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中医2 / 抑郁症 / 肝郁脾虚治法及用药

分享

   

肝郁脾虚治法及用药

2020-10-19  爱中医2

郁证用疏肝解郁法为何不效,这些因素不可忽视!


郁者滞而不通,朱震亨创“六郁”之说,有气、血、痰、湿、热、食六郁,组“越鞠丸”治之,六郁中以木郁为先,指情绪抑郁而成的气滞证。


气滞致使其余五郁生,肝郁为其本,治郁证《黄帝内经》有“木郁达之”,就是治重疏肝理气法。


“木郁达之”计有6法:


疏肝用于肝郁——药用柴胡、香附、木香、郁金、枳壳。


平肝用于肝阳——药用钩藤、天麻、草决明、珍珠母、川芎。


柔肝用于肝虚——药用当归、白芍、夜交藤、黄精。


清肝用于肝热——药用牡丹皮、生栀子、黄芩、川楝子、夏枯草。


泻肝用于肝火——药用龙胆草、大黄、青黛、黄柏、黄连。


温肝用于肝寒——药用乌药、小茴香、肉桂、吴茱萸、沉香。


郁证初实久虚,虚有3类:伤神,伤脾,伤阴。


久郁虽虚,但仍有木郁,要加解郁之品,然理气药每多香燥伤正,应入平和之品,如木香、郁金、香附、佛手、石菖蒲、陈皮。


郁证虚实之辨证关键在于舌诊:苔薄质暗,气滞为实,逍遥散为主方,抑木为主,佐以扶正;苔薄质淡,气虚为主,香砂六君子汤为主方,扶土为主,佐以抑木。


巧治郁证要关注病因和脏腑的联系:


气郁血瘀——治宜理气活血,方用柴胡疏肝散,选加活血的川芎、赤芍、当归尾、丹参、红花、苏木。


气郁痰凝——治宜理气祛痰,方用半夏厚朴汤,选加祛痰的半夏、竹茹、生姜、胆南星、全瓜蒌、浙贝母。


气郁火炎——治宜理气清火,方用丹栀逍遥散,选加清火的牡丹皮、栀子、龙胆草、黄芩。


气郁湿阻——治宜理气化湿,方用半夏泻心汤,选加化湿的二陈汤、藿香、苏梗、车前草、木香、生薏苡仁。


气郁食停——治宜理气消导,方用保和丸,选加消导的焦三仙、生鸡内金、莱菔子、大腹皮。


气郁伤神——治宜理气养心,方用甘麦大枣汤,选加宁神的炒酸枣仁、柏子仁、茯苓、琥珀、夜交藤、合欢皮。


气郁伤脾——治宜理气健脾,方用归脾汤,选加健脾的参类、白术、山药、白扁豆、茯苓。


气郁伤肾——治宜理气滋阴,方用六味地黄汤,选加滋阴的生地黄、黄精、山萸肉、生杜仲、枸杞子、女贞子、知母、黄柏、龟板、牛膝、生牡蛎。


木郁克土——木郁影响胃纳,造成肝胃不和,宜疏肝和胃,用左金丸;影响脾运,造成肝脾不调,宜抑木扶土,如肝郁脾湿用逍遥散,如肝郁脾虚用香砂六君子汤。


木火刑金——治宜清肝润肺,方用黛蛤散,加生栀子、牡丹皮、百合、麦冬。


肝胆湿热——下焦、中焦湿阻,治宜泻肝利湿,方用龙胆泻肝汤。


郁证绝大部分是神经功能紊乱,《黄帝内经》讲“木郁达之”。怎么达?


有6个法:疏肝、平肝、柔肝、清肝、泻肝、温肝。


当然还要注意4个关系:气郁肯定血瘀,加活血药;气郁肯定会引起痰凝、痰浊,一定要加祛痰药;气郁一定要化火,加清热药;气郁更会湿阻,加化湿药,这都是提高疗效的巧治。气郁食停,气郁更能伤肾,还能伤脾伤神,这又可以变通。


另外,一定要注意下面3个类型:


①木郁克土,反过来治疗木郁可以扶土,所以香砂六君子汤以扶土为主,加上木香、砂仁可以抑木;如果是以抑木为主,也可以扶土,一定要用白术,偏重不一样,这就是我强调的间接治疗,是提高疗效的一个巧治。


②木火刑金,影响到肺,泄木就可以润金,用北沙参、百合,这两味药好像和治疗木郁没有关系,但实际能提高疗效,润金以达之。


③肝胆湿热。郁证非常多见,当然治疗郁证也要注意意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