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牧场 / 待分类 / 51. 与学生共同成长(三十一):选组长

分享

   

51. 与学生共同成长(三十一):选组长

2020-10-09  一花牧场

51. 与学生共同成长(三十一):选组长

昨天换座位,今天选组长。

“同学们,因为我们的座位经过了微调,所以每一组的组长要重新选过。朱老师给大家三分钟的时间,你们每一小组讨论一下。”

话音一落,教室里立刻成为了一个热闹的街市,七组孩子这里一堆,那里一群,讨论得热火朝天。

我真享受这样的画面啊。

那么乱,那么认真地乱,那么自由地乱,那么张扬地乱。

但我却觉得,他们正在行使一项伟大的使命,畅所欲言,滔滔不绝。

第一小组很快选出了组长,他们的人群散得最快,一分钟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端正地坐着等待。

第二组五位同学中有四位女同学,他们围在小任旁边,说:“就是你了,就是你了。”小任同学双手一摊,说:“就是我了?”

第三组的同学还在热烈地讨论。

第四组,有个同学说,可以石头剪子布。

第五组,犯难了,因为想为同学服务的人太多。

第七组,没有悬念,很快完成任务。

时间一到,孩子们纷纷把每一小组的名字报给我。我一个一个地写到黑板上,问:

“你们是怎么推选组长的呢?”

第一组的同学说:“我们是用提名的方法推选的,提名了小王,大家都同意了,那就他了!”

第二组的同学说:“因为我觉得小任非常努力,我们相信他这个学期一定会进步的,他也有信心做好组长。”

第六组的同学说:“我们组很好选,因为我们几个都不想当组长,只有他愿意当。”

还有几组说:

“我们组还有一位副组长,因为有时候组长的任务太多,遇到学校艺术团队排练,组长不在,副组长可以顶上。”想的真周到啊!

我说:“小朋友们,你们要知道,别看小组长前面有个小字,实际上,在所有的岗位里,小组长一定是最重要的岗位之一,需要为同学做多少事情啊!检查作业,收发作业,监督作业,有时候还要发点心,发资料。小组长把组员服务好了,各项习惯就养好了一半。”

被选上小组长的同学各个把背挺得很直。

看到这个画面,我由衷地感到:当把“权力”下放给孩子的时候,孩子会还给班级一个春天。

曾经,选组长是我的“一言之词”。然而,我指定的组长,常常“骄傲”过度,服务意识不强。他们并不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这个机会是老师“给”他(她)的,而不是选举出来的。老师使用了这样的“权威”对小组长人选“指点江山”,但却忽略了孩子自己的“主人翁”意识的强化。

自从我把选组长的权力交给孩子们之后,我发现他们做事情劲头更足了。关键是——我省心多了。以往,我常常要思考:谁来做比较合适呢?如今,如果某个小组的同学说:“朱老师,他(她)不合适当组长。”我就会说:“如果不合适,你们小组如果有三个人提出要换组长,就换,换谁当组长,还是由你们组决定。”

就像我常跟孩子们说学习是自己的事情一样,组长,班干部,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班主任,就像是一艘陪伴着他们一起前进的船长。船长把握方向,而船在行驶过程中快乐与否,决定权在孩子自己手里。

组长选完后,又确定了每日值日的五位组长。值日组长又要对每天下午放学后的值日进行重新的组阁,教室里又开始乱了。看,负责周四值日的组长前面排了有一条长长的队伍。那么多人报名周四值日,怎么办?

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吧。

我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身影在每个组长间穿梭,容他们肆意地在教室里流成一条欢快奔涌的河。

组长选拔结束后,他们立即开展了工作。附图:

(小吴劳动组报名现场)

(他们在讨论什么呢?原来是在讨论怎么分配劳动任务)

(分配任务出现难题,那就石头剪刀布!)

(一本正经地讨论,我们是认真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