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孖诺 / 中国历史 / 金日磾律己律家

分享

   

金日磾律己律家

2020-10-23  章孖诺
章 林  

  西汉前期,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匈奴控制西域地区,并不断进犯中原地区。汉朝与匈奴的战争持续了数百年,这期间既有汉将投降匈奴的,也有匈奴人降汉的。这些降者在辅佐新主人时,往往得不到重用。不过,有一个被俘的匈奴人却是例外。他不仅受到汉武帝的重用,最后还成为汉武帝的托孤大臣。这个人就是金日磾。

  律己修成一代名臣

  金日磾(mì dī),名日磾,字翁叔,匈奴休屠王太子。汉武帝为控制河西走廊,打开通往西域的道路,于元狩二年(前121)春天,派霍去病率领汉军骑兵1万,自陇西出发征伐匈奴。霍去病首战便取得大捷,生擒浑邪王的儿子及相国、都尉等,并缴获休屠王的祭天金人。同年夏,霍去病再度西征匈奴,诛杀、俘虏匈奴数万部众,使浑邪、休屠二王遭到沉重的打击。同年秋,匈奴单于因浑邪、休屠二王屡被汉军吊打,怒不可遏,准备治罪二人。浑邪王与休屠王为求自保,便商量一起投降汉朝。休屠王走到半路反悔了。情势危急之下,浑邪王便杀死休屠王,并率众4万余人降汉。日磾在父亲被杀后,便和母亲阏氏、弟弟伦一同随浑邪王归降汉朝,并被安置在宫中饲养马匹。此时,日磾年仅14岁。

  日磾原本并不姓金,金姓是汉武帝以休屠王做金人祭天为名,赐给他的。故事还要从日磾与汉武帝的一次偶遇说起。日磾归降汉朝后,有一天,汉武帝在宫中大宴群臣时,让马奴们牵出各自所养的马匹来助兴。当时有许多宫女在场,没有见过世面的马奴们大都畏畏缩缩地低着头,却又时不时悄悄偷看身旁的宫女。当汉武帝看到体型魁伟、容貌威严、目不斜视的日磾牵着膘肥体壮的骏马从殿上走过时,十分惊讶,便问了他一些问题。日磾如实告诉汉武帝自己的身份。汉武帝觉得日磾异于常人,就赐他沐浴衣冠,任命其为马监,也就是养马总管,同时,还以祭天金人的金字作为姓,赐予日磾。

  金日磾在被封为马监后,又以正直的人品和熟练的养马技能赢得了汉武帝的认可。不久,金日磾升任侍中,也就是皇帝的侍从。其间,他严于律己,不曾有过失,汉武帝对他也就越发器重,待遇比其他臣子更加优厚。对此,朝中一些大臣十分忌恨,纷纷抱怨,并劝汉武帝一定要提防匈奴人。但是,汉武帝不为这些流言蜚语所动,反而更加重用金日磾,封他为驸马都尉、光禄大夫,成为朝廷命官。

  征和二年(前91),汉武帝的宠臣江充因与太子刘据有矛盾,遂陷害、逼死太子。事发后不久,汉武帝幡然醒悟,知道太子是无辜的,因而灭了江充三族。那些曾经参与陷害太子一事的江充同党也难逃被追查的厄运。其中,侍中仆射马何罗与江充关系十分密切,他的弟弟马通更是在诛杀太子时因奋力作战而得到了赏赐。马何罗兄弟惧怕连累被杀,于是密谋造反。金日磾发现马何罗兄弟神情异样,十分可疑,便开始暗中监视他们。马何罗也察觉到金日磾的怀疑,因而不敢立时发难。后元元年(前88)六月,汉武帝来到林光宫,金日磾也搬到殿内休息。当晚,马何罗与弟马通、马成安等假传圣旨深夜外出,发兵起事。第二天早上,马何罗趁汉武帝未起床之机,溜进林光宫,准备行刺。当他袖藏利刃,从东厢进入殿内时,却发现金日磾守候在殿门口。马何罗神色大变,慌忙跑向汉武帝的卧室,不料被绊倒在地。金日磾上前抱住马何罗,高声呼喊:“马何罗造反!”汉武帝惊醒,侍卫们也持械赶来。金日磾发挥了匈奴人善于摔跤的特长,揪住马何罗的脖子,将其摔倒。随即,赶来的侍卫将马何罗捉住,捆绑起来。通过彻底的追查,所有参与谋反的人都被治了罪。金日磾也因忠诚勇敢而远近闻名。

  金日磾的律己品行,不仅体现在他对汉武帝的忠诚,也表现在他对母亲的孝顺层面上。金日磾的母亲阏氏是一位非常有见识和修养的女性。她虽然被罚为官奴,却仍不忘当母亲的责任,且十分讲究教育的方式方法,把两个儿子教育得很好。汉武帝得知后,非常赞赏。阏氏病死后,汉武帝特意命人在甘泉宫为她画像,署名“休屠王阏氏”。金日磾每次入宫,看见母亲画像都要对着画像涕泣跪拜,然后才离开。传统文献对金日磾孝敬母亲的记载得到了考古发现的出土文物的印证。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新店子一号汉墓中室的壁画上,可以看到几个以母贤子孝为题材的故事。其中一幅壁画便是“金日磾拜母像”。

  后元二年(前87),病势垂危的汉武帝把金日磾和霍光叫到床前,嘱托他们共同辅佐时年8岁的太子刘弗陵(即汉昭帝)。由此,金日磾的身份从被俘的匈奴人一跃而成为托孤大臣。然而,金日磾却拒绝了辅政大臣的任命,谦让地表示:“我是匈奴人,能力不如霍光。如果这样做,会让匈奴轻视汉朝。”于是就当了霍光的副手。后来,汉武帝遗诏以讨伐马何罗的功劳封金日磾为秺侯,他却以汉昭帝年少为由不接受封侯。

  金日磾辅佐汉昭帝一年多后患病,于始元元年(前86)九月病逝于长安,终年49岁。汉昭帝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依据汉武帝遗诏封其为敬侯。

  律家怒杀长子弄儿

  关于金日磾怒杀长子弄儿的故事,在《汉书》《资治通鉴》里都有记载,内容也大体相似。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金日磾任职于汉廷期间,汉武帝不仅器重他,还格外喜欢他的孩子。特别是金日磾的大儿子,自小就受到汉武帝的宠爱,常伴身旁。大家都称他为弄儿,也就是供人逗弄的孩儿。弄儿顽皮活泼,常常逗得汉武帝哈哈大笑。但金日磾很忧虑,生怕孩子不懂事冒犯了龙颜。有一次,弄儿从后背爬骑到汉武帝的脖子上。当时金日磾正在汉武帝面前,见此举动后,生气地瞪着弄儿。弄儿则一边跑一边哭着说:“爹爹发怒了。”汉武帝问金日磾:“为什么要对我的弄儿发怒?”金日磾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默默地退了出去。

  事实证明,金日磾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弄儿长大后,倚仗着汉武帝的宠溺,顽劣成性、无所顾忌。他出入汉武帝宫中时没人敢问,行为也越来越不检点。有一次,弄儿在宫殿内“与宫人戏”,被金日磾遇见。金日磾把儿子领回家后,竟然动用家法,直接杀了弄儿。 

  汉武帝得知弄儿被杀后十分生气,指责金日磾做得太过分了,怎么与一个孩子一般见识。金日磾随即向汉武帝叩头谢罪,并且详细地说明杀死弄儿的原因。汉武帝听完金日磾的申诉后,一方面为弄儿的死哀伤落泪;另一方面也理解了金日磾,愈发钦佩他。

  金日磾除了有长子弄儿之外,另有两子金赏与金建。金家兄弟二人与汉昭帝年龄差不多,是皇帝童年最好的玩伴,同为汉昭帝侍中。汉宣帝时,兄弟二人分别被拜为奉车都尉和驸马都尉。金赏还曾带领休屠部众数次出兵西域,为维护汉朝的安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从汉武帝时期金日磾封侯拜将开始,到王莽篡汉后复用金氏后裔,以金日磾为代表的金氏一族逐渐成为著名的世家大族,前后几代都在朝廷中担任重要官职,历经130余年。他们在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安定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正如史家班固对金氏家族的评价:“金日磾夷狄亡国,羁虏汉庭,而以笃敬寤主,忠信自著,勒功上将,传国后嗣,世名忠孝,七世内侍,何其盛也!”

  律己律家善始善终

  金日磾作为一代名臣,赢得了后世的广泛赞誉。他深刻懂得律己不严易出佞臣,治家不严易生败子的道理,最终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少数民族政治家。金日磾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高的评价,与其严于律己、律家,始终坚持心中有责、有戒、有畏,不无关系。

  心中有责、行才有为。在其位,就要担其责。金日磾还是一名小小的马奴时,便知道做事负责是立身之本,每天都十分精心地喂养、照顾马匹,因此他养的马都更高大肥壮。金日磾担任侍中、驸马都尉和光禄大夫等职时,始终保持强烈的责任心。如果汉武帝在宫中,他便一直侍候在其身边;如果汉武帝外出,他就随侍车驾;当发现马何罗兄弟有异样时,他便密切关注。正是这种强烈的责任感,使他成功粉碎了一场蓄谋已久的叛逆阴谋。也正因为他勇敢担当、果断作为,才能够把问题解决在萌芽阶段,汉武帝才对他倚重有加,即便听到一些贵戚对他的怨恨之言,也不以为意。

  心中有戒、行不逾矩。金日磾在汉武帝身边,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目不斜视数十年。汉武帝赐给他的宫女,他从来不肯亲近。汉武帝想把金日磾的女儿娶进后宫,也被他婉言谢绝。金日磾担任朝廷命官期间,深知戒除权力任性的重要性,始终坚持原则、恪守规矩,从不利用职权培植私人势力。成为托孤大臣后,金日磾依然十分谨慎、戒骄戒躁,没有利用辅政大臣的身份捞取好处。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为汉武帝时期的重臣霍光却迷失在权力欲望中,不仅排斥异己、拉帮结派,还肆意运用手中的权力,直接为家人亲属加官晋爵,最终致使霍氏家族遭受灭门之灾。

  心中有畏、行则有度。只有心中有敬畏,做事才有分寸,做人才有底线。常言道:“虎毒不食子。”金日磾怒杀长子弄儿的做法,今天看来有些过于严酷,且不通人情。然而,金日磾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他知道:“心无敬畏,自然容易无法无天,今日我不杀你,明日也有人杀你,而且很可能连累整个家族。”将这场祸患扼杀在萌芽之中,是为了更好地庇佑子孙后代。对于金日磾杀子的行为,三国时代的大儒杨彪曾有过反思。杨彪的儿子杨修,因为在曹操面前卖弄学问、目空一切而被杀。杨彪老年丧子自然悲痛万分,茶饭不香,身体日渐消瘦。有一天,曹操明知故问道:“公怎么消瘦得这么厉害?”杨彪答道:“愧无日磾先见之明,犹怀老牛舐犊之爱。”确实,如果杨彪有当年金日磾的先见之明,能及时制止儿子杨修恃才傲物、不知轻重的毛病,或许可以避免老年丧子的苦楚。两相比较,金日磾心中有畏的警世意义,更加凸显。

《前线》2020年第10期。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