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道》:说尽弱肉强食下的人性法则

 曹保庆 2020-10-05

由《遥远的救世主》改编的电视剧《天道》,历经13年,依然是现象级的存在。很多人折服于丁元英的神话,很多人在解读《天道》里的处事哲学,以及高人的悟道。

只是,就像有一位粉丝所说的,所有自以为看透《天道》的人,回到现实中,都仍然不过是刘冰。

这话听着,无比扎心,就像潘金莲大呼自己有权利追求爱情,但所有的人,将继续一窝蜂扑上去,把她扒得精光。为什么?因为,只有把潘金莲钉死在了耻辱柱上,他们的卫道才算大功告成啊。

这个世界,所有的因果,其实都有着基于自身利害的考量,基于站队的需求,基于呼应主流意识形态的潜意识。

你看,潘金莲的事搁现在,就是十足的受害者,武大郎不用毒死,也至少是买卖妇女罪。

而《遥远的救世主》之所以能够具有不断被推崇,不断被解读的魅力,也是因为其中容纳的信息量巨大,并且具有上升到文化、阶层、哲学、悟道等等社会和精神层面的东西。

但无论哪一点,都无外乎人性,无外乎基于阶层的人性观察。而阶层,实质不过是社会资源占有率的问题。但人性高下与阶层无关,只是不同阶层展现人性的方式不同而已。

看破《遥远的救世主》里这三种人性,人性可能就没那么复杂了。

01

第一种人性:底层神话。

代表人物是王庙村的农户,以及刘冰、叶晓明等。

前几天,写过一篇关于《沉默的真相》的小文《扶贫、性贿赂、谋杀、栽赃,我们看见食物链规则背后沉默的人性》,关于社会系统里,处于食物链底层的偏远贫困农民而言,他们占有的社会资源极少,因此,就认知状态而言,他们更多的还处于小农经济的自得自乐,因此也是相对简单的。

这种相对简单的认知,就形成了底层相对简单的人性结构。但前提是,不能有外力破坏这种简单的平衡状态。为什么?这就像白纸的比喻,没有被画过,它就是白纸,一旦被画,那么就可以随意滋长。

因此,在《天道》里,丁元英关于王庙村神话的解释,是一针见血的。

“所谓神话,不过就是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第二这样做是不是道德。神话的实质是,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一眼,再掉下去,会不会让他们患上精神绝症。”

第一,他说出了阶层的实质。

阶层本身有壁垒,因为有保护既得利益的诉求。因此,你要一下子给底层一条快速通往高阶层的路,就必须掠夺高阶层的资源。要不然,就没有办法遵循能量守恒定律了。

第二,他说出了人性与阶层的关联。

一直处于井底,这是阶层惯性,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旦你强力拉他们到井沿,看到了迷人眼的财富、享受、美色等等,人性贪婪的阀门就一下子被冲决了,往往很难收拾。这就是底层人性,没有经过长时间的锻造,是很难驾驭突如其来的资源的。

因此,农户就按件计酬,用市场规律约束,这是以理性节制人性。

打开看点快报,查看高清大图

02

第二种人性:无盾之矛。

代表人物:林雨峰。

看《遥远的救世主》,永远没有办法绕开被杀富济贫的林雨峰。甚至,他与刘冰一样,必死无疑。刘冰死于被贪婪淹没的人性,那么,林雨峰呢?有很多剧粉表示,其实林雨峰不用死,凭他的水准,未来还不知道怎样呢?

只是,你若看过芮小丹的“当生则生,当死则死”的自在自性,不昧因果,就该明白林雨峰不过是另一种人性的弱点。

简言之,越是强悍、刚猛的人性,越容易被猎杀。有一种人性叫英雄末路。

林雨峰某种程度就像吕布,一切都是耀眼的,自信的,甚至是藐视世界的。因此,更容易成为众多人性的扑杀地。

在这样的人的遭际上,你更容易看见人性的复杂性,因为包围他的,会有各个阶层的人性欲望。你越强,扑杀就越狠绝。

第一,林雨峰,乐圣的宣言是前进、前进、前进,是只有矛,没有盾的公司。

这宣言,言下之意是老子天下第一,谁跟我抢地盘,我就干翻谁。你看,那柄矛,可是磨刀霍霍啊。对于格律诗一开始的订单需求,林雨峰果然是给人下套去的。结果却是自己入套。

第二,世界永远是矛盾关系。

林雨峰的只有矛没有盾,一开始就违背了规律。可见其在发展的道路上,势必也是以己之利,干翻了许多的他者之利。而这种胜利,一方面是林雨峰的过人之处,另一方面也只是没有碰到高手而已。因为,他已经达到了他那个阶层人性战略的顶端。

第三,一遇丁元英,不过也是现代版的灰姑娘而已。

你看,面对城下之围,林雨峰想到的是动用黑帮杀掉丁元英的暴力办法,这在丁元英看来只是强盗逻辑,是弱势文化,无法救赎。

打开看点快报,查看高清大图

03

第三种人性:丁元英。

代表人物:丁元英。

99%的人,把丁元英奉为了神。只是,丁元英本身,不过是中西文化冲突的产物。他一切的行为,都是基于对文化性格的深刻理解之上。

换句话说,一方面,他是善于调动资源的商业人士,懂得规律和制度对人性的制约;另一方面,他不过是在利用人性、拿捏人性,甚至猎杀人性。

某种程度上讲,丁元英不过是以更高层级的人性认知,不仅实现了阶层飞跃,同时,也是在一次次人性猎杀的战场上,才积累了他创造神话的资本。

第一,他看透了一切欲望背后的人性低洼地。

所谓美女,不过是看美女的人的心魔。

所谓神话,不过是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

所谓当不当死,不过是自我的圆满。

在普通人那里,这已经是圣人。

打开看点快报,查看高清大图

第二,认清之后的杀戮,精准而坚决,这里面仍然有英雄情结。

从林雨峰的兴师问罪,拿枪顶着丁元英的脑袋那一刻,丁元英看到的不过是一种低认知下的气急败坏。林雨峰无盾之矛的人格特征,就决定了他做不到丁元英的当退则退。一种出入世的自然和平静。

因此,当人家气急败坏的时候,他仍然能冷静地说,这充其量只是个现代版的灰姑娘而已。看到了吗?当你能掌控人性,能理性决绝的时候,你已经出于人性的控制,而进入无人性的境地,此时的你,已经没有所谓的阶层可以绑缚你。

也可说是,无欲则刚。无欲,便可控制天下一切欲望。

打开看点快报,查看高清大图

第三,五台山问道,问的仅仅是良心平安。

五台山问道,成为了《遥远的救世主》的精神聚焦,也是作者一切人文情怀的释放地。

看红颜知己是红颜知己,是了去心中欲念。

不给农户掉馅饼,是看透了市井文化的缺陷。

对乐圣下手,那是对打碎点东西,杀富济贫的哲人文化的放心认同。

在对一切人性的透彻观察下,给到各种人性不同的结局,这才是大智大爱的英雄文化。

因此,丁元英,成为了那个“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五台山问道人。

只是,有道,还是无道,最终也仅仅是个相对概念。在这场创造神话的战场上,谁都没办法独善其身,一切只看你的出发点和归宿。

打开看点快报,查看高清大图

04

《论语》里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是圣人之道。

而丁元英,仍然不过是个问道之人。之所以问道,是心中仍有亏欠和踌躇。在丁元英猎杀了刘冰之后,问道之路,其实还很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