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沐沐 / 待分类 / 嘉柔郡主

分享

   

嘉柔郡主

2020-10-20  古风沐沐

历王府的嘉柔郡主大婚当日,新郎官却和一位青楼女子跑了。

堂堂郡主,大婚当日,被新郎官狠狠地折了面子,现在大历朝的人,都知道,那郡主之尊还不如一位青楼女子呢。

嘉柔坐在床上,不知道哭了多久来了,脾气暴躁的三公主从宫里跑了出来安慰她,捏着根鞭子走来走去的,恨不得狠抽那个男人几鞭子。父亲母亲和大哥去了宫里,三公主说,宫里的太后拍着桌子让皇帝好好地处理这件事。

可丢脸不丢脸的不说,其实她心里真的喜欢长平侯府的二公子,虽然是个庶子,可不论是学识谈吐,还是骑射功夫,都不输给京城里那些世家嫡出的公子哥们,嘉柔第一次见到白长峰是在长平长公主的宴会上,那时她正和三公主玩闹,几个世家小姐开玩笑说起来京城里的公子们,说笑道,那些个自命不凡嫡出的公子,却被长平侯府的庶出子压的抬不起头来,而长平侯府嫡出的那位公子,不仅早早的有了那富贵的症状,痴肥不说,人还蠢笨,衬托的这位二公子,更是才华横溢仪表堂堂。

那时候嘉柔就有了些心思,很是想见识见识这位名满京城的庶出子,三公主是个爽快利索的姑娘,听了这些,也来了兴趣,非要拉着嘉柔去看看那位公子。

两人偷偷的求了长平长公主,长公主架不住两只小猴子的哀求,偷偷地让婆子带着去阁楼处远远的看上那么一看。

当时几位公子正聚在一起,白长峰站在他那痴肥的大哥身边,正说着什么,第一眼,嘉柔便看上了他。

三公主撇撇嘴,显得意兴阑珊的样子,嘉柔知道,三公主喜欢的是那种沙场上骁勇的将军,本以为这为庶出的公子能在京城里传出名气来,会特别一些,结果还是一副柔弱不堪的书生模样,自然失望。

嘉柔却是极喜欢的,拉着三公主的袖子说个不停,三公主逗趣道:“才见了一面就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我看就是见色起意。”

嘉柔红着脸说:“第一眼不都是见色起意嘛,相处长了,才会看到别的嘛,咱们这种身份的,亲事上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比起那些世家女子来,还是可以想看些自己喜欢的,说句不好听的话,还好你是中宫出来的嫡出公主,换成那些庶出的,怕是亲事上,还不如我这个郡主来的自由。”

三公主捏捏嘉柔肉嘟嘟的脸,没好气道:“作什么和她们比,你可是嫡出的郡主,历王叔和父皇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你母亲和我母后也是亲姐妹,那些庶出的也就是占了公主的名分,凭她们还想和你比,呸,埋汰人。”

嘉柔挥开三公主作乱的手,没好气道:“哼,都说你蛮横不讲理,我看你呀是牙尖嘴利的狠。”

但三公主却是记下了,嘉柔对着那庶出子见色起意了,此后,便时不时的带着嘉柔逛各种宴会,目的就是见那白长峰。次数多了,各家的小姐公子的也都看出来了,那嘉柔郡主,八成是想招那庶出子做郡马,那些有心的小姐们,也都作罢了。

就连宫里的太后都知道了,和皇后乐呵呵的等着嘉柔进宫的时候盘问一番。

历王妃和太后还让皇后召来了长平侯府的侯夫人和老夫人敲打了一番,不过太后还是很放心的,虽说长平侯府乱糟糟的,但自家的孙女好歹也是皇帝亲封的郡主,实打实的皇家人,还能吃亏不成。

嘉柔知道后,红着脸还被三公主调笑了一番。

果真,没过多久,太后赐婚的懿旨就下来了,只等着挑个好日子,便成婚了。

自从订亲后,嘉柔和白长峰的来往便多了,嘉柔也从见色起意变到倾慕才情了,两人不论是谈诗论画,还是对弈抚琴,都很是和谐,尤其是白长峰还弹得一手好琴,可是勾到了嘉柔的心思。

嘉柔的琴便是一绝,却不料白长峰的琴艺不输于她,可是将嘉柔惊叹坏了,两人一起弹奏的时候,被三公主瞧见了,把三公主酸的还几天没来。

嘉柔去宫里看望她,被三公主好好地嘲笑了一番,说:“柔丫头,这找了个有才情的相公就是不一样了,把我们这位千娇万贵的嘉柔郡主,给带的也是风花雪月了一番。”

嘉柔朝着三公主脸上丢了一团手绢,嗔道:“三丫头这嘴,可是了不得,以后啊,得找为皮糙肉厚些的相公,才能顶得住你这刀子嘴呦。”

不过闹归闹,三公主还是很为姐妹高兴的,缠着皇帝和皇后愣是在嘉柔的嫁妆里多塞了不少的东西。

而且不论是皇帝还是历王,都挺满意这门亲事的,皇帝还等着大婚后,实打实的为这位侄女婿安排个好差事。

反倒是长平侯府,老夫人和侯夫人从宫里回来后都不是太高兴,显然是不想那位庶子攀上嘉柔郡主这门好亲事的,毕竟嫡子虽说是不争气,好歹也是亲生的,而且这位长平侯嫡子之所以有了痴肥的富贵病,还是因为当初老夫人非得把孩子抱到身边自己教养,溺爱孙子,才造成了这个样子,对孙子愧疚,所以更是溺爱这嫡子。

不管侯府愿不愿意,太后的懿旨已经下了,侯府众人不管心思如何,都只能把嘉柔郡主这尊大佛好好的请回家。

侯夫人还想偷梁换柱,大婚当日让嫡子代替庶子,被长平侯一巴掌打了上去,怒斥道:“平日里,欺压妾氏就算了,不过是些玩意,人家可是皇家的郡主,是你能摆布的,搞不还,咱们一家都得牵连。”

侯夫人在长平侯走后,捂着脸满目阴翳,不知道想什么。

不过白长峰此刻却是满心欢喜的拉着生母的手,说:“等郡主嫁过来了,娘再也不用被侯夫人欺负了,说不定历王为了给女儿做脸,还会求了皇上将娘提为平妻呢。”

果真,虽说皇家不太在意身份,但卖未来女婿一个好,而且也能掣肘侯夫人,历王妃求了皇后娘娘,有皇后娘娘出面,下了道懿旨。

不过终究是没有那命,白长峰的生母林氏便死了,虽然在死后享受了平妻的待遇,但还有什么意义。

白长峰当时正在外地办事,回来的时候,生母便埋葬了,他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等他查清楚真相的时候,白长峰坐在院子里喝了一晚上的闷酒。

谁能想到,一条鲜活的生命,便是败在了侯夫人的一包毒药上,而府里的老夫人还是帮凶,就连他那父亲,也是默许的。

白长峰心寒极了,对这个家也失望极了。

那位私奔的郡马爷回来了。

金銮殿上,白长峰直挺挺的跪在那,一字一句的控诉着长平侯府做的事。

大婚前夕,侯夫人一罐药汤放倒了新郎官,连夜送出了城,还捏造了封私奔的信件,败坏他的名声。又想着一不做二不休结果了他的姓命,却不想白长峰命大,被游历归来的辅国公府的小公子给救了,带来了城里后,听说了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直接来到金銮殿告御状。

皇帝命侯府分了家,下旨赐侯夫人与长平侯义绝,关押至大牢等候发落,并夺了长平侯的爵位,改封白长峰为昌平伯,另再择吉日,与嘉柔郡主完婚。

三公主在一边听得紧张兮兮的,为姐妹松了口气,好歹不是单相思。

大婚那日,三公主对嘉柔说:“现在只剩你们小两口了,可是幸福呢。”

嘉柔在三公主耳边说:“辅国公家的小公子可是回来了,我且看着你还能逍遥几时哦。”

脸皮厚实的三公主这次却红着脸,看着被新郎官牵走的嘉柔跺了跺脚跑进了府里。

人群里一道视线盯着三公主的身影,充满了势在必得。

想来,过不了几时,就会传出又一件喜事来了。

原创简介

作者:橘柚,一个随心写故事的姑娘。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