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人原创馆 / 待分类 / 原创 | 父母的遗言

分享

   

原创 | 父母的遗言

2020-10-17  富平人原...

父母的遗言
文/刘媛玲


1993年7月,因为记挂着病中的父亲,一放暑假,我照例匆匆地回到家里。其时父亲查出胃癌已两年有余,父亲用他乐观的性格和顽强的毅力,打破了医生说他只有三个月生命的预言。

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止疼药的作用,这一个假期父亲精神好了许多。每天早晨6:30准时起床,漱洗后拄着拐棍在门外散散步,中午打完吊瓶后还到门口和邻居聊聊天,还时常提出让我做点他想吃的饭菜。看父亲有了食欲,我们都特别高兴,以为父亲的病有转机,心情也感觉轻松了很多,期望在父亲身上能够出现奇迹。父亲打吊瓶时就坐在他身边和他说话,喂他饭,父亲也显得很高兴,和我说这说那,完全不像一个病人的样子。

只想着假期能再长一些,就这样多陪父亲几天,8月下旬的一天,我突然收到女儿的一封信。信中说,很多同学初中毕业都选择上电力技校,她也在犹豫,也想放弃读高中在电力技校上学。一则技校和院子隔壁,离家近,生活上方便;二则毕业后就可以直接安排到电力系统工作。父亲看女儿来了信,着急地问有什么事。我向父亲说了女儿上学的打算,父亲听后连忙说:" 不行不行,你回来也待了几十天了,赶快回去把女儿上学的事安排好。让她一定要读高中、上大学。读书多和读书少是不一样的,让她不要急着想工作的事,有出息了,还怕找不到工作。" 我知道女儿的性格,在信里是和她谈不清的,况且学校也眼看要开学了,在哪所学校读高中还没定下来。事不宜迟,听从了父亲的话,第二天一早,我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咸阳。为了怕再出现父亲送我到家门口那伤心的一幕,我跑去诊所请医生来家给父亲挂上吊瓶,让外甥女坐旁边陪父亲说话。临走,我不敢进父亲房间和他告别,我怕管不住自己那不听话的泪水。我只是隔着窗玻璃看着他,看着他挂着吊瓶,躺在床上和外甥女说话的样子,默默地向他告别,默默地祝他老人家早日康复。当我含着泪转身离开那一刹那,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我见父亲的最后一面,父亲对我说的让女儿上高中读大学的话,竟成了他生前和我谈的最后一次话,成了让我终生难忘的"遗言"。

九月刚开学没几天,妹夫就开车前来叫我,说父亲病危。等我回到家里,父亲已经深度昏迷,再没有像往常那样起身亲切地叫我一声名字,再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五年后,一直有高血压冠心病的母亲突患中风,从进医院时的半身不遂到全身瘫痪,在床上躺了九个月之久,脑子也开始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还是暑假,天气炎热。那天下午三妹回家来带了一个西瓜,在灶房切开后我切了很小一块,拿到房间放到昏睡的母亲的唇边。大概凉凉的西瓜刺激到母亲,她突然睁开眼睛望着我。我忍着心痛问她,妈,您看看我是谁。母亲很清晰地回答,你是媛玲。我像哄孩子那样对她说,您吃口西瓜吧,天太热了。母亲并没有咬西瓜,还是怔怔地看着我,突然,她一字一顿地清楚地说出了三个字:我爱你。我浑身一颤,泪水顿时模糊了眼睛。中国人一直是很羞于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情的,即使长辈对下辈,子女对父母,爱只是体现在行动上,对日常生活的关心照顾上,很少直接说"我爱你",就是恋人之间也同样。母亲几十年给我们做吃做穿,我们听到的多是关心的唠叨,好心的询问或责备,从没有对谁说过一句"我爱你",那天,在她重病期间,在她昏睡刚醒时,却说出了"我爱你",让我心灵震憾,久久难以平静。

说出那三个字,母亲又沉沉地睡过去,我用西瓜润着母亲的嘴唇,心里默默地说,妈,我更爱您,您赶快好起来吧,我们多想看到您站起来行走的样子!

几天后,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离开了母亲,"我爱你",成了母亲在世给我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一次上课,我为同学们范读一篇课文(课文题目已经忘记),当读到那位老华侨因为年龄太大,不能跟儿孙们一同回国,一个人留在了异国他乡。他眼含热泪,站在码头上不停地向孩子们挥手,海风吹乱了他满头的白发时。我突然喉头发紧,声音哽咽,一时竟读不下去。一直静悄悄地听我范读的学生们全都从课本中抬起头,惊诧地望着我。刚好听说了我班一位学生用很难听的话辱骂他母亲的事,我让自己平静下来,给孩子们说,对不起,读到这,我想起我的爸爸妈妈了。我放下课本,趁机向孩子们讲了我父母亲最后的"遗言",我说,我的父亲母亲,在他们病重的时候,想到的不是自己,仍然关心的是自己的儿孙们,表达的仍然是对儿女们的爱,尽管他们那么舍不得儿女们从身边离开,为儿孙,他们哪怕受尽千般委屈。这种爱,可能我们当时还体会不深,但当有一天他们不在了,你什么时候想起,都是那么温暖,那么令人感动。世间有什么爱能比这种爱更伟大呢?你们现在还小,还不曾有这样的体会,但当有一天你离开了父母,你想起了他们,想起了他们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想起自己哪怕对他们有过的一丝丝的不敬,你都会像有千万只虫子在吞噬你的心,让你惭愧,让你不安,甚至让你泪流满面……讲这些时,孩子们都静静地听着,我特意看了一眼那位骂母亲的男孩,他也静静地听着,眼睛里有泪花在闪动。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父母亲对我说的最后的话,依然清晰的响在耳边……

作者简介:刘媛玲,西安市灞桥区退休教师。喜爱文学创作,多年来勤耕不辍,先后在《中国教育报》《教师报》《陕西日报》《西安晚报》《陕西广播电视报》《八小时以外》《家庭生活指南》等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发表作品千余篇(首)。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征文活动中荣获二等奖。《泾渭文苑》原创平台签约作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