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yi_590 / 军事 /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

分享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2020-10-16  jiayi_590

由于“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轻视,甚至不屑于去知道志愿军的指挥官是何许人也,在抗美援朝中的前三次战役中,志愿军均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嚣张气焰被削去了一大半,而此时,麦克阿瑟才真正见识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厉害。

正当麦克阿瑟被志愿军打得郁闷之极的时候,前线又传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败退途中发生车祸身亡。”这个消息无疑是给“联合国军”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军心又一次沉重打击。也正是因为的沃克的身亡,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彭德怀率领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遇到了最难缠的对手——李奇微。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李奇微

李奇微接替沃克担任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指挥官,他刚一上任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充斥着厌战和懈怠情绪的“联合国军”,根本不像是一支正在打仗的军队。”

李奇微制定战术

如果战争在高傲的麦克阿瑟眼里是件股掌之间就能搞定的事,那么在李奇微看来则恰恰相反。刚被调到朝鲜战场时,李奇微就立刻召集起所有的部下,让他们回忆以往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交战的细节。

听完了部下们回忆起的细节,李奇微发现:

“由于美军白天飞机轰炸,志愿军行军和发动攻击的时间多是在晴朗的夜晚,而每场战役的持续时间几乎都在五至七天左右,然后就会自动结束。”

由此,他断定志愿军的后勤补给的极限也就是一个星期,他将此总结为“月夜攻势”和“礼拜攻势”。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为了应对志愿军的这一特性规律,李奇微制定了一套缜密的“磁性”对阵策略:

“在战役开始之后,尽可能与对手保持一定距离,灵活进退,黏住对手,拖延战斗时间,坚持到一个星期。当志愿军粮草储备耗尽,“联合国军”主力部队再发动猛攻,取得最终的胜利。”

事实证明,李奇微制定的这一策略确实奏效了。志愿军发现敌人的战斗意志开始变得十分顽强,并始终在作战中坚守一点。而每当晴朗的夜晚来临之时,“联合国军”的阵营前更是彻夜燃放着照明弹,如同白昼一般,让志愿军的夜战优势毫无用武之地,志愿军在前线的作战一度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之中。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志愿军渡过鸭绿江

麦克阿瑟被免“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接任

这样的局面,让此前一直郁郁寡欢的麦克阿瑟又变得得意起来,他三番五次要求美国总统杜鲁门启用核武器,甚至叫嚣“一定要把战火烧进中国”

美国政府很清楚,若是此时扩大战果,无异于是火上浇油。于是在1951年4月1日,麦克阿瑟被解除“联合国军”总司令一职,由李奇微接任。

在李奇微这个十分难缠的对手面前,彭德怀之前制定的“成建制歼灭敌人整师整军”的目标已经行不通,而以往屡屡奏效的“大迂回,大包抄”战术显然也必须进行调整。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麦克阿瑟

毛泽东点醒彭德怀

5月26日,毛泽东的一封电报点醒了彭德怀:

“经历数次战役证明,我军实行战略和战役性的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达到歼灭任务。

这是因为美军在现时还有顽强的战斗意志和自信心,在一次作战中,只歼灭英、美士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也就很够了。”

毛泽东特意以此提醒彭德怀:“在抗美援朝战争处于僵持的时期,切忌贪多嚼不烂”

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彭德怀详细地制定了现阶段的对敌策略,那就是“以小规模的歼灭战为主,全军转入战略防御阶段”,一场地下长城式的浩瀚工程就此拉开序幕。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地道战”再现朝鲜战场

曾经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发明的地道战就在华北平原上让日本侵略者吃尽了苦头。而此时的朝鲜战场,面对“联合国军”强大的海陆空火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坑道战”再次创造出战争史上的奇迹。

1951年夏季,李奇微大举向志愿军发动攻击,志愿军部队创造性地将两个加深的防炮洞连在一起,形成一个马蹄形,既加强了工事的防御性,又提高了作战的灵活性。志愿军总部充分肯定了这一“坑道工事”创造,并立即向全军推广。

在当年的夏秋防御作战中,“联合国军”需要付出平均40-60枚炮弹的代价,才能杀伤志愿军一人。

但在山林纵横的朝鲜战场上,想要大面积构筑这种坑道工事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挖筑工具稀缺落后不说,还有敌人对工事的轮番轰炸破坏,导致许多志愿军战上倒在了修筑坑道的过程中,而这样的牺牲换来的是更多志愿军的有生力量得以保存。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图

至1952年5月底,在横贯朝鲜半岛中部250公里的整个正面防线上,志愿军日夜挖掘,修建出了7789条坑道,总长度达198.7公里,构成了一条坚固的“地下长城”。

依靠着坑道防御工事的作用,志愿军顶住了敌人疯狂的轮番轰炸,也没有让“联合国军”取得任何优势。至此,朝鲜战场正式进入到了僵持的第二阶段。

上甘岭战役打响

1952年3月25日,彭德怀由于被诊断为脑瘤不得不回国接受治疗,他做出了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最后一次排兵布阵:

“志愿军预备队第15军接替第26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带拉开防线。”

扼守朝鲜半岛中部的五圣山是南北朝鲜分界的门户之地,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立即前往五圣山勘察地形,此时正是志愿军全线开展大规模防御的时期,秦基伟下令全军大修坑道防线。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图

接替李奇微担任美军第8集团军指挥官的詹姆斯·范弗里特,是一个典型的“唯火力定胜论者”,他一向不把作战时弹药量的限制放在眼里,甚至经常使用超过限额六倍的弹药量。

除了双方那些小规模的攻防战以及志愿军神出鬼没的冷枪冷炮外,整条战线都处在一片沉寂的对峙中。为了打破这种僵局,范弗里特构想了许多花样层出的作战行动,但统统被李奇微一一驳回。

李奇微被调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新一届“联合国军”司令马克·韦恩·克拉克走马上任。在范弗里特的一再怂恿之下,克拉克同意了他的“摊牌行动”计划:

“目标是秦基伟的第15军所驻守的五圣山,计划动用七万兵力,以两百人为代价,在五天内实现目标。”

范弗里特将目标锁定在了五圣山前沿阵地537.7和597.9这两处高地。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黄继光舍身堵枪口

虽然这两个数字对我们来说或许有些陌生,但是朝鲜战场的那场“上甘岭战役”却被我们所熟知。上甘岭战役就是围绕537.7和597.9这两处高地而展开的,黄继光用自己的胸膛堵住敌人枪口的事迹,就是发生在这场战役中。

10月14日凌晨,抗美援朝战争中最为惨烈的一场阵地防御战打响了,志愿军也失去了537.7和597.9前沿高地,史称“上甘岭战役”。

在接下来的七天七夜里,上甘岭的战况一天比一天惨烈。美军的轰炸更是空前绝后,激战高峰时,上甘岭537.7和597.9这两个面积仅为3.7平方公里的小高地,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向志愿军发射炮弹30余万发,平均每秒钟落弹6发。这种高密度的火力,无疑是对志愿军毁灭性的打击,但同时美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而此时,英国和法国纷纷明确表示:“不会再向朝鲜战场增派一兵一卒”

秦基伟明显觉察到了美军的兵源正在枯竭,在上甘岭上坚守阵地长达30多天的志愿军准备发起反击。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朝鲜战争第四次战役图

10月30中午12时,志愿军第15军火炮群集中了133门大口径火炮、30门迫击炮,对敌人占领的阵地开始进行了全面反攻。这是志愿军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炮战,第15军的火炮进攻几乎完全压制了“联合国军”的纵深炮火。

在上甘岭战役中,“联合国军”伤亡的70%是出自志愿军的炮火杀伤,但是,历经长达半月的苦战、始终镇守上甘岭战场的45师也是伤亡惨重。

11月1日起,志愿军指挥总部将志愿军第12军31师部队调往上甘岭,与第15军45师换防。随后第12军两个团的部队也全部配属给第15军,加入上甘岭作战,给秦基伟的第15军前沿阵地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我们可以想象到,作为始作俑者的范弗里特内心该有多么地懊恼,原本预计伤亡二百人、速战速决的计划已经化为了泡影。于是,他下令集中火力想尽一切办法切断志愿军的后勤补给路线。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志愿军发起决定性大反击

中国人民志愿军自转入坑道防御作战以来,断粮缺水成了上甘岭战役中最大的难题。而“联合国军”又将飞机大炮对准了志愿军的补给线路,导致许多志愿军甚至百姓都死在了为前线送粮的途中。

对于每一位志愿军战士而言,身后不远处就是家,敌人已经把枪口瞄准了自己家门口,如果守不住防线,就会国破家亡。

1952年11月,守在上甘岭阵地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了最后决定性的大反击,在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抗美援朝苦战之后,志愿军逐渐掌握了大规模阵地战技能,而陆续跟进的后勤补给也成为志愿军的强大后盾。

11月25日,志愿军成功夺回537.7高地和579.9高地,上甘岭战役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李奇微

战后曾有人记载:

“在上甘岭战场随手抓一把土,里面可以数出十几粒弹片,一面红旗上有三百多个弹孔。一米不到的树杆上,嵌进了一百多个弹头和弹片,这片仅3.7平方公里的山头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上甘岭一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再也无力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大规模的战役了,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北纬三十八度线(三八线)上。

1953年7月27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代表美国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克拉克不禁感叹:

“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羨慕的荣誉,那就是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下名字的指挥官。”

抗美援朝:麦克阿瑟撤职,彭德怀才真正遇到对手,挽救了联合国军

写在最后

抗美援朝战争已经过去了60多年,当我们回望起这段历史时,很多人都会总结为这是一场以弱胜强的斗争。军队装备、后勤补给都无疑处于极端劣势的新中国,能够凭借的却是正义对阵非正义的信念,用公理反抗霸权主义的勇气。

只要我们拥有保家卫国的钢铁意志,心怀匹夫有责的民族气节,那将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强大力量。


专栏
中美交锋——抗美援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