年春分过后十多天,正是过山草鸡的旺季,我带着四个铁夹子,独自一人来到了村北的群山之中,没过多久我发现了一群山草鸡,我学着二哥的样子,观察山草鸡下一个可能的落脚点,通过观察我觉得山草鸡起飞后很可能会落到另一个名叫小岭墩的山头上,小岭墩山头很小,夹在南北两座大山的中间。于是我悄悄地绕到小岭墩上,在山头上用石块挖起一堆湿土,把四个铁夹子拴上瞎游闯,分散放在山头上,我又原路返回绕到这群山草鸡背后,振臂一呼,遮天蔽日的山草鸡群瞬间起飞,像施了魔法一样,这群山草鸡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小岭墩上。由于我所在的位置离小岭墩很远,完全不用担心惊扰着二次降落的山草鸡群,我快速向小岭墩移动,约摸过了十分钟,我来到了小岭墩上。眼前的一切让我惊喜得缓不过劲来,四个铁夹子全部夹上了山草鸡,其中的一个铁夹子夹住了两只,一只夹着头,一只夹着腿。分析当时的情形是,一只山草鸡站在铁夹子底缘上观望,后面的一只山草鸡急不可耐地抢食诱饵,铁夹子同时夹住了它俩,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场景。

  和夹山草鸡差不多的季节,也是桃木橛(也称桃木胭脂鸟)经过当地的时间。有一天中午趁生产队休息时间,二哥带上铁夹子领着我急急火火到北山去夹桃木橛。桃木撅毛色深灰,脖子底下有一个大红点,酷似胭脂,体型比山草鸡小,喜欢落在礁石上。我俩很快发现一块礁石上落着几只桃木橛,二哥观察一番后,把铁夹子放到了相距桃木橛百米开外的另一块巨型礁石上,铁夹子下面垫上了一层湿土,我俩绕到桃木橛身后驱赶,几只桃木橛正好飞到了那块巨型的礁石上,由于山上沟壑纵横,很不好走,过了很长时间我俩才走到那块巨石顶上,到现场后发现,铁夹子不见了。我正在纳闷,二哥站在礁石边缘把头伸出去向下探视,发现在巨型礁石的底部站着一只发呆的桃木橛,二哥好像明白了一切,急忙下到礁石底部,很容易捉住了那只发呆的桃木橛,并且捡回了铁夹子。原来这只桃木橛是从铁夹子后面吃的诱饵,吃诱饵时触发了铁夹子上的机关,尽管铁夹子没有夹住它,但在触发机关的瞬间铁夹子上的竹签子打晕了桃木橛,铁夹子和被打晕的桃木橛一同滚到了巨型礁石下面。

  随着气候变暖,房前屋后的杏树、柳树长出了新叶,这时有一种体型较小的柳鸦活跃在杏树和柳树上,这个时候我爱玩的弹弓就派上了用场。每到这个季节弹弓从不离身,上学时也把它放在书包里,在上学、放学的路上也要打上一番柳鸦,由于杏树一般都较矮,柳鸦在树上很容易瞄准,屡有收获。用弹弓打鸟类似射击比赛,有时容易爆冷门,我的弹弓打鸟技术不算上乘,但有一次清晨在北山的松树上,我发现了一只体型比山草鸡还要大的不知名的鸟,在三十米开外的地方,拉满弹弓瞄准击发,那只鸟应声落地,我意外惊喜,大大提高了我打弹弓的自信。

  在槐树、棉槐长出半米多高新枝的时候,一种低飞的鸟就出现了,我们叫它“大朴溜”。它体型比山草鸡稍小,喜欢栖居在槐树墩或棉槐墩里,腿脚很快。我最喜欢下小雨的时候到深沟两旁的槐树墩和棉槐墩张网捕获。下雨天大朴溜都躲到树墩里避雨,我用一根棉槐条不断敲打树墩,很快就能发现大朴溜的踪影。这时我就快速跑到前方的树墩里把网布好,再转回大朴溜栖息的地方,吹起口哨,大朴溜一般会沿着树墩径直向前,尽管看不到它,但到前方撞上网后,最终会被发现,一个上午有时可以网到十来只。

  春季到坡里剜菜都带着网具。我特别喜欢网的一种鸟叫麦鸡,这种鸟个头适中,毛色漂亮,跑得特快。每到小麦拔节季节,麦地里的麦鸡较多。哪个时候还是生产队时期,有专门看坡的社员,为了预防踩倒庄稼,看坡的社员不允许到麦地网鸟,我们都是假装到麦地里剜菜,趁看坡的社员走远或不注意,再进行网鸟。麦鸡一般在麦地里沿着麦垄向前跑,发现它以后,要快速绕到前面的地头布下网具,再转到麦鸡的后面,吹起口哨,麦鸡听见口哨声飞奔向前,走到地头撞到网上就被捕获了。但运气不好时,麦鸡跑着跑着就跑偏了,跑到了另一个麦垄,自然就网不到它了,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落空。捉到的麦鸡回到家后用麻绳拴上,可以玩耍数日。

  鸟和人类一样,有聪明和愚笨之分。有一些精明的鸟认识铁夹子,对拴在铁夹子上的诱饵视而不见,要夹到它,必须把铁夹子全部埋在土里,外面只露出活动幅度大的活诱饵,只有经过这样的伪装才有可能夹到它。傻溜和尚、荠菜花、水鸡子鸟当属愚笨的哪一类。

  傻溜和尚也叫鹰鸟,个头中等,嘴和爪象鹰,非常锐利。傻溜和尚经常落在电线上,喜食蝼蛄,发现它以后,在它的正前方不远处,翻起一堆湿土,把铁夹子随便放在土堆上,人一离开,傻溜和尚径直飞到铁夹子旁,头也不回的抢食诱饵,瞬间就被铁夹子夹住。傻溜和尚的脖子很硬,铁夹子夹下去一般夹不死,取下时要十分小心,不然很容易被它抓伤;荠菜花鸟个头很小,习惯栖落干树枝,喜食姜虫,发现它后,在它的前方挖出一堆湿土,把铁夹子放上,旁边插上一根干树枝,人离开后,荠菜花很快就会落到干树枝上,张望一下四周,确认安全,一头扎向诱饵,当场毙命;水鸡子只有在下雨天才露面,有一个雨天,在二哥的带领下到村东青石沟抓水鸡子,沿着河边寻了大半天不见水鸡子踪影,在我们垂头丧气准备回家之际,二哥突然朝一堵墙紧跑几步,而后放慢脚步,当我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二哥在一个石头墙窟窿里逮住了一只水鸡子。水鸡子在当地人的说法是“顾头不顾腚”,每当下雨时,它会找一个石头缝把头钻进去避雨,完全不顾露在洞外的后半身。我们捉到它后,对它的习性忍俊不禁。

  在少儿时期那个缺少娱乐项目的年代,捉鸟给我带来无限的乐趣,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生态观念深入人心,爱鸟护鸟意识增强,以前的捉鸟行为既不合法,也不文明,我也从根本上转变了观念。前几年我和高中同学两家相约走野路爬小珠山,从青石湾南面的高山翻越,走到山脊的密林处,发现了一张又高又长的大网,上面挂住了四五只山草鸡,我们一行四人想法高度一致,把山草鸡取下后现场放飞,并冒着被网鸟人袭击的危险放倒了大网,用手撕碎,制止了网具的再次使用。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几年我还改掉了小时候养成的喜欢食用野生动物的习惯,为阻断供应链发挥了一点作用。现在闲下来后经常回老家的山上去转一转,看到有捉鸟的就劝阻,看到有网具就销毁,这既是对小时候捉鸟行为的一种救赎,也是为践行生态文明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薛立全

简介: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会员,供职于青岛西海岸新区发展和改革局,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也爱好旅游、摄影、徒步,崇尚绿色健康的生活理念。

诵读/李丽

简介:家在黄岛·上泉朗诵社会员,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会员。昵称听雨,家住黄岛。工作时孩子王一枚,八小时之外厨女一个!唯读书和瑜伽不能辜负。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责编:王礼明

排版:姜蕴青

校稿:王礼明

音频:李   丽

复审:静   秋

发布:王礼明

“家在黄岛”主编

有声读物 | 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