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欧洲 / 维京时代 —— 欧洲中世纪(四)

分享

   

维京时代 —— 欧洲中世纪(四)

2020-10-18  陆一2
前言 

从历史长河中驾船驶来的维京人,因其迷人的“极端双面性”:嗜血的劫掠者和勇敢的冒险家, 逐渐成为现代西方流行文化中大受欢迎的符号。他们出现在博物馆,节日庆典,动漫、小说、电影、电视剧以及儿童历史书中,成为被大众广泛接受的卖点。但谁是维京人?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做了什么?是什么使他们成为现代西方生活中的一份子?


随着加洛林王朝实现了对日耳曼中心和北部地区的控制,法兰克人开始接触丹麦定居区南部边界的居民——斯堪的纳维亚生活的日耳曼人部落,“维京人”开始带着急剧而灾难性的冲击进入了历史记录。


北欧维京人

维京人(古挪威语:víkingar),即海盗,祖籍斯堪的纳维亚,和法兰克人、盎格鲁-撒克逊人都属于日耳曼人。在古英语中,“vikinger”是在海湾中的人,“vikingar”在冰岛的土语中也意味着“海上冒险”。经常被他们侵略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称他们为“wicing”,即“海盗”,不过这个词是在19世纪才出现的。

由于斯堪的纳维亚在11世纪以前并没有文字记录历史的传统,所以对8至11世纪维京人的了解,主要来源于当时欧洲基督教王国的编年史与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游记。在欧洲编年史家笔下,将“维京人”称为“北方人”、“丹麦人”、“挪威人”或“异教徒”,是劫掠与杀戮的代名词。而在阿拉伯旅者和商人的游记中,维京人则是强盗与商人的混合体。前者对维京人既嗤之以鼻,又避之犹恐不及;后者对维京人充满好奇,仔细观察并记录他们的一举一动。

在各种历史记录中维京人信仰“异教”,头戴角盔,手持巨斧阔剑,是野蛮凶残的海盗,在欧洲四处劫掠杀戮,将教堂和村庄夷为平地,后逐渐对其他欧洲国家进行有组织的入侵,从爱尔兰到不列颠,从法国到东欧,维京人的身影随处可见。除了征掠,维京人还是勇敢无畏的航海家,向西他们逐渐发现了冰岛和格陵兰岛,有证据显示曾最终到达过北美。向东他们一度到达了里海。他们纵横四海建立起众多王国,其中一些还延续至今。

13世纪前后,冰岛和挪威出现文字记载古代民间口述故事的北欧短故事文体“萨迦”,在传统的维京人口述史《奥克尼萨迦》中描写了一个古挪威酋长的四季,春天忙完春耕播种就出海“春游”:去赫布里底群岛和爱尔兰地区劫掠。仲夏季节返回收割谷物。之后,再次“秋游”:出海劫掠,直到冬天的第一个月过完才返回。在进行登陆抢劫或者商贸远航的过程中,他跟一些志同道合的挪威人结成团伙,认为他和他的朋友们不属于任何主人、“地位全部平等”。这种“自由、平等”的自我认同成为维京人的一个标志性特色。

中世纪的北欧极寒之地,自然资源匮乏,维京人有规划地去沿海富庶地区劫掠和杀戮获得生存空间的传统世代相传。常年征战的维京人,不论男女个个都是顶级的战士,也都希望孩子成长为勇士,维京儿童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承担的工作,如果不幸受伤残疾就会被立即遗弃,在北欧雪山中慢慢死去。“血腥、残忍”是维京人另一个标志性特色。
维京时代

维京时代,一般指从790年北方日耳曼人开始扩张,直到1066年丹麦人的后裔征服英格兰。他们从8世纪后半叶到11世纪一直侵扰欧洲沿海和英国岛屿,其足迹遍及欧洲大陆至北极广阔疆域,这一时期被称为欧洲的“维京时代”。

对8世纪末期维京人突然出现的原因,有多种多样的猜测。本土的人口过度拥挤通常被描述为维京人外出从事海盗行为的主要原因。在7—8世纪,挪威出现了人口大爆炸,在丹麦,情况尤其严重。此外,西欧地区稳固政府的相继建立,尤其是查理大帝统治时期,促成了欧洲商贸的繁荣,这相应刺激了海盗行为的发展。

与此相联系的还有8世纪斯堪的纳维亚人造船技术的不断发展。借助这些船只,维京人得以突袭遥远的异国,随后,将他们发现的土地开拓为殖民地。他们的殖民地遍布欧洲,包括英格兰的丹麦区、基辅罗斯、法国的诺曼底等。直到欧洲各国王权强大,有能力抵抗维京海盗之后,维京时代才落下帷幕。 


9-11世纪维京人的足迹

维京人侵扰欧洲

最早见于历史记载中的维京海盗是记录在《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中的公元789年一次对英国的袭击,当时他们被当地官员误认为是商人,这些海盗杀死了要向他们征税的官员。第二次记录是在公元793年针对林迪斯法恩修道院的劫掠成为维京人在欧洲展开劫掠活动的起始性事件。这座位于英格兰北部岛上的修道院偏居一隅,四面临海的地理环境长期以来一直是它的安全屏障。但在793年,它却突然遭到了灭顶之灾。 

此时的欧洲并非太平祥和的基督教乐土。法兰克人政权向外扩张时,与周边族群冲突不断;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在哥特王国衰落后被阿拉伯人征服;在不列颠群岛,爱尔兰和苏格兰虽然已经接受了基督教,但还处于分裂的氏族社会时期,英格兰地区也由若干个基督教王国分而治之。基督教文明还远未辐射至当时欧洲的东部和北部地区。更令人感到惶恐不安的是,基督徒笃信“最终的审判”将在耶稣诞生后的第一个千年降临。本身已纷争不断,战乱频发的欧洲又在此时遭到了维京人的袭击,仿佛是在印证着《启示录》中“审判日”即将到来的预言。那些身为编年史家的教士们在793年的记录中可能将维京人的袭击视为上帝对世间凡人“罪”与堕落的惩罚。


但事实是当时的欧洲处于一种不稳定的大环境中,乱世中劫掠是一种最直接、最迅速获取财富的方式。拥有大量财富的教会——教堂与修道院常处于当地社会的中心地位,它们通过教产的收益及信徒捐赠等方式积累了大量财富,但由于缺乏相应的防护能力,这些地方很容易成为包括维京人在内的劫掠者的目标。

具有多重身份的维京人遇到强大的对手就做生意,面对弱者就成了盗贼。沿着欧洲海岸线前进的维京海盗成了整个欧洲的噩梦,只有被阿拉伯人占领的西班牙和查理大帝后裔所属的法兰克免于沦陷。



入侵法国和诺曼底公国的建立

在法兰克的史料中,有大量被称为“丹麦人”或“北方人”的维京人记载。8世纪末9世纪初,查理曼对萨克森人与弗里西亚人的征服战争结束后,法兰克人的统治范围首次与日德兰半岛丹麦地区毗邻。法兰克人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几千萨克森人因为改宗被屠杀的前车之鉴,很可能让丹麦人心存忌惮。丹麦人曾攻击法兰克的斯拉夫盟友,很可能是想试探查理曼是否还抱有继续北上的计划。

814年,丹麦爆发内战,法兰克帝国为战败的丹麦贵族提供了庇护,并承诺合适之机为其重夺政权提供帮助。这表明帝国想通过扶植其内部政治盟友达到控制丹麦的目的。

史书还记载了兰斯大主教在帝国皇帝与罗马教廷的支持下赴丹麦传教,使很多当地人皈依了基督教。在《查理大帝传》中描述了“北欧人”来到宫廷接受基督教换取财富的情景:“宫廷贵族把他们象孩子一般收养过来,他们每人得到一件白色长袍,从他们教父那里得到一整套法兰克装束,包括贵重的袍服、军器和其他装饰品。......他们年复一年,人越来越多。他们不再作为使节,而是作为忠心耿耿的封臣疾驰而来,在复活节前夕赶到,听候皇帝的意旨。恰巧有一次,他们来了五十个人。皇帝问他们是否愿意领洗,在他们作了忏悔之后,立刻给他们施洒圣水。由于麻布长衫准备得不够数,皇帝命令把衬衫剪开,然后再缝成大衫式样。其中一件立即披在一个年纪较大的人肩上,他把长衫周身细看片刻后暴怒地对皇帝说:'我在这里经历这种洗澡的事已经有二十次了,我从前穿的都是纯白的精美衣衫,象这样的麻袋布只该给乡下佬,而不该给战士穿。要不是因为你们拿走了我自己的衣服而又没给我新的,我害怕赤身露体的话,我马上就丢掉你们的大衫,同样也丢掉你们的基督。’”史料记载的这些令人捧腹的情景反映出当时丹麦人功利主义心态是多么的强烈。

维京人可以通过和平的外交与社交方式与当时的西欧基督教文明进行交流,同时打探对方的内部情况,为他们的劫掠活动搜集情报。

从845年至891年间,维京人对法兰克的袭击愈发频繁,而《凡尔登条约》将帝国一分为三后,三兄弟间争斗不断,更给维京人南下创造了条件。


公元911年,西法兰克国王“昏庸者”查理三世苦于维京人无休止的袭击,决定将莱茵河下游地区割让给丹麦人的领袖之一罗洛,但是他必须以法兰克国王的名义负责守卫这片领地。这就是诺曼底公国的起源。在那里居住的人被称为诺曼人。这位诺曼底大公就是征服者威廉一世的曾曾曾祖父,他的后裔在1066年终于成为英格兰的国王。

斯坦福桥之战

入侵不列颠岛

从公元5世纪罗马帝国撤离不列颠,不列颠岛逐渐被日耳曼部落占领。被打败的当地凯尔特人逃到了不列颠岛东南部的威尔士以及英格兰西南地区,一部分还横跨英吉利海峡来到法国西部的布列塔尼地区定居。作为战胜者的日耳曼部落的盎格鲁人、撒克逊人以及朱特人慢慢组成了7个小国,这七个王国的格局,成为后来英格兰王国的雏形。829年,韦塞克斯王国吞并了其他6个王国,从此诞生了英格兰。

从8世纪末直到10世纪晚期,维京人(主要是其中的丹麦人)常对不列颠岛进行侵略,还建立了丹麦区。直到1066年,英格兰爆发斯坦福桥之战,末代盎格鲁-撒克逊国王哈罗德在此战中击败挪威入侵者,为整个维京时代划上了休止符。

1066年1月5日,韦塞克斯王朝的英格兰国王“忏悔者”爱德华病逝,没有留下子嗣,位高权重的西撒克逊伯爵哈罗德爱德华的表兄弟诺曼底公爵威廉都宣称有权利继承英格兰王位。


哈罗德于1066年1月6日加冕。要征服英格兰的诺曼底公爵威廉,因为风向问题滞留在法兰克大陆。哈罗德等到的第一个王位挑战者,是当时最大的维京统帅挪威国王哈拉尔三世。因为早在1038年,前任挪威国王马格努斯曾与继承英格兰王位的哈撒克努特签订了一份同盟条约:若一方死后无嗣,另一方可继承死者的王位。因此,哈拉尔认为,作为马格努斯继承人的他,理应享有先王对英格兰王位的继承权。

挪威国王被一剑封喉

1066年9月25日,两支风格实力几乎相同的军队在斯坦福桥开始决战,挪威国王战死沙场,他儿子奥拉夫发誓再也不率军踏足英格兰,才带着残部乘20艘船返回挪威。

斯坦福桥之战捍卫了英格兰国家独立,是日耳曼人中撒克逊人对挪威人的一次大胜利。此战也标志着维京时代的终结,此后再没有任何一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军队能对英格兰的王权和领土完整造成威胁。

征服者威廉,持剑是维京人标志

不过,哈罗德的喜悦并未持续太久。三天后,等来风向改变的威廉率军登陆英格兰南部,与挪威决战已损失惨重的哈罗德在与丹麦人后裔诺曼底公爵威廉的实力对比上落于下风。数周之后的黑斯廷斯战役,诺曼底公爵威廉以武力夺取了英格兰王位,称为“征服者威廉”(即威廉一世),并建立了诺曼王朝,结束了盎格鲁-撒克逊时代。后来法国国王的外孙继承了英国王位,这造成了日后英法两国王室为王位的继承权而进行的百年战争的根源。


入侵东欧和罗斯公国的建立

随着8世纪中期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阿拉伯人政权的建立,以及哈里发帝国的崛起,地中海逐渐被北非的阿拉伯穆斯林控制。从东亚到西欧的贸易路线开始被迫向北转移,经黑海至波罗的海再到北海。斯堪的纳维亚的维京人,尤其是现在瑞典地区的维京人,在此时迎来了贸易发展的“黄金期”。

维京人的一个分支瓦良格人(瑞典人)随着贸易发展作为商人和佣兵进入东欧,并没有受到东斯拉夫人的排斥,相反两者不断融合,最终东斯拉夫化的瓦良格人反客为主,9世纪中叶—12世纪30年代,在东欧平原上建立起了以基辅为首都的早期封建国家Kiev Russ(基辅罗斯),又称古罗斯、罗斯国这是最早的俄罗斯国家,当地人管新来的维京人为“罗斯人”,即“精于航海的人”。

即使和自己老家亲戚们在文化和语言上有了一定差别,基辅罗斯的统治者们,依然和北欧的维京人保持着藕断丝连的联系。他们会雇佣大量维京人为自己作战。同时,在贸易方面,北欧所提供的优质羊毛纺织品、琥珀、羽绒、奴隶,罗斯本地所生产的皮毛、松脂等,都是瓦良格人对外贸易不可或缺的商品。通过东欧密布的河道,瓦良格人将北欧商品运往黑海和里海,从黑海最终运往拜占廷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在那里换取拜占廷的丝绸、香料、玻璃等手工艺品。而里海方向,则是前往中亚和波斯地区,换取中国丝绸以及当时波斯出产的白银。

东欧的维京人

907年,瓦良格人曾以二千艘战船和八万人的部队攻击君士坦丁堡,结果他们被拜占廷帝国以最优惠的贸易条件成功收买。

基辅罗斯的贸易繁荣,是维京人商业帝国的最大保证。将大量壮年劳动力甚至年轻贵族送往拜占廷帝国加入赫赫有名的瓦兰吉卫队,保证了维京人极大的商业利益。所以选择东正教作为罗斯人的信仰很大程度上也表明,和信仰东正教的拜占廷帝国之间的贸易,对罗斯的重要性,远大于其他宗教地区。尤其10世纪末,波斯地区白银枯竭,更是让里海贸易在11世纪走向衰落并最终消失。

不过伴随着拜占廷帝国本身的衰落以及基辅罗斯的分裂,还有维京在各地的殖民据点最终被当地居民同化,维京商业帝国也走向了终结。


维京人今何在

随着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社会发展,维京人的形象经历了一次由“坏”向“好”的极端转变。

在一百年前的一本英格兰历史读物《1066年和那些事儿》中,维京人曾被认为是一个永恒的'坏事物’的术语;但是1995年出现转变,瑞典和芬兰正式加入欧盟,1996年,一本名为《追随维京人》的书籍在欧洲委员会资助下出版。书中前言写道,“对于欧洲委员会来说,将今日欧洲人民的注意力引导至维京时期,并让他们更好地了解北欧人民在公元1000年左右以及之前的那数个戏剧性的世纪所拥有的高水平文明,似乎是重要的事宜。”近代历史研究将维京人从一个野蛮的、非拉丁基督教欧洲的“入侵者”形象,转变为一个平和的、对欧洲社会和经济发展有利的“贡献者”形象。

从历史长河中驾船驶来的维京人,因其迷人的“极端双面性”:嗜血的劫掠者和勇敢的冒险家, 逐渐成为现代西方流行文化中大受欢迎的符号。

维京人在现代西方生活中,从啤酒品牌到酒店招牌,从橄榄球队徽到乐高积木主题,他们是商标,是吸引游客的招牌。在博物馆,节日庆典,动漫、小说、电影、电视剧以及儿童历史书中,他们早已成为被大众广泛接受的流行文化卖点。

图: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分别为位于冰岛雷克雅未克的主题酒店“维京村”,冰岛的维京牌啤酒,乐高公司出品的维京主题积木,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明尼苏达维京人队队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