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木沐 / 油画天地17 / 【油画】朝鲜艺术:终将登场的国际交流

分享

   

【油画】朝鲜艺术:终将登场的国际交流

2020-10-25  泊木沐

“当某些事物非常新和奇特……而经验和记忆无法提供任何与之相一致的图像时(亚当·史密斯语),”好奇心就难以抑制了。面对朝鲜艺术,这种感觉会时时发生。越是似曾相识,我们越期望穿越时空,前去探个究竟。尤其中国的艺术欣赏者,其独有的经验更是与当下朝鲜艺术产生了时光链接,忍不住要重临旧日时光。但是,就艺术交流而言,我们现在看到了“鸡蛋”,但的确很难与下蛋的母鸡交流,不是母鸡不愿意,而是母鸡做不到。也许要更久的时间等待,也许一夜之间?

金昌盛《妙香山香山川溪谷》 165X99 2012年

时光是不能穿越的,我们企图穿越也正因为尚无可能。但不平衡的世界中,有一些地方的时光慢了半拍或略显停滞。所以似乎有机会抵达曾经逝去的“现场”或这种感受经由艺术家的工作得以成为现实。甚至在一些部落地区,更久远的时光重现,有许多学者或探险家乐此不疲地曝光这些发现。作为东北亚焦点的朝鲜也是如此,以艺术之名令人神往。虽然作为镜像的艺术无法替代深入腹地的感受,好在重临旧日时光的路径,就在眼前。

李石男《芙蓉》113X60 2015年

面对朝鲜艺术时,我们发现了艺术家安静的内心和质朴的作品,这些与我们从各种传媒获取的资讯所形成的朝鲜“印象”,有了极大的反差。国际社会的“判断”在朝鲜艺术面前留下许多问号。为什么我们在这些表现乡村时光、田园意味的风景,表现沉静内敛、温婉淑仪的人物等等作品面前,能够安静下来,能够怦然心动。这些能仅仅归结于他们远离于全球化之外吗?显然不是,所以,靳尚谊先生的话值得深思。他说:“艺术没有先进落后之分”,“艺术每个时期的高峰都得承认,因为它是文化。”

柳权赫 《朦胧》 115X78 2014年

我们现在看到的艺术价值就是朝鲜文化价值。现在用猎奇的目光欣赏,也许还需要用研究的心态分析。因为朝鲜艺术的主要输出地是中国。因为朝鲜艺术会经由中国继续输出其它国家和地区。所以,漠不关心的“外部世界”中,不能包括我们,因为这之中有利益所在,尽管如此讨论艺术显得赤裸裸,却是事实。当下有限艺术交流虽然不能直面我们感兴趣的艺术家,但可以获得我们感兴趣的艺术品,这一现象也将累积艺术史、艺术市场的独特性。

金奎刚 《我故乡》 90X60 2015年

某种意义上说,终将谋面的交流无所不在,当下朝鲜艺术创作者——艺术家本人,的确很难在需要求证时现身。至少现在还找不到解决这个问题的路径。所以,我们只要关注作品本身即可。作品作为文本在场,作为油画或其它什么艺术形式在场。对其判断有足够的经验依据和文化依据,这就是关注朝鲜艺术的路径。可能会经历一个进程,让我们在能够面对面时再修正一些认知,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我们知道那个好的结局,但需要经过“等”的小刺激。这恰是艺术收藏的有趣和好玩之处,你用时间纪实了先见之明,确切了独特的眼光和判断。

金勋《雄狮》163X117 2013年

我们身处在田园时光不断流失的时代,这种必然本身并无问题。但事实是我们的心灵深处与田园时光有着深切的关连。在钢筋水泥丛林中游走的心灵需要抚慰。我们的邻居现在因历史时空使然,通过油画艺术呈现一些重要线索,满足了唯美、写实的艺术品市场需求,这就是关注朝鲜艺术的理由。当下,朝鲜艺术实实在在走出国门,且作品因市场需求而源源不断,朝鲜国家体制培养的广大艺术家队伍终于派上用场,艺术创造活力不断被激发出来,所以,朝鲜艺术终将登上国际舞台,终将开始国际交流之旅。

包贵韬(策展人/美术评论家)

林春范《盼》 167X110 2016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