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珍藏阁 / 蒋氏宗族 / 浅淡客家人家谱中的“法名”

分享

   

浅淡客家人家谱中的“法名”

2020-10-20  九歌珍藏阁

原作者:华容君。来源:新浪博客。

四川简阳寨子沟《钟氏族谱》记录了该钟氏九十九世两位祖公名字分别为“法贵”、“法能”。法能公五个儿子分别名为“法通”、“法进”、“法保”、“法安”、“法开”。其后代还有名为“法宏”、“法巧”者。这种仅见于客家史料中以“法”字为开头的名字,古今之人毫无例外称之为“法名”

通过对客家族谱的对比分析,客家祖上取“法名”,是除学名、本名、字、号、郎名等之外的另一个名字。但法名又不像取郎名那样普遍,也不是所有的客家人都可隨意取法名,且法名前多不冠以姓氏,原因是取法名有一道门坎,那就是“习术以法名”(简阳《钟氏族谱》)。

古人“习术”或“学术”在很多史料中不乏记载。《史记。张仪列传》就有张仪“始尝与苏秦俱鬼谷先生学术”。简阳《钟氏族谱》中虽说“人有本务,不外耕读二事,善勤耕可以养生,勤读则可荣身”,但钟氏祖上也不完全拘于这个儒家正统思想。他们还说:“聪明读诗书,愚拙耕田地,有本学经营,无钱学手艺”。“学手艺”这是钟氏祖上为寻求更多生存机会和财富积累的指导思想和途径。钟氏入川祖钟成上于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从广东长乐入川居于简,后其子瑅公与琮公替人帮工积得一些资金,于雍正三年(1725年),由中人说和顶下了金堂县土桥的盐店屠行,“是年盐店颇好,屠行极盛,十月共积钱三百余串”,这个盐店屠行钟家经营了大约二十五年。乾隆五年(1740年)成上公“心厌尘嚣已久,窃思盐店屠行生意颇好,第恐后人瞒心昧己,纵饶裕必不长久,到不如生意莫做,依祖规矩耕读传家,自有出头日期,于是将盐店屠行出顶”。这是客家人入川后“学经营”较难得的一段记录,但囿于“夫治生之道,耕为先,读次之,工商又次之”(        

广汉《张氏族谱》观念。钟氏入川早期终将“学经营”这一项抛弃了。

金堂县《刁氏族谱》告诉我们,刁氏二世祖信甫公(居潮州府海阳县)“尚文学,教育诸儿乐道,畎亩树艺稼穑,衍至玄孙滕蛟”。信甫公属勤读之人,谱中没有其入仕为官的记录,看来此公并未在仕途上获得荣身。他能教育诸儿乐道,就像今天学校中的快乐教学一样,信甫公不再是一个教书匠,更象是一个教育艺术家。信甫公还能畎亩树艺稼穑,说明他不仅是一个“农夫”,而且还是一个园艺家,并将此术传至儿孙。信甫公终得到了另一种形式的荣身,受到后辈尊重,并记入族谱中。

旧时在县一级的衙门编制中设有“阴阳训术官”一员。阴阳学属哲学范畴,是古人原始的科学观。历史上除少数人作学术研究外,大多数人都曲以为唯心的东西。客家人也有人习阴阳术,原因是“客人除少数学者不算外,无论干何事业,均喜企求急效。苟成绩不如所期,则怨风怨水……普通汉人虽亦信仰风水,但其程度不若客人那么厉害”(罗香林《客家研究导论》)。四川龙泉西河客家《薛氏族谱》记录了十二世徽公“颖异超群,好学穷理,正统年间有司举为阴阳训术官”。有客家阴阳训术官,当然少不了客家子弟去习阴阳之术。青白江区龙王乡一支陈姓客家人的神榜左侧就书有,“敇封护国王老仙师王十三郞/幸公八郎位”。郎名表明所供奉的是客家人,并且是利用阴阳术是很有市场的人。

金堂县《刁氏族谱》还记载了第三世祖仲山公“勤俭起家,收报开业”。“收报开业”是指所从事的“业”能及时获得报酬。仲山公从事什么“业”谱中未说,估计是囿于正统思相不好启齿,此业后由儿子继承,仲三公子苈头也能“克勤克俭,肯构肯堂”。“肯构肯堂”暴露了所从事的业就是修房造屋。刁苈头将此业传至第七世。“肯构肯堂”的技术在客家地区是很有市场的。客家人对修房造屋特别讲求,为了应付这许多讲求,客家工匠必须达到“无论何建筑,皆仅先划出平面图形及建筑物天面斜度、深浅的片面图形而已,方法粗疏多了,然其所建造的屋产,往往极坚固而中看的,这也许是他们的技巧所在”(罗香林《客家研究导论》)。

简阳《钟氏族谱》中说“宋末元明之际,天下鼎沸,人民避难或讳姓以郎称或习术以法名,我祖之称郎称法宜也。例宜阙疑,但老谱亦有挨次直纪,显然可据者,故兹特遵之”。取郎名称法名其实并不一定是与“天下鼎沸”有关。从众多族谱中可以看到客家人习术以法名的风气最早出现在宋末元明之际。在明代成化至嘉靖年间形成高潮,并于嘉靖末此风嗄然而止。此后在客家人的族谱中就很难出现法名了。

龙泉西河《薛氏族谱》提到的十二世徽公与龙王乡陈氏神榜供奉的王、幸两位仙师也应取有法名,但史料中没有提到,估计原因是正名或郎名的品牌效应大一些,掩盖了已取有的法名,后代修谱或立神榜时也因种种原因未书写。

前靣提到的刁氏入粤始祖刁清, 除正名外,号子忠,郎名为二郎,

法名为法瑛。其三世祖刁公仲山“收报开业”所取法名为“法传”。其子刁苈头承父业法名“法明”。五世刁荫、刁逊法名分别为:法灵、法宁。传至七世刁凤祯法名“法凤”。

该刁氏祖上数代习术并取有法名, 但看不出取法名与习术之间的关系。根据已掌握的资料作如下分析。

上述刁氏仲山公虽在术的方面有成效,但主要是他个人努力的结果,并不依附外来的力量,因而取不取法名并不重要。

龙泉《张氏族谱》记录入粤六世祖张硅“度名法硅”,七世祖张志坤“度名法全”。新都木兰《林氏族谱·天后降诞本传》载:宋开宝年,天后十三岁时,忽通玄微秘法,悟诸要典。有老道士玄通者,往来其家,后乐舍之。道士日:如此佛性,应得度人正果……”。宗教里常用“剃度”、“超渡”等词语,这中间的“度(渡)”字就是某个会道门组织的得道师傅将某种术的真缔传给别人的过程,如中国传说中的八仙就有《汉钟离度蓝采和》、《吕洞宾度铁拐李》之说。无论是严密的或松散的会道门组织都有将术向外传播的要求。就拿刁氏数代掌握的“肯构肯堂”之术来说,应该与建筑行会有关。只有掌握了行会的真缔才会被掌门度以法名,以示正宗。也就是说客家人在一个有组织的行会中,习术之后往往都会被渡以法名。当然也不排除作为个人有某种术之后自取法名的情况存在。

(原载《四川客家通讯》2009年第一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