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佛心 / 007小说《缘为... / 小说《缘为兵》【三一五】廖班副嘴上功夫

分享

   

小说《缘为兵》【三一五】廖班副嘴上功夫

2020-10-28  梁佛心

小说《缘为兵》【三一五】廖班副嘴上功夫

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

图/文:梁佛心

    有一个跟陆军璞在新兵排一班同班的四川新兵,叫崔毅岩,是个小个子。有一天他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信写完了,就把信纸叠起来,在手里捏着,走到陆军璞跟前儿。他问陆军璞:“陆军璞,给个媳妇儿要得不?”

    陆军璞看着他直发愣,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说:“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嘛,我上哪儿给你踅摸媳妇儿去呀?”

    可陆军璞看着崔毅岩那个一本正经的劲儿,也不像是闹着玩儿的。就问:“你想要个什么样儿的媳妇儿呀?是不是想娶个北京媳妇儿啊?”

    崔毅岩以为陆军璞成心跟他打岔哪,就又说了一遍:“我要给我屋头打一封信,跟你要个媳妇儿。咋个,可不可以嘛?”

    陆军璞还是没弄明白,他干嘛非得跟他要个媳妇儿哪?就看着他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崔毅岩当时挺生气,说了一句:“给个媳妇儿也舍不得,晓得你有哒。”说完,转身儿就走了。从此,崔毅岩再见着陆军璞就带搭不理儿的了。

    陆军璞觉着这里肯定有个误会。这阵儿,趁着班长解释指导员说的那几句四川方言的工夫儿,他就当着崔毅岩的面儿,跟班长说了这件事儿。班长就问崔毅岩:“你要陆军璞给你说个啥子媳妇儿噻?”

    崔毅岩说:“哪个找他说媳妇儿了噻(四川话说媳妇,就是给男青年提亲)?我要给我屋头打封信,跟陆军璞要个媳妇儿。”

    您听听,说了半天还是“要个媳妇儿。”

    班长听了崔毅岩的话,笑了。班里的四川新兵也笑了。班长跟陆军璞说:“他给他家里写了一封信,想跟你要个信封封儿裝信,不是要你给他说个婆娘。”

    您看这个岔打的,人家是给家里写了一封信,想跟陆军璞要个信封儿,陆军璞听成了人家是想跟他要个媳妇儿。

    这当儿的徐班长,给陆军璞当翻译当的,普通话和北京话也能听得懂一些了,甚至还能说几句儿北京土话。

    陆军璞听了班长的翻译,赶紧说:“嗨!信封儿啊,有有有,我给你拿去。”崔毅岩说:“不消拿喽,我买喽。”

    班里的新兵都给逗乐了,副班长看着崔毅岩说:“信——封儿——你说一遍。”崔毅岩说:“媳——妇儿。”副班长:“信——封儿——说。”崔毅岩:“媳——妇儿。”

    副班长乐着问大伙儿:“你们说,他要咧是信封儿啊,还是媳妇儿啊?”大伙儿异口同声:“媳——妇儿——”。

    副班长笑得前仰后合,崔毅岩被笑的面红耳赤。

    笑意未尽,余兴再起。副班长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站起来,对着大家伙儿说:“我给恁喷几句河南嘞笑话,咋样?”新兵们有的喊“要得!”有的说“中!”

    班长说:“先不要讲笑话嘞,先讨论,还要写体会哒。”副班长说:“就喷一小段儿,五分钟,五分钟。”    

    班长看着副班长,无可奈何地让大家伙儿都脱了鞋,盘腿儿坐在地铺上,装成正在讨论的样儿。然后对大伙儿说:“副班长笑话讲完了,就抓紧讨论指导员上嘞党课,写体会。晓得不?”

    大伙儿嘴里答应着班长,眼睛却都盯着副班长,等着听副班长喷河南笑话。副班长大手一挥说:“兔子米、老虾米 、猪尾巴,我们的粮食狗吃咧!”

    副班长刚说完,河南新兵李斌栋就把副班长的话茬儿给截回去了:“这个喷过了,弄个新鲜咧。”副班长说:“那好,弄个新鲜咧,你给我当翻译。”李斌栋说:“中。”    

    副班长重新又挥了一下手,大声地说了起来:“兔子米,老虾米,猪尾巴,咸菜太贵啦!”

    李斌栋配合的很好,赶紧翻译:“同志们,老乡们,注意吧,现在开会啦!”说着,李斌扒拉了一下儿坐在他旁边儿,正低头儿摩挲褥单的河南新兵李福根,煞有介事地说:“你,注意了,现在开会啦!”

    李福根低着头儿没看李斌栋的表情,也没注意他的语气,而是一边儿慢条斯理儿的整理着褥单,一边儿慢条斯理儿的说道:“咋?不是副班长喷完了才开会嘛?”

    李福根的话又招来了大家伙儿的一阵儿笑声,笑的李福根有点儿像丈二的和尚……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