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欧洲 / 改变欧洲的查理曼大帝 —— 欧洲中世纪(...

分享

   

改变欧洲的查理曼大帝 —— 欧洲中世纪(二)

2020-10-18  陆一2

前言 


罗马帝国衰落后的欧洲蛮族横行,法兰克人、维京人、哥特人等各自经营着自己的势力。统治者们对罗马帝国依然怀念,在相互征伐中不断尝试重建帝国荣光,同时还需抵挡东方新兴伊斯兰文明的挑战。



12世纪绘制的加洛林家族树

加洛林家族成员从梅斯主教阿努尔夫和老丕平开始以“宫相”身分涉理墨洛温王国朝政,之后历经五代,到公元751年,加洛林家族取代墨洛温家族,正式坐上法兰克王国的王位。

加洛林王朝鼎盛时期,前有查理大帝,后有神圣罗马帝国,使加洛林王朝成为后世知名的法兰克王朝。


加洛林家族崛起

作为墨洛温王朝的宫相,老丕平虽大权独揽,但因为血统原因,加洛林家族还只能在幕后操纵。之后宫相一职皆由同族成员继承,随着宫廷宰相的权利愈来愈大,墨洛温国王逐渐沦为无所事事的“懒王(rois fainéants)”。

丕平二世

直到公元7世纪末,丕平二世(梅斯主教阿努尔夫的孙子,老丕平的外孙)开始给自己加上法兰克人的公爵和王公头衔。王公最早是指具有墨洛温血统的贵族称号,王权旁落后才开始成为非墨洛温系的地方贵族头衔。公爵原本是拥有相当大权力的官吏称呼,在地方上管辖着被称为公爵领地的行政区域,与宫廷伯爵相比有较大独立性。

丕平二世所称的法兰克公爵头衔,是在不废除墨洛温君主王号的前提下,追求次级君主称号。至此,加洛林家族离篡权近在咫尺。


彻底架空墨洛温国王的查理·马特(688年-741年)

715年,丕平二世死后,法兰克宫相最终由其私生子查理·马特继承。当时的法兰克王国内忧外患,查理·马特模仿罗马军团建立起一支由自由民组成的强大步兵,先后击败各地的割据势力和地方贵族的叛乱,重新统一了法兰克王国,并成为国家的实际统治者。
法国历史博物馆内保存的普瓦提埃战役油画(1837年订做)

732年,消灭了西哥特王国的阿拉伯人数次侵掠后,又越过比利牛斯山大肆烧杀抢掠,查理·马特先避其锋芒,任其取得大批战利品,满载财物的阿拉伯骑兵战斗力锐减。在后世编写的的普瓦提埃战役中,查理·马特布置其重装步兵在两条河流的交差底部背水列阵,使正面进攻的阿拉伯骑兵陷入包围,全军溃败,主帅阵亡。普瓦提埃战役被后世史学家认为是改变欧洲命运的决定性战役,它不仅捍卫了法兰克王国的独立,也阻止了阿拉伯人向西欧的继续深入。查理·马特被后世基督教、王权、以及启蒙时代的欧洲学者解读为欧洲文明的拯救者。



平定内忧外患后,为加强法兰克王权、解决兵源等问题,查理·马特废除了无条件分赠土地的制度,推行采邑制。过去,由于墨洛温王朝诸王将土地无条件赏赐,耗尽了王室全部地产,那些“由于牺牲王室而创造出来的豪绅显贵阶级,千方百计地促进了王权的毁灭”。而连年战争导致自由民纷纷破产,国家兵源成为严重问题。
采邑制推行后,查理·马特先没收谋叛者的土地,又征收了大量教会地产,赐予效忠他的军士。查理·马特创立的采邑制是一种有条件的土地占有制,接受采邑的豪绅显贵,必须提供自备马匹武器的骑兵,上下之间结成封主与附庸的关系。领主有责任保护附庸,附庸要宣誓为封主效忠,随时应召为封主作战。如果附庸不履行臣属职责(如拒服骑兵役、滥用权力、窝藏盗贼、不敬敕谕、拒纳贡税等)就要收回采邑。开始的采邑制规定,如果封主或受封者有一方死亡,封主和附庸关系即告中止。封主或其继承人如果愿意继续从前的关系,或者受封者之子要继承采邑,都必须重新履行受封仪式,结成新的主从关系。这些规定后来逐渐废弃,到九世纪时,采邑变为世袭领地,但仍以服骑兵役为条件。这些装备精良的新型骑兵,奠定了西欧中世纪骑士制度的基础;法兰克王国以后正是依靠这支骑兵,建立起强大的查理曼帝国。

新的社会结构由此形成

这次改革,对法兰克王国的发展和西欧历史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它确立了以土地和服役为基本条件的臣属关系,削弱了贵族势力,加强了王权,有利于社会稳定和统一。之后欧洲中世纪的社会关系渐渐形成国王、大封建主、中小封建主之间层层分封的模式。采邑制成了查理·马特加强政治和军事力量的有效工具,然而,采邑制本身潜伏着一种和中央离心的力量。恩格斯在分析采邑制的特点时指出:“选择这一手段,是为了统一帝国,将豪绅显贵跟王室永久联系起来,从而加强王室,而结果却导致王室的彻底削弱、豪绅显贵的独立和帝国的瓦解。”这一点是查理·马特始料不及的。

查理·马特的改革,都以墨洛温诸王名义进行,这使实际掌权者与名义上国王的矛盾进一步激化。于是,公元737年国王死后,查理·马特自己以法兰克宫廷总管和法兰克公爵与王公名义施行统治,直到他本人在公元741年去世。加洛林家族从幕后走向台前,就差一步了。



终极版君权神授

由于墨洛温家族在日耳曼多神教时期沿袭的,与神灵联系起来的君权神授仍是加洛林家族篡位的阻碍,想要王位就必须找到新的君权神授。幸运的是,查理·马特的儿子丕平三世碰上的是不断被北方蛮族伦巴第人(日耳曼人的一支,来自斯堪的诺维亚半岛)侵扰,如风中之烛的罗马教皇。教皇需要一位强有力的世俗统治者的支持,丕平三世与教会一拍即合。
 
751年,丕平三世遣使晋见教皇说:“法兰克国王虽属王族和称王,可除在公文上签名外实际没有任何权力。”换言之,他们无权,只会照宫相的吩咐办事。

教皇心领神会,为换取法兰克的支持以反对伦巴第人的威胁,便回答道:“有实权的人应当称王,比徒有国王虚名的人称王更好。”于是,丕平三世在苏瓦松召开大会,通过流于形式的日耳曼军事民主残余,推选自己为法兰克人之王,自此开创了加洛林王朝(751—987年)。按传统,国王只需红衣大主教加冕即可,但作为篡夺者和开国者,丕平三世希望由教皇亲自加冕。

753年,伦巴第人再次威胁罗马,新换的教皇冒着风雪,翻过阿尔卑斯山前往法国向丕平求援,亲自为丕平涂圣油、加冕,并当众宣布今后禁止任何人从非加洛林家族中选立国王,违者将剥夺神职、逐出教门。新的加洛林君主罩上了基督教上帝认可的神圣光环。

丕平献土

作为回报,754和756年,丕平三世两次出兵意大利打败伦巴第人,将夺得的拉文那到罗马之间的“五城区”赠给教皇,这就是被基督教世界称颂了千余年的“丕平献土”,从此在意大利中部,一个政教合一的教皇国存在了1100多年。  

新兴的加洛林王朝,借助基督教的“王权神授”确立自己的正统性,为中世纪乃至近代的各国君主确立了唯一模版。这方面的重大影响,丝毫不亚于骑士采邑制度的制定与推广。中世纪罗马教皇能成为影响欧洲政治力量平衡的重要一极,除了教皇身上的一层“神光”,“教皇国”这个物质基础更为重要。而且,由于丕平献土缔造了教皇国,此后历代法国君主都以教皇的世俗庇护人自居(当然,这也有丕平儿子查理曼的一部分功劳),于是就有了后来教皇国以法国为后台,阻挡了意大利统一的步伐。

丕平三世与罗马教廷的结合,是当时新兴军事霸主与传统精神权威的结合,从而在当时纷繁错乱的欧洲政治秩序中脱颖而出。日耳曼蛮族文化与罗马基督教文化的结合,构成了中世纪欧洲文化的底色。



查理曼征服欧洲

丕平三世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战士和征服者,他的军事行动达到今日的法、意、德、西等国。他的南征北战为其子查理曼称霸西欧打下了殷实的基础。768年,丕平三世死后,按照法兰克人的传统,将打下的江山平分给两个儿子查理和卡洛曼。771年卡洛曼猝然去世,查理继承全部领土,即为后来的查理大帝。


此时的法兰克王国主要包括今日的法国、比利时和瑞士以及荷兰和德国的许多地区,而国土外围依然是侵扰横行的蛮族。

19世纪画家笔下高卢境内的阿拉伯侵略军

穆斯林从南面席卷而来。不仅是阿拉伯人,还有改宗伊斯兰的波斯人、柏柏尔人,他们从陆地上进攻占领了西班牙,还从海上袭击繁华的地中海港口。依然在欧洲东南部以罗马正统自居的拜占廷皇帝用最大努力,将北非与意大利的罗马式国家一一捣毁,却无法维持罗马式的统治。从沿海不断入侵的穆斯林,又从陆地上攻入高卢,直逼巴黎。

维京人在北方连绵不绝。虽然都是日耳曼人,但这些住在北欧的亲戚习惯了劫掠的自由生活。这些维京海盗不满足攻掠贫穷的波罗的海沿海与不列颠,常直接入侵法兰克人的海岸,顺着河流杀入内陆,洗劫村庄、打劫修道院与城市,甚至摧毁整个地区的行政系统。已经疲于应付的罗马式体系更加不堪重负。

游牧民族由东方拍马杀到。他们一次次从欧亚边境的乌拉尔山区集结,入侵德意志地区,在高卢杀伐,并且对富庶的意大利垂涎三尺。蛮族横行下的日耳曼-罗马系统,基本处于崩溃边缘。

查理曼时代的征战路线记录  欧洲面临多少外敌入侵威胁可见一斑

查理曼时代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到来。他前后的几代人都面对这些困扰,也都开始改变旧的罗马模式,但是他作为一个跨时代的强权人物,作用最为明显。

查理曼继承发扬了爷爷查理·马特的采邑制,依靠各地分封贵族骑兵抵御外敌,无论穆斯林还是维京海盗,又或是游牧骑兵,都会在入侵后迅速遭遇到新的法兰克骑兵的反击。贵族之下的农民则继续保有作为步兵的权利,协助贵族骑兵作战。战争胜利后把各个官位随恩地一起分出去,被分封的土地叫做'荣誉地'。这在查理·马特将恩地与军役结合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将国家职位与采邑制相结合,还通过法律形式确定了进行分封土地时相应的礼仪制度:委身礼、效忠礼、宣誓礼等等,更深化了采邑制度。欧洲封建制度的雏形,便这样在德国南部到法国北部之间逐步形成。欧洲西部的罗马旧地也逐渐复兴起来。


查理曼在位44年,发动过大小55场战争。第一次进军意大利北方的伦巴第王国时,卡洛曼的遗孀和孩子在当地避难,伦巴第人惨败后,卡洛曼的遗孀和子女都落入查理曼手中,从此再未露面。对萨克森的征服持续近三十年,据估计有近四分之一的萨克森异教徒因不肯改信基督教被杀。查理曼的征伐统一了西欧大部分地区。

自从罗马帝国衰落后,欧洲还从未出现过疆域如此辽阔的国家,对照今天的地图,相当于法国、瑞士、荷兰、卢森堡、比利时、奥地利、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还有克罗地亚、捷克、波西米亚、匈牙利的大部分地区都是法兰克王国的领土。英国所在的不列颠和北欧苦寒之地,因为贫瘠寒冷从罗马到法兰克王国也都不感兴趣。


查理大帝(Charlemagne或Charles the Great,公元742-公元814),或称查理曼等,扑克牌里为红桃K。

查理大帝与拜占廷

查理曼768年接手法兰克王国时,古罗马的正统继承者依然是拜占廷,即使一分为二的基督教中身处西罗马的天主教皇也承认拜占的皇帝是罗马皇帝。但随着东罗马自顾不暇,法兰克王国对西罗马教皇帮助越来越大,罗马皇帝的称号从此不再专属拜占廷。

女皇伊琳娜

公元799年,东罗马女皇伊琳娜和自己儿子争权斗得你死我活时,西罗马教皇利奥三世又被罗马贵族废黜,只身逃离罗马。习惯求助法兰克的教皇又被查理曼亲自送回罗马并扶其复位。感恩图报的利奥三世认为拜占庭皇位空置(因为不是男性君主),为弥补空位,于800年圣诞节为查理加冕,授予他“伟大的罗马人皇帝”称号。自此,法兰克王国成为查理曼帝国。西罗马教皇的举动被视为对拜占帝国和东正教会的极大侮辱,因为从此无论在事实上还是在形式上,罗马世界再度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并在天主教和东正教之间增添了又一处裂痕。

女皇伊琳娜和查理大帝

据说788年,伊琳娜曾撕毁自己儿子东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六世和查理曼女儿的婚约,转而支持意大利半岛的伦巴第王国,没想到伦巴第最终成了法兰克的附庸,更没想到查理曼会变成教会认可的罗马皇帝。因此,这次女皇希望把自己嫁给查理曼,这样拜占廷就能通过联姻一统欧洲。巧合的是,加冕为罗马皇帝的查理曼,也希望通过与女皇联姻使自己的罗马皇帝称号合法化,并促成东西两大帝国合并,以其恢复古罗马帝国统一时的荣光。只是802年,求婚使者刚到君士坦丁堡不久,女皇就被推翻了,被废黜的女王,一年后死于流放地。

分道扬镳的拜占廷和法兰克继续在各自版图苦心经营。查理曼以教会保护人的姿态,极力维护和提高罗马教会的权益。为强化基督教势力不仅重用主教、修道院长,分封他们土地,让他们参与国家政要,还极力维护罗马教皇的统治地位。在整个统治期间,查理曼一直坚持与罗马教皇保持密切的政治联盟。

渴望重建罗马帝国一统欧洲的荣光,让查理曼征伐毁灭了一个又一个王国,无数人在战争中丧生,毁灭西罗马帝国的日耳曼人在西欧废墟上难寻希腊罗马文化的踪迹,最终选择披上了基督的外衣。据说查理曼看到罗马教廷对欧洲的意识控制,希望提升低级神职人员素养,以期更好管理国家,于是开始发展宗教文化和神职教育事业。



加洛林文艺复兴

查理曼时期,在西欧除了教会、修道院,下层人民都是文盲。查理大帝在位不久就开始在宫廷兴办学校,将散落在欧洲各处的学者邀请到首都亚琛,号召抄写和保存了大量古典珍贵文献;对基督教教义和宗教活动进行初步规范,建立宗教教育机构,鼓励神职人员研读古典文献;改革拉丁文;让亚琛成了新兴的文化学术中心。后世史学家把这一时期称为“加洛林文艺复兴”。将文化重心从地中海希腊一带转移至欧洲莱茵河附近的查理大帝,被后世尊称为“欧洲之父”

加洛林文艺复兴奠定了中世纪欧洲古典、基督教、日耳曼等各种文化融合的基础,为12世纪欧洲文艺复兴做了古典文化典籍收集、宗教文化典籍初步整理、宗教文化学术人才初步培养以及拉丁文字定型方面的各种准备。

尽管加洛林文艺复兴更多是对被毁坏文化的初步恢复,并且这种恢复被基督教利用,仅局限在宗教僧侣的狭小圈子中,但它的出现,让中世纪刚刚脱离原始文化的日耳曼等民族感受到了古典文化的光芒,并延续了欧洲文化的生命。近代史学家认为这算是黑暗中世纪里的一束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