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曙摄影家 / 待分类 / 梵蒂冈遗梦 (王曙摄影散文之875)

分享

   

梵蒂冈遗梦 (王曙摄影散文之875)

2020-10-08  王曙摄影家

王曙摄影散文之875

梵蒂冈遗梦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经常想起漫步丈量梵蒂冈的日子。梵蒂冈是全世界最小的国家,梵蒂冈城国简称梵蒂冈或梵蒂冈城,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由于四面都与意大利接壤,故称国中国听说全国只有一位警察,不配枪,因为不敢拔枪射击,不然子弹就飞抵外国了。

   没踏上梵蒂冈的国土前,心中一直向往着这个美丽而神奇的国度。当伫立在梵蒂冈的大广场中央时,四周高大建筑上精美人物雕塑,立刻将我的心俘虏。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舞动着,奔跑着,久而久之让人晕眩。那种扑怀而来的感觉,不知不觉地将我的思绪勾引到前一世纪。

   圣彼得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Pietro in Vaticano),其标准名为圣伯多禄大教堂。圣彼得为英语的俗译。由米开朗基罗设计。是基督教大公教会(天主教会)的教堂,大公教会教徒的朝圣地与梵蒂冈罗马教宗的教廷,是世界五大教堂之首。

   我迈着轻快的步伐,踏着青石板的平坦,向梵蒂冈大教堂走去。到了跟前我被那环形长廊上那一根根硕大的圆石柱所吸引,从里面向外观望,石柱之间透过阳光形成美丽的光影,当游客与修女走过,给人的感觉如同进入时空隧道。面对巴西利卡式建筑的奇葩,我沉浸在现实与过去的交替之中。那种光的刻画,那些人与建筑的血肉似的融汇,你分辨不出哪是生命体哪是无生命体。是人物的流动还是建筑的旋转,漫潵在宁静中的影子,圆浑石柱的漂浮,一切都如梦如幻,眼前所浮现的是历史,是故事。我如痴如醉地几乎是机械般的拍摄着,当时是用传统相机胶卷记录,真的舍不得疯狂拍摄下的胶卷,我忘记自己换了多少卷胶卷。意象超然,空灵飘逸,我感觉这些光,这些圆柱的整合,加上人物的流动本身就是绝美的艺术品。

   我拍摄了一位推着童车的祖母,她笑着对我说:You are Korean?(你是韩国人) 外语相当差的我迟疑了一会,估计她是在问我是哪个国家的人。我生硬地回答道:I'm Chinese”(我是中国人),她立刻满脸笑容地说:“It is a beautiful country”(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家) ,这句话我听懂了,我指着那些圆柱说:“So beautiful, the building”(如此美丽的建筑),她似乎听懂了我那蹩脚的英语,爽朗地大笑着,流露出一种自豪感:“I am English, but I like it here.(我是英国人,但是我喜欢这里)反正我听懂了一个大概意思,我就会这几句英语。这时才感到小时候没有好好地学习外语是一个大错误。

当一个人沉浸在一种如诗如画的磁场之中,会忘乎所以。当同行的伙伴来召唤我时,才发现他们已经参观完大教堂了。我兴致勃勃地随队回去时,那种留恋感与满足感一直在心头涌动。

故事发生在2002年,十八年后回忆起来还真的别有风味。

              2020.8.17

传统相机(尼康F4)f11,T1/125秒

传统相机(尼康F4)f16,T1/125秒

传统相机(尼康F4)f8,T1/250秒

传统相机(尼康F4)f11,T1/125秒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