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敦煌飞天 | 从西域飞进中原(北魏、西魏)

 聰哥的寶藏 2020-10-06


岩彩壁艺术—— 弘扬佛法,共沐东方艺术!


北魏时期

飞天在洞窟的位置发生了改变

莫高窟北魏时期的飞天所画的范围扩大了.不仅画在窟顶平棋、窟顶藻井、故事画、佛龛上,还画在说法图、佛龛内两侧.

北魏时期

飞天的形象变化

北魏的飞天形象大体上还保留着西域式飞天的特点,但有一些洞窟里的飞天形象,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逐步向中国化转变.飞天的脸型已由丰圆变得修长,眉清目秀,鼻丰嘴小,五官匀称谐调.头有圆光,或戴五珠宝冠,或束圆髻.身体比例逐渐修长,有的腿部相当于腰身的两倍.

飞翔姿态也多种多样了,有的横游太空,有的振臂腾飞,有的合手下飞,气度豪迈大方,势如翔云飞鹤.飞天起落处,朵朵香花飘落,颇有“天花乱坠满虚空”的诗意.

莫高奎254窟,飞天出没于人物尸毗王两侧,面庞圆润,飘带飞扬,人物呈现出女性化的特点,艺术风格折衷于汉、西域之间。

身形变修长了许多,有的腿部相当于腰身的两倍,名副其实的长腿小姐姐出现了。

再来看看浮雕效果的飞天

西魏时期

飞天在洞窟的位置发生了改变

西魏石窟的建筑形制为覆斗顶,平面呈方形,没有中心柱,是早期殿堂式佛窟的继承和发展。(莫高窟第285窟—大型覆斗顶禅窟—西魏

窟顶人字坡椽望上的飞天装饰

西魏时期敦煌壁画的艺术形式发生改变的一个原因,离不开一个人,他就叫元荣,又名元太荣,是莫高窟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开窟者,史称“乐僔、法良发其宗、东阳、建平弘其迹”中的“东阳”便是指北魏的东阳王元荣。元荣不但给敦煌带来了中原的佛教文化,同时还带来了道教文化。因此,敦煌在西魏时期出现了道释合一的洞窟,反映了多元的宗教文化。例如,莫高窟285窟是早期洞窟中艺术水平最高的一个。为覆斗顶方形禅窟,窟内有明确的纪年题记,时间为西魏大统四、五年(公元538、539年),是莫高窟最早的一个有纪年的洞窟。

壁画中夹杂着佛教以外的内容,如神仙世界的伏羲、女娲、日天、月天、风、雷、东王公、西王母、羽人、四灵、禽鸟、异兽等形象。壁画内容及绘制技巧都愈见丰富和多样。代表性洞窟为莫高窟249、285窟。两窟十分相似,展示了中国传统的宇宙观念。

彩绘龛楣飞天与莲花化身    西魏 莫高窟285窟 西壁

在窟顶四坡绘有神话故事,是当地墓葬文化和中国神话、道教文化的反映。道释合一成为此期洞窟最具特色的内容。两窟中大致存有三类飞天。

西魏 莫高窟249窟 

窟顶南坡西王母出行,乘四凤驾车,前后有飞天引导,左右有乘鸾持节的方士随从,乌获两肋生翼,驰骋奔跑旌旗召展,天花流云飘荡,气氛热烈,声势浩大。壁画内容佛道融合,飞翔之神云集。

西魏时期

飞天的形象变化

飞天形象在中原道教文化的影响下,莫高窟中出现了一种道教飞仙和印度佛教飞天大融合的飞天。道教的飞仙失去了羽翅,裸露上体,腰系长裙,肩披彩带。印度的佛教飞天,失去了头光和印度宝冠,束起了发髻,戴上了道冠。人物形象完全是中原“秀骨清像”形,人体修长,面瘦颈长,额宽颐窄,直鼻秀眼,眉细疏朗,嘴角上翘,微含笑意,在天花流云中歌舞飞翔,潇洒风流,别具风格。但西域式飞天依然存在。

中原式飞天

西魏 莫高窟285窟 窟顶南坡

莫高窟285窟,弹李葆飞天,风格较前一时代清雅秀丽,符合道教的审美观念,中原味道很足。

在中原道教文化的影响下,莫高窟中出现了一种道教飞仙和印度佛教飞天大融合的飞天。道教的飞仙失去了羽翅,裸露上体,腰系长裙,肩披彩带。印度的佛教飞天,失去了头光和印度宝冠,束起了发髻,戴上了道冠。人物形象完全是中原“秀骨清像”形,人体修长,面瘦颈长,额宽颐窄,直鼻秀眼,眉细疏朗,嘴角上翘,微含笑意,在天花流云中歌舞飞翔,潇洒风流,别具风格。

莫高窟285窟南壁故事画的上方,垂帐纹下,绘有十二身飞天乐伎,为供养伎乐,这是西魏时期最完整的一组飞天造型。相对飞行,奏乐散花,富有韵律感,给人一种天界空灵,天花仙乐流动之感。飞天头有双髻,衣裙为羊肠裙,或牙旗裙带,为女性特征,持有琵琶、阮、箜篌、横笛、排箫、腰鼓等乐器,反映出西魏时期的音乐状况。

西域式飞天

莫高窟294窟的飞天,相比北凉时期形象虽然还有西域特征,但动态不那么僵硬了。

莫高窟249窟的西壁开一圆券形大龛,龛顶两侧绘供养菩萨及飞天。窟西壁佛龛顶上北侧的两身飞天,头有圆光,戴印度式五珠宝冠,脸型条长,白鼻梁,白眼睛,成小字脸,上体裸露,双腿修长,腰系长裙,肩披飘带,呈大开口“U”字形。一身双手持横笛,一身双手拍腰鼓,一身横空向右飞,一身横空向左飞,四周香花飘落,彩云旋绕,更加衬托出飞天优美的飞动姿态。笔法简练准确,极为生动,造型与北魏莫高窟260窟说法图中的飞天几无异样。

西魏 莫高窟285窟 南壁

飞天为白鼻白眼的西域式“小”字脸,袒裸上身,着长裙,披长巾,一身用手拍击齐鼓,另一身吹奏竖笛。变色后的肤色仍可看出传自西域的凹凸法晕染效果。

羽人或飞仙

另一类是中国神话中的羽人或飞仙,所谓“千岁不死”,“羽化升天”的神灵。特点是有翼,长耳,羽臂,面如兽,身如药叉,半裸披巾,持节飞行于诸神之间。这一时期的羽人形象也出现在藻井中,西魏后期逐渐消失。

羽人与飞廉

昂首振翅的飞廉之下,羽人正奋力奔跑,双翼伏肩隐约可见,腿呈一字形跨跳,腾空而起,双手握飘带,表现出凌空飞起情景。

狩猎图 莫高窟第249窟窟顶北披莫高窟第249窟 西魏 纵676厘米、横473厘米、高523厘米。

第249窟的壁画,在继承外来佛教艺术的基础上,融入了汉魏以来中国传统的神仙思想和表现技法,形成了一种新的风格,充分显示了佛教和佛教艺术不断中国化的特色。


总体看来,飞天的脸型、服饰均趋向中原风格。夸张与变形使西魏时期的壁画具有着惊人的艺术魅力,甚至近似当代的艺术思潮。

在色彩处理上,也一改由土红涂地,浓重静穆的调子,用中原绘画的敷彩法,代替了西域的凹凸晕染法,因而出现爽朗明快、生机勃勃的画面。

西域、中原飞天和道教飞仙共存洞窟中,用“三位一体”来概括此期飞天的特点,再恰当不过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