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疫情风暴即将来袭,12亿人口的非洲大陆面临着多大的挑战?

 常笑健康 2020-10-12



新冠累计确诊病例突破240万,全球喧嚣不断,非洲大陆却一直在焦点之外。


截至北京时间4月20日凌晨,非洲52个国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22294例,死亡病例累计1122例。按感染人口比例算,目前非洲仍是全世界疫情最轻的大陆,确诊病例不到全球百分之一。
 
回顾非洲的疫情发展史,2月14日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一直到进入三月下旬,非洲各国确诊病例才开始陆续出现,此后一直以远低于欧美各国的速度传播。
 
但是,非洲大陆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从1万跃升至2万多,只用了12天的时间。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4月1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过去一周,非洲报告的确诊病例增加了51%,死亡病例增加了60%。由于非洲各国缺少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实际病例数可能比报告的还要高。目前欧洲部分国家疫情已放缓,但非洲国家疫情发展迅速,蔓延很快,并正在向非洲的农村地区传播,由于农村地区贫困落后,较之城市医疗条件更加捉襟见肘,因此形势令人担忧。
 
表面的平静掩盖不了汹涌的暗流,潜在的爆发势头已经浮出水面。

非洲输入风险高、中、低的地区,以及与其有空中交通联系的中国城市分布。
图片来源:africa report
 



黑色序幕拉开前,非洲国家实施了哪些管控?





自2月14日埃及报告非洲首例确诊病例以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在第一个月里,从数据上来看,非洲的疫情并不严重。但是从3月中下旬开始确诊的病例开始显著增长。

此后,不少非洲国家关闭了边界,并严格限制了其领土上的旅行和公众互相的接触,且陆续宣布了宵禁、紧急状态乃至于封城等限制性措施。
 

南非

  • 部分国家签证作废。自3月15日起,暂停向中国、意大利、伊朗、韩国、西班牙、德国、美国和英国等高危国家访客颁发签证,且宣布此前颁发的签证作废。凡过去20天到访过上述高危国家的外国人,将不能获发南非签证;

  • 关闭部分口岸。自3月16日起,关闭35个陆路口岸和2个水路口岸。约堡奥坦博国际机场、开普敦国际机场和德班沙卡国王国际机场将加强监测措施;

  • 实施入境限制。自3月18日起,对来自上述疫情高危国家旅客采取入境限制措施。从上述高危国家返回的南非公民,应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并自我隔离。2月中旬以来,从上述高危国家入境的所有访客,应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坦桑尼亚

  • 加强口岸入境检查,加大医务人员培训力度,进一步提高新冠肺炎病毒检测能力,加强隔离点和治疗点建设,完善设备设施配置;

  • 指定部分医院为新冠肺炎定点治疗医院;

  • 设立疫情24小时求助热线;

  • 呼吁在坦人员尽量减少跨地区流动。要求坦公民取消赴疫情国家旅行计划,禁止坦公务员因公因私出国;

  • 禁止所有大型聚集性活动,包括会议、研讨会、培训、音乐节、政治集会、毕业典礼以及其他任何非必需的社会活动;

  • 从3月17日起,所有幼儿园、小学、中学停课30天。所有大学3月18日起正式停课;

  • 暂停一切体育赛事,取消国家自由火炬传递活动,节省下的预算经费用于防疫工作;

  • 要求地方政府强化疫情防控,敦促民众随时举报出现可疑症状的人员,一旦发现疑似病例将立刻送至隔离点检测治疗;

  • 确保洗手液等防疫用品供应,严打囤积和哄抬物价行为;

  • 呼吁坦人民密切关注政府公告,不要轻易听信假新闻和谣言;宗教领袖和媒体积极配合政府,向广大人民宣传普及病毒知识,加强疫情防范意识。

纳米比亚

  • 3月17日起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 取消温得和克国际机场落地签证,禁止申根区、中国、伊朗、韩国、英国、美国、日本公民入境,但仍保留与南非的交通联系,以便纳公民回国、访客离开及正常贸易流动;

  • 对纳公民实施30天旅行限制(特殊情况除外);

  • 暂停包括贸易展会、体育赛事和游行等在内的50人以上公开集会;

  • 取消雇主对雇员的酒精呼吸检测及警察使用呼吸测醉仪,以降低新冠肺炎疫情传播;

  • 所有因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均由政府处理。


(向上滑动查看更多)
 
从南非、坦桑尼亚等国家还是可以看出来,非洲国家也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处于全面混乱的状态,管控措施甚至要比一些欧洲国家严厉。但是,一些已经存在的问题,还是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到非洲疫情乃至全球疫情的发展。
 



抗疫条件较为恶劣,非洲备受挑战





埃博拉、艾滋病、登革热、黄热病、结核……一直以来都饱受各种传染病蹂躏的非洲,可以说具备着传播新冠的一切“有利条件”。



1

人口密集,成为病毒传播的温床
 
在非洲,一家四五口甚至六口的情况很常见,在61%的非洲城市里,每个人平均占地面积还不足9平方米。非洲大约有30%的人,集中在尼罗河谷底、西北部地中海沿岸等地区,每平方公里有500多人,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尼日利亚第二大城市拉各斯,人口密度居然达到18150人/平方公里,比上海(3810人/平方公里)还要挤。 

在非洲,70%的人住在贫民窟,这里臭水横流、蝇虫乱飞、垃圾成山,是病毒传播的温床。 
 

例如非洲最大、全球第二大的贫民窟——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市内的基贝拉,120万人蜷缩在占地仅仅2.5平方公里的垃圾场里求生。

露天水沟散发着恶臭,蝇虫就围绕着皮肤叮咬。这里没有干净的水源,没有空间隔离,谈不上卫生条件。

而像这样的贫民窟,在非洲还有很多很多。他们根本不具备任何一点预防新冠病毒的条件。只要有一个人确诊,可能就意味着一个区的覆灭。
 

2

贫困人口体质脆弱,难以抵抗新冠病毒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非洲人在全世界极端贫困人口中的占比大约为2/3。现在,非洲12亿人口中,有2.57亿人口处于饥饿状态,超过5800万儿童由于营养不良导致发育迟缓,有超过40%以上的人生活在极端贫困线以下,每天生活费低于2美元。
 
今年发生的蝗虫灾难,已经摧毁了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共计70000公顷农田,更是让非洲承受更大的粮食压力,民众食不果腹,抵抗力差。

新冠肺炎的易感人群,是营养条件差、拥有基础疾病的人,而非洲大量人群因为长期饥饿,导致身体瘦弱、营养不良、抵抗力低下,在新冠肺炎面前更是脆弱。
 
处于热带的非洲,到处都缺水,洗手也没那么容易。 因为经济落后,很多城市市政供水设备老旧,停水是常态。


非洲三分之一的人缺水喝,近半数的非洲人因饮用不洁净水而染病。 比如,卢旺达为了让民众坐公交车前洗手,还要像这样提前准备好水。

因为没法好好洗手,非洲人躲不过疟疾、肺结核和埃博拉,现在,更躲不过新冠。 戴口罩这件事,就更不用想了。
 

3

各类传染病患者基数庞大,病种繁杂
 
非洲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者最多的大陆。光南非就有770万艾滋病感染者,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未得到治疗。据世界卫生组织分析,在整个非洲地区,有近2600万人感染艾滋病,这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
 
公共卫生教授卡伦·霍夫曼接受NPR采访时表示, “最易受到伤害的是很多未使用药物治疗的艾滋病患者”,对免疫系统受损的艾滋病患者而言,新冠肺炎尤其致命。 
 
除此之外,南非还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也是肺结核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众多研究表明,在结核病患者和因为患过结核病而肺部受损的人群中,COVID-19感染导致的后果很可能要严重得多,当COVID-19大流行真的来到了结核病负担高的国家,危重症患者的比例会大大提高。
 
另外,因为封锁措施,艾滋病、埃博拉、肺结核等传染病患者可能要承受无法按时就医带来的严重后果。

在许多地方,因为疫情防控需求对传染病的研究都停止了,疫苗接种也停止了,因此,我们可能会看到麻疹、脊髓灰质炎等疫苗可预防疾病患者人数的增加。
 

东亚和美欧,这些国家,经济社会发达,政府力量较强,所以这些国家还是有控制能力的。失控的非洲才会是真正的人间地狱,你很可能会看到真正的人道主义危机。



1.病毒检测能力严重不足



二月初,非洲大陆有新冠病毒检测能力的仅有南非和塞内加尔两个国家。而在3月11日,非洲有37个国家具备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但大多数只拥有100到200个检测盒 。 

即便是整个非洲大陆医疗系统最发达、确诊数和检测数量最多的南非,在3月5日确诊该国的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时,日检测能力为181次 。随后,南非加紧扩大对于新冠病毒样本的测试能力。

目前,国家卫生实验室服务局(NHLS)有6个实验室能够进行相关测试,每天5000次测试,但仍难满足检测需要。预计到四月底才能实现在24小时内处理36000次测试 。 
 

在非洲经济规模最大的尼日利亚,情况更为严重。据报道,尼日利亚人口超过2亿,截止到4月14日,只检测了5000多人。尼日利亚拉各斯的一名医疗人员表示,检查系统已经超负荷运转,需要很久才能拿到检测结果,而且准确度无法确定。

在被公认为医疗水平最高、基础设置最完善、此次疫情防控最好的非洲国家南非,截至4月14日,也才仅仅对8.3万人次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
 

2.公共卫生体系脆弱,依赖外部援助



最近几十年,非洲也在逐渐融入全球化和发展城市化,但是卫生支出总量是不足的,而且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外部的援助。而且最关键的是它的外部援助,很多时候并没有缓解本国卫生投入的不足,反而形成一种替代效应。在疫情全球蔓延的情况下,很多援助国家已经自顾不暇,对非洲施援的能力也颇受限制。
 
长期以来,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卫生支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16年最新数据显示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卫生投入占GDP的5.1%(其中外部援助占卫生发展总支出的14%),世界卫生投入占GDP比重平均水平则为10%。

稀薄如此的医疗卫生资源连起码的初级疗治都不能满足,遑论重大突发的公共卫生危机。
 
从主要指标看,在非洲,每千人中有0.25名医生,每千人病床数为1.4张,每一百万人只有5个重症病床,而在欧洲这个数字是4000个。

拿南非来说,其卫生支出份额占经济规模的8.1%,但是ICU病床不足1000张,其中160张在私立医院,人口却有5600万。
 
同样,在卫生条件相对较好的摩洛哥,目前每名医护人员要面对约20名患者,工作压力巨大,个人防护设备虽然暂时够用,但倘若病例继续激增,就有“烧穿”的风险;喀麦隆卫生条件逊色于摩洛哥,该国首都雅温得是全国医疗条件最好的城市,也仅有4个能收治新冠确诊者的医疗机构,拥有80张ICU病床和最多10台呼吸机。
 


3.宗教与科学防疫的拉锯战



埃及从3月21日宣布关闭全境清真寺与教堂,除了之前已经发布措施的沙特外,埃及是又一个宣布关闭清真寺的重要穆斯林国家;至于天主教的教廷梵蒂冈也已在3月初关闭圣彼得大教堂并改用视频方式祈祷;乌干达、肯尼亚、卢旺达这些国家也都禁止了宗教集会。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宗教人物和信徒都如此合作,坦桑的总统马古富力关闭了学校,也取消了运动赛事,但是却坚持不需要关闭教堂,认为“新冠病毒无法在基督的身体中存活”;至于南非政府虽然宣布禁止大规模集会,但是却有地方教会领袖拒绝政府的命令,因为“总统拉马福萨又不是上帝”,没有权利做出这种禁令。
 
多半的宗教人士选择折衷做法,在办理宗教仪式的时候保持距离、避免身体接触、减少集会等等,但在宗教信徒比例甚高的非洲各国,防疫措施与宗教习惯间发生的冲突与影响必然会大量发生,而且就像埃博拉防疫曾经改变许多西非人们的丧葬风俗,这次疫情也会造成改变。
 


而面对严重的疫情到来,人们必然仍将从宗教得到慰藉,宗教虽然阻碍科学观念,但在科学防疫力有未逮,又会是非洲信徒们在生死之际的慰藉,这是非洲面对疫情的现实处境。
 

4. 连绵不息的战乱和冲突



3月14日,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采取全国停课、关闭公共娱乐场所、实行宵禁、关闭机场以及陆路口岸等一系列举措,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4月2日,利比亚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而截止4月14日,该国已报告有26名感染者。这一数字显然不准确。

利比亚饱受战争创伤,战前先进的卫生系统几近崩溃,现在国家依然处于连绵不息的流血冲突之中,抗疫几乎成了奢侈之事。


联合国难民署日前强调,利比亚国内冲突加剧了新冠肺炎的威胁,导致该国面临人道主义危机恶化的悲惨局面。
 
事实上,利比亚的冲突现状,使该国的卫生系统陷入严重的瘫痪之中,靠近冲突地带的许多医院、卫生设施遭到破坏或被迫关闭。就在本周,首都的黎波里一家拥有400张床位的新冠肺炎定点医院遭到袭击。

联合国利比亚人道协调员表示,这明显违反了国际人道法,令人无法接受,它将使利比亚的疫情防控雪上加霜。
 

多年来受传染病困扰的非洲,面对新病毒有何优势?


01

有充分的“窗口期”去借鉴经验教训


非洲的新冠肺炎3月下旬才开始发酵,进程明显落后于其他大洲,有着充分的“窗口期”去借鉴经验教训。
 
例如非洲各国采取了一系列干净利落的“截断”措施。截至4月5日,非盟55个成员国中已经有43个国家完全封锁边境,7个国家停止了国际通航。

随着全球新冠检测试剂开发和生产日渐成熟,非洲疾控中心也开始为各成员国提供大量检测试剂。
 
针对医院收治能力有限的问题,无国界医生组织、撒马利亚救援会等非政府组织,正在提供搭建治疗中心所需的技术帮助。

我国作为全球当下抗击疫情经验最丰富的国家,也通过政府和民间渠道,向非洲各国提供人力和物力的医疗帮助,其中包括医护人员奔赴现场支援、与主要疫情国进行线上临床治疗探讨等。


疫苗临床试验也将在近期开展。如果疫苗证实有效,将有效缓解非洲薄弱的基础设施和救助能力的压力。
 
南非政府14日表示,正在实施的“封城”举措卓有成效,从目前趋势来看,该国的疫情高峰可能被延至9月,而如果不实施“封城”,疫情高峰可能7月就会来临。

02

恶性传染病对非洲人民来说并不陌生


这片被肺结核、艾滋、埃博拉肆虐过的土地,也有它的坚韧。在新冠病毒到来之前,其实非洲各国都在和各种病毒作斗争:尼日利亚在对付拉沙热疫情,这一种急性病毒性出血热疾病;同时,疟疾也还在许多国家存在。刚果(金)对埃博拉病毒的战争在2月似乎取得了一定的胜利,如果没有新病例产生就有机会在4月宣布疫情结束。
 
过去的传染病防治经验,使得非洲国家拥有一定数量的卫健与防控人才,各国有各自的”钟南山”,也有跨国的防控协调体系,过去两个月以来我们熟悉的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就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公共卫生专家,非盟疾控中心的主任恩肯加松、刚果的埃博拉专家穆延贝(去年的自然期刊年度科学十人)、尼日利亚的疾控中心主任伊赫夸祖都是顶尖专家。
 
过去几年里,防疫机构也都在强化建设。尼日利亚的疾控中心扩大了两倍,刚果有了优秀的本地防疫专家与实验室,这是努力摆脱依赖自立的成果,非盟疾控中心试图从成员国税收获取经费来源,这些努力使得非洲拥有更好的防疫能力。

由于各国政府及卫生机构协助非洲对抗埃博拉,一些社区也已经累积了对抗传染病的经验。
 
并且,相较年轻人,老年人更容易感染新冠肺炎,尤其患有潜在疾病的人群患病风险更高。非洲的年龄结构非常年轻,大部分非洲国家的14岁以下人口都超过了40%。拿南非来说,据数据网站worldometers,2020年南非人口的平均年龄27.6岁,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为5.7% 。
 
总体上来说,非洲各国在防疫方面得分还是“优少差多”,且仅凭自身能力很难在短时间内扭转这一局面。
 




非洲的未来,或许就在人类的选择之间





非洲大陆成为疫情下一个震中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了。世卫组织暂定性估计,在不考虑公共卫生措施实施的情况,非洲大约将会有超过1千万人口在接下来的3到6个月内被感染。

一般人眼中偏远的非洲其实光是每年航空出入境也有7000万人次,而且是中国重要的政治经济伙伴,在非洲的华人数量也接近200万人。加强国际组织合作和争取国际组织的援助,是当前非洲必须面对的选择,也是国际社会责无旁贷的职责。
 
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线解答抗疫问题时也表示,“全球抗疫是一盘棋,世界的疫情取决于控制的最差的国家,不取决于最好的国家。” 
 
我们只能祈祷,局面不会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去。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