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佛心 / 007小说《缘为... / 小说《缘为兵》【三一六】李斌栋心中学问

分享

   

小说《缘为兵》【三一六】李斌栋心中学问

2020-10-29  梁佛心

小说《缘为兵》【三一六】李斌栋心中学问

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

图/文:梁佛心

    李斌栋扒拉了一下儿坐在他旁边儿,正低头儿摩挲褥单的河南新兵李福根,煞有介事地说:“你,注意了,现在开会啦!”

    李福根低着头儿,没看李斌栋的表情,也没注意他的语气,而是一边儿慢条斯理儿地整理着褥单,一边儿慢条斯理儿地说道:“咋?不是副班长喷完了才开会嘛?”

    李福根的话又招来了大家伙儿的一阵笑,笑的李福根有点儿像丈二的和尚。

    李福根上学不多,是个慢性子。长化脸儿,有点儿下兜齿,长得白白净净的,人看上去挺文气,要是不知道他的底细,一准儿认为他是个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老三届。

    李斌栋跟李福根正好儿相反。李斌栋是个圆化脸儿,肤色有点儿黑,不过人倒是也挺文气的。李斌栋是个地地道道的老三届,在连里是屈指可数的文化程度比较高的人。

    副班长等到大伙儿都不笑了,就接着说道:“我是夜个,月黑头来咧。”李斌栋接着翻译道:“夜个就是昨天,他是昨天夜里月黑风高的时候来的。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好吓人咧!这是啥人,刀客还是干部?”李斌栋的翻译有点儿添枝加叶。

    “刀客就是土匪。”李斌栋又解释了一句。

    副班长学着一个河南农村干部的口气说着,李斌栋用普通话给副班长当着翻译。    

    “我缺到茄子地咧。”副班长说。“缺到茄子地了,就是迷路了,找不着道了。坟地里黑灯瞎火儿鬼打墙,半夜三更鬼缠身,你是缺德事做多咧。”  李斌栋跟副班长打着趣儿。

    副班长也不理会他,接着说:“我走了一贺。”“一贺就是一夜。走了一贺,就是走了一夜。副班长在老坟圈子里碰上个催命鬼儿,转不出来咧。”李斌栋又找着一个拿副班长寻着开心的机会。

    副班长还是一本正经地学着:“今隔青晌将宁儿到。”“走了一夜,今天早上刚刚走到。咋冇累死你个球咧?”李斌栋指着副班长说。

    副班长看了一眼李斌栋,叹了一口气:“唉!我咋恁不中用咧!”“唉!你说你怎么那么废物啊!你本来就是个废物,你跟班长干仗,干赢过几回哦?”李斌栋给副班长翻译一句,就挖苦一句。

    副班长并不介意,自顾自地说着:“上级派我来弄啥咧?”“上级派你来这里是干啥来的呢?你不说俺咋知道?”李斌栋普通话夹着河南话,嬉皮笑脸的说。

    副班长用手指着李斌栋说:“我逗是来专门弄恁妇女咧——”“你就是专门来搞妇女嘞——上级咋派来一个专业老流氓咧!”李斌栋装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反过来也用手指着副班长说。

    “——工作咧。”副班长接着上边儿的话茬儿说。李斌栋一边儿乐着一边儿翻译:“哦,原来是来搞妇女工作咧。咦——你说话咋大、大、大、大喘气咧。”李斌栋连说了三个“大”才说出了“大喘气”这仨字儿。

    甭管别人怎么乐,副班长就是不乐,还是一本正经地说:“我是个大老粗,没那花胡笊,就会瞎喷儿,说出话来跟骂大会是咧,恁可爱听。”

    “爱——听——!”副班长的这句话没等李斌栋解释,大家伙儿就一块儿喊了起来。

    李斌栋看着大家伙儿问:“咋,恁都懂?那就用不着我咧是不?”崔毅岩说:“用用用,莫得你翻译,副班长说嘞就是外国话,懂不倒哒。”

    李斌栋翻译着说:“将宁副班长说他没文化,不会咬文嚼字,就会聊大天儿,聊起天来跟'骂大会’是咧。骂大会是啥?你说。”李斌栋用手指头点着几个新兵问。问到的新兵都摇头儿。

    李斌栋说:“'骂大会’是河南方言相声,又叫“唱大会”。说咧都是荤段子,靠着这些荤段子招来看客,逗看客开心。由于里面有太多不健康咧东西,就被取缔了。不过,老辈子人还是习惯说'你骂谁咧?跟骂大会一样。’”  

    崔毅岩伸着大拇哥夸着李斌栋说:“李斌栋,你嘞肚子里字墨儿好多哦,大学问家。佩服佩服!”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