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文学社 / 待分类 / 杨世林‖盛极一时阑

分享

   

杨世林‖盛极一时阑

2020-10-13  新时代文...


一缕茗烟叹袅袅
万千岁月自安好

盛极一时阑

杨世林

我想谈谈人类之私欲心。

在中国漫漫五千年文明史中,每谈及深宫之谋,皇权之争,都不觉为中国人强烈的占有心,私欲心,还有那浓郁的、不带任何商议成份的集权政治色彩叹为观止。

中国人的劣根性,自古有之。但我想说,当任何一种形态发展到后期,无非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更加完美。一种则物极必反。中国,一个曾令世界震撼,统治了长达千年之久的国都,有极其臻美之面,也自然有悲劣和垂殇之处。五千年泱泱大国,曾引领世界文明不断向前,在杀戮、战乱、暴政、瘟疫等诸多因素充斥中,仍以睥睨万物的姿态,傲视主宰空灵神秘的宇宙地球。一个国,由弱小的一个人组成。人之躯体弱小,同象、虎、熊和海洋巨鲸相比,的确不堪一提。然而,人之灵魂强大,同宇宙万物里最幻灵、最神妙的东西相比,又可媲美。人成为蓝色星球的霸主,绝非偶然。

我想说,人之灵魂——在于人的智慧,人的情感,人的能力,人的协作。人之灵魂,也在于人最复杂,也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私欲心。

私欲心——大辞海里讲:所谓“私欲”,是指人的自我满足。人是生物之一,生物是有生命的,维持生命就需要补给,也是最简单的饱腹问题。饱腹,是人最初和最原始的私欲。这个世界,大凡是人,都会有私欲心。私欲心,让我们有了向前、向上、向高的动力源泉。私欲心,让我们脚踩天梯,探星空,攫万物。

私欲心,究竟是一种正能量,还是一种邪能量?

按照马克思主义,人类已经经历和可以预见的社会制度总共有五个。他们分别依次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中国的社会制度,经历了原始社会,经历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如今的社会主义社会。每一个阶段的社会形态,单从个体者的角度层面看,“私欲心”所表现的就是两个字:占有。


我们知道,原始社会,是人类社会制度最低级层次。原始人,在没有形成意识形态之前,他们的私欲心,无非是虏获一只羊,一头猪,一条狗,或是一只鹿,一匹马。这足以使他们建立信心,建立等级,建立意念。随着私欲心的扩大和膨胀,战利品激增,食物堆聚。再而开始独霸,成为私有。

人类在私欲心的驱使下,慢慢变得贪婪和不满。私心渐强,渐隆,也渐盛。

于是,人类来到奴隶社会。

奴隶,不仅仅是原始私欲心的表现。从私有一个物,演变为私有一个人。这便叫做“奴隶”。在奴隶社会,一个君王,拥有的奴隶越多,代表他的威望和权力越突出。中国商朝时期,祭祀天神时,往往宰杀大量牛、羊、狗,甚至战俘奴隶。它是神权至极的向征,它是王位至高的表现。奴隶社会,将人占为己有,任意变卖、转让和宰杀,已到达一种登峰造极的程度。

私欲心来到了封建社会。 

中国的封建社会,也是全人类封建意识形态的集中呈现。从政治上、经济上、思想文化上,再到军事上和对外关系上,都让人觉得是一种高屋建瓴、高不可及的情状。中国封建社会,经历了从秦朝至清朝阶段,也是中国由盛到衰的过程。这个时期,政治上,中央集权进一步强化,官僚机构膨胀,官吏贪污腐败十分严重。经济上,人均土地占有量逐年下降,大量优质肥沃土地,被财主剥削,被官僚霸占,被君王独享。至于思想文化、军事和对外关系上,中国人也是腐朽的、死寂的,私欲心使得少数人利欲熏心、为所欲为、一枝独秀,也使他们的雪球越滚越大,连着牧场、草皮和成群牲畜全被侵占。私欲心,在壮大了自身的同时,也渐失民心,渐失社会向前发展的动力。专制主义,闭关锁国,限制对外贸易和出口等等……这些反转烧脑、羞红脸耳的没落字眼,将中国的人心屠净,将中国的良知湮灭,也将中国人维系了千年的荣耀付之一炬。以至于,八国联军不费吹灰之力,侵入华夏大地,烧杀抢掠,飞扬跋扈,荼毒腐朽。

如今,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

高明而知纠往的人类,在各种狭隘、公利的心态背后,在种种模糊不清的藩篱和蔽障前,有意而无意地完善自我,填充自我。人们意识到,私欲心盛极之下,是无耻,是贪婪,是颠覆,也是自杀。人们会懂得:一个国君,不论有多大权谋,有多大鞭欲,在夜夜暖宫中,“三千粉黛、八百烟娇”亦会将其魂灵浇筑的肉躯腐蚀蚕尽,消磨再消磨;同样,一个卑微凡人,纵使有日本大胃王小林觉那般饥不择食、狼吞虎咽、囫囵吞枣的气概,仍需要在每次比赛结束,使用催吐剂,帮助排除胃里多余的黏渣和饭羹。

 

有人说:人因食物存在。人因食物的争夺,才逐渐强盛和壮大。食物面前,人变得凶残,变得机械和幼智。一餐食物,在原古时期,需要用生命来搏获。而如今,食物多得发霉变质,人因过量饮食,引发各种疾病,譬如肥胖、龋齿、诱发高血压、骨质疏松和肾结石。那么,人逃过了最敏感的问题朔源后,又将面对何样的新欲望?

新欲望会是什么?第一条,我想到是爱情的欲望。第二条,我想到人存在的欲望。

中国教育学家格非,在小说《欲望的旗帜》中讲:爱情,不是化身为苍白绝望的欲望、也不是张未永远不会去买但是需要其存在的背带裤,而是一种得不到的虚无。爱情——人类亘古永续、绝不可缺少的欲望,在人的精神世界里,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人,一旦毁灭爱情,等于毁灭了全人类。爱情的欲望,指引人类走向终极。


存在欲,不同于爱情欲。存在,是人获得认可、真实的一种辩证主义。人没有存在感,仿佛人没有灵魂。存在对于人无关轻重,可能人就是一具没有灵魂和思想的僵尸。难怪有作家用“匪我思存”作笔名。

私欲心在驾驭爱情和存在欲时,往往也应酌其利而去其弊。

像人类从猿古人进化到现代人的过程一样,很难想象——私欲心,从起初为获取一餐食物,从而学会执枪拿棍和研制弓弩,到今天,它的功与过,利与伪是多么低趣和无奈。私欲,既成就了现代人,也磨灭了人之灵——善良、正义、大公和无私。因为,人在成就自我的同时,望其后尘的,是多少生灵,多少物种的灭绝和消失。

于是,我们应该思考。同一个星球,当只有您孤零零的一个身影存在,满目皆为尘埃、枯木、飓风和寒流,会是何其悲凉、何其恐惧的情形?私欲心,是一把煨毒的暗器。在你不经意之时,有一天它会射向你,从而毒侵躯体,百病难除。

人类,在用私欲心满足存在感时,是否警醒,过度膨胀的私欲背后,可能隐藏的危机和灾难呢。

【作者简介】

杨世林,内蒙古籍汉族人,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职工,大学文化,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协会会员,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中外文化传媒》《诗词文艺》签约作家和中文书城独家签约作家。工作之余坚持小说、散文、诗歌和国画创作,其小说作品涵盖言情、武侠、魔幻和校园等多种题材,代表作《原罪赎》。散文作品常见于《青年文学家杂志》、《俪人西部散文选刊》和《西部作家》等国内主要文学杂志刊物上,已作不同种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多次荣获国家、省市级大奖
 





重点提示




1.来稿请勿一稿多投,因为腾讯有严格的原创保护,后台会自动过滤,费时编辑后将导致无法推送,勿侥幸、请自尊。

2.严禁把发到朋友圈和交流群的稿子私发编辑或邮箱,阅读量低于100者,将控制后续来稿。

3.来稿内容含作者简介要300字以上方可加注原创,不加注原创无法添加到个人专辑。

4.本公众号已经与360个人图书馆同步,360doc个人作品所得打赏全部归作者本人个人所有。

5.如果出现内容错行,为手机使用者字号设置问题,与编辑无关。了解更多平台内幕,敬请点击下方“温馨提示标题查看详情—

温馨提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