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黄岛 / 待分类 / 有声读物 | 掮太阳的人

分享

   

有声读物 | 掮太阳的人

2020-10-07  家在黄岛

黄  家

岛  在

点击上方 绿标 收听音频 

  一见面他说:“早认得你,我原先在你单位斜对过的市农源办,干临时工,整天价忙进忙出,干着该干和不该干的活儿,差不多腚不沾座儿,加上我土乎乎,尽管只相隔楼道,你们也顶多当我是常来办事儿的‘乡巴佬’。你们国家干部的身份,可眼馋坏了我,我当然记牢了你们。后来我见养活不了全家,买下农源办的一个名头,在外面闯。直到我的名字比那个名头还响,就跳了出去个人经营。不管怎样,都是吃苦受累、看人脸色哟。”

  按说早该熟识这个来我家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的老房,我抱歉后又安慰他说:“有个朋友写诗称你们是‘太阳使者’。”

老房眼睛一亮:“捧得我这一行跟白衣天使一样的光彩了,他真好!”

  老房眼里水汪汪,脸上有红晕红丝,说话一快就结结巴巴,像酒精长期刺激出的样子。但他上半身宽厚异常,尽是肌肉疙瘩,衬得两条腿儿细短,一副熊罴似的体形。我尊敬他几句,他转即亮开了他的光荣史:“不瞒你说,我小年轻在村里的时候,就是个技巧人,不然咋能去了农源办?全城头一台太阳能热水器,谁安装的?本人!如今干这一行的,不少门头比我的大,可这第一谁也争不去!我还发明了家庭风力发电机呐,哪家安上哪家几辈子免交电费,你明白,它绝不是谁想发明就发明了的。”

我搭话:“那您专门安装风力发电机好了。”

“这…这不就因为风力发电机功率小一点,拉不动人家的电冰箱呗。”老房显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老房的鼎鼎大名,我早就耳闻,却非他所言的,大家底下谈起他,首先笑话他是个酒囊饭袋。据说,有个小孩费解课本上的“饕餮之徒”一词,他爸爸冲口回答:“老房在咱家穷吃穷喝,你瞪个大眼看到了,他不是谁是?!”

  对此,我也着实领教了。他早晨来的,上楼顶来来回回踩好了太阳能水箱放置点,下楼再入我家。客气一下,请他早餐吧,他二话没说,坐下端起了碗筷,神态宛若自家中。见他狼吞虎咽,我一家三口没吃饭说吃过了,站立一旁愣瞅着他把油条、蛋饼和稀饭统统吃尽。之后他光着膀子正式干活儿,挥汗如雨。干过一半,抽身出去了一趟,回来又一阵猛干。活近尾声,却大大放慢了。午饭时间到,但见活儿尾巴没短多少。咱又不是半夜鸡叫的“周扒皮”,吆喝他下楼吃,他很快又端坐在了饭桌前。午饭不是早餐,谁家不为客人整上来七菜八汤唷。老房旁若无人,大口吃菜,大盅喝酒,几天没吃喝似的……我小女儿冷不丁冒出一句:“你咋这么能吃?”

他已喝了六七两白酒,神情活泛开来,口吃反倒厉害:“小丫头,你,你是头一个这么问我的,问得好!实话告诉你吧,我一天吃七顿饭!”

在我家人一片惊愕与疑惑之中,他解释:第一顿叫“鸡叫饭”,在清晨离家前;第二顿叫“上班饭”,即早晨我一家三口的早餐;第三顿叫“上顿饭”,他坦言,上午干活中间溜走没别的,上街吃这顿饭去了;第四顿饭叫“正午饭”,我们一块吃的这顿饭;第五顿饭叫“下顿饭”,与“上顿饭”一样,出去自费解决;第六顿饭叫“晚班饭”,因需接着干活而在人家吃晚饭,排场一如“正午饭”;第七顿饭叫“老婆饭”,晚上干完活儿回家,老婆做好饭菜等他…我疑心他有病,委婉劝他看医生,他大摇其头:“No、No,我壮得像头牛!不过,到时候牛也不行。楼顶沥青晒化了,热气蒸死人!那天,我眼前一黑,倒挂在了楼顶沿,这时要有一只鸽子飞落头上,我也会失了平衡,栽下去满地脑浆子……不就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壮吗?以后我就猛吃,一天七顿,身体更棒实,什么毛病也没了。”后头,老房吃馒头就着菜底、蘸着菜汤,将六、七个盘碟又拾掇了个底儿朝天。然后出去,三下五除二收了尾工,扬长而去……

  实际上,老房这些作派,有的人受不了,就塞给他两瓶好酒,恕不奉陪。老房也不埋怨,上街买上几块臭豆腐乳、一包油炸花生、三张葱花大饼,找个树荫摊开,坐下,启开好酒一瓶,树上有鸟啼蝉鸣,树下时有他哼曲相和,他照旧吃喝得畅快淋漓……

  明知如此,缘何偏偏找来老房呢?人们又会说,找他就对了!找他安装过太阳能热水器,以后你家买来油烟机、吊扇要安装,维修暖气什么的,他都会,随请随到,一律免费服务;他给你家安装的太阳能热水器,毛病出的就是少,总比别人安的多使用几年,且他半价回收由他安装的而后报废的太阳能热水器,这样做全城唯有他一人……

  他这方面,我也领教了,且感觉他做得更好。一次,我家马桶出了问题,(当年手机尚未通用)打他家里电话。他在外施工,将近半夜回到家,听说了马上赶来排除故障。我感激之余,劝说此刻仍酒气熏人的老房今后少喝酒免伤身。他接话滔滔:“我高兴啊,女儿考上了一中奥班,她并不聪明,就是刻苦用功,当爹的能不喝几天大酒庆贺庆贺?!噢,我儿子也升初中了,他灵精得很,可偏是不爱学。我不愁,再过一两年,他懂事了,比照他爹我的处境,谅他也不敢不好好学!”

  大前年,我资助丈人家也安装了一台太阳能热水器。这回老房过来施工带了一个助手,助手与老房年岁相仿,却瘦干干病蔫蔫的,酒席间动情地谈起来历:“一天突降大雨,把老房逼进了我们厂传达室,我在值班,跟他随便聊天。他听说我乡下也有俩孩子,日子挺苦,就让我每天下班去他那里帮工几个钟点,每月给我500元。其实我帮不上啥忙,等于白拿了这份钱。”老房一直在阻拦他说这番话儿,与头一面时他的自我抬举迥然不同。

  丈母心疼女婿花钱,仗着饭菜做得丰盛可口,当场跟老房论起价来。老房收住了笑:“不行。我一降价,人家就会以为我的产品质量低下。再说,这样做对同行和其他用户不公平,传出去我没脸做人,也没法干活!咱们今后感情深了,我再来白为大娘安装一台,倒是可以的。”我觉得这是老房的又一本生意经,而又不全是。可妻子单纯,怪怨老房装腔作势,兼替亲娘打圆场,笑语道:“你说的比唱得还好听,不用讲你白送,我是真有急事要借5000元钱的,怕你连这也做不到。”老房嘿嘿讪笑了几声,大脸盘涨红发紫了,盖住了酒后的红丝红晕。

  可是,次日一早,老房来了,在妻子目瞪口呆接尔张口结舌之间,笑着放下5000元钱走了,也不等要借条。

  妻子反倒一天心慌意乱,毫无高兴可言,因为昨日借钱之说全是她口是心非。我生气的同时,心里不禁感慨:原来身边的真诚、同情、爱心,多蕴藏在老房这个阶层。虽说他们的“硬件”不及我们,却是远比我们乐于付出。

  转过明天,我夫妻俩带上礼品和那笔借款,颇费周折地找到老房家,尴尬之情状好像解押的小偷去见失主。老房家住城郊,三间小屋,一个小院,里里外外脏乱不堪。老房不在,他妻子领出我们拐进了租来的一个庭院参观。这里正是制造太阳能热水器的工场,杂多的工具、材料置放整齐,井然有序,和他居家环境反差强烈。她说:“老房夜晚回来,都要进来干上几个钟头,我白天在这里只做粗工。”至此我似乎明白了老房的“海喝”另有隐情:干活是他们生活的第一要义,如此长年超负荷劳作,必然疲惫不堪,酒是他的“强心剂”,借以振奋精神,为干活加油。

  前年,我与老房通过一次电话,得知他女儿考进了大学,儿子以第二高分升入了一中奥班,加上盖了6间新房,此三喜临门之后,他便有了外债压身。他还说,眼下市场上各种电能智能热水器的推广势头凶猛,逼着他们正在尝试引进安装新型太阳能热水器,成功的话,便可以减缓生存压力。最后,他在电话里谢绝了我的庆贺宴请,称“连泡茶喝的空儿也抽不出了!”

  冬天本是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的淡季,老房却把它变成了旺季,跑去乡间拉客户施工,偶尔为偏僻零星的无电农户安装一两台他研制的风力发电机,每天回家更晚了。一天半夜,老房醉醺醺地骑车子在返途中,遇俩年轻歹徒“坏蛋就着月明星光”…老房醒了酒儿直为自己的英雄行径感到后怕。这个故事,我听老房那个助手说的,他还告诉我:北峰顶信号台要安装台太阳能热水器,同行不去,老房揽去了,迎着朔风,攀援在崎岖山路上,脚下是百丈深渊。由于他和捆绑在背的太阳能热水器着风面积过大,一阵狂风袭来,他失去平衡,眼看坠身悬崖,幸被一棵胳膊粗的松树挡住,准确说是挡在他身体与太阳能热水器之间的那小段绳子上,若偏几分,他粉身碎骨无疑!是啊,太阳能热水器救了他,顽强的“生命之树”和勒紧的“生活之绳”托住了他……

  傍晚,老台长在山顶上热情款待了老房。酒席间,老房又得意地说起了他们也有一个像“白衣天使”一样光彩的称呼,就是“太阳使者”!老台长说:“老房,对你这个诗意的说法,我倒变相地看,你辛辛苦苦主要是在把你的孩子托运向高处,孩子是你心中永远的太阳啊!”老房听罢怔然,继而废食哽咽,是由老台长对他的深刻理解而来。下山的路上,他嚎啕起来,泪水瀑流,只有暮色沉沉中的大山完全接纳他的哭声……

  两年后,也就是几天前,我在大街上碰见了老房,惊诧:他的头发灰白蓬乱;铁黑的脸色掩去了他因酒而有的红晕红丝;眼睛水汪汪得迷离;身上的肌肉也开始松弛了。他跟我匆匆聊了几句,露出一口新镶的金牙,几乎说每句话都吭吭巴巴,并多在重复“值、知足”等语。看他离去的背影,他竟然有些驼了,腿脚也稍显得蹒跚了……

  这几天,老房在我脑海盘桓不去,如何看待他呢?我想,他的平凡和不足,反更成全了他为一个有血有肉、可爱可信的真人。他无惊天伟业,连自己的生意也难以膨胀发展,但他拼搏不止,已经超越全力,自会老死也无憾无恨。他完全是用辛勤劳动服务社会,养活自家,同时随处应人之求助人方便,故而没有真正对外添过麻烦(如他对客户的尽心尽力远已抵消他的“大吃大喝”)。他只是在国土上清清白白地奔走,却用他不算高长反更坚实之臂膀掮起了“太阳”—— 十分争气的儿女,国家因此又添了几许明媚!国家和我们,都该感谢像老房这样的为数众多的人……

作者/李振波

简介:平度市人大常委、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文联原主席,青岛市朗诵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青岛市十大藏书家,文学创作见诸《散文》、《小说选刊》、《山东文学》、《文汇报》、《齐鲁晚报》等报刊,部分小说、随笔、文学评论获省内外文学奖项,及被全国性散文随笔选本收录,并有《海的手势》、《胶东保卫战 》等个人作品集问世。同时,喜好朗诵艺术,多与朗诵名家过从,切磋技艺,渐成风格。还是“同和杯“全国朗诵艺术大奖赛的创办人兼评委会主席。 

诵读/孙良

简介:中国播音学博士,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现为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播音主持系副教授,国家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公共表达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中华文化促进会朗读专业委员会理事,山东省语言艺术专家委员会研究员、山东省朗诵艺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省演讲学会理事。公众号:“孙博士朗诵课堂”创建人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责编:王礼明

排版:静   秋

校稿:静   秋

复审:尹   芸

发布:尹   芸

“家在黄岛”主编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