譽之 / 军事博览 /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

分享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2020-10-28  譽之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世界记住了“三八线”,1950年10月8日,世界记住了“中国人民志愿军”,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入朝援战,世界记住了“中国”。今年10月25日,是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日。谨以此文,纪念最可爱的人。

抗美援朝爆发的原因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27日,美国入侵朝鲜,干涉朝鲜内政。中方严厉警告美国当局,中国人民决不容忍外国侵略。对于中国再三警告,美国熟视无睹。7月7日,在苏联代表缺席的情况下,美国操控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会议,成立“联合国军司令部”,任命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

9月15日,在麦克阿瑟的指挥下,美军在仁川登陆,朝鲜战局发生巨变。美军飞机日夜轰炸朝鲜的同时,频频破坏我国东北的机场和基础设施。10月1日,这一天,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大举越过三八线北进,直逼鸭绿江。局势对于中国来说,已经十万火急。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到底该不该出兵抗美援朝?

当时大多数人不同意出兵,主要有两点:第一,新中国的战争创伤,还没有医治,国家需要关起门来搞建设。第二,对手的实力太强,几乎武装到牙齿。我军装备落后,训练还不充分,国力军力都无法与拥有原子弹的美国抗衡,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美国,而是由十六国组成的“联合国军”。

最终的结果是抗美援朝,决定抗美援朝不仅仅是在强调对朝鲜所应履行的国际援助义务。更重要的是着眼于世界全局,着眼于中国在整个世界的未来。美国钢铁多,飞机大炮多,这是他们的优势。但是他们运输线长,兵源不足,战斗力差,这是他们的短处。我军的军队士气高,战斗经验丰富,最重要的是我们进行的是正义之战。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第一次战役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率领下,为抵抗侵略,保家卫国,应朝鲜党和政府,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1950年10月25日,在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并未察觉的情况下,志愿军抢占先机,将其从鸭绿江边,驱逐到清川以南,彻底粉碎了敌人,感恩节攻势的美梦。

第二次战役

对于“联合国军”来说,这样的当头一棒,似乎还不够狠,他们再一次集结重兵,向着鸭绿江方向进行进攻。这一次“联合国军”部队却发现一路上但凡与志愿军不期而遇,对方始终处于打不过就撤的状态。1950年11月24日,美军第7师突进了鸭绿江畔的惠山镇,这是志愿军入朝作战,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部队,取得最大的“战果。”

麦克阿瑟得知美军第7师的部队进到鸭绿江畔的惠山镇时,麦克阿瑟决定飞往朝鲜。在朝鲜新安州机场做了短暂停留,麦克阿瑟兴奋地对恭候多时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和各路记者说起自己下一步作战计划:圣诞节前大举进攻到鸭绿江边结束战斗。历史上恐怕哪有那个指挥官会在战斗打响之前,把自己的作战计划公布于众。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1950年11月25日,“联合国军”兵分两路,向着鸭绿江挺进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40、50、66军,在清川江以北,向西线敌人发起猛攻,“联合国军”慌了手脚,与此同时,志愿军第38、42军,则于德川和宁远向南朝鲜军部队,展开全面出击。“联合国军”凭借着武器装备上的优势和空中力量,展开了一轮接一轮的突围。

在几轮猛打猛冲的突围之后,“联合国军”急速后撤,志愿军第38军113师向西南方向直插三所里,切断敌人后路。打从熙川一路南下占领德川之后,113师一夜之间边打仗边行军,紧靠着双脚14小时,一共前进了72.5公里。第二天一早,113师顺利抵达三所里。龙源里阻击战正式开始,从西线溃退下来的“联合国军”主力部队,全部蜂拥至此。

志愿军主力部队被三面包围,只有打开三所里和龙源里,才能争取一条活路。“联合国军”使用坦克炮、榴弹炮、迫击炮和航空炸弹,把三所里和龙源里阵地上,坚硬的岩石彻底粉碎。“联合国军”企图占领那些高地时,对面的山丘上,永远会有志愿军的战士,从土坑里石堆里站起来,又开始猛烈地射击。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1950年11月28日,黄昏来临之际,113师开始全面反攻,38军急速赶到从四面合围,夜晚成了没有制空权志愿军的天下,擅长夜战的志愿军战士在漆黑夜晚秘密行军,在夜晚发起的进攻成了让“联合国军”最为头疼的事,几个小时后,前线胜利的消息传来。38军从此扬名天下,惊魂未定的“联合国军”一气溃退了300公里,直退到“三八线”才收住脚。1950年12月6日,志愿军39军胜利收复了沦陷49天的平壤,第二次战役,志愿军以胜利结束。

志愿军成功打退“联合国军”“三八线”以南,麦克阿瑟曾经趾高气昂吹嘘圣诞节攻势彻底成了泡影。战役刚刚过去,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败退途中发生了车祸,当场死亡。接替沃克担任美第8集团军兼“联合国军”是美军指挥官李奇微。

1950年底,眼见朝鲜战局发生惊天变化,在美国政府的要求下,联合国向中国政府提出“先停火,后谈判”的建议。然而谈判却不撤军,就是为了争取战场喘息,意图卷土重来。这样的谈判,中国政府决不接受。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第三次战役

1950年12月31日,志愿军集中六个军,联合朝鲜人民三个军团协同下,对依托“三八线”既没有阵地,进行防御的“联合国军”,发起了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担任主攻力量的是志愿军39军116师,经过整整七天七夜的连续奋战之后,“联合国军”被彻底击退至北纬三十七度线附近,志愿军成功占领汉城。

第四次战役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嚣张的气焰,被削去一大半,当美军第8集团军,兼“联合国军”美军总司令出现的马修·邦克·李奇微时,却成了志愿军最难缠的对手。刚到朝鲜的李奇微,就纠集部下,彻夜询问以往与志愿军交手的细节。总结过后,李奇微发现,由于飞机的轰炸,志愿军行军和发动攻击的时间,多在夜晚,每场持续的时间为五至七天左右,随后就自动结束。

李奇微判定志愿军的后勤补给的极限是一个星期,李奇微制定了一套缜密的“磁性”对阵策略。那就是战役开始之后,尽可能地与对手保持一定距离,灵活进退,黏住对手,拖延战斗时间,当志愿军粮草储备耗尽,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再发动猛攻,志愿军前线作战,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艰难之中,麦克阿瑟又开始得意起来,他想盲目的扩大战果。

1951年4月11日,麦克阿瑟被美国政府就地解职,接替麦克阿瑟出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正是李奇微。志愿军之前制定的,成建制歼灭敌人整师整军的目标,已经不切实际,屡屡奏效的大迂回大包抄战术,也必须进行调整。志愿军改做“零敲牛皮糖”战略,以小规模的歼灭战为主,一次作战中,只歼灭英美士兵一个整营或者两个整营就够了。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第五次战役

1951年,李奇微大举发动夏季攻势,志愿军将两个加深的防炮洞连在一起,加强了工事防御性,又提高了作战灵活性。“联合国军”平均发射,四十到六十发炮弹,杀伤志愿军一人。但在山林纵横的朝鲜战场上,想要大面积构筑坑道工事,绝非易事,主要有敌人对工事的轮番轰炸破坏,很多志愿军牺牲在构建坑道过程中。

1952年5月底,在横贯朝鲜半岛中部250公里的防线上。志愿军日夜挖掘,构建出7789坑道,总长达198.7公里,整个正面战线,在十公里的纵深范围内,构成了坚固的防御坑道。“联合国军”平均发射660发炮弹,才能杀伤志愿军一人。1952年3月,志愿军预备队第15军,接替志愿军第26军,在五圣山、斗牛峰、西方山一带拉开防线。

刚一换防,志愿军便大修坑道防线。美军第八集团军指挥官詹姆斯·范弗里特心中,正酝酿着一个“复仇”计划。李奇微升任“联合国军”最高指挥官以后,范弗里特出任“联合国军”第8集团军司令。但风光不久,他身为美军远东空飞行员的儿子吉米,在飞往鸭绿江以南地区,执行轰炸任务时,机毁人亡。

范弗里特仇火中烧,和志愿军作战,冷枪冷炮外,整个战线在一种,无所作为。范弗里特绞尽脑汁的想出了“摊牌计划”,这个时候“联合国军”司令马克·韦恩·克拉克上任,克拉克同意了范弗里特的新计划。当时志愿军第15军守在五圣山,范弗里特计划用七万兵力,以两百人为代价,五天内攻击五圣山537.7和597.9两处高地。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上甘岭战役

1950年10月13日夜里,537.7和597.9高地上,志愿军前沿阵地全部失守,45师连夜组织反击,接下来的七天七夜里,战况一日比一日惨烈。范弗里特的弹药量之威猛,空前绝后,志愿军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当敌人认为志愿军阵地,被夷为平地发起冲锋时,衣衫U毛、血肉模糊的志愿军战士继续战斗,很多连队点名时,就剩下三五个人。

1952年10月28日,在半个月的苦战中,45师,伤亡五千余人,仍在坚持战斗,尤其是坚守坑道的战士,数月吃不到水,吃不上饭,得不到主力的支援。1952年10月30日,中午12时,15军开始了上甘岭战役的反击之战,133门大口径火炮和30门重迫击炮,向着597.9高地实施了猛烈的炮火准备。

南朝鲜军守地诱敌拉锯,几轮射击下来,南朝鲜军的伤亡已经过半。22时,第15军火箭炮团集结完毕,24门喀秋莎火箭炮向“联合国军”阵地发出声声怒吼。15军的火炮进攻完全压制了“联合国军”的纵深炮火。长达半月苦战之后,镇守上甘岭战场的45师,已经伤亡惨重。

新中国为何出兵抗美援朝?触碰底线必有一战,境内打还是境外打

1952年11月1日,志愿军第12军31师部队与第15军45师换防。第12军91团9个连采取车轮战攻势,一个连一个连投入战斗,不管连队伤势如何,一律只打一天,打完就撤下休整,连长留下来,作为后一个连长的顾问。范弗里特立刻下令集中火力,切断志愿军的补给线。像咱们大家熟知的“一个苹果”、“黄继光堵枪眼”,舍生取义,几乎成了普遍现象。

1952年11月,守在上甘岭阵地上,志愿军英雄们发起了最后的大反击,志愿军经历长达两年的战役中,逐渐掌握了大规模阵地战技能,陆续跟进的大量后勤补给,也成为志愿军强大后盾。11月25日,志愿军成功夺回五圣山、537.7高地、579.9高地,上甘岭战役取得了最终胜利。

1953年7月27日,克拉克将军代表美国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下自己的名字。70多年过去了,当我们回望抗美援朝战争时,很多人会总结,这是一场以弱胜强的斗争。无论综合国力、军队装备、后勤补给都处于劣势的新中国,能够凭借正义对阵非正义的信念,用公理反抗霸权的勇气,有了保家卫国的钢铁意志,心怀匹夫有责的民族气节,还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