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抗日战争 / 血战十里铺,第57军打得有多惨烈?老兵排...

分享

   

血战十里铺,第57军打得有多惨烈?老兵排长:我们连就剩下3个人

2020-10-21  江山携手

1944年4月,侵华日军从郑州以东的中牟和以北的邙山头,对中国守军第一战区发起进攻。5月7日,日军攻占龙门,直扑第一战区长官部所在地洛阳,豫西告急。5月8日,国民革命军第57军第8师接到驰援第一战区的紧急命令,从陕西兴平县东北的店张驿乘火车出发,赶往洛阳。




日军渡过黄河铁桥


按照师长吴俊的命令,第8师第23团作为先遣部队率先出发,该团于10日乘火车从咸阳东进,11日晚抵达河南灵宝并在当地宿营。第二日清晨,谢本瑛见挑担背包、扶老携幼的大量难民源源不断地沿着公路向西奔逃,从难民的口中得知另外一路日军从山西境内渡过了黄河,目前正在渑池与中国守军激战。12日下午,第23团奉命抵达陕县会兴镇布防,以第二营为前卫,进驻张茅车站。第五连推进到张茅以东的十里铺一带占领阵地。


13日上午,第二营抵达指定地点,连长崔泽藩(湖南益阳人)立刻带着二排长谢本瑛等人察看地形、布置机枪火力点。十里铺是一个小村子,距离村子半里远处有一个长圆形的独立山头,高约30余米,长度不足10米,左端稍高,向右边倾斜,小山靠近陇海铁路,左后后方有小路直通山顶。这座小山地势居高临下,俯瞰远瞩无碍,防守有利。侦察完毕后,谢本瑛当即率领全排士兵进入阵地构筑工事,准备阻击日军。


广告口述:好害羞,老公变得这么厉害,原来是偷偷用了这个!

日军窜入村子


5月14日天刚亮,一个黑色的气球从东南方向飞来。这个黑色气球在守军第二营阵地上空侦察了约20分钟,又向着原来的方向飞去。紧接着,从东北方飞来一架日机,日机盘旋侦察后,连续投下炸弹10几颗。其中有一颗炸弹落在指挥部旁边,一颗落在第五班机枪掩体不足10米处。由于日军投弹并不准确,因此全排弟兄无一人伤亡。


10几分钟后,便衣侦察组的组长刘镕从村子那边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刘镕对传令兵邱树宗说:“火速报告排长,敌人搜索部队已经进入了前面的村庄,几分钟就可来到这里,赶快做好战斗准备。”谢本瑛接到通知后,立刻下令:“各部各就各位,准备战斗。不准乱放枪浪费子弹,务必一枪击中一个鬼子。”




行军中的日军


果然没过几分钟,鬼子的先头部队就匍匐至第二排阵地前10多米处,日军炮兵此时也开始发炮轰炸守军阵地。紧接着,鬼子出动3架飞机在第二排阵地上空不断扫射,掩护其步兵登山。当鬼子兵如蝗虫般涌入守军的火力网之内时,谢本瑛下令全排发起攻击。一阵机枪、步枪扫射起来,火力网中的鬼子被打死打伤不少,被击中的鬼子兵顺着山坡往下滚去,日军第一轮攻击被打退。


十多分钟后,日军一个指挥官手舞东洋刀,驱赶着日本兵在炮火的掩护下继续往山上爬。谢本瑛抓起一支缴获来的三八大盖,一枪就将这名鬼子军官撂倒。鬼子兵有三百余人,武器装备又占优势,但十里铺这个小山头却是易守难攻,断崖式的地形让鬼子的优势兵力和火力无法发挥优势。日军人多也没有用,一队又一队的日本兵往山上猛冲,倒成了无用的添油战术。


广告它和枸杞放一起泡酒喝,补肝强肾,三天后发生这种变化,太可怕

誓师抗日


激战中,第五班的机枪掩体被日军航弹击中,陈姓班长和3名机枪手士兵当场阵亡,副班长立刻进入机枪阵地,继续架起机枪朝日军扫射。战况紧急,谢本瑛又派副排长去第四班指挥战斗,副排长在通过交通沟赶往第四班阵地时,不幸被日军重机枪扫中,副排长当场壮烈牺牲,随行的几个弟兄负伤倒在交通沟里,由于日军火力太猛,担架队无法进入交通沟救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因为伤重难忍而遍地打滚。


第二排虽然占据了地形优势,但毕竟敌众我寡,而且狡猾的鬼子很快砍掉山上树木搭建梯子往山上冲来。鬼子兵如蝗虫般冲来,谢本瑛传令各班上刺刀、准备与日军进行白刃战。他告诉各班弟兄,身后就是团部指挥所,所有人即使是全部战死也不准后退一步。




阻击日军


谢本瑛带着传令兵邱树宗离开指挥位置,正准备奔向第五班阵地杀敌时,突然日军一发炮弹打来,当场炸毁了掩蔽部,趴在那里的5、6个弟兄当场被炸牺牲。谢本瑛转身返顾的瞬间,一颗子弹正中他的右肋,子弹贯穿胸背,谢本瑛当即昏倒在地。当他醒来时,只见传令兵邱树宗趴在他的身边,边哭边说:“排长,这里没有担架,无法救护你。”


谢本瑛告诉邱树宗:“我死不足惜,只是排内的几十个弟兄,不知活的还有多少?”刚刚说完,就有几个日本兵从五班阵地上冲来。邱树宗告诉谢本瑛:“排长,敌众我寡,无法搏斗,该怎么办?”谢本瑛忍住剧痛,告诉邱树宗不要管他,让他立刻去通知第四班,无论如何要固守住左侧的最高点,等待援兵到来夺取胜利。


邱树宗急中生智,用力将谢本瑛抱到被炸毁的掩蔽部附近,拖过两具尸体压在他的身上,并撒上少许破石碎土。邱树宗告诉谢本瑛,让他暂时忍住痛苦,他马上去找营长派兵来救援。邱树宗说完之后,便急匆匆地飞奔下山去了。




洛阳外围的守军炮兵


谢本瑛趴在尸体下,从尸体的缝隙里侧着眼睛瞧,只见最前面的两个日军举着膏药旗插在山头上,随后跟上的日军用刺刀逐个刺杀第二排未死的伤兵,还使劲往尸体上乱戳。谢本瑛目睹如此惨景,恨得咬牙切齿。他紧握着装满子弹的自来得手枪,只等日军接近时对准他们一梭子,为惨死的弟兄们报仇,然后再自尽以身殉国。


当鬼子兵渐渐靠近谢本瑛时,突然遭到了左端阵地最高点上第四班机枪的猛烈扫射,鬼子兵当场被打死3、4个。日军恼羞成怒,掉头便扑向第四班的机枪阵地,企图夺下这个制高点。鬼子兵冲去争夺第四班阵地,便顾不得刺杀第二排伤兵,躲在尸体下面的谢本瑛躲过了一劫。


日军猛攻第四班阵地,鬼子冲锋多次也未能夺下阵地。就在双方进行猛烈拉锯战时,邱树宗带着连长崔泽藩、第三排排长张栋和等人赶来增援,日军腹背受敌被打死打伤数十人后,鬼子见无法攻下高地,不得不又再次退去。日军退去之后,谢本瑛被弟兄们用担架抬着送去了陕西的武功医院。当时医院里住满了伤兵,众人都是在战场上负伤的好汉,还有不少伤员是本师的熟人。




日军窜入城镇


第四天,第五连指导员王有为也负伤来到了医院,王有为头部中弹,伤得不轻。在与谢本瑛见面后,两人顿时流下了热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换过药之后,王有为指导员给谢本瑛说了那天战斗后来的情形:


谢本瑛离开阵地的第二天,惨烈的战斗又展开了。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调集大量步兵冲杀十里铺山头,鬼子兵两次冲上山顶,均被击退。最后一次,日军发射烟幕弹掩护进攻,全连官兵死伤不少,崔泽藩连长身先土卒,在战斗中英勇牺牲。传令兵邱树宗死守在连长遗体旁,在打死两三个日本兵后,鬼子用机枪朝他密集扫射,邱树宗也死在了连长身边。


连长牺牲后,王有为指导员继任连长职务继续指挥,不防一发炮弹落在不远处,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第三排排长张栋和率部奋力冲杀,解决了10多名鬼子兵,从人群中将王有为抢救出来。但张栋和排长却在跳下沟坎时在空中被日军击中,落地后他倒在水沟里,鲜血染红了水沟,张排长当时负伤未死,追赶而来的日本兵朝水沟里丢下一颗手榴弹,张排长壮烈牺牲。




山上被击毙的鬼子


此时阵地已经无法坚守,后援又迟迟不至,王有为只得下令各自突围。王有为在3名士兵的拼死抢救下冲出了重围,一路艰辛来到了后方医院。而大多数重伤的士兵和来不及撤下来的弟兄,只怕全都惨死在鬼子之手了。王有为说到这里,忍不住落下泪来。谢本瑛听后,长长叹了一口气,心中悲愤不已。


几天过后,突出重围的伤兵们被陆续送来医院。其中有一个伤兵叫刘开娃,是副连长刘镕的侦察兵。刘开娃是山西人,他的右臂断了,用绷带绑着套在脖子上。在谢本瑛的追问下,刘开娃说出了副连长刘融最后牺牲时的惨状:


当时副连长刘镕带着刘开娃等人突围到了会兴不远的一个村子,他们藏身在一户农家吃饭、养伤,准备有了体力再继续突围。可没有想到的是,村中汉奸张某向日军告密,一队日本兵窜入村子抓走了副连长和几个弟兄,当时刘开娃也是被俘的人员之一。




白刃战用过的砍刀


刘镕副连长被俘后,鬼子对他严刑拷打,但他没有说出一点秘密,残暴的鬼子最后挖了他的双眼,又剥了他的皮,副连长刘镕就这样惨死在了鬼子的屠刀下。当天夜里,突然刮起了大风下起了暴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刘开娃趁鬼子不注意逃了出来。由于天黑不辨方向掉在了深沟里跌断了右臂。天亮之后,刘开娃才发现已经逃了出来,于是便一路找到了这里。


刘开娃说完,又忍不住再次放声痛哭。他的讲述让医院里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副连长刘镕之死真是惨烈,最可恨的是副连长被挖眼剥皮都是汉奸张某出的主意,这个为虎作伥、认贼作父的汉奸,真是比鬼子还要凶残。抗战胜利后,这个最大恶极的汉奸被乱枪打死,为副连长等人报了仇。




战场遗址


抗战时期,一线的官兵作战有多惨烈?十里铺一战,谢本瑛所在的第五连,连长、副连长、排长和士兵大部壮烈牺牲,仅剩下了他与王有为、刘开娃三人存活。70年代,晚年的谢本瑛将这段历史写在回忆录中,记下了这段悲壮的历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