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隆龙 / 新冠疫情 / 唐驳虎:喀什疫情迅速控制,证明了常态化...

分享

   

唐驳虎:喀什疫情迅速控制,证明了常态化预警效力

2020-10-27  大隆龙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10月24日下午,已经恢复正常旅游的新疆喀什地区突然出现波动,航班、公路等被临时阻断。直到晚上,当地官方终于发出通报:发现1例新冠无症状感染者,为疏附县站敏乡2村村民。

2、疏附县是喀什的郊区县,感染者所在的服装加工厂是2018年为扶贫批量建设的。根据对感染者及其父母所在工厂的核酸检测结果,发现137人检测呈阳性,均与其父母所在的3村工厂相关。

3、这次无症状疫情就是在常态化检测中发现的。3村服装厂有近300名员工,在共同工作居住的服装厂厂房、宿舍内发生了聚集型感染,这个比例也算正常。

4、新疆地域辽阔,在喀什下属的疏勒县一个乡下边的一个村办服装厂发生了聚集性无症状感染,对整个新疆的影响应当是非常小的。未来需要追溯找到这一轮局部疫情的源头。

10月24日下午2点多,已经恢复正常旅游的新疆喀什地区突然出现波动。

无论是进港还是出港,喀什机场的诸多航班纷纷取消,这涉及到一大批通航城市、航空公司。

当然更直接影响到全国各地许多谋划已久、准备踏上南疆秋色行程的外地游客;还有喀什机场里已经饱览风光、准备返程回家的游客。

进出喀什市的公路交通也被临时阻断,外出到塔县(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游玩返程的游客,一时困在路上进不了城。

直到晚上9点半,当地官方终于发出通报:喀什地区疏附县在人员定期检测中,发现1例新冠无症状感染者,为站敏乡2村村民。

实际上,据《健康时报》报道,24日一大早,疏附县的居民就被小区居委会通知不让出家门了,说要准备做全员核酸检测。

而从下午开始,喀什市内很多民宿的老板和游客,也接到了核酸检测的通知。

| 24日下午在喀什老城被通知做全员核酸检测的游客(网友照片)

当疫情状况终于披露,人们的议论点很快转移到“为什么在边远地区突然出现一起孤立案例”上。

但对疫情传播有认知的人就能明白,在相对偏远封闭的地区突然出现孤立案例,必然有“上家”。

| 24日下午在喀什老城临时开设的采样点(网友照片)

25日晚上近8点,新疆官方披露了最新流调溯源工作进展:

发现首位无症状感染者后,当地疫情防控指挥部立即对密接者、二次密接者进行核酸检测。

截至25日下午2点,137人结果呈阳性,均为无症状感染者,身份均与站敏乡3村工厂相关。 (编者注:截至27日17时,共有183人呈阳性,其中178例为无症状感染者,5例确诊。)

137人,这创造了自武汉疫情结束以来全国单日新增感染者记录,也更让人们关心,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由于为了效率,官方通报中均使用了数字编号简称2村、3村,网上无法查到什么信息,更加重了几千公里外人们遥远的疑惑。

但实际上只要能转化为正式地名,这里的信息是非常充分清晰的。

疏附县站敏乡的村级服装加工厂

喀什地区的疏附县人口约25.4万,疏附的意思,是疏勒州附属之地。

而疏勒这个名字源自汉代的西域古国,已有2000多年历史。

1952年9月,疏附县分拆,城关地区成为喀什市。剩下的疏附县域也被分为两半(2013年后东部划归喀什市)。

1955年秋,疏附县府从喀什城内迁驻托克扎克镇,作为新县城。

所以疏附县实际上也就是喀什的郊区县。疏附也就是喀什绿洲的组成部分。

西边的帕米尔高原的雪山融水汇聚成克孜勒苏河(“克孜勒”——红色,“苏”——水),诸多灌溉渠形成了喀什绿洲。

克孜勒苏河畔的站敏乡,距县城5.8公里,总面积270平方公里。

站敏,原名孜敏,因维吾尔语音演变称站敏,意为土地开阔;因辖区原来土地辽阔,范围宽广而得名。

全乡有20个行政村,约2.8万人,主要以农业为生。自东向西,这20个行政村分别是:

派史塔克村、奥米德村、艾日克贝西村、伊尼萨克村、团结村、

亚玛希拉村、古勒巴格村、站敏村、其格曼村、库勒且克艾日克村、

英勒克村、阿亚克克孜勒克村、博斯坦村、尤喀克克孜勒克村、库恰村、

库若勒村、阿依丁村、吾斯塘博依村、尤喀克站敏村、库勒亚村。

在新疆,这些从民族语言音译的正式村名很长,平时为方便起见,各地都按顺序对村名进行了数字编号。

派史塔克村是1村、奥米德村是2村、艾日克贝西村是3村、伊尼萨克村是4村……

所以,通报中提到的2村就是奥米德村(原名木苏玛阿恰皮拉勒村),工厂所在的3村就是艾日克贝西村(原名木苏玛库恰村)。

这几个村子比站敏乡更靠近县城,距离县城和G314国道只有几公里。

那么,为什么在小小的村子里,会有服装加工厂呢?

这些被称为“卫星工厂”的服装加工厂,都是在2018年批量建设的。项目建设的目的,是要扶贫。

当年疏附县在25个村新建卫星工厂,让贫困村民能够在家门口找到工作,确保当地在2019年实现稳定脱贫和乡村振兴。

每座工厂为500平方米的轻质钢结构彩钢板房,另含仓库、宿舍、围墙、大门、值班室、厕所、道路硬化、供电、供暖、供排水管道等,平均总造价150万元,工期只有70天。

根据中国长安网、新疆平安网今年3月、8月的报道,这家村办工厂不仅吸纳了本村128名女性劳动力,还解决了周边村庄100多名群众的就业问题,女工共有287名。

之前在县城打工、无业闲居在家的女村民,尤其是因为家中有小孩、不能外出务工的妇女们,实现了家门口择业的愿望,月工资收入在2000元左右。

通过外出务工和村内工厂就近吸纳、公益性岗位就业等结合,现在全村除孕妇以外,812名劳动力中已有789人就业。

村民们摆脱了只有几亩地,收入不高渠道单一的局面,农业种植也向精细化和经济作物、特色瓜菜发展。80户贫困户267人、17户边缘户70人全部脱贫。

而这背后都是区政法委“访惠聚”工作队的努力成果。(“访惠聚”即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是新疆地区综合扶贫攻坚、社会治理的驻村工作。)

在工作队支持下,艾日克贝西村还进行了道路交通改造升级,将连接全村7个小组的14公里长土路拓宽改造为柏油路,还安装了太阳能路灯;

| 2018年暑假,艾日克贝西村返乡学生文艺汇演

建成3000多平米的文化健身广场、500多平方米的文化大礼堂,建起了幼儿园,开辟出夜校培训、阅览室、室内影院等场所,村民学习汉语和现代生活知识;

全面更新改造村里的高低压电网,全村508户村民统一进行户表升级,村民购置了空调,更重要的是完成了取暖煤改电,干净暖和,安全便捷。

| 10月3日上午,艾日克贝西村村委会和驻村工作队为本村大学生举行入学欢送座谈会。

另外,奥米德村(2村)也是区政法委的定点扶贫点。

这几年,这里的变化比之前几十年都要大,道路平整、庭院整洁、村民收入和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巨变。

常态化定期检测,及早发现疫情

服装工厂是扶贫典型,那么这场感染又是怎么来的?

凭空猜测是无用的,必须要看流调报告。

10月24日凌晨,首位指示病例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这是一位2村(奥米德村)17岁的姑娘,她在疏附县城的另一家制衣厂上班。

在疏附县城的广州工业新城(广东产业援疆项目),有多家大型工厂。

这位姑娘平时住在工作单位,近期曾三次回家休息,约半个月一次。除9月15日回家时曾坐一段公交车外,都是母亲电动车接送。

最近一次回家是10月17日周六,当晚到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厂宿舍,与父亲、母亲一起吃饭。18日周日下午去巴扎、到县城商城买衣服,晚上回制衣厂上班。

| 在疏附县广州工业城上班的工人下班后走出车间。(摄影:李瑞 来源:光明网)

24日周六凌晨,疾控部门在对人员密集场所进行定期检测中,发现姑娘结果为阳性,到24日下午,姑娘所在的制衣厂其余831人全部完成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这说明传染源不在这家工厂,这位姑娘本人也没有形成传播。

而在对姑娘的父母、哥哥及其他密接者共16人,二次密接406人进行核酸检测时,则共有137人检测呈阳性,均与其父母所在的3村工厂相关。

这说明传播渠道在3村工厂内,不过姑娘的父母、哥哥都呈阴性。

同时,姑娘最先完成抗体检测,IgM、IgG均为阴性,说明为近期感染(10月17日至24日)。

这138名感染者均无发热、咳嗽、乏力、腹泻等症状,经医院进一步CT检查无异常,确定为无症状感染者。

在8月新疆一轮疫情过后,喀什地区建立了常态化预警机制,对重点人群开展每周常态化核酸检测。这次无症状疫情就是在常态化检测中发现的。

3村服装厂有近300名员工,在共同工作居住的服装厂厂房、宿舍内发生了聚集型感染,这个比例也算正常。

作为疫情露头后的应急处置,在喀什还要彻底检测出还有多少感染者,彻底进行流行病调查,才能切断传染路径。

决定以疏附县为重点、在喀什地区开展全民核酸检测,并第一时间抽调自治区和阿克苏、和田、巴州、昌吉等地州市等600余名人员火速支援。

喀什地区抽调2938名医务人员组成16支检测队支援疏附县,各县市同步组织1.1万人、4110支核酸采样队开展全员检测。

疏附县需检测总人数24.52万人,25日14时已全部完成采样,26日16时已全部完成检测,除新增26人呈阳性外,尚有5个混管正在进一步复检中,其余均为阴性。

喀什地区需检测总人数474.65万人 ,于10月27日17时已全部完成全地区全员核酸检测,除已报告的疏附县183人呈阳性外,其余均为阴性。其他县市全员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另外,新疆地域辽阔,一个地区就相当于内地一个省的面积,整个新疆几乎就相当于整个南方的面积。

喀什位于南疆西部,距离中疆库尔勒直线距离900公里,高速公路1000公里,相当于云南昆明到湖南长沙;

| 同比例尺下的新疆与南方各省地图

喀什距乌鲁木齐直线距离1080公里,实际公路里程近1500公里,相当于云南昆明到湖北武汉;

喀什距东疆的哈密直线距离超过1500公里,实际公路里程近1800公里,相当于云南昆明到安徽合肥;

在喀什下属的疏勒县一个乡下边的一个村办服装厂发生了聚集性无症状感染,对整个新疆的影响应当是非常小的。

因此,这次小规模局部疫情,防控措施也不再像7~8月乌鲁木齐疫情时,全新疆长时间、大范围普遍封城、封小区甚至封楼道、封家门的刚性。

目前,喀什地区各大商超正常营业,航空、铁路、公路等对外交通均保持正常畅通。需要离开喀什的外地游客,只需要持七日内有效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均可以正常离开。

这说明了喀什当地建立常态化预警机制,精准防控、科学施策的效果。

对重点人群每周开展常态化核酸检测,这可以尽快、尽早地发现感染者,有效阻断疫情传播蔓延的渠道。

现在还有待完美的地方,就是看能否追溯找到这一轮局部疫情的源头,病毒究竟是怎样传播到这个村办工厂的。

| 资料图片:艾日克贝西村中心的商业街

自5月以来,全国先后完成了武汉1000万人口监测、北京1000万检测、大连600万人检测、青岛1000万人检测,完成了多次小规模输入性疫情的应急处置。

只要把常态化防控和应急处置相结合,科学防控,精准施策,就能更好地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 喀什连夜进行全民核酸检测

与此相反,世界多个国家仍在疫情中挣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洲多国日均新感染人数屡创新高,每日新增确诊从1.5万到4万人不等。

境内境外两个世界,构成了鲜明的对比。局部的病毒输入无法彻底杜绝,但在动态监测中,就可以实现最具成本效益的抗疫效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