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说历史 / 待分类 / 志愿军战士亲眼目睹,美军飞机公然投掷“...

分享

   

志愿军战士亲眼目睹,美军飞机公然投掷“细菌弹”,事实不容质疑

2020-10-24  苏文说历史

2020年初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10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防疫形势丝毫不敢松懈,今年过年再想出国旅游啥的,基本是不太现实了。

美国疫情爆发以来的死亡人数是22万多,这个数字真的挺恐怖。要知道美军在伊拉克打了7年仗,死亡人数是4500左右,还不到本次疫情美国死亡人数的2%。
当初谁都没料到,小小的新冠病毒,竟然杀伤力这么大。
理论上讲,病毒或细菌本身没有危害,一旦给它们一个合适的宿主或载体,杀伤力才开始以指数级增长。
如果把它用在战争中,我们应该都听过,就是所谓的细菌战。
抗日战争时期,我国浙江、湖南等很多地方,都曾经遭受过日军发起的细菌战的折磨。
他们从飞机上投下携带不同细菌的动植物,还开设了专门的细菌实验室,采用活体培植病毒,然后在百姓中散播,鼠疫、霍乱、伤寒症等很多传染性疾病,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
这些都有大量的文字记载,是实打实的恶劣行径。
据统计,8年抗战期间,敌后抗日根据地因此受感染的人数,竟然达到1200万。
如果考虑到当时的医疗条件,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数不可估量。这次细菌战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惨痛的回忆。
借着抗美援朝70周年的时机,今天想和大家主要说说发生在朝鲜战场上的细菌战。
发生在朝鲜战场上的这次细菌战,很多人并不太熟知,一个是我方对此宣传不太多,人员伤亡等不算太严重,而且美军至今也没承认曾经干过这种坏事。
大致过程是这样的。
当时是1952年初,朝鲜战争已经进入到了停战谈判阶段。
不过双方谈的并不是很顺利,很多问题谈不拢,而就在这焦灼的时候,朝鲜战场上我军阵地发生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
1952年1月27日夜间,美军多架飞机来到我志愿军第42军阵地,低空盘旋了很长时间后,竟然径直飞走了,没有像往常一样俯冲扫射、投弹之类的。
第二天早上,该军第375团一名叫李广福的战士,在执行守卫任务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令人恐惧的现象。
他在驻地的一片雪地上,发现了许多苍蝇、蜘蛛、跳蚤等昆虫,数量十分庞大,而且散布区域很广,达到2平方公里左右。
此前从未出现过这种现象,李广福丝毫不敢怠慢,立即报告给了上级。
随后我军又在驻地其他地方,相继发现了这种区域性的大量来历不明的昆虫。
因为考虑到昨晚美军飞机刚来过,今早就发现了这种诡异现象,我军立即引起高度重视,直接上报给了司令部,并初步判断:
“此虫发生可疑,数地同时发生,较集中密集大,可能是敌人散布的细菌虫。”(引自1952年2月2日,第42军致志愿军司令部的电报)
收到42军的电报之后,总司令彭德怀非常重视,立即指示42军迅速灭虫,以免造成人员感染。
与此同时,司令部要求42军保留昆虫标本,送到上级,请专家进行鉴别。
此后数日,我志愿军第12军、第39军和第19兵团等多个部队,都在自己驻地,发现了类似的、大量的、来历不明的昆虫。
问了当地朝鲜居民,他们却表示此前从未出现过这种反季节昆虫,这种现象太奇怪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照往常,这些昆虫应该在至少两个月之后才会出现。
1月底到2月中旬,是朝鲜一年中气候最寒冷的季节,日平均气温都是零下好几度,甚至零下好几十度,根本不是适宜昆虫生长的季节。
所以大家对此都觉得很奇怪。
之后,我军根据昆虫出现的时机,以及专家检验后发现含有鼠疫杆菌的结果,初步判定,这可能美军故意投掷的细菌武器。
不过因为很多次都没人亲眼看到过投掷过程,所以也不敢贸然。
紧接着,就在1952年2月17日下午,又有4架美军飞机在我军第26军第234团的阵地,投下了一个巨大物品。
随后投掷物品的区域,开始散发刺鼻的异味,好几名战士当场被熏倒,雪地上开始出现大量的苍蝇等昆虫。
这次阵地上许多官兵都亲眼目睹整个过程,他们立即把这个突发情况,上报给了志愿军司令部。
由此,从1月28日第一次发现,到2月17日多人亲眼目睹投掷过程,志愿军司令部才基本认定,美军正在朝鲜北方大规模投放细菌武器,对中朝部队大规模实施细菌战。
2月18日,志愿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正式向中央作了详细报告,并上报了司令部的推断。
中央领导毛泽东看过这份报告后,给予了高度重视,指示由周总理亲自负责此事。
不过就在中央准备开展反击的时候,前方部队再次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1952年2月19日,志愿军第15军上报司令部,有部队战士出现了霍乱、斑疹、大脑炎等现象,而且目前已经造成两人死亡。
死亡情况的出现,令所有人的神经都高度紧绷了起来,当地的朝鲜居民也十分恐慌。
一旦在部队内部爆发大规模疫情,将会直接影响到我军的作战计划,同时也会对正在进行的谈判造成负面影响,这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于是,就在出现死亡病例的当天晚上,2月19日夜,在周恩来的部署下,340万份鼠疫疫苗、9000磅消毒粉试剂,以及各种防疫装备,被连夜装箱,紧急运往朝鲜。
由此,我军正式打响了这场反细菌战斗。
据《抗美援朝战争》第3卷记载,中央军委明确指示:
“现在的重要问题是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钟的时间,进行细菌散布区的消毒和隔离,克服麻痹大意和侥幸心理,但在部队中则亦应特别注意,不要造成惊慌和恐怖。”
在全面开展防疫工作的同时,我们在外交上也率先开始了反击,对于美军的这一罪行,“必须加以揭露和打击”。
之后,我们经过规模庞大的防疫工作中之后,部队的疫情其实很快得到了控制,官兵和百姓的情绪也日趋平稳。
但是,就在我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在1952年2月底和3月初,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新情况。
我国东北的抚顺、安东、临江等许多地方,也出现了类似的、大量昆虫,而且都是在美军飞机经过之后出现的。
这说明,美军已经将细菌战的规模扩大到了我国东北地区,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现象。
中央紧急下令,所有朝鲜进入东北的车辆严格消毒,有症状即强制隔离,暂停不必要的人员来往。
之后,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相应的防疫运动。
面对这场由美军挑起的细菌战,从中央到地方都非常重视,最终没有造成特别大的人员伤亡。
据记载,最终查出并确认的病菌,有包括鼠疫杆菌、沙门杆菌群、痢疾杆菌、霍乱杆菌和炭疽杆菌等在内的10余种。
确诊和疑似与细菌战有关的传染病患者,大概有384名,其中死亡126名。
以上这些内容,中国档案文献等资料有明确的文字记载,包括亲历者的证词,可以说证据确凿。
美国确实曾经在朝鲜和中国东北进行过细菌战,并不是编造出来的政治谎言,是实实在在的战争罪行。
无论你承不承认,这些事实是无法被涂抹掉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