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馆员 / 书籍 / 经方越用越灵的 “六个要诀”

分享

   

经方越用越灵的 “六个要诀”

2020-10-23  图书 馆员

经方越用越灵的 “六个要诀

我是一名临床医生,在辨方证和活用经方方面有一些体会,想跟大家在一起讨论一下。我今天要讨论的题目是“辨方证、活用经方的思考和体会”。

关于辨方证,我最为推崇经方大师胡希恕胡老的学说。当代的经方医家,像冯世纶教授、黄煌教授等,他们学术思想的精髓也是方证相应,并各有其独到的见解。冯教授秉承胡老的学术思想,将辨方证、方证相应的理念应用的炉火纯青。黄煌教授是用体质来辩,就是比如说柴胡体质、黄芪体质、白术体质呀,他这个体质学说到最终还是一种方证相应。冯教授、黄教授在经方方证相应这方面造诣都是很深的,屡起沉疴大症。辨方证而论治,它是在八纲辨证基础上的进一步深化和细化,《伤寒论》有辨六经的方法,而具体辨别出不同的方证,才是最根本的辨证方法。这种辩证方法我认为是由博返约、大道至简的辨治方法,越是大道越是至简,越是能为人类做出贡献,越是最好的辨证方法。为什么现在一说起胡希恕教授,国内、国外都称他是经方大师呢?他没疗效能称经方大师吗?所以说辨方证是一个十分严谨的,有科学性、规范性,可重复性很强的中医学术,关键是这个方法的可重复性强。我在临床上使用经方的比例比较大,效果也比较好,这几年总结了几句话,也就是活用经方的要诀:“明辨六经,顾及兼证,重视两本,方证对应,据机合方,药参神农”。

明辨六经。也就是辨方证的方法,辨六经,析八纲,再辨方证,辨方证首先要明辨六经的病位和病性,临床辨证时,遇见一个病,不论它多么错综复杂,首先要明辨六经阴阳属性,即辨证首明阴阳,中医治病就是临证首明阴阳,你辨明了六经阴阳,就是明医。我们首先要通过辨六经—析八纲—再辨方证原则,辨清属于六经中哪一经的病证,或哪几经合病、并病。确定病位,然后区分病性,也就是阴阳盛衰所表现出的寒、热、虚、实,这就是明辨六经。

顾及兼证。辨六经,辨方证,还要注意顾及病证所挟杂的兼症,因为这个病证是非常复杂多变的,不是按照咱们书上给的条文来得病的,张仲景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大法,一个原则,具体如何辨治,还要我们依据这些方法和原则来操作和实施,一个病除主证外,兼证也多见,我在临床上认为在病变过程中,水、湿、痰、饮、瘀血、气郁、积滞、痞证也非常多见,这些兼证既是发病因素,又是病理产物。所以说我在用六经辨主证的同时也顾及到这些兼证,治疗主证的同时,顾及到兼症,通盘考虑,全面调治。

重视两本。重视两本也非常重要,因为这个两本一是先天之本元阳,真阳,二是后天之本胃气,也叫中气,这都是生命之本。经方辨治,要重视正气,学习《伤寒论》,用经方治病,必须重视正气,这个正气主要就是真阳和胃气。实际上,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全书的主旨就是以扶正为主的,扶正而祛邪,你看《伤寒论》太阳病的条文,大部分都是误治,或误下、误吐、误汗、误用火攻等等,不少病证都是误治造成的,误治就伤了正气,伤了元阳和胃气,就要产生变证或坏病。所以我们治病的重点是要应用经方来扶助人体的正气。什么叫扶正祛邪,就是扶助你的正气来帮助驱除病邪,就是如胡教授所说的,用人体的自然良能来抗病,咱们帮助人体的自然良能来驱除病邪,或汗、或下、或温、或补、或吐、或和,这都是扶正祛邪的方法。而扶正就要重在两本,先天之本元阳和后天之本胃气,这在治病中,特别是辨治危重症中是至关重要的。

方证对应。也就是说,就是辨六经,析八纲以后,病位、病性既定,最终要具体辨明方证,选出针对性最强的主方,你认为这个方证与你辨的这个证相吻合,你就用这个

方子,这就是方证对应,有是证则用是方。

据机合方。临床病证是复杂多变的,合病、并病的情况比较多,经方不加减,固守一方而无变化,是不对的,根据病机变化而加减活用,才能有效,所以合方是非常重要的,你比如说单一的桂枝汤、麻黄汤、葛根汤、四逆汤,单方不能治杂病,张仲景在他的方子里边也有很多合方,柴胡桂枝汤、大柴胡汤等等都是合方。我们治病用合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我认为合方治是活用经方的关键。因为合方正确了也是非常有效的,经方与经方的合方能组成很多的方子,经方有112方,这并不是说咱们中医的经方少,这都是经方的精华,如果用这些经方依据病机合方能变化出非常多的方子来,治疗很多病证。

药参神农。这个非常重要,俗话说,不学《伤寒论》,下手没分寸,不读张仲景,辨证无要领,不读《本草经》,用药总不应。这个《神农本草经》,大家可不要忽视,我们在学校学的都是教材上的中药学,这都是后世医家总结的内容,对于《神农本草经》不少人都忽视了。《神农本草经》是咱们的四大经典之一,《神农本草经》是秦汉时期,众多医家总结、搜集当时药学经验的专著。这个《本经》的成书年代有很多的说法,有的说是战国时期,有的说是秦汉时期,有的说是在东汉时期,不论怎么说吧,《神农本草经》比《伤寒论》的成书年代要早,《本经》中记述的药物分类、四气五味及君臣佐使的配伍原则,它是《伤寒杂病论》的组方用药的基础。

《神农本草经》这本书非常好啊,咱们用经方加减药物,你按《神农本草经》上的药来加减效果就会非常好。《神农本草经》对药物的叙述不那么复杂,它这个文字是古朴简练,主治针对性十分强,简约直观,主要是针对病症为特点来描述功效。咱举几个例子,比如说甘草吧,味甘平,主五脏六府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力,金创,解毒。人参呢?是味甘微寒,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再比如说石膏,味辛微寒,主中风寒热,心下逆气,惊喘,口干,苦焦,不能息,腹中坚痛,产乳,金创。我在冯老主编的《中医临床家胡希恕》的医案集上看到,胡希恕教授治疗腹痛就用生石膏,效果非常好,因为生石膏能治腹中坚痛,胡老就是依据这个《神农本草经》的药性来用的。再比如说柴胡,味苦,平,主心腹,去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久服,轻身、明目、益精。这个柴胡是个推陈致新的好药。还有一味推陈致新的药是大黄,味苦寒,主下瘀血,血闭,寒热,破症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谷,调中化食,安和五脏。由此可见,这个《神农本草经》,药物作用的靶点和针对性很强,没有一丝的浮华和玄奥,一看就明白,一用就有效。我认为大家将来要背背这个《神农本草经》,用药的时候按《神农本草经》上的药来加减。实际上,《伤寒论》经方中的很多药都是依据《神农本草经》药性的特点来组方应用的。

我今天用几个病案谈谈我的几点体会。一个是谈谈辨方证的基本方法,一个是谈谈经方的药量和药物之间的配伍比例问题。我认为,经方的药量和经方中药与药之间的配比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在临床上有一定的体会。

一、关于辨准方证,方证对应的问题。

要辨证准确,就要学好六经辨证,抓主证,识病机,辨方证。

这个病案是一个喘证,这个患者姓李,女,51岁,是个重度慢性持续期的支气管哮喘,她反复发作喘息气短、咳嗽咳痰伴胸胁部满闷不适,这个病人呢病情是非常麻烦,病情顽固,病了一年多了,今年2月21号来找我治疗。这个病人素体虚弱,是过敏性体质,怕寒冷、易感冒,一年前因为感冒治疗不当而喘息气短,咳嗽咳痰,此后即反复发作,常年如此,走不远,约50米就喘息、胸闷难耐,就要坐下休息,因为他喘息,什么活都不能干,胸闷,就是胸闷难耐,干轻微家务都很困难,且感冒频繁,每次感冒即加重

病情,曾于2009年9月22日在某大学的三甲医院住院半个月,出院以后呢,病情如故,平日里就是靠吸入舒立选鼻喷雾剂缓解病情。刻诊:神疲乏力,嗜卧欲寐,喘息、气短、胸胁满闷,咳嗽频发,咳出大量黄白夹杂粘液痰,不时干呕,怕冷,口苦,咽干,口渴不欲饮,无汗,纳可,二便调,唇暗,舌淡暗嫩,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苔白腻中罩黄滑,脉沉弦数。胸部CT显示肺气肿征象和双下肺感染。

我是这样辨的:神疲乏力,嗜卧欲寐,咳嗽,咳痰,畏冷,无汗,口渴不欲饮,唇暗,舌淡暗嫩,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苔腻滑,脉沉数为表阴证,少阴伤寒兼挟痰饮。胸胁满闷,口苦,咽干,干呕,脉弦为少阳病。辨证为少阴、少阳合病兼挟痰饮,治法是解表平喘,调达枢机,温化痰饮。给予小青龙汤、小柴胡汤、四逆汤合方加味:柴胡45g,炮附子(先煎1h)、法半夏、茯苓、生姜各30g,党参、炙甘草、麻黄、桂枝、干姜、白芍、五味子、细辛各18g,红枣12枚(掰开)。7剂,日1剂水煎分3次服。 这个疗效非常明显,第二次来诊时下车步行几里地来的,精神也好了,原来舒立选喷雾每天喷两次,现在两天喷一次,舒立选很贵呀,虽然有喘息,但是少阳证全部消失了,仍有喘息,还咳嗽,咳痰,但痰量减少,唇暗,舌淡暗嫩,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苔腻滑,脉细,少阳证罢,辨为少阴病寒饮兼瘀,方拟四逆汤、小青龙汤、桂枝茯苓丸化裁:炮附子(先煎1h)、法半夏、茯苓各30g,党参、炙甘草、麻黄、桂枝、干姜、白芍、五味子、细辛、丹皮、桃仁各20g。7剂,日1剂水煎分3次服。

三诊已经能干家务活了,这个病人效果比较好,前后共加减用药30多剂吧,她自己说在医院住院和长期治疗花了一万多块钱呢,没治好。现在已经好了。这期间,因为久病少阴虚寒较重,炮附子量最大用至60g。

关于应用附子我想多说两句,这一次我选的医案,凡是药量比较大的,附子用量大的,我都没选,因为我有一个误解,我想北京这里有许多专家学者用药比较谨慎,药量不会大。听了论坛上的专家讲座以后,没想到这些专家们也都认为伤寒经方的药量问题是非常关键的,就是药量关系到你的疗效问题,这些专家呢,对此也都非常的关注。在临床上,我经常用附子,我最大量是用到220克,我主要是搞心血管病的,我接触的一些冠心病心绞痛、心梗、心力衰竭、肺心病、心肌炎呀等这些病非常多,有些病在我们医院里,凡是西医束手无策,比如难治性心衰的都找我去会诊,用中药都非常有效,心血管危重证用药量不大无效,我有时用附子轻证最小用6克也有效,重症220克是用的最大量。附子这个药呢是个非常好的药,不要怕用附子,附子是回阳的主药,在《神农本草经》上,他说这个附子的性味功效是辛温,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创,破癥坚积聚,血瘕,寒湿,踒躄拘挛,脚痛,不能行步。破癥坚积聚可以通畅血脉,冠心病心绞痛、心梗,动脉硬化都能用,从本经上叙述附子的这些个功用来看,附子担负的重任有多大。但是你用附子不能大意,不能滥用,必须得有阴寒证的证据,对于太阴、少阴病,必须得辨准,辨不准不要轻易使用,那些擅长应用附子的大家,都是胸有定见,都是辨证非常准确的,用好了附子,就可治疗危重急证。比如说广东省中医院他们做的就非常好,我在今年5月份的《中国中药药报》上看到了广东省中医院成立了一个中医经典临床应用基地,辟出了50张病床,专门收治一些西医治疗束手无策的危重疑难病,这个病房请得是全国的经方高手,包括李可老中医、黄煌教授等这些大家,开诊的第一个月就收治了20例,效果非常好,曾经有一例上了呼吸机,这个人快不行了,用西药没用,转到经典应用病房,应用了以四逆汤为主方的一剂药后,第二天这个呼吸机气管插管就拔掉了,ICU病房的主任就感到非常惊奇,感到不可思议,这就是附子的作用,附子的作用是无其它药可以替代的。

继续说刚才这个病案,这个患者既有少阴表证,又有少阳热郁,还有痰饮瘀血,是外邪内饮瘀血都有,这些瘀饮潜伏于体内,就是咱们所知道的哮喘的“夙根”,一旦遇外感等因素,即会诱使瘀饮相互搏结,阻塞上焦,气逆于上而发病。这个辨准以后呢,

就用这几个方子,四逆汤非常重要,既能振奋少阴根本之阳以助纳气归元,又可温中化饮以助痰消咳止。小柴胡汤寒温并用,升降协调,疏利三焦而畅达气机,因为他喘胸闷,这个畅达气机非常重要,用这个小柴胡汤功在畅达气机,宣通三焦,畅达内外。小青龙汤辛温散寒,化痰涤饮。二诊时呢有瘀血,就用桂枝茯苓丸,这个桂枝茯苓丸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子,胡希恕教授最善于应用这个方子治疗瘀血为患的不少病,包括心病脑病,哮喘,哮喘就用桂枝茯苓丸合大柴胡汤,治好的案例非常多。四逆汤合小青龙汤,这个合方治疗支气管哮喘、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等所致的这个咳喘咳痰等,特别是老年病人效果非常好,大家回去不妨用用,实际上就是小青龙汤加附子。

要想达到辨证准确的目的,就要学好《伤寒论》的六经辨证之法,辨方证,抓主证,活用经方,方证对应,遣方用药要精当,重在解决主要矛盾。

二、关于经方据证定量,轻重适宜的问题

俗话说:“经方不传之秘在于量”,“古方之妙,全在药量”。在使用经方时,正确处理好方药剂量与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关系,也是提升中医疗效的的关键之一,这个经方的药量仝小林教授也讲到了。用经方你这个药量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对于峻药,你要是药量掌握不准,一个是治不好病,一个是你出问题。用峻药必须认证准确,胸有定见,才能放胆使用,当然,这个认证准确,胸有定见,是基于对《伤寒》理法方药的深刻理解和透彻掌握之中的。

咱举几个例子,你像民国时期的中西医结合大家张锡纯也是一位《伤寒》大家,以善用、重用生石膏而著称,他认为石膏是阳明之圣药,他对于实热炽盛证呢,用生石膏常常用到七到八两,甚至十两,当时清代的一斤是16两,相当于现在的590克,一两就是36.9克,七两到八两那就是接近300克,他常常应用大剂量的生石膏,人称“张石膏”,很多顽症重症都因他的药量奇大而豁然痊愈。

与他同时代的还有一位北京名医陆仲安,他也是精研《伤寒论》的医家,他是善用黄芪而著称,人称“陆黄芪”,黄芪曾用至300g,党参用至180g,屡起重症。他曾经治疗过胡适的水肿,胡适是不信中医呀,他让西医给他治疗治不好,就请这个陆仲安给他治,陆仲安就在方药中给他用了重量的黄芪,治好了。

特别是云南的著名经方大师吴佩衡,人称“吴附子”,他也是一个经方大家,擅用附子治疗大病沉疴,垂危重症,他用附子最大量能用到400克,曾治疗非常多的垂危重症,难病大症。包括现代的临床实力派医家李可老中医也是擅长使用大量附子治疗急危重症疑难病。如果是垂危重症,附子一定要大剂量应用,不是垂危重症就不要滥用大剂量,因为这是峻药,人命关天,一定要把握准确。

几千年来,中医发展核心问题之一就是量效关系,经方的药量非常重要。实际上,《伤寒》经方的药量是非常大的,通过考证,汉代的一斤相当于现在的248克,那这样算起来一两就是15.625克,你柴胡半斤就是124克,半夏半升就是65克,一升是130克,所以说这个经方的药量非常大,我们现在应用经方,虽然不是按照原方原量来用药,但是有时候对于大病重症,疑难杂症也不能用量太小,用量太小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没效,比如说细辛这个药是一味好药,小青龙汤细辛三两,三两在汉代就是40多克,咱们现在细辛不过钱,用六克药房就不抓了,我临床上用细辛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最大量细辛曾用到90克,但是要认证准确,用细辛最重要的一个关键就是你熬药的时候不要盖盖子,因为细辛的有毒成分为挥发油黄樟醚,挥发性比较强,在汤剂中煎煮时,随着煎煮时间的延长,黄樟醚的含量会较快挥发,一般煎煮30分钟后,黄樟醚就挥发得仅有原药材的2%了,这个浓度已不足以产生毒性了。再一个就是细辛不能用散剂,细辛不过钱,指的就是用散剂不能过钱,细辛散剂不经煎煮不可多服,要用汤药煎剂。细辛过钱加入复方汤剂中,并煎煮30分钟以上,是安全而有效的。

咱们现在用经方的量,要根据病人病证的具体情况,还要结合病人的体质状况而定,每一个患者的具体情况是不同的,病情有轻有重,病人还存在个体差异,你得全面衡量,如果该用大量时你用量太小,不起作用,延误病情。该用小量时,你用量太大,滥用药物,会产生副作用。所以说,用药定量原则是:用药如用兵,药量必依证,参考《伤寒》法,结合个体定,也就是说用药要依据证情,也要考虑个体差异,依据《伤寒》的理法来全面考量,具体定量。有时候一般的感冒,西医治不好,输液几天没效,鼻塞,流嚏,咳嗽啊等等,如果是少阴伤寒兼饮,用麻黄附子细辛汤,用小量就能治好,关键是药量的比例问题,一会儿我要讲,药物之间的比例也很重要。

再讲个病案,一个是咳嗽,这个患者姓段,女,44岁,是肺部感染,咳嗽、咳痰,伴胸腹部满闷不适1个多月,今年4月9日来初诊。是因受寒感冒治疗不当而病及肺和支气管的,频频咳嗽、咳黄白相间泡沫痰,咳重时咽部难受,他这个胸腹部胀闷不适,就是咳的胸满腹满,曾输液1周,头孢三代、四代都用了,口服不少西药没效,每日发作频繁,他最后找我用中药治疗,刻诊:阵发咳嗽咳痰,因咳而胸腹部胀满难受,乏力,心烦异常,无汗,口不苦,口干,纳差,寐差,大便干,舌暗,舌苔根部厚,黄腻水滑,脉沉弦。

这个病呢,辨为少阴、太阴、阳明合病,痰阻气逆,寒饮挟热。治法呢,就是化饮除热,降气止咳。用的方子就是厚朴麻黄汤合半夏厚朴汤化裁:厚朴、茯苓、法半夏各30g,麻黄20g,生石膏、小麦各60g,杏仁、苏子各15g,干姜、细辛、五味子各18g,3剂,日1剂水煎分4次服,白日3次,夜晚1次。用这两个方子以后呢,咳嗽、咳痰及胸腹满闷明显减轻,已不心烦。总共据证加减服药十二剂吧,就痊愈了。

谈这个病案主要是想介绍一下治疗咳嗽的两个方子,一个是厚朴麻黄汤,《金匮要略》说:“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厚朴麻黄汤是治疗寒饮挟热而咳嗽咳痰喘息的好方子,寒饮挟热的咳嗽咳喘,伴胸腹满闷心烦者,既见少阴表证,又见太阴里证,又有阳明郁热,你就可以选用这个方子。

再一个就是半夏厚朴汤,这也是个非常好的方子,胡希恕教授就最善用这个方子治疗咳嗽、咳痰、胸满、咽堵不适,他认为这种咳嗽多因痰饮上犯,气逆不降,即痰阻气逆而造成的,这个方子既能温化痰饮,又可降逆理气,疗效很好,方中苏叶常易为苏子,降气消痰之力更强。这个方子重点治疗痰阻气逆所致的咳嗽、咳痰、咽痒不适。半夏厚朴汤并不只是治疗痰核,即所谓“梅核气”,你凡是见到大人、小孩咳嗽咳痰呀,咽喉部难受呀,有时候咽痛咽痒不适呀等等,就可以用半夏厚朴汤,它治疗的咳嗽咳痰就是总觉得喉咙似有痰堵得难受的那个症状,用半夏厚朴汤加味或合方,效果非常好。这2个方子对咳嗽的治疗,比你输抗生素是有效多了,但要注意一点,用这个方子要按仲景的要求,日三夜一服,即每日服四次,疗效才更好。

另外还有一个射干麻黄汤,也是治疗咳嗽咳痰喘息的非常有效的方子,《金匮》说:“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主之”,这个方子的病机就是既有外邪束表,又有内饮,又有上焦郁热夹杂,喉咙有痰,专治气道痰涎阻塞的。特别是小孩,有时候小孩夜里咳嗽,妈妈听到喉咙里有痰鸣声,就可用这个方子来辨治,效果非常好,我体会,凡是见到咳嗽、咳痰、咳喘,喉中有痰声或伴有咽痒咽喉肿痛的,既有表证又有里饮的,用这个方子有很好的疗效。中医的咳嗽这个病,辨治时可以选择的经方很多,什么半夏厚朴汤呀,厚朴麻黄汤呀,射干麻黄汤呀,小青龙汤呀,麻杏甘石汤呀,苓甘五味姜辛夏杏汤呀等等,辨清病机,就在这些方子里面找方证对应的,效果非常好。

三、关于经方方药配比,法遵原方的问题。

用经方只要辨证准确,配伍按照原方的比例,有时用量较小也能取得很好的疗效。就说说麻黄细辛附子汤吧,很多人用麻黄细辛附子汤就是认为有附子有细辛有麻黄就行了,不管用药的比例,这个麻黄细辛附子汤的关键就在于方药间量的配比,炮附子你可以根据他的病情和体质来定量,可以不按经方原量,但是你麻黄和细辛的剂量比例必须是一样的,细辛用多大量,麻黄也用多大量,要多全多,要少全少,比如说你的麻黄用六克,你细辛也六克,麻黄九克,细辛也九克,你麻黄十二克,细辛也十二克,麻黄二十克,细辛也二十克,这个麻黄细辛附子汤能治疗非常多的病,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子,《本经》说麻黄主中风伤寒,头痛,温疟,发表,出汗,去邪热气,止咳逆上气,除寒热,破癥坚积聚;附子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创,破癥坚积聚,血瘕,寒湿,踒躄拘挛,脚痛,不能行步。细辛呢,主咳逆,头痛,脑动,百节拘挛,风湿,痹痛。这个方子在临床上有振奋全身组织器官功能的作用,《伤寒》中附子与细辛常常同用,以治

疗寒邪伏于阴分,凡外感、副鼻窦炎、心动过缓、支气管哮喘,包括中风后遗症等,辨证后用麻黄细辛附子汤,或在合病中合用此方,疗效是非常好的,这个因时间关系不再说了。

再一个方子就是大黄附子汤,也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子,这个方子对胸胁痛,就是胆囊炎、胆石症、胃炎呀等疾病有胸胁、腹部疼痛症状者,只要它是阳虚寒实内结所致的,就如《金匮要略》所说的“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下之”,用这个方子就有良效。笔者单用或合用此方辨治胆囊炎急性发作或胆石症、胃炎等疼痛,疗效都很好。附子可以根据情况来定,但是大黄和细辛这个比例就是三比二,这个比例把握好,一用就效,比如说慢性胆囊炎急性发作,大便干结,辨证有这个寒实内结,寒热错杂,但以寒实内结为主的这个证,你寒温并用,用这个方子半小时就能止痛,大家回去可以试试,但是你大黄的用量绝不能超过附子。

应用经方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方药配比要法遵原方。应用经方的诀窍就是辨准方证,定准药量,配比基本遵循原方,也就是说,应用经方提升疗效的关键,辨准方证,又要重视方药剂量及药量之间的配比问题,要方证相应又要配比合理。经方的方药组合是非常严谨的,不仅它的药味配伍有着严谨的法度,而且它的药量和药量间配比更是严丝合缝的。我们说要熟记经方,记经方不仅要记方药的组成,还要记常用方的配伍比例,比例不对,你用经方也疗效不好,都说经方是药简效宏,而这个效宏的基础就是比例要对。 比如说五苓散,五苓散是非常好的方子,能通阳化气利水,在临床上可治疗水湿内停不化津液的很多病证,如泌尿性感染了,水肿了,肾盂肾炎,肾衰等,这都能用,但是用这个方子要注意,泽泻的量必须要大于其他药的量,泽泻量小没效,因为我在临床上试过,试的不止一例。

再有泽泻汤,泽泻汤它能健脾化饮,降逆止眩,主治支饮上泛,蒙蔽清阳的眩晕等症,你像美尼尔氏综合征呀,前庭神经元炎所致的眩晕呀等等,是个效果非常好的方子,用这个方子呢,要注意,泽泻比白术的比例是5:2,泽泻量要大一些,泽泻用量可以用到60克,但是白术不能超过泽泻的量。

小柴胡汤,它的比例就是柴胡的量与黄芩、人参、炙甘草、生姜量的比例大致是3:

1。柴胡量小,一般的病还行,大病、疑难病,柴胡量小效果不太好,我在柴胡汤中用柴胡用量基本上是比较大的。

还有治疗寒热错杂痞证的三泻心汤,你药量一变,病机、治法就要随之而变,所以你记这个三泻心汤,你记药味时必须要记它的药量,它这个半夏泻心汤,是半夏半升,黄芩、炙甘草、干姜、人参都是三两,黄连一两,大枣十二枚,这是半夏泻心汤,它的病机是脾胃升降失常,寒热错杂于中,治法就是和中降逆消痞。而你将半夏泻心汤的生姜变为四两,干姜减为一两,它就是生姜泻心汤了,它的病机就是脾胃不和,寒热错杂,水饮食滞,治法就是和胃降逆,散水消痞。你把这个半夏泻心汤的炙甘草变为四两,原方不变,那就是甘草泻心汤了,它又变了,病机就是侧重于脾胃虚弱,水谷不化,治法就是和胃补中,消痞止利。所以你仅记药味那是不行的。

再一个同样是大黄、厚朴、枳实这三味药组成的方子,小承气汤,枳实厚朴汤,枳实大黄汤,就都是三味药,量一变,它的方名,它的治法、病机都变。小承气汤大黄是四两,厚朴是二两,枳实是三枚,病机为食滞阳明,热结旁流,治法是荡热导滞,通因通用,主在荡实。厚朴大黄汤,大黄是六两,厚朴是一尺,相当于30克,枳实是四枚,病机就是饮热互结胸胃,治法就是逐饮荡热,泻实除满,主在逐饮。而厚朴三黄汤呢,大黄是四两,厚朴就变为八两了,枳实是五枚,病机为实热内积,气滞不行,治法就是行气除满泄热止痛,主行气的。你看同样是三味药,药量一变,就不是那个方子了,病机也不一样,治法也不一样了。

举个病例,这个病人姓王,女,48岁,就是长期发热,发热三个月,今年的4月23日

初诊的。3个月前,因感冒发热输液5天,曾用大量地塞米松退热,出汗较多,此后便一直低热,每日最高体温37.9℃,最低37.3℃,头晕,浑身困懒,双耳闷胀,每次发热时就感到腰部及下肢沉重酸痛,去医院做各项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阳性体征,输液等治疗无效。刻诊:精神不振,头晕懵,腰部及下肢沉重痠痛,口苦,咽干,阵阵出虚汗,口渴不欲饮,纳差,寐差,二便可,舌淡苔白腻水滑,脉弦细数。

这个病呢,辨为太阳、少阳、太阴合病,枢机不利,营卫不和,寒湿痹着。给的方子是柴胡桂枝汤合肾着汤化裁:柴胡45g,清半夏、茯苓、干姜、桂枝、白芍、生姜各30g,黄芩、党参各15g,炮附子(先煎1h)、生白术、炙甘草各20g,红枣6枚(掰开)。4剂,日1剂,水煎分3次服。第二次来复诊时就好多了,精神也好了,困乏也明显减轻了,体温已经降至最高37.2℃。感觉颈部有痠痛不适,上方加葛根30g,又服了4剂,就痊愈了。

通过这个病案咱们讲一个肾着汤,这个病案有这个证,咱就用了这个方,肾着汤又叫甘姜苓术汤,它有温中散寒,健脾除湿的功效,对于寒湿留滞于腰部经络肌肉所致的腰及腰以下,包括胯和腿部冷痛,身体沉重等,疗效特别好。肾着就是肾为寒湿所伤,留滞不行,症状偏重在腰,实际上肾着汤方中的药是主治太阴中焦寒湿的,肾属于少阴,腰为肾之外府,所谓“着”,就是中焦的寒湿下着于肾,肾受寒湿之邪,就会出现腰及腰以下冷痛为主的病证。这个方子呢,简单说一下,用途广泛,它对很多病都有效,如关节炎、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症等,还可用治咳嗽等证。特别是对腰椎间盘突出症,大家都认为这是个难治的病,这个病疼痛非常剧烈,基本上老年人这个腰痛的比较重,特别是夜晚疼的睡不着觉,烤电等都没效,用这个方子,如果他有麻黄细辛附子汤证,就用这个方子配上麻黄细辛附子汤效果非常好。用这个方子注意一点,这个药的比例必须准确,干姜、茯苓与甘草、白术的比例是2比1,你干姜茯苓各30克,甘草白术你就是各15克,你干姜茯苓各40克,那甘草白术就是各20克,比例非常重要,如果这个比例不对,你治病的效果不会好,如果比例对,你用这个方子疗效就好。

四、关于顽重急症,重视两本的问题。

活用经方如重视扶元阳,也就是先天之本,保胃气,也就是后天之本,对提升疗效是至关重要的。刚才说了,经方辨治,重在正气,扶正以祛邪,扶正就是重视元阳,重视胃气。《伤寒论》全书的主旨就是扶阳气、存津液、保胃气,扶正亦是这三大法:扶阳气、存津液、保胃气。《伤寒论》六经条文,不少是用温阳、回阳、通阳的附子、桂枝、干姜等药物,以扶阳气,祛阴寒,化寒饮,桂枝汤及其衍生方、四逆汤、理中汤,真武汤及附子汤等,临证用之,确有卓效。太阳病条文占大部分,误治最多,救误方法亦最多,汗、吐、下之误用,皆伤及胃气,胃气一伤,中气虚损,气机失调,升降逆乱,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危,所以,顽重危急症,久病痼疾,必先救胃气,保得一分胃气,便有一分生机。所以说《伤寒论》全书贯穿顾护阳气,顾护胃气的思想。

举个病例,这个病人呢,姓王,女,59岁,2009年12月6日初诊。是一个胸痹的病人,她患冠心病心绞痛,心慌、胸闷痛1年多,加重3个多月。这个病人1年前因疲劳过度突发心慌、胸痛,诊为冠心病心绞痛,住院10多天,出院后又多次发病,每次发病就感到心慌伴胸部憋闷疼痛,严重时涉及背部也痛,持续约5—8分钟缓解,一年得几次住院,3个月前,又发病,就是胸闷,心慌,每次发作就是胸闷心慌伴疼痛,发作频繁,凌晨3至5点时发作,憋闷痛醒。CT显示主动脉粥样硬化和冠状动脉前降支钙化。服药不断,发病频繁,不愿意再住院了,花钱不少、效果不好,要吃中药。刻诊:精神差,乏力,面色晦暗,口不苦不渴、无咽干,腰背部及右下肢发凉,纳极差,寐可,二便可,舌质紫暗,边有瘀斑,舌体胖大,苔白腻水滑,脉沉细,尺脉不足。

辨为太阴、少阴合病,阳气亏虚,痰阻胸阳。治法呢,就是温阳通阳,豁痰除痹,

用的方子呢,就是四逆汤,理中汤,也就是中阳和真阳都要顾及,还有瓜蒌薤白半夏汤,枳实薤白桂枝汤合方,虽然方子合的多,但是方药药味并不多,方药是:炮附子、干姜、法半夏、薤白、厚朴各30g,炙甘草、党参、制苍术、桂枝各15g,瓜蒌、枳实各20g,肉桂10g(冲服)。5剂,日1剂,水煎分3次服。二诊时来说疗效很好,服药1剂后,白天犯病就减少了,夜晚没再发作,因腹泻,减瓜蒌至15g,前后加减总共服用30剂,从12月份到现在没再发作,现在经常在公园里锻炼身体。

通过这个病案主要讲一讲四逆汤,四逆汤这个方子大家可能都会使用,四逆汤是非常好的方子,四逆汤包括通脉四逆汤,对不少疑难病,危重急症是非常有效的,四逆汤是扶阳的主方,适应证非常广,对于不少疑难病危重病症属于阳气虚衰,阴寒内盛者,用好了,的确效如桴鼓。郑钦安说:“四逆汤力能温补下焦之阳”,“凡世之一切阳虚阴盛之病者,皆可服也”,所以说这个四逆汤必须要掌握好,对很多疑难病症,急危重症,这个四逆汤是立能回阳,起死回生,是救命的方子。

《金匮要略》有枳实薤白桂枝汤、瓜蒌薤白半夏汤和栝楼薤白白酒汤,讲一讲这几个方子应用的不同之处。枳实薤白桂枝汤重在阴寒痰浊上乘,痞塞于胸中心下,它的辨治关键在于闷,如果偏重于胸闷的冠心病就用这个枳实薤白桂枝汤。瓜蒌薤白半夏汤重在阴邪阻滞,痰浊壅盛较重,辨治关键在于痛,心绞痛胸痛偏重你就用这个瓜蒌薤白半夏汤,如果又痛、又闷你就合用。

还有一个瓜蒌薤白白酒汤也是治疗胸痹的名方,对于瓜蒌薤白白酒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的应用,不要忽视加白酒,白酒是温通阳气的,我昨天跟欧阳卫权老师请教了一下,他说有一位专家经过考证,白酒是醋,说是汉代醋酒不分,这个我也没见到过这个资料,但是我认为还应当是加酒,这个白酒是一种初熟的米酒,当时汉代将米酒刚刚酿熟就用的称之为白酒,因为这个酒能温通阳气,醋没这个作用,现在可以加黄酒,刚才那个病人没加酒,是因为这个女病人不能喝酒。平时用这二个方子辨治冠心病时我都要求加黄酒二两。

总之吧,活用经方的体会呢,就是六经为纲,明辨方证,据机合方,药量适宜,重视配比。这是非常重要的,六经要明辨,方证要对应,药量要适宜,要胸有定见,认证准确,药量该大你就大,该小就小,还要重视配比,关键就是配比,咱记经方,常用的方既要记方药的组成还要记药量,记量的意思就是好掌握药量的配比。

北宋大儒张载有一句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个“绝学”就是体现了民族特色的、独一无二的经典学术精粹,对我们中医来说,“绝学”就是《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和《神农本草经》这“四大经典”,特别是《伤寒论》、《金匮要略》的理法经方,要提高中医的疗效,振兴中医,就要善续古代医家特别是医圣张仲景的智慧和学脉,弄懂弄通《伤寒》经方学术,只有如此,才能成为“明医”,才能真正的济世救人。

谢谢大家

经方的使用思路

经方的靶点:“症”“证”“病”“人”。
1半夏厚朴汤:
*对人:半夏人的咽神经症。
*对证:舌苔白厚,胃腹胀满。
2半夏泻心汤:
*对病:慢性浅表性胃炎(幽门螺旋杆菌阳性)。
*对证:胃热+脾寒证。
*对人:人参大枣甘草人的寒热错杂性胃病。
3白虎汤:
*对病:甲亢。
*对证:石膏证。
4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对病:神经-精神类疾病。

*对人: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人。

常用经方的使用攻略

以“弘扬经方、造福人类”为宗旨,本着“求真务实”的原则,积极推广胡希恕理论和李冠杰老师的经方病理辨证体系,交流发布临床应用经方防病治病经验,大力普及经方,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正成为广大经方爱好者的学习交流和信息共享的平台。

常用经方的使用攻略

大家现在最关注、最关心的是什么呀?就是在临床当中用经方找不到感觉,有的是感觉有了它用的疗效不好,那么为什么呢,实际上这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就是一个深层次的问题,但是我们从这个教学这方面的,我们是这么想,这就跟那个数学的解方程一样,我们先把答案告诉大家,就是说我们现在啊,那么打个比方啊,我们现在就像练武功的,我们现在可以给大家讲的是什么呀,是我跟你说这个武功的主要招式是什么,而且我也可以带你比划两遍,但是说你要真想用的好,用到实战当中去,那你得把功夫练足了,所以说我们现在讲呢,就根据我们现在的学员的情况,根据我们时间上的安排,我们今天呢就开始讲这个方剂在临床当中应用的一些,就是经方在临床当中的应用中的一些基本情况,就是点到为止,哪一个方子也不可能给大家讲透,大家有的可能也参加过一些专业的学习,哪一个方子要是讲透的话,也得用一节课的时间,也得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有机会的话也许我们会把每个方剂讲的透彻。包括原文,包括相关的一些数据,治什么病,临床当中会表现为什么证,都会讲得很详细。那么今天的内容,陈贵石已经简单的给大家说了,就是我这十几年在临床当中用经方,我所有讲的方剂,都是在临床当中用过,而且有效的,给大家讲一讲自己用的一些体会,一些医案,今天讲的内容准备了110多个方子,今天恐怕不可能讲完,咱们讲多少是多少,我尽可能的用最贴近临床的观点,给大家展示一个经方的应用的一个要点,下面正式开始今天要讲的内容,今天讲的方子都是临床当中随时都可能用到的方子。我们大致按6大类疾病:表证、半表半里证、里证、水证、血证、气证,大致是按着这么一个轮廓分的类,但是有的方子也不是完全按照这个分的类,有的可能会把气证的方子分到里证里边。因为在临床当中,辩证的过程当中你会发现,它里证的分量很重。这样我们开始讲具体的方剂。

一、表证:

1、桂枝汤与麻黄汤

首先就是伤寒论当中出现的第一个方子,桂枝汤,现在我们把桂枝汤和麻黄汤放在一块讲,这两个方子是典型的阳性表证,一虚一实,但是我们实际现在在临床当中,单独用这两个方子的机会并不多,或者说非常少,我这十来年,单纯就是用桂枝汤这一个方子,(麻黄汤基本没有单独用过),只有一个老太太,到现在得有七八年了,家是农村的,长期跟儿子在市里边住,因家里边有过逝的,回去以后着凉了,跟农村妇女聊天,精神一什么,不太注意身体,就着凉了,找我看的时候,那真是一个典型的桂枝汤证,脉浮缓,汗出,恶寒,有点头疼,有很轻微的咳嗽,有点发热,就一个典型的桂枝汤证,用了桂枝汤,吃了一次就好了,后来又让她吃了两天。

实际在临床当中,桂枝汤的应用率还是很高的,我在讲病历表的时候曾经给大家提到过。现在桂枝汤应用最多的情况,就是妇女的更年期综合征。有的早晨起床以前,身上热一阵,以后就开始出一阵汗,汗出的很明显,但是就一阵;有的精神稍一紧张,就身热汗出;有的一打电话就身热汗出;什么样的情况都有,但是表现就是一个阵发性的身热汗出。像这一类的,你离不了桂枝汤。

实际临床中,单独用桂枝汤的机会也不多,一般都跟柴胡剂合方用,下边我们讲柴胡剂时会讲到柴胡剂的一些特点,比如说有里实的,有里实的大便不通的可能就是大柴胡汤证,里实又大便基本正常的,就有可能是四逆散证,它符合什么方证用什么方。但是为什么老跟柴胡剂在一块治这个更年期综合征呢,桂枝汤原文里面有这样的论述,叫“时发热汗出”,这个胡老也讲过,那个“时发热汗出”非常的典型,它是每天定时的,但是妇女更年期综合征这个发热汗出,它就没有这么规律。但是它总是有一些因素会诱发它,所以说它又有柴胡剂的节律性,所以跟柴胡剂合到一块用。大家可以试,你不管合了多少方,只要有这种证,比如说这个人,心脏病,你给他用了大柴胡汤合上桂枝茯苓丸,又合上真武汤,他有这些证啊,才弄这么些方子。他同时又有身上发热汗出,你就在这些个基础上再加上桂枝汤,就行了。这就是桂枝汤的临床应用。

还有一个,就是妇女的更年期综合征,一般是五十岁左右或五十岁以后,但是临床当中,我碰到的,三十多岁的妇女就已经有了,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也都有。这就体现出经方的辩证施治的治疗原则,有是证用是方。你不用管她多大年龄,也不用管她什么病,只要是这个证,你用它就没错,它就管用,这是一个。桂枝汤和麻黄汤单独用的机会非常少。

2、小青龙汤

再一个,往下都是跟表证关系比较密切,以表证为主的,常用的方子,这里有一个,叫小青龙汤,它是典型的表实证,在有一系列表证的同时,比如说,有咳嗽、打喷嚏、流眼泪、发烧、恶寒,都有可能说到,但是他常常伴有咳嗽、或者喘,这是小青龙汤证的临床当中表现比较明显的一个特点。因为小青龙汤是个很常用的方子,他只要是满足于方证的条件,用它的机会就很多,不管是上年纪的还是小孩子,小孩子用的也挺多,他得有水证,他得有里虚寒,然后得有表实证,基本上就具有这么几个特点,那么里虚寒,比如说,平时不太喜欢吃凉东西,吃了凉东西不舒服,有这么一项也就够了。那么水证呢,看看下肢是不是有点浮肿,舌头是不是有点胖大,有没有齿痕,但见一证便是。那么,这个小青龙汤证没有里寒的,里寒不明显的,但是人又多少有点偏于里热,比如喜欢吃点凉东西,或者说这个肠胃功能非常好,像这种情况,加上人又有点烦躁的话,那么你就得用小青龙加石膏汤,这也是常用的。相对的说呢,单独用小青龙汤的机会还是比较多的。

顺便说一下,小青龙汤在治疗的过程当中有一个很奇特的组合,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有人在临床当中用过,就是小青龙汤合上葛根芩连汤。所有的小青龙汤证都在,但是在这个人也不愿意吃凉东西,多少有点里寒的情况,但是同时,比如说,舌苔发黄、牙龈肿,有这样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你用葛根芩连汤,比单独的用,像黄连黄芩之类的,比如说黄连解毒汤,比单独用那个要好。因为这里边葛根用的量很大,葛根也是解表的。所以说只要是以解表为目的,这样合起来会非常好用。

3、葛根芩连汤

下面我们再说说这个葛根芩连汤,这个葛根芩连汤啊,我记得可能是上次讲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个葛根芩连汤这个方子,以后我们还要作为一个专题来做深度的讨论。因为这个方子的应用在中医历史上是一个节点,可以说把它提到这个高度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伤寒论证治准绳》那个书上,他搜集了古今中外应用葛根芩连汤的方子,搜集到了150例,这150例用葛根芩连汤的医案当中,没有一例是用来治感冒的,几乎全是用来治疗下利的,所以说,中医历史上对这个方子的应用一直是有偏差的,葛根芩连汤治的那个下利实际上是白头翁汤证。他两个就是那种便脓血的下利,这两个方子都能治,那么什么情况下怎么能把它分出来,他们的区别是什么呢?如果说你在那种下利的情况下同时又有感冒,就是说同时有表证,白头翁汤是治不了的,你只有葛根芩连汤治。所以说呢,像这种方子,我只是简单的跟大家说一下,这个是很重要的,因为,在经方里边,这一类的表证,除了葛根芩连汤之外,没有任何一个方子能治。所以说,就都去用那种什么银翘散、桑菊饮之类的,都去用时方治了。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去试一下,凡是你在临床当中认为需要用银翘散、或者说桑菊饮之类的方剂治的那种感冒,也就是说他有表证,同时又有比如说像舌苔发黄、口唇干、牙龈肿这一类的症状,你用桂枝汤不好使,麻黄汤不好使,小青龙汤也不好使,所有的方子都不好使,好多人就去用了时方,其实这个方子就是专为这个设的,就是专门治这个的,但是我在临床当中是自己喝出来的。有一次,非常有意思,有一个老师,是内蒙的一个朋友给他介绍的,说你不用找我看病,你们家附近就有一个高人,然后他就把我的电话给他,他就跟我联系,后来他一家人都在这吃药。他有一次感冒,他在微信上告诉我,说感冒了怎么着,后来我觉得他在微信上说的还不太清楚,就给他打的电话,他所有的感冒症状都像桂枝汤,但是最后他只说了一句,他说我的嘴唇有点肿、嘴唇有点干,就这一个证。我本来就是想以桂枝汤合上祛水的药,因为他一直有水证,结果我就给他换成葛根芩连汤合上,大概是合上五苓散或者真武汤这一类的。他吃了以后几个小时就好了,就是论小时计算的,非常非常的快。那么实际上,如果说大家有一些临床时间长的,你如果说用桑菊饮、银翘散治的那个病,你记住了,再碰到类似的病人你用葛根芩连汤治一下子,比那个方子要快好多倍,这个就是论小时计算的,这是真正的有那种经方的疗效。这是葛根芩连汤,以后有机会我们讲这个半表半里的热的时候还会讲到的。顺便再说一句,大家记着,凡是像我刚才说的那一类的表证,也就是说,常常就是感冒,感冒的人如果说舌苔发黄、牙龈肿,或者嘴唇起泡,鼻子里边产生气热,这一类的,你千万不要用别的经方,你越用他越厉害。像用桂枝类方子,用麻黄类方子,用其他的,你不管用哪个方子,你越治越重,而且能把人治成跟大病一样。这是葛根芩连汤。

4、桂枝甘草汤

再往下呢,我把这些表证放一块,我也没有分轻重缓急。下面一个是桂枝甘草汤,因为这个桂枝甘草汤你要单纯从药方上看呢,好像就是一个桂枝汤的简方,但实际上他治疗呢跟桂枝汤相差的很远。他治疗呢,原文里边写的就非常形象了,双手按着胸,老觉得心悸的厉害,但是我在这跟大家说一下,这一种心悸,就是心跳得快,心率过速,这一种心悸呢,一个是他没有明显的其他的病,这是其一;再一个呢就是这个人往往心悸过了以后他会出汗,这是一个特点。我治过一个这样的病人,而且疗效非常好。

5、甘草附子汤、桂枝附子汤

再往下这两个方子我们把它放在一块讲,一个是甘草附子汤,再一个是桂枝附子汤。这个甘草附子汤和桂枝附子汤都是治疗一般的肢体疼痛的,应该说他是一个标准方,就是在当人体没有明显的,你比如说,他水证也不是很重,然后其他的半表半里的证也不是很明显,等等,也就是说这个人身体还好,但是就是肢体疼痛,或者说,身体疼痛的,是桂枝附子汤证,关节疼痛的,是甘草附子汤证,这个比较好用。然后如果说他有别的,比如说有柴胡证,你可以去合上柴胡剂,比如说有水证,你可以去合上相应的水证的方子,这个都没问题。所以说呢,实际上这个经方里边有很多治疗痹症的,也就是说治疗肢体疼痛的。但是其他的方子,都有明显的其他的偏向,比如说麻杏薏甘汤,如果他没有里热,没有明显的水证,你用它恐怕疗效就不会好了,而且他得是个表实证,这个我们还会说。这两个方子大家可以在临床当中用于一般性的治疗关节疼痛或是身体疼痛。我曾经有一次,我自己,不是锻炼,抽那个陀螺,力太大了,后脊梁的肌肉疼,就是用这个桂枝附子汤吃了以后,明显的缓解了。

6、桂枝芍药知母汤

再一个方子是桂枝芍药知母汤,这个方子,药相对的说比较复杂一点,它这个病理特征也比较复杂一点。你看他这个治表证的药比较全,既有桂枝又有麻黄,另外他还有知母,治里热,还有用了比较大量的祛水的药,所以说这个方证,这个病人得具备这些病理要素。那么临床当中它治的很典型,就是关节肿大。这个关节肿大,有的是手指头关节肿大,有的是腿关节肿大,有的是脚趾头的关节肿大。只要是见了关节肿大,你就有用这个方子的机会,而且效果也是非常好。有时候会觉得病程长的他不会好的很快,你像病程比较短的,比如说我这几个月以来我看看我这大拇指头关节怎么大了,还很疼,着凉也不行,然后你就让他吃这个药,有个一两个月以后就完全消失了,就恢复的跟以前一样了,就是让人感觉到很神奇。因为他那种肿大像是骨头的样子,像是骨头变形了,但是他那个治疗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7、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再一个方子是麻杏石甘汤,这是一个常用的方子,这个麻杏石甘汤呢,跟大家说一说他的临床当中的一些特点吧,像麻杏石甘汤这个方子,他主要的解表剂是麻黄,是治表实证的,但是呢他在临床当中是表现为有汗出,而且它是治里热的,那么大青龙汤也是治里热的,大青龙汤就不汗出。所以说这个呢,就是说,他用的是麻黄不错,但是他的表实证的这个实的程度不是很重,这一个就是它里热挺严重,所以说,他这个汗出,并不是表虚证,因为有汗出你可以把它定为表虚证,它是因为热的厉害,他需要用出汗的方式、他还能用出汗的方式把这个热能散掉,所以说他表现汗出,但是这个汗出的要跟桂枝汤这个汗出相比的话,他这个汗就比较粘稠,不清爽。你像这个需要注意的是他得有里热,最起码得喜欢吃凉东西,然后是喘,常常会伴着喘和咳嗽,常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8、麻黄杏仁甘草薏苡仁汤

另一个是麻杏苡甘汤,麻杏苡甘汤呢,咱们刚才顺便已经提过了,因为我呢有这么一个医案,有的同学看了以后觉得不理解,那个人呢,他有水证,有里热,他也不怎么出汗,小伙子,30多岁,挺壮实的,后来,我就给他这个方子,他就吃了一次,他是个修车的,他说他腰痛,痛的往车下边去修车痛的挺厉害,后来就给他这个方子吃,吃了以后,就是说这个效果非常好。

9、大青龙汤

下一个是大青龙汤,这个大青龙汤,它是一个我们临床当中,我跟大家说一说,他的辩证要素也非常简单,就是有里热有表实,同时呢,体表有时候,有的会表现为没有那么明显的表证会表现为,体表停饮比较重,这都能治。但是,他得具备表实合里热,如果没有表实里热,你用他去祛体表的水,那如果有里寒的话,那不得把人吃坏了,记住这个事。那么实际,我们临床当中,会发现什么呢,有的人,我碰见过这样的病人,就是在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半个多小时以前,他觉得只是觉得有点冷,一会比一会冷,到最后冷的,夏天得盖上两床被子,直打哆嗦,我再给他量量体温,体温到了40多度了,像这样的人,也就是说大青龙汤,容易出现这样的症状。不能说这样的病人一定要用大青龙汤,你得具备大青龙汤这样的基本要素,如果没有的话,就得考虑别的事,因为这是个急病,而且闹得很凶。这是大青龙汤。

10、葛根汤

再就是葛根汤,葛根汤呢,也是一个常用的方剂,那么这个葛根汤,它这个现在有这么一个问题,我们现在,你在经方也好,你用时方也好,我们现在中医,真正的那种单纯的感冒,现在落在你手里治疗的机会不是很多,有的轻的自己在家里买点药吃,有的重的,他就跑到医院去输液了,所以说我们往往,就是他们往往一个很小的感冒去找中医看,我现在看病,都是一些疑难病,慢性病,这种病多,但是你像这种葛根汤呢,我们其实临床当中呢,也会用的到,你像发热的,鼻炎的,颈椎病的,等等的吧。那么,我呢,跟大家从另一个方向理解一下,它不仅仅是一个葛根汤的问题,这本身也涉及到其他的方子。首先就是,葛根汤治的最轻的病,就是落枕,咱们就是一般说的就是这个颈椎病,再重的是颈椎病,轻的就是落枕,谁了一宿觉,就是头部不敢转动了,一转动就痛,后勃颈僵硬,如果他没有汗出,你就用葛根汤治没问题,那么葛根汤治的最重的病是什么?葛根汤治的最重的病,原文里面就有,就是那个痉病,人都开始抽风了,那么就是说,有可能就是像一些恶性病,比如破伤风那种,有可能是这种,所以说,葛根汤治的这种病种里面,从颈椎病到一般的感冒,到高热的感冒等等的一系列的,一直到痉病,它实际是一个很宽的一个病种,但是呢,前提条件,也得具备它是阳性的表实证,同时又有,比如说,它是抽的再轻就是颈椎不舒服,或者说下利了,它得有这些的特征才能用。

11、桂枝加葛汤

另外一个呢就是桂枝加葛根汤,这个桂枝加葛根汤,类似于葛根汤,但是它是一个表虚证,相对的说,桂枝加跟葛根汤,他治疗的很少会出现跟葛根汤的重症,那么严重的,很少。像这类的人,体虚表虚,容易出汗,像这种颈椎病呀,颈椎不舒服的感冒,都有应用的机会。

所以说,大家看,谈到的一个是葛根汤,一个是桂枝加葛根汤,那么这里呢,就有一个,还有包括前面的葛根芩连汤,这些方子,都能用来治疗颈椎病。那么葛根芩连汤治颈椎病,我也经常用它来治疗颈椎不舒服,同时伴有半表半里的热的这种人,你用这个葛根芩连汤一样治疗。如果我们站的高一点,我们站在颈椎病这个角度,大家发现,这个颈椎病,就有好几种解决方案,而且呢,您要再考虑其他的合方,在考虑表证以外的问题的话,那就更复杂了。所以说,我们这里呢,怎么能把它药用对了,疗效叫它非常确切,经方的疗效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要辨证,你得辨的丝丝入扣,才行呢。现在呢,咱们仅仅是站在解表和颈椎病,颈椎不好,项背强几几,站在这一个点上去看问题,那么比如说,他要同时又有水证,同时又有里寒,同时又有半表半里证,我刚才说的这几个因素,有那个因素存在,您单独用这个方子效果也不会好。所以说这是一个,我们可以,因为这些典型的解表的方子,我们刚才说大多数解表的方子,我们大概齐都说过来了。然后,我们就是说实际临床当中,用经方来治疗,我们现在来治疗感冒,用经方来治疗感冒,实际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解表,这是经方的治疗原则,解表的同时,如果说,一旦有里证,不管它是寒热,一旦有半表半里证,不管是柴胡证,还是黄连黄芩证,还是栀子证,你只要是有,你就不能单独用(用来解表),一旦有水证,只要是有这些因素,你就不能单独解表,一定要跟这些,从治疗理念上,要把那些疾病放在前边,所以说,这就跟厨师做菜一样,炒豆芽反倒是考验厨师技艺的一个很重要的一道菜。尽管这道菜很普通,为什么?因为它对火候要求很高,就是这样。你看这个表证,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不治疗它,有的过个几天,他也能自己好了,但是,你要真想治疗,还必须把这个经方理论吃透了,你才能得心应手。再往下呢,还有一些跟表证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些方子。

12、麻黄连轺赤小豆汤

这个方子,我们现在临床当中,用来治疗荨麻疹的机会非常多。荨麻疹,特别是着点风呢,他就身上起一片一片的,起来以后,皮肤比较,很红很痒,红的,痒的地方高出皮肤一块,像这个,多半都有用麻黄连轺赤小豆汤的机会。但是呢,这个方子,大家注意下,这个方子里面大概是赤小豆用的量比较大,这是一个寒性药,还有一个,生梓白皮呢,也是一个寒性药,所以说,它这个方子偏寒的分量比较重,所以说,真要偏于里寒的人,你要适当的,一定要加上,合上那个治里寒的相应的方子。

13、射干麻黄汤

再一个方子,射干麻黄汤,其实一句话就能跟大家说明白,就是一个表实证,同时有咽中痰鸣的,他这个嗓子里面,一说话就是很面显的带有那个痰的声音,这个是个很重要的指征。如果说没有这个,你用这个方子,没有道理。

14、黄芪桂枝五物汤

下边一个是黄芪桂枝五物汤,这个黄芪桂枝五物汤呢,这也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一个方子,它治的病呢,也比较特殊,它就是治那种,按现代医学说,知觉神经炎,就是这个皮肤麻木,但是这个麻木,我们在临床当中,患者主诉那个地方麻,但是这个麻,不是一种,有一种麻呢,像是着电一样,麻嗖嗖的那种,那个不是黄芪桂枝五物汤的治疗的范畴。黄芪桂枝五物汤,为什么我先跟大家先说一个西医病名呢?就是它那个病名,就带着它那种特征,就是知觉神经炎,就是那个皮肤,你要摸一摸就跟隔着一层东西一样,摸着皮肤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好像隔着东西一样。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一个事,你要做个摩托车,你要不带头盔,摩托车开的很快以后,这个前额这个地方,用哪个风吹的时间长了以后,你再摸摸那个额头,就摸着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麻木的那个地方,就是那种麻木,就是知觉不灵敏了。这个呢,多半就是黄芪桂枝五物汤治的范畴。而且,我用这个黄芪桂枝五物汤治过,一侧性麻木的,你像这个呢,就认为他可能有那种发生脑血栓的那种倾向,但是他是不是那个病,不重要,经方治疗呢,就是方证相应。他有这个证,有是证用是方。我曾经治过这么一个人,半边,就是半拉身子麻木,就是给他主要用的是这个方子,黄芪桂枝五物汤,吃了一段时间就好了。

二、表证+水证:

还有一些表征的药和水证的药,同时用的一些比较典型的方子。

1、苓桂术甘汤

你看这个苓桂术甘汤,这是一个比较常用的一个方子,这个方呢,你要从药物的组成来看呢,你可以把它看做是,表虚证合上水实证。也就是说,既有表虚,又有水饮,又有停饮的这种情况,但是实际临床当中,我还真用它治过一次感冒。有这么一个,真正的这种机会比较少,我就碰到一个人,他就跟我说,你给我看看吧,就在别人结婚的一个喜事上,然后我问他,你怎么着了?他说,我不这两天感冒了嘛。然后我问他出汗吗?他说出汗,然后摸摸脉,多少有点浮,然后她说我头晕,问问他小便,后来觉得他应该用这个方子,我就给他着了一个烟盒,写了这个方子,我说你回去自己抓点药吧,他大概抓了四副药呀,吃了就好了。但是平时真正拿他来用的,治什么呢,治头晕的多,动则头晕。前两天,我这边还来了一个病,他只要是一动就头晕,也没有那种明显的恶心想吐,而且他平时也不是老头晕,这个病人,因为他还有别的证,我用的苓桂术甘汤,用了十分,但这个人是个很小心的人,回去吃一次,晚上睡觉吃一次,到第二天,他跟我在微信上说,他觉的昨天晚上,他往左回头时,还觉得头晕,是不是还需要加点药?我说,你就正常服药就行了。实际上这个效果,他来这看病之前,他在床上晕的都不敢动,现在往左转点头,稍微有点头晕,这个效果就已经很快了,而且他不是单纯的就是苓桂术甘汤这一个方子,它占得比重比较大。

2、苓桂枣甘汤

再一个方子是苓桂枣甘汤,这个方子,非常简单。往往这样的病人,你真正用到这个方子的时候,哎,刚才的苓桂术甘汤另外还跟大家少说了一个事,有的人他出现苓桂术甘汤证,他出现胸部憋得慌,短气,就短气,他觉得这个呼吸吸不进气去,你像这个呢,在原著里说的是苓桂术甘汤和肾气丸都能治,但是这两个方子差别还是比较大的。有时候也会碰到这样的病人,如果说你碰到这样的病人,他觉得往里吸气挺困难,憋得慌,你看看他符合不符合苓桂术甘汤证,这些病理要素,这是其一,再一个按我的经验,你注意一下他有没有里实证,比如说像大柴胡汤证,四逆散证,往往会伴有这一类的证,会憋气的,会重一些。下一个是苓桂枣甘汤,你看经方妙就妙在这个地方,它跟苓桂术甘汤就差了一味药,但是它治的是小肚子这里悸动,就是小肚子,病人主观感觉,觉得小肚子这个地方在跳,像这种情况,不是很常见。我碰到过,大概是有这种病的病人,没有其它病,要如果有其它的重病,也不会发作这种病,吃了就好,非常灵验。

3、桂枝加桂汤

下边再一个方子是桂枝加桂汤,这个桂枝加桂汤呢,在金匮要略里面奔豚篇,病人往往感觉,气从胸部往上冲,攻到头顶,特别难受,想这个就等于是,可以算作是奔豚病了,但是我们在临床当中,也注意一下,还有,我碰到过这样的病人,就是单纯头痛,平时有表虚的倾向,就是汗出比一般人要汗出的多一些,但是他阴天的时候,头痛,这是他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他阴天的时候头痛,而且还头痛的很厉害,往往用这个桂枝加桂汤呢,能够起到比较好的疗效。

4、茯苓甘草汤

下一个方是茯苓甘草汤,茯苓甘草汤呢,胡老把它说的挺,这也是胡老的经验,非常好用。就是这个,胃这个地方有跳动感,这时候你要做腹诊,你做腹诊的的时候,胃这里或稍微偏下一点的地方,有明显的跳动感,然后它就是跟这个心脏是同步的,而且跳动感也很明显,像这样的,如果他再有点汗出就更贴切了。那么他用这个方子的机会比较多。但是这个方子,按照胡老讲的经验,我用过,可能我那个书里有,她因为家里面,跟她妹妹闹别扭,他妹妹老欺负他,这里面有一些家庭里面的一些原因,所以说她就生闷气,不敢发作,后来呢,就弄得有点失眠,失眠后,她说那个抽屉里面买的治失眠的药,都有半抽屉了,结果没有什么药能给他治了。后来,我就腹诊的过程当中,我就发现她这个事,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她来看病的时候,她母亲带她来的,这个病人本身是一个老师,没结婚呢,是个姑娘,所以说呢,给她看病,做腹诊完了以后,我就跟她说,她母亲在一边,我说你这孩子肚子这个地方跳的挺厉害,她这是气不顺,她有体液代谢不好,后来她母亲就说,你这个医生怎么什么都知道呀,我带她到别的医生那里看这个病,人家也按这里,看到这个症状,也看到她跳,人家把我单独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人家告诉我说你这孩子可能是怀孕了,她说气的我不得了。我这孩子,不是那种孩子。还说这么些事,后来我就给他用这个茯苓甘草汤加龙骨牡蛎,结果她吃了以后,很快失眠就好了。

5、桂枝人参汤

下一个方子,桂枝人参汤,桂枝人参汤,没有什么,这不需要多解释啊,它就是理中丸加了桂枝,药物就是这么一个组成,他治疗的就是理中丸证出现了感冒,这里面有个事,要是理中丸证,他要是表实证,你就加一个桂枝能行吗?其实,我想是这样,经方这些方子,大家仔细看一看,凡是进了这两本书的一些方子,都是治的一些人体的典型的病理状态。所以说,你看胡老就给我们树立了一面旗帜,他一辈子就用经方治病,而且他发现没有经方治不了的病,实际上,这就是说,我们可以简单这么去理解,像有理中丸证的这种人,得表实证的机会比较少,那个表实证是一个亢奋过度的一个病,他汗毛孔过度亢奋,关闭以后打不开了,就是说,所以说呢,这个方子我也用过,有人拉肚子,问问他是一片里虚寒,同时还感冒了,我就给他这个方子,吃了就好。头天吃的,第二天就好了,不仅仅是感冒,拉肚子也好了

6、桂枝加黄芪汤

再一个是桂枝加黄芪汤,应用的机会不是很多。治疗黄汗的,我们在临床当中机会少,但是有。我碰到过这种人,出的汗黄,然后老是汗璐璐的,但是我们就把它想象成,真正碰到黄汗是不是这个方证,治黄汗不是一个方子,那么你就可以想,他得是一个桂枝汤证的底子,他得符合桂枝汤证的病理要素,然后再出黄汗,你用它就没有问题。还有呢,曾经有人报道,说它统治所有感冒,有效性百分之百,经方不应该提倡这么用药,但是我们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来,它最起码有桂枝汤证,而且又比较恶寒比较明显的,用这个方子,像这类表证,比单纯用桂枝汤效果要好一些。

7、桂枝加附子汤

下一个方子呢,是桂枝加附子汤,这个桂枝加附子汤也是一个产后,或者说是一个发啦烧以后,用西药发汗,或者说是别人给他发汗,用中药也好,用西药也好,发汗发的太多了,喝点水就出汗,不断地汗出,而且特别怕冷,像这些,就看看他精神也不是很好,这就基本上,用这个桂枝加附子汤就没有问题,我们现在呢,就是真到了那种汗漏不止,体表水分流失过多,让人都到了腿痉挛那种程度的,我没碰到过这种病人。

8、麻黄附子细辛汤

下一个呢是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这个方子治好多病,而且治好多奇怪的病,我在这呢,我们临床当中,真正常用的,我用一句话给大家提个醒,小青龙汤证,陷入阴证者,咳喘,脉沉的也厉害,人没有精神,恶寒,他用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无汗也是个表实证,您用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就比较好使。

还有一些跟表证关系比较密切的,应用率不是很高,但是呢,在经方里面,可以分常用的方子,不常用的方子,不能分那个方子重要,那个方子不重要,每一个方子都有它自己解决的问题,而且有的是其他方子解决不了的。经方里面,两个方子功能基本重复的很少,跟表证关系比较密切的。

9、竹叶汤

在金匮要略里面,还有一个方子叫竹叶汤,这个竹叶汤,这是一个很特殊的一个方子,它治什么呢?原文里说它是治这个产后的,产后出现的表证,而且人还看着面赤,竹叶汤它所治疗的表证,类似于一种感冒,它所治疗的感冒,是其它方子所治不了的。你像这个坐月子的妇女,虽然她有里热,你绝对不能有那种麻杏石甘汤或者是大青龙汤的机会,所以说,它是治的那种又陷于阴证,又有里热,又有里虚,又有表证,它治的是这样的一种表证,这样的一种感冒,所以说,你真要是碰到这样的病人,你还只能用这个方子,其它方子是不能用的。今天,我有一个病人,他这个,最初是在我们当地的中医院,把他赶出来的,现在已经快七年了,到春节已经七年了,这七年他一直在我这吃药,这不今天又来拿药了。这个病人,他最初的时候快要死掉了,然后他是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肝胆病,肾病,到医院里面,已经没法给他治了。说治这个,挨着那个,后来她老公就跟医院争取,病人这么重,我过了年以后出院不行吗,人家说,后来把医生给说烦了,医生说,你这病人还想治好啊,门也没有。后来没办法,他们就出了院,出了院以后,就来我这治,吃了一年的药,第二年她去北京看她儿子,就能在北京爬长城了,跟个好人差不多了。但是她一直心率偏低,她老公不让她停药,她停了药之后确实不行,停几天就不舒服,所以她一直吃着药。现在她停药,已经基本没问题了,她今天来拿药,我觉得她心率还有点偏低,60次左右,以前的时候40-50次,但是她比没有病的妇女看着精神还好。我就给她用过竹叶汤,因为她从医院出来,有一段时间,就有这个情况,她出院以后,经过我治疗,身体好转了,出现了感冒的症状,但是这个感冒症状很特殊,后来我就给她用这个方子,吃了以后,效果还不错。

10、桔梗汤

下面一个方子是桔梗汤,这个桔梗汤这个方子非常简单。我们常用它来治疗咽痛,就是嗓子疼,这个也可以,他没有别的明显的感冒症状,也可以单独的用桔梗汤来治。平时都是和治表证的方子合在一起。但现在有一些人呢,他有慢性病的,有时候他出现桔梗汤证,他呢扶着一个主方,像在这种情况下,就桔梗汤单独给他就行。现在桔梗汤单独有一些现场的。所以像这类嗓子疼他没有其他的,就是一个单独的嗓子疼,或者嗓子有点稍微的发炎发红的,就给他吃。我常让病人吃饭以前一个多小时吃,吃了以后啊,因为它这里边甘草的量比较大,吃了以后容易,它有一个开胃的作用。他能,特别是有里虚的,吃了以后食欲会增加。也是一个附带的一个,算是副作用吧。

11、苇茎汤

再一个,虽然不常用,但是也挺重要的一个方子,就是苇茎汤,这个苇茎汤治疗肺病,咳喘。但是它有一个典型的特点,一个是咳喘的比较深,比较重,人也有热。再一个呢,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它咳唾腥臭。它吐出来的痰啊,有腥臭的味道。这个有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啊,北京中医药大学那个王敏君写的那本方剂嗯,方剂学吧。他讲了一个案例,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得了肺病以后就咳唾吐的就是脓血,再后来做胸透,他的那个肺,有1/3都烂掉,到最后她还发高烧,后来那个医院,西医拿她没办法,就放弃了,后来中医介入了。中医介入了,因为这人都快不行了,后来就想一个简单的办法,说这样吧,大概也想不到什么方子能治,后来就说让她喝那个芦根。用那个芦根煮水喝。她喝水喝着,后来越喝越轻,越喝越轻。到最后好了,出院了。所以说,其实那实际上是个苇茎汤证。因为他主要的药性是一个药。芦根,苇茎,后来那个吴谦本上用这个苇叶。都能治这个病。

12、薯蓣丸

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方剂,就是薯蓣丸。这个薯蓣丸呢。它的应用,我们就简单的说吧,反复的感冒,稍微着点凉就感冒,是这个身体非常虚弱。这是他这个比较,比较明显的特点。所以这个薯蓣丸里边,他这个主要的药都没有,没有什么药性。比如这个大枣,甘草啊,这个量都比较大,而且药味特别多。这个薯蓣丸这个药,平时应用的机会不是很多。我用过,也挺好使。但是薯蓣丸这个药呢,本身这个方剂本身可以给我们好多启示。大家都看看薯蓣丸这个方后注。他就是21味药,这个主要的药还都近似于食物的东西,而且做完了以后,他让一次服的那个量大概就1g左右,如弹丸大一丸。就像我们小手指的手指肚这么一个药丸子,大家想想这21味药放到个药丸里面,每一味药能有多少但是他效果还非常好。而且治的还是那种特别虚弱的病人。这里边能给我们好多启示啊。一个是年老体弱的人,用药量不要太多了。要注意,因为用药量多了以后,他出暝昡反应,严重的我碰到过几次出暝昡反应休克的,休克20分钟,吓得一家人到医院去想输液呢,结果病人醒过来了。查查什么事都没有。在一个呢就是从薯蓣丸这我们还可以再延申到我们现在把经方都做成散剂服用,小剂量用药,实际上比薯蓣丸的用量还要大,大两三倍。

三、半表半里证:

下边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重头戏,就是半表半里证。这个半表半里证有几个类方。最大最常用的几个类方是柴胡剂。那么这个柴胡剂呢,我们把它放到一块来说。先通说一下这个柴胡剂的主要的临床表现。

应用柴胡剂,这个柴胡剂的主要的表现,大家看,口苦是一个典型的症状。只要有口苦,不管他轻也好,重也好。口苦的轻了,口苦的短了,说明它柴胡剂在一个。在一个它柴胡剂的分量上不是很重。口苦重了,这一个柴胡剂的分量就重了。就是一个度的问题,但是只要有口苦,基本上就可以断定它有柴胡剂。

往来寒热这也是一个典型症状,但是这个往来寒热也是一个很,我们临床当中,最典型的是那种疟疾。它发起病来,一阵冷,一阵热的。冷的时候,那个上牙碰下牙,响。热的时候想脱衣服。但是平时这样的,遇到这样的很少。那平时这个往来寒热是什么样,它就在比较稳定的环境下,他突然就觉得有点冷,想穿衣服,一会又过去了,过会又觉得有点热了。这就构成了往来寒热。

胸胁苦满,胸胁苦满啊,古人说的话非常科学,就是胸,首先从部位上,胸部和胁,这个胁,应该是这个腋下,严格的说是腋下这个地方,实际上,包括这个肋骨下,肋骨下,前后都属于柴胡证的范畴。所以说呢,他的苦满就是以满为主,实际上我们把它按现代医学我们把它理解成或轻或重里边有炎症了,它这个胀满。而且这个柴胡剂它治疗大部分病,好多病都属于炎症。这个胸胁满严重的还有些疼。胸胁满还有一个特点,左侧和右侧是一样的,虽然说它器官不一样。特别是肋下的地方,右侧是肝胆,左侧是脾和胰腺,但是呢,只要他有胀满的感觉,你不用分左右,只要是有这个症状,也能够柴胡证。

其他的你看小柴胡汤四大主证里边,在就是一个精神方面的疾病,这个精神不愉快啊,心烦啊,这也是跟柴胡证关系比较密切的。包括一些像现代临床说的内分泌病,像淋巴这,像这类的病也是,基本上柴胡剂治疗的范畴。但是你看小柴胡汤证的默默不欲饮食,这个默默是精神方面的,这个不欲饮食就不是,它严格说来就不是柴胡证了。往往小柴胡汤不是有里虚吗,应该是里虚的这块。

柴胡证还有一些,像口苦,他有咽干目眩,但这个呢你说,咱比方说这个目眩吧,这个目眩它和头晕有时候不大好分。所以说这个眼觉得怎么样。当然这个眼用柴胡的机会也比较多。但是这个眼发眩,咱们在临床当中没怎么碰到这种情况,大概就会理解成头晕,这个头晕往往就会比较复杂一点,所以你不能用它单独来判定柴胡证,但是他有这种机会。这个咽干呢,往往其他的一些方证也会表现为咽干。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就是人体的节律性。比较典型的你像胡老讲的那个,休息痢。每年到那个季节就发生痢疾。这一个就是我曾经给大家说过的,人定点醒。有节律性的这些症状往往跟这个柴胡剂的关系就比较密切。

那么我们,当你认准了柴胡剂后,你看这个柴胡证,在经方原文论述的那是,应该是张仲景加的那些内容。就是伤寒中方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这个论述非常重要。原文直接理解的话,其实更准确。就说伤寒也好,中风也好,你感冒,现在的说法,如果说你感冒,咱按照中医的说法你有表证,但是同时又有柴胡证,你只要有柴胡证,能确定有一个症状准是柴胡证,他就能确定。确定什么意思,你得把它放在治疗表证的前边。这就是经方的治疗原则。这就是柴胡,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三阳合病,取少阳治之。就是说你有里阳证,阳性的里证,比如说有里热,同时又有表证,同时又有柴胡证的话,这个时候你单纯的治柴胡证不能算错。所谓不能算错,就是他也不会出乱子。但是你要单独的解表,一定会出乱子。不单解不了表,要添病。你单独的治理热,但是你治里热,他能去里热吗,能去里热,但是柴胡证马上就表现的厉害。也是不行的。所以说这里边就有一个治疗原则的问题。这个柴胡剂就显得比较重要了。你只要见到柴胡证,而且这个柴胡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脉弦。脉弦,脉弦细,这也是一个很典型的一个柴胡证,所以说实际上我们在临床当中。你如果你仔细问问他,很少,特别是慢性病人,很少有人说这些症状一样都没有。很少,基本上都有。所以说,有人知道,我开方子,第一个方子一定是一个柴胡剂。这指的是那种慢性病,我有时候也会用一个方子,单方有时候也会用。这个也是在临床当中摔打出来的。等后边我再给大家讲这个乌梅丸证的时候,给大家提到一个案例。那么我们把柴胡证你会认了,然后再去看看柴胡剂的这些方子。

1、四逆散

这是一个很常用的方子。那么四逆散这个方子,他的应用指征是什么?胡老说了一句话,其实这也是借鉴了那个日本经方家的一句话,就是大柴胡汤不可下者。大家用四逆散的时候你时刻想着这句话就行了。那么他有什么特点呢,首先说他得有柴胡证。就是刚才咱们说的那些症状。里边不管哪一个他得有。再一个,他得有里实证。所谓不可下是什么呢,你把它简单想象成,就是大便基本正常,或者大便有点偏溏。一天一次,成型特别好,这样的你也没有用大柴胡汤的机会,就得用。那么怎么知道他有无里实呢,做腹诊,你用手去按,往往食欲都比较好,然后你按按他胃这个地方,他有明显的抗手感。再按呢,稍微用电劲,他就疼。这个就是里实证,就比较准确了。这个用四逆散一般都比较切合了。实际临床当中,你像四逆散。他有一个比较典型的作用。他治胃痛。你看他这里边有枳实芍药散,有芍药甘草汤。所以说,他治这些,他符合四逆散证这种情况下,出现了胃疼,常常用四逆散可以治,而且有的胃疼的还挺厉害。但是如果说要有里寒的。我用过四逆散合上理中丸,也非常好用。而且我还碰上一个很奇特的人,用四逆散管点用,但吃一段时间效果就不好了,我仔细辨辨,他还是那个样子,后来我就给他把四逆散拆开,拆开以后让他单独吃芍药甘草汤,他吃了以后好些了,到下一次呢,他还是这个样子,还 ,单独问了问,他不像芍药甘草汤证了,又吃枳实芍药散,他也行,但是都比单独用这个四逆散效果要好。这也挺奇怪。这就要求你腹诊问诊要详细。像这种情况,你要单纯的要是吃四逆散,也行,但吃的时间会比较长一点。

2、大柴胡汤

这个大柴胡汤就是在柴胡证的情况下,兼着有里实证。但是他这个里实证的特点是什么,就需要下了,因为大柴胡汤里边有大黄。他需要大便两三天一次,大便偏干,再干的厉害,干的很厉害了要服了大柴胡汤有时候效果也不好了,可以用别的方子。这个大柴胡汤临床当中也常常出现腹痛,或者说是心烦的厉害,四逆散也有心烦,但是大柴胡汤因为里实的比较重,心烦,然后这个食欲一般的都是,里实证嘛,食欲一般都比较好。大便不通。有的就是恶心,欲呕,也会有这种情况。这里边有一个,这个大柴胡汤,有的时候这个小孩子,表现为,他表现为发烧。但他的发烧也没有那个明显的表证。你得辨他的虚实。如果说是里实证的话,你要用小柴胡汤不管用。这就是说这个经方辩证啊,必须得严密。必须得丝丝入扣。这是我在临床当中真正体悟到的。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发烧,烧的将近四十度,后来我就给他吃小柴胡汤,小孩子辩证也不好辨,就没去摸他的肚子。后来吃了三四天,烧不退,后来他家长说了一句话,我这孩子四五天才解一次大便。这一下就.....

这是好多年以前的一个案例。这个事很重要。后来给他吃大柴胡汤,很快就好了。

3、柴胡桂枝干姜汤

另外一个很常用的柴胡剂就是柴胡桂枝干姜汤。这个柴胡桂枝干姜汤这个方子你给他做病理界定的时候,你就觉得界定有点难度。你看这个方子里边药虽然不是很多,他这个成分相对来说有点复杂。你像这里边的干姜,在里边他这个作用,是不是治疗里寒的,这就是一个,不能轻易的下结论。这里边还有那个能造成里寒的药。像瓜蒌根,那是一个寒性的药。所以说,但是这个方子应用呢,他是一个常用的方子。而且他治疗的柴胡证,那其他的方子,根本,就说肯定治不了。你看,他治的是什么啊,口苦口干,这是一个典型的症状。再一个呢就是身无力。所以说**老师说他有阴性转机的就是这个问题。这种病人常常表现为身无力。这呢有一个。他这个口苦口干,有一个特点,他这个口干常常是晚上感觉口干。有时候白天也有,还有一个特点,这种口干,喝了水以后他能解渴。他想喝水,特别是晚上半夜醒了以后,他常得放一缸子水。半夜醒了以后一定得喝几口水,但是他喝了以后可以缓解。这种口干可以缓解的。这是一个,如果说不能缓解,越喝越渴,就不是这个方子了。还有呢是大便基本成型。但是一天解好几次。一天解两三次。像这一类的你就找找他有没有柴胡证。另外这个方子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这个方子治疗疟疾。就那种典型的疟疾,就是每天定时发寒热。而且这个寒热非常的严重。我用这方子治过一个这么的疟疾。是个很典型的,他是我的一个熟人,他就在我,那个时候我有门头,他就在我楼上。他就这样的,我下班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走到半路上给我打电话,你能回来看看我。因为电话里边听着他那个上牙碰下牙,嘎嘎响,后来一听这么厉害我又回来了。回来给她看了看,当时他就给我说,我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我说你什么时候发的,他说我昨天就发了,昨天我没把他当回事。老人说我是打摆子。那个时候就是十一月份,后来我就,我想这个季节不应该是这个病,而且我见着的时候正好这个病不是很严重。我就给他做的小柴胡汤,这样比较稳妥些,我就给他按往来寒热给他治。吃了小柴胡汤,因为他就是晚饭前后发作,第二天一天没发,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又发作了。这时我又在路上,他又给我打电话。我后来就一想,不对了,这一定不是小柴胡汤证,我想这就一定是个柴胡桂枝汤证,柴胡桂枝干姜汤证。我就回去给他做这个药,让他服,他服了以后到了,晚上睡觉以前服的,第二天再没有发作,到了第二天晚上吃完晚饭应该发作的时候只是有一点倾向,没发起来。第三天就好了。效果特别,应该是特好。所以那个书上写服一剂入神吗。真是有这么个效果。但是这个事我们也可以去延伸呢。你看就是因为对这个方剂的认识不到位,后来出了一个,就找着别的路,用青蒿来治疟疾。按说青蒿也能治。但是经方里边有疗效这么好的现成的方子。

4、柴胡桂枝汤

下边一个是柴胡桂枝汤,这个柴胡桂枝汤呢,方剂非常简单。就是小柴胡汤和桂枝汤的合方。那个小柴胡汤我可能没给大家说,这个小柴胡汤,小柴胡汤证就是在有柴胡汤证的同时,又有里虚,里虚证,他表现为食欲不好,消化不好。但是大便呢还基本正常。像胃部这个地方,你做腹诊的时候,你按着比较柔软,喜按。你按着一般不疼。按这个地方,比较软,但你按他会疼的这一种,要如果说食欲还可以,可以用小柴胡汤合上四逆散。那么这个小柴胡汤之一大堆的病。这个你要在看我的讲稿的时候,我把小柴胡汤治疗的疾病,搜集的比较全的一个方子。将近100种病。但是他必须得现小柴胡汤证。这一点上比较能说明经方的,这种辨证施治的原则。就是说你没有,这个小柴胡汤治很多病。大家等你看到这一段的时候你仔细看看就行了。小柴胡汤是个常用的方子。柴胡桂枝汤就是一个小柴胡汤合上桂枝汤的合方。在这个方子里我们能看到合方,按他这个合方就是胡老讲的合方的原则。就是取两个方子其中一份剂量比较大的,大致是这个样子。这也是相当于经方的原作者给我们示范了一种合方的方式。这种方式呢也行。但是实际上我们散剂在实际临床用的时候我常用是简相加。经方里边也有,你看桂枝二麻黄一,桂枝麻黄各半汤,那就是简单相加的。大家说我到底用简单相加还是用取两个方剂同味药只是取一份,这要看病人的情况。要如果说,咱们可以推敲一下就行了。你比如说这个柴胡桂枝汤,柴胡桂枝汤这个原方呢,相当于小柴胡汤和桂枝汤当中的甘草生姜大枣就取了一个方剂,你简单这么理解,里边稍微有点出入。那么如果说要是简单相加呢,等于这三味药又加了一倍。那么加的这些药有什么作用呢。大家看看他有什么作用。都是治里虚的嘛。里虚重的人你要这么用就没问题。就是里虚不重的人你要这么用也不能,他也不算错。里证有比这个,特别要有里虚寒的话,比半表半里又搞一个层次。治疗更优先。这个柴胡桂枝汤也是一个常用方剂,临床当中好多表虚证的感冒,有柴胡证的,你用他都很好用。实际临床当中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你比如说小孩子的盗汗,这个是很多的。小孩子的盗汗呢,他就是刚睡着觉的时候出一阵汗,而且有的时候很多。把头发都出的湿漉漉的。多半都是柴胡桂枝汤证。当然你还要去辨证了。但是呢,这就是一个,这就是辨证的一个点。你找着这个点,再去找其他的证,其他的证你凑的越贴切了,这个他的疗效会越好。还有一个他治这个更年期综合征。因为这个是别人在临床当中找出来的经验。就是用小柴胡汤的机会比较多。放到我们手里边呢,我们上节课也跟大家讲了。你现四逆散证,你用桂枝汤合上四逆散去治也没问题。现大柴胡汤证你用大柴胡汤合上桂枝汤也没问题。那个柴胡桂枝干姜汤合上桂枝汤也同样能治。只要他现这个方证,所以说咱们没必要去拘泥他这个经验。但是他这个经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人家在临床当中找出来的经验。这个,你只要是他可能,像这种人啊表现为柴胡桂枝汤证的机会比较多。但是我在临床当中啊,看到这个真正现在里虚证的吧不是很多。也是和现在我们这些人生活水平高有关系。

5、柴胡桂枝加龙骨牡蛎汤

再一个柴胡剂呢是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这个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呢。简单说吧,常常用来治疗精神抑郁症。我手头上有个病人挺有意思。他吃这个方子吃了两三年了吧。过一段时间他就来拿一点。拿一点呢,他不是天天吃。他说我只要是觉得心里一不着神了,稍微觉得心理不踏实时,就吃,吃了就很好,这是柴胡剂,典型的方剂,常用的方子就讲这么多。

6、黄连解毒汤

下面呢,半表半里的热症还有其他的系列方,我们给大家穿插一个实方,因为它常用,比其他应用得频率要高,它的应用频率也接近于柴胡剂,那就是黄连解毒汤,黄连、黄檗(柏)、栀子和黄芩这四味药等份,这不是经方两本书里面的方子,但是这个方子现在看应用的机会非常多,就是治半表半里的热症,临床上表现为脉偏数、舌质偏红、舌苔偏黄或黄褐,另外一个很典型的症状就是孔窍方面的症状,比如嘴唇起泡、牙龈肿痛、牙龈出血、牙疼、鼻子里面生疮、鼻子里面呼出的气干热、耳鸣、耳中生疮、还有耳聋,如果你有里实症的话,用泻心汤的效果比它更好,但是问题是,很多临床中,很多人没有里实症,你让他吃了以后,有那么多大黄,吃了以后,最轻是不舒服,再严重点就腹泻了,所以,实际上是在我身上体悟的用的方子,上面这些症状只要有一个,基本上半表半里这种,实际上是黄莲黄芩治的,它加上黄柏、栀子以后呢,治的面儿更宽一些,捎带着把栀子的症也给治了,但真正有明显的栀子症时,它还不行。效果还非常好,基本上坐诊每天都会用到这个方子,像耳鸣的,它和泽泻汤合在一块儿,像耳聋的,这个方子比重大一些,或者单独给她一份,让她每天加服一次,你像牙疼,还有鼻子出血,泻心汤也是治效果很好,但是你有里实怎么办?没有里实怎么办呢?用它同样取得这种效果,而且这里面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病人稍微有一点点半表半里证的倾向,另外还有睡眠不好,不是那种很严重的睡眠不好,像黄连阿胶汤症,没那么重,只是不容易入睡或者容易醒、睡得浅、梦多,常常也是半表半里的热,也用这个方子可以治。所以,这个方子应用的机会很多,还有另外一个因素,比如这个人,这个病人一点凉东西就不敢吃,就是里寒比较重,而且时不时地烧心反酸,或者偏头疼,这是典型的吴茱萸汤证,那么她真到这种程度,你用吴茱萸汤的量就比较大,比如用两份、用三份、最多有用四份的,用这样大量的吴茱萸汤,常常病人喝上几天,半表半里的热就上来了,比如牙龈肿了、或者牙疼、或者睡眠不好了,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开吴茱萸汤时就得适量合上黄连解毒汤,就非常好用,这个组合挺有意思,吴茱萸汤不是里虚寒吗?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用泻心汤,泻心汤里面有大黄,这种病人用大黄机会很少,没有用大黄的机会,所以说用黄连解毒汤的机会就多了,当然这个比例在临床中要慢慢体悟,去半表半里热的方子加得多了,会加重里寒,治里寒的方子加得多了会加重半表半里的热,所以,这就辩证要丝丝入扣,这里也能看出我们的病理辩证体系这十二个字,把它分开是有道理的,刚开始接触这套东西时,很多人对半表半里的热的认识没有特意设这么一项,包括黄连黄芩栀子,都和柴胡一样,都会治半表半里的热,没有道理,实际上,你要真正走到这儿来,不仅你的疗效提高了,而且你会发现这套辩证体系是最接近人体疾病的自然规律的。这是黄连解毒汤,大家可以在临床中去试,我说了他的一些应用指征,可以试。

我在深说一步,假设你有一个病人,你确定他是葛根汤症,他表实、发热,但是这个时候他舌苔发黄,他就是一个葛根汤症,你不想用葛根芩连汤,这时,你就得在葛根汤的基础上再合上黄连解毒汤,你要不合黄连解毒汤,你那葛根汤喝下去以后,不仅疗效不好,还要出乱子。所以说,半表半里的热,在治疗上要优先于表症的,这一点很重要。所以,在这一直强调葛根芩连汤的重要性。

7、栀子豉汤

半表半里的热还有另一类方子,就是栀子豉汤。栀子这味药是一个系列方,涉及到好几种情况,这个栀子症就是半表半里的热,胸膈於热,有单纯的半表半里的热,这是栀子豉汤,有半表半里的热,同时又有里寒的是栀子干姜汤,有半表半里的热就是栀子症,同时又有气实症的,那是栀子厚朴汤,这是几个常用的方子,比如栀子大黄汤、栀子甘草豉汤,应用机会不是很多,这几个房子我在临床中比较常用,比如栀子豉汤,用来治食道炎,就是食道不舒服的,心中懊侬,失眠。用他来治也是食道不舒服的咳嗽、咳喘,都非常有效,大家可以试,甚至包括有一些心脏不舒服呀,或者胸部的一些烦热都能治,有的失眠,一宿一宿睡不着,前提条件得有胸中懊侬,就是书上说的胸中懊侬,你要问得仔细一些,就是前胸的中部,有的病人他说胃烧心,但是这个烧心你看他手给比划的时候,比胃高一点,你就得小心,他有可能是喷门那地方,就是胃上面食道的部分,有灼热感,这是栀子豉汤症,你不要误认为是吴茱萸汤症,有的是咽部下面有不舒服,有的人吃东西快了容易噎住等等。好像栀子症,治食道的病,现在有食道癌的病人,栀子豉汤大量地用,效果非常好,栀子症药对食道,延伸到胸,实际上食道之所以发炎是因为它处于一种病理环境下,实际上整个胸部有热,容易引起食道这个地方,包括食道憩室,就是食道吃了东西以后下不去了,在食道里面把食道撑的如鸡嗉子一样,这都是栀子症,但是呢,栀子症不是全用栀子豉汤来治。

8、栀子干姜汤

我就说栀子干姜汤,挺有意思,栀子干姜汤里还能看出伤寒论里面的一个条文,其中有一条,有栀子症的,大便旧微溏者,不能服栀子,实际上,栀子干姜汤就是给这种人设的,有里寒的。我这儿就有一个病人,一开始觉得胃疼,实际上当初应该就是胃上面疼,后来在我们医院治不了,后来又跑到济南省医院,省医院说是幽门杆菌,要给他做手术,他不敢做,回来以后听他同事说到我这儿看病,我给他看,他有栀子症,我让他吃栀子豉汤,他说他吃了以后胃里面冒凉气,我一想,我就改成栀子干姜汤,吃了没几天就慢慢好了,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又有点不舒服,我就给他栀子干姜汤,吃了就好了,栀子干姜汤就是治胸膈有热、胃里有寒的,它就为这么设的。

9、栀子厚朴汤

栀子厚朴汤,本来栀子症就是让人烦,如果再有气实,再加上有点里实,人就会烦得很厉害,典型的医案,有个患者感觉,别说睡觉了,根本就躺不下来,他说晚上就想跑到荒郊野外才好呢,结果用栀子厚朴汤治好了,后来我见到心烦厉害的,总想发脾气的,前提条件有栀子症,给他吃栀子厚朴汤就好使了。

10、泻心汤

泻心汤,也就是三黄泻心汤,大黄、黄连、黄芩,这个方子用的机会也挺多的,现在临床当中,有半表半里的热,有一些孔窍方面的症状的,我们说黄连解毒汤的那些症状,同时又有里实倾向,最起码肠胃功能很好的,这样的人给他吃,比黄连解毒汤效果要好,因为有大黄,大黄是跟什么(药)下什么,所以下热的力量比较大,平时我们临床中治衄血,特别是小孩子破鼻子,用这个方子一般一次就能解决问题,只要破了鼻子,你就让他赶紧喝,喝了以后,基本上鼻子就不破了,再用小剂量给他喝,或者有别的方症,再跟别的方症一块喝。

11、附子泻心汤

附子泻心汤,实际上我们临床中用的机会不多,我用了一次,那个人他有里实、有明显的半表半里的热,就是黄芩黄连的这种的热,同时又陷入阴症了,用这个方子,没问题,但是平时应用得不多,在这个地方能够看出来,附子泻心汤应该算是一个典型的厥阴症,就是半表半里的陷于阴症了。

12、乌梅丸

半表半里的阴症还有一个典型的方子,就是乌梅丸,以前讨论的时候提过这个方子。乌梅丸,有去半表半里热的药,也有治里寒的药,而且分量都挺大,同时用附子的量也不小,所以,这一类的病人是典型的阴性症。这个方子我治过一个病人,这是一个公安系统的一个中层领导,他上大学时,是运动员,喜欢打篮球,有一次打篮球,打完以后满身是汗,就用凉水洗,喝一些凉的、吃一些凉的,结果开始闹肚子,从那以后就一直腹泻,一天大便三四次,而且都不成形,是稀的,后来慢慢怎么治也没治好,慢慢就成了一种习惯,他是油田里面公安系统的,他的同事有人在我这儿治牛皮癣治好了,给他说这个医生了不得,你去看看吧,他就来我就给他以乌梅丸为主,他符合这个症,以乌梅丸为主吃这个方子,他吃了四五天,大便就好了,好了以后很快就出现发高烧,然后头疼,有点像感冒症状,发烧烧到将近四十度,一个成年人能不难受么,正好在外地开会,后来就给我打电话,他说我出现这种情况,我说你赶快过来看,在电话上给你解决不了,他就又回到单位,让别人开车拉着他过来,我给他看完,我发现他就是柴胡桂枝汤症,有汗出、有明显的柴胡症,不管是脉还是他有口苦,后来这个病人给我说,你能不能让我回到以前拉肚子,现在太难受了,我就给他做了柴胡桂枝汤,做了以后,我让他买了一瓶矿泉水,把水倒掉,药是散剂,当时给他取了一份柴胡桂枝汤,给他泡好倒到他的瓶子里面,让他带着走了,让他带了几天的药,我说在路上什么时间能喝你就喝,车不要开车窗,他半路上就喝了一瓶子,到了家以后第二天打电话说烧退了、好了,他说我这药不吃了行吗?我说不行,这四五天药喝完,配着以前的药一起喝,实际上我常常(特别是慢性病)开方用柴胡剂的一个原因,都是在临床中摔打而来的。还有一个人是典型里虚寒,以理中丸为主的方子,吃了几天以后,最后他不吃了,把钱退掉了,因为他口苦发热,转成小柴胡汤症了,还能出现这种情况,比如有一个病人,他说我这段肠胃不好,吃东西不行,一点凉都不敢吃,吃了就拉肚子,首先想到的是他是不是理中丸症,这时,你再仔细看看,假设脉是弦的,再问问早上醒来后微微有点口苦,如果给他理中汤,他就是有柴胡症,柴胡症谁给他治呢,治不了的,随着肠胃功能的改善,他的能量就会增加,能量增加以后,人就会恢复半表半里的状态,在恢复过程中,就会表现为很明显的柴胡症,就转成柴胡症了,这个病人你要给他理中丸同时合上小柴胡汤,吃上十天八天也没问题,但是吃了以后,(假设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病人)有可能吃上十天半月以后身体会明显好转,食欲也好了,体重也开始增加了,突然可能会感冒,这时,感冒呀,发烧呀,怎么处理呀?让他扛几天,扛过去最好了,如果发烧严重,按照表症的药适合什么给他吃什么,所以,辩证要全面、要细,而且还要往后看,看病情的发展。

13、黄连阿胶汤

半表半里的热,还有几个特殊的方子,一个是黄连阿胶汤,大家都是知道是治失眠的,我用它治过一个顽固性的失眠,比较典型,这个病人她老公出了车祸,她在医院伺候她老公,伺候了一个月,大概她老公是腿撞折了,她心情也不好,在医院陪床,睡眠也不好,吃饭也不行,她老公出院以后,她就落下了失眠,她说的严重一点,说一个月就没合眼了,根本就没法睡觉,后来我问她:你烦吗?她说:我就觉得烦得就想死,还不如死了好。后来就单独用这个方子,挺年轻的,三十来岁,就是黄连阿胶汤,吃第二天中午,她说吃了这个药,有一点困的意思了,但还是迷迷糊糊的,没觉得能睡着,第三天晚上就能迷迷糊糊睡了,但是睡得不深,做了一宿梦,到了第四天,基本睡眠就正常了。

14、三物黄芩汤

还有一个三物黄芩汤,挺特殊的方子,应用的几率不是很高,你如果碰到这种病人,离开它治不了,就是那种五心烦热,手心热、脚心热,常常有人热得五冬六夏手和脚都要拿到被窝外面去,而且常常因为手足易热闹得心也烦,也睡不着觉,这个方子特效,大家用散剂用得时间长了以后,有一个量的问题,三物黄芩汤多厉害呀,我们没超过过三份,稍微有一点的就是一份,比较重一点的就是两份,最多的三份,基本上你一个月吃下来就好了,这个效果比较明显,而且用别的方子治不了。

15、小陷胸汤

还有一个半表半里特殊的方子,就是小陷胸汤,小陷胸汤也是去半表半里热的一个方子,但是这个方子主要用来治咳喘,病人常常表现为吐黄痰、或者咳嗽、或者喘,咳嗽和喘比较深,还有一个典型的指征就是剑突下面,胃的上面,就是肋骨正中间下沿的地方,这个地方要按,有很明显的压疼感,大家在临床当中腹诊时可以顺便去体悟一下,四逆散症的人,胃这个地方抗手,他自己感觉比较满,但是你把手往上抬抬,到剑突下面,没有小陷心汤症的人,到这个地方反而不疼,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指征,而且小陷心汤本身有点补益的作用,所以它特别适合重病、慢性病,我用它治好一个肺癌晚期的患者,网上有这个医案,还治过一个病人是小陷心汤合小柴胡汤,这是主方,他那时候热得厉害的时候曾经加过生地和麦冬,主要是这两个方子的合方。还有一个是二十多年的肺结核,那人就不想治了,后来他吃了三年的药,基本就好了,但是他当时看病时做胸透,给他结论是多发性的肺结核,因为病期长了,都钙化了,结核的点都钙化了,结果吃了三年药以后,再去做胸透,他这个时候有时候稍微有点感冒,一开始咳嗽还是很厉害的,后来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慢慢一年多以后就上班了,稍微有点感冒还是喘,有一次去做胸透,胸透整个肺是清亮的,钙化的点没了,一开始主要是小柴胡汤和小陷心汤,后来肺结核这个病,因为他服药比较长,后来又吃过四逆散,甚至有一次给他用真武汤,他有这个症,三年时间,他就诊了一百一十来次,其中就有一次我给他往里面合桂枝茯苓丸的时候,合上以后因为桂枝偏热,服了不舒服,其他的,这一百一十来次没有哪一次用药用得不合适的,但是方子跨度很大,从最开始的麻杏石甘汤,后来小柴胡汤合上小陷心汤,服了相当一段时间,再后来就根据他的症,因为他的身体在变化,他的症也在变化,后来越变越多,几乎他服了好多药方,都有效,因为他当时有那些方症。

今天讲了两大部分,一个是跟表症有关,另一个是跟半表半里症有关的,后面还有里症、水症、血症、气症,我们下次争取把后面内容一次讲完了。

我再给大家强调一次,经方辩证要全面辩证,你想治好病,全面辩证是病理辩证的前提条件,所以,我现在讲的是基础,而且每个方子只讲到一两个点,都不是很全面,只是每个方子能给提个醒,真正想用好,还得把经方的理论吃透,真正学进去成为自己的东西,那才能真正把临床做得很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