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历史 / 奇闻趣事 / 外交史上的重大“乌龙”:误入“敌国”大...

分享

   

外交史上的重大“乌龙”:误入“敌国”大使馆祝贺,总理罕见动怒

2020-10-27  图说历史

上世纪70年代,我国外交部曾发生过一起“特大丑闻”,年轻人可能没听过,但上了点年纪的都知道,就是所谓的“雅典事件”。这起事件轰动了当时的外交界,连一向儒雅的周总理都罕见动怒,痛斥为“周门不幸”。那么这起丢脸的外交事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雅典事件

1973年5月7号,周伯萍(我国首任驻希腊大使)前往希腊外交部商讨事宜,会议持续到下午一点左右。返回大使馆的路上,周伯萍见使馆区外警车明显增多,心想着可能有外交活动,所以回到大使官邸,他便让翻译查看是否有请柬。

果不其然,值班人员告诉翻译,说科威特大使馆中午举办国庆招待会,距离宴会结束还剩下十多分钟。周大使一听着急了,衣服也顾不得换,带着翻译匆忙登车。按照标准程序,大使参加外交活动,必须亲自过目请帖,并向有关部门报告情况。但由于时间太匆忙,大使就没有亲自查看请帖,结果铸成了大错。

当时,大使馆确实收到了一份请柬,但不是科威特大使馆,而是捷克大使馆发来的。巧的是,捷克大使的名字叫科威克,值班人员初学英语,误以为是“科威特大使馆”,也没有注意看日期——招待会的时间其实是5月8日。让人头疼的是,无论周大使还是司机、翻译,都不知道科威特大使馆的具体位置,只知道距离挺近的。


司机也没问路,想当然地以为车辆来往多、有警察引导的地方,就是科威特大使馆,结果阴差阳错跑到了以色列大使馆门口。众所周知,中以建交是1992年的事,当时两国并无外交关系,甚至可以说是仇敌(因为中国在“阿以冲突”中支持阿拉伯国家),跑错了大使馆可是大事。

更巧的是,周大使来雅典赴任没多长时间,既没见过科威特大使,也没见过以色列大使,结果把以色列外交人员误认成了科威特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所以,周大使一下车就匆忙握手,向“科威特外交人员”表示祝贺,并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连使馆外高悬的以色列国旗都没注意到。

《纽约时报》的记者恰好在场,看到中国大使感到非常诧异,便问周大使:“您来到‘这里’,是否意味着中国承认了以色列?”记者说的“这里”,指的是以色列大使馆,可翻译又出了岔子,翻译成了“雅典”。原本一个很正常的提问,这么一翻译变得挑衅意味十足,周大使当即回怼了两句,留下一脸迷茫的记者。


第二天,捷克大使馆召开国庆招待会,周大使准时参加,会上人员看他的神态有些古怪,他还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时,和中国关系不错的罗马尼亚大使,把周大使的翻译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地说了几句话,翻译的脸色立即变了。周大使感觉不对劲,上前问出了什么事,翻译紧张得说不出话,缓了好一会才说:“大使,我犯下大错了。”

周大使这才如梦初醒,立刻采取补救措施,分别向各国外交部说明了事件经过,并表示此次事件纯属工作失误,不代表中国的外交政策出现变化。中国外交部接到报告后,仔细询问了事件经过,同时电召周伯萍回国。

由于此事牵扯到不少人,大使馆人心惶惶,翻译尤其紧张,后悔得痛哭流涕,说自己断送了周大使的前程。周大使怕发生意外,临走前特意找他谈话,明确表示错误的主要责任在自己身上,回国后会承担一切责任,安慰他不要过分紧张,而是要从此事中吸取教训,将来立功补过。


事件处理

都说外交无小事,周伯萍犯下的错够他喝一壶的,何况当时正处于“文G”那个特殊年代。周总理十分生气,把此事定性为“十分严重、极为荒唐的政治错误”。好在周伯萍认错态度较好,又及时做了补救措施,外交部虽认为这事比较严重,但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决定免予处分,周总理表示同意。

当然,最终拍板的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把此事的性质从根本上作了改变。至此,轰动一时的外交事件,终于得到圆满的解决,周伯萍也得以继续从事外交工作。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