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生太短,来不及告别就已结束

 挽墨文学 2020-10-23



风,拂过倚窗的面庞,从半开的窗边飘过,引动窗外的竹林随风摇曳,竹叶轻触,随风的旋律奏起轻柔的曲调,空灵的声音飘荡,环绕着这方天地;

宁静的水面跟随风的旋律泛起阵阵涟漪,似是端坐这方天地的乐者,执风击水,恍如天堂的音律婉转动听,久久不息。


倚窗的身影怡然不动,凝望远方的眼眸未曾因此景泛起半点波澜,那平静无波的眼睛守望着云雾缭绕的远方,直至太阳的光辉被月色的清冷所覆盖,直至远方的云雾隐于夜色,直至万籁俱寂,直至金色的光辉渐染大地,那双眼眸未曾动摇。


当宁静的水面再度掀起波澜,那双沉静已久的眼眸有了惊喜的波澜,那云雾缭绕的远方不知何时已然散去,踏水而行的小舟上,一道人影映入那波动的眼眸,沉寂的面庞,浮现了这世间最美的笑容。


长夜漫漫,我终是守到了你。

原来这世间,最好的,不过是,我守到了你归来。

远方,那熟悉而陌生的旋律飘来,再度飘荡在这方天地.........


——龙霜(短句组)




繁华的城市孤独的我:夜

人声鼎沸的繁华大街,灯光迷人的高楼大厦,随着路流向远方的迷彩灯,照亮了某些人前进的路。

黑暗的天空,隐隐有些希望的曙光。

那蓝色的,淡淡的。

蓝色。

天边的方向。

孤独的小女孩,站立在高木楼上,她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她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一片繁华的都市。

她什么也不想,她很幸福。

很孤独,她双手轻抚着前方的木栏,她望着那片繁华的都市。

仿佛她想起了什么?

她的眼睛似乎有朦胧了。

但是没人看得见。

因为曾经有个人,和她一起,

那道曾经陪伴她过的人呐~~

就是她朦胧的泪水……

“你还好吗?

我曾经的那个肩膀……”

黑夜降临了,把你和我一起。

盖过。


——天竹飞墨(短句组)




浪漫的你和我


浪漫的你和我,多么美丽的人儿啊!

多么美丽的小人儿,浪漫的轻风划过你的青丝,你看着远方浪漫的天空,云彩也为你开心,看到了没,那边的彩虹也为你开怀大笑。

闪烁的幸福之星在你的眼里,那便是我,永远陪着你。

看见没,那彩色……我指着那边的天空。

你和我,站在浪漫的草地上,站在这属于我们的星球……

可是我没有抱住你的勇气,我……

我……我……无法阻止天。

它黑下来了。

你在哪里,我爱的人啊?

你在那里,黑夜中?

还是走到了另一片星球。

你还过得好吗?

生日又快到了,这次,上次,我可能都不能送你礼物了。

因为我只是一个丑陋的人呐……

我配不上你,随风去吧!

我的眼泪……

永远等着你,直到有一天,我忘记了所有。

别怪我,我只能偷偷的离去了。

美丽的人儿,I love you .a long time no see you again !  Are yor remember me?


ps:已经离去的人!

浪漫随风而去。

世界没有你已经变成了灰色。

都是曾经,都是美好的回忆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天竹飞墨【短句组】




千年的你


三月烟花,似水年华,抛不完的红豆,开不完的春柳春花。

风雨黄昏过后,忘不了新旧毯,睡不稳锦窗纱。

展不开的眉头,挨不明的更漏,只好在那青山隐隐,绿水悠悠中,寻你相思放下。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雨打窗棂湿绫绡。

摇曳的花,飘零的雨,千年的余晖洒满心上。

飘渺的歌声,古老的风铃,悠悠回旋,只留不灭的鸳鸯鸣声,伴着箜篌,如泣如诉。


千年的你又有多少的回忆,似是无韵的诗歌,三千的白发,老去的年华,道一句四海为家。

半生的戎马,千年的风沙,大漠的残阳照不出你的沧桑。

想念江南的莲花,如雪的皓腕,垆边的人家。

千年的故事,娓娓道来,却说一声,借你一世年华?


品一杯香茗,看一眼梅花,满院的浮尘,一人来擦。

千年之前,是谁,在我耳畔轻轻浅唱?

千年之后,是谁,在我眼中留下一抹背影!

你无言的逝去,是我最伤的放手。

前世再多的回眸,也无法挽回这千年的牵挂。


——陌上岚(诗词组)




枯木屹立着,小道上洒满了落叶,通往远方。

天淡蓝,等待着风筝到来,两个老人互相依偎着,走着,走着,从我的面前经过。

他们不停留,只是四处看看,仿佛有他们恋爱时的景象 ,然后转过头,相视一笑。

人生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无数人走走散散,聚聚合合,形同过客。

时间给了我们生命,让我们经历,浏览,成长,以及幸福。

人总不知生来的目的,存在的结果,依我看来,是为了净化,懂得,珍惜。

在无边的朦胧中,需要一个可以为自己打灯,撑伞的人,不要求太多。

偶尔会有争吵,但都能互相包容,理解。

一起看着又一个自己人生,直至生命到达尽头。

人生,或许太长,长的有时想尽快结束;

或许太短,短的来不及告别就已结束。

我知道你还曾记得,记得。


——可笑的小丑,多可笑(散文随笔)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与爱人携手   共白头

相挽   漫步

我醒了  梦散了

可梦里的爱人啊

就在我的枕边

谁说梦消失了

它啊

就藏在我幸福而微扬的嘴角里

——懒咪【短句组】


倘若新婚嘉喜,定有来客举杯贺愿新人偕老,逢彼此倾慕,则托付中馈,衍嗣绵延。

二者琴瑟甚笃,不以长门为怨,新人举案齐眉,不以白头为吟,待至耄耋古稀,援手共进,虽鸳鸯也不曾羡。


——夏木维依(散文随笔)


文章来源:挽墨文学社

图片来源:挽墨文学社手写@成亦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